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大辽夕烟>第二十二章 海上之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 海上之盟

小说:大辽夕烟 作者:墨翰翁 更新时间:2017/10/18 12:26:44

上一章说到宋金订立了联合灭辽的同盟,赵良嗣高高兴兴辞了金帝,回大宋复命去了。

再说天祚帝听说余睹投降了金国,辽又失去了长春一带十余座城池,心中害怕极了。他预感到大辽行将被金国消灭,更害怕在这节骨眼上,大宋再从背后插他一刀,使辽国两面受敌。便派耶律奴出使宋国,想稳住南方。

耶律奴来到汴京,先拜见了太师蔡京。蔡京问他出使大宋是何用意。耶律奴见蔡京态度傲慢,不似以前那样客气,心里不悦。但现在辽朝势危,又不敢发作。只好忍着气说道:“我大辽和贵国乃兄弟之邦,友好睦邻,榷市通商,边民安乐的局面已维持一百二十余年。近几年贵国和西夏交兵,国内又出现盗贼反叛,秏资甚巨。辽主念两国传统友谊,愿意免去宋给辽国的岁贡,以减轻贵国负担。并希望两国继续努力,維持边界和平,遇有边民纠纷,先告知双方官府,协商解决,避免误会。”

实际上近两年,辽国局势动荡不安,又恐宋国乘人之危,再动干戈,就没有敢催要岁贡。宋朝也看到了辽国自顾不遐,就没打算交纳贡银。所以蔡京听了并不感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贡银是不合理的,辽朝占我大宋燕云十六州,还奴役我汉民又凭什么索取岁贡?”

耶律奴一听蔡京口气,知其因辽国衰弱,无力对宋施压,根本不把辽国主动免贡当成友谊的表示。耶律奴只好又道:“明日请太师禀明宋皇,容我完成辽主重托,好回去复命。”

第二天蔡京启奏了徽宗,并说明了辽国提出免除贡银,两国共同維持和好的用意。说完他恐怕宋主心软,答应辽使两国和好,不动干戈。又补充道:“如今辽国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他是惧我乘机收复燕云,所以企图通过免除贡银的把戏,骗取我对辽国的好感,以防止南边也启战端。所以明日圣上接见辽使,他再提免去我给辽的贡银,两国继续和好相处。圣上切莫为其所动,就说除非辽国把燕云十六州归还大宋,两国才能永久和好。”

徽宗心里也想趁机收复燕云之地,听了蔡京的主张,便道:“爱卿说的有理”。

第二天耶律奴拜见徽宗,见徽宗一如蔡京冷若冰霜,不仅不感激辽国免其贡银之情,反而又提出讨要燕云十六州之地。他强压怒火,争辩道:“燕云十六州,是晋王石敬塘自愿割让给大辽的,已历二百年之久,其时大宋还没建立,凭什么要求辽国把固有领土让给宋朝?”

童贯一旁插嘴道:“你契丹人世居塞北,万里长城是汉人祖先所筑。为的是防止塞北夷人入侵。是你辽国凭借武力,使用胁迫手段,并出兵入侵,攻击后汉,从而强行霸占的汉家领土。如今燕云居民皆是汉民,就是明证。怎能强辞夺理说是你大辽固有领土?”

耶律奴见宋朝皇帝和大臣言辞一致,便知道宋朝已打算背弃盟约,乘机出兵云燕,以武力讨还故地。想到这里便道:“诚然燕云是大唐故地,我观今日你大宋君臣,背信弃义,不遵盟约,欲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古人言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你们不念友邦,也该想想宋朝俗民的利益,大辽与宋友好相处,榷市通商,也是宋民的福祉;当今女直猖狂,若辽把燕云拱手让给女直,大宋则去一兄弟之邻,而交一虎狼之邦。下一步,金军铁骑势必饮马黄河,威胁汴京,则大宋危矣,到时候恐怕你君臣后悔莫及呀!”

这翻话也引起了宋朝大部分官员的共鸣。于是便有大臣谏道:“我大宋与辽是唇齿相依关系,犹如三国时的吴和蜀,吴蜀联合能败曹军于赤壁;而晋灭蜀,吴坐视不理,蜀灭而吴也不能独存。不久也为晋所灭。希望圣上能虑于此。”

这时又有大臣奏道: “国家不可无信,我大宋和辽几代国君,皆遵守盟约,边境祥和,乃万民之福。辽人没有负我大宋,大宋乃文明礼仪之邦,岂可失信于辽?望圣上高瞻远瞩,安抚辽邦,切莫轻启争端!”

徽宗听了大臣的争论,一时也没了主张。于是便对辽使道:“你可回复辽主,燕云之地可以搁置不议,但”雍熙三年大宋被辽人霸占的七百里领土,应归还大宋。”

耶律家奴怕惹怒宋朝君臣,也不敢固执己见,只好退一步说:“宋主之言,我可回禀天祚帝,但希望陛下能从长计较,切莫图一时之利而招鲸吞之祸!”

耶律家奴回到上京,回禀天祚帝道:“我观宋朝已经准备出兵燕云,企图收复长城之地。我国只有赶快做好南京和西京的防务,莫被宋军打个措手不及。”

天祚帝听了十分害怕,因为自从护步答岗战役,辽军一败涂地,天祚帝已无机动兵力可以调动。只好传令燕王耶律淳自己筹备军费,招兵买马。加强防务,以应对宋军的威胁

萧奉先又奏道:“宋军将怯兵弱,不足为虑。女直现在羽翼丰满,恐其再动干戈,辽军无力阻挡其锋,那就危险了。圣上不如再拟召对金人安抚一翻,承认女直立国,两国讲和不动刀兵,这样辽国才能获得喘息的机会。”

天祚帝依其言又修书一封,派太傅习泥烈奉册出使金国。封阿骨打为东怀来国皇帝。辽朝廷派往女真部落的官员,以前都是耀武扬威,居高临下,对女真酋长呼来喚去。女真人都是忍气吞声,不敢有丝毫反抗。

这次辽使一反常态,奉册玺而来,拜见阿骨打,行三扣九拜之礼,可是阿骨打君臣仍然冷若冰霜。出言不逊。他们已不把辽朝放在眼里了。

阿骨打看了辽使呈上来的国书。哈哈大笑道:“天祚帝想罢兵休战,可以,但朕有两个条件,如果天祚帝都答复了酒可罢兵。”

习泥烈问道:“请问金主要求什么条件?”

阿骨打道:“第一个条件,天祚帝除掉封号,投降大金国。永做大金国的臣民;第二条把金国罪犯阿疏捉拿归案,押送金国。”

习泥烈一听,阿骨打提出的条件,比宋国更加苛刻。宋朝虽然狮子大张口,要收复燕云十六州,但并没要求辽国投降,起码大辽还可以保存政权。这阿骨打出口就要求辽国投降,做他的臣民,那不等于他女直兵不血刃就推翻了辽朝吗?何况大辽还有四京六道之地,人口是金国的十倍,怎能束手就擒?他料天祚帝绝不会答应这侮辱性的条件。便道:“我辽国尚有人口数百万,铁骑千群,地域万里之遥,南有兄弟之邦大宋;西有亲戚之国夏朝,城池百座,固若金汤。请陛下三思,若不讲和,平等相处,一旦战端开启,金国精兵不过数万,能损耗得起吗?再说有道明君当以天下苍生为念,避免战祸殃及百姓。所以辽主讲和,承认女直立国,已是仁尽义至,顺应人心,符合两国百姓的利益;若金主再以兵锋相犯,则理屈再金,大契丹民族定能团结一致,殊死拼搏,处处几万金兵,万一受挫,后悔就来不及了!”

阿骨打道:“我金国确实兵少将寡,但兵不在多而在于精。金兵可以以一挡百,护步答岗战役,辽军七十万人马被金军两万人杀得片甲不留,一败涂地。现在辽军已是惊弓之鸟,不堪一击。我正欲挥师南下,席卷辽邦,救万民出水火,解苍生于倒悬。此顺天承命之举,朕岂敢违抗天命?你快快回复天祚,劝他悬崖勒马,早日归顺金朝,还可封王;如果犹豫不决,天军一到,玉石皆粉,恐其有性命之虞,勿为朕言之不预也!”

辽使讲和不成,反被阿骨打吓唬一顿。自知阿骨打乃顽劣之辈,非言辞所能动,只好告辞阿骨打,回上京复命。

天祚帝听了习泥烈的汇报,知道阿骨打不久还要出兵犯辽,只吓得六神无主,寝食难安。与萧奉先商议,萧奉先也没无计可施。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阴雨,冷霜爱打将枯苗”,正在辽朝君臣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内部又发生了叛乱。经这一乱,辽朝又一次大伤元气。再也没有抵挡金兵的力量了。

辽朝东京座落于原渤海国,其地肥沃,是辽朝的膏腴之地。天祚帝就把元妃的二哥萧保先封为东京留守。萧保先是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又是皇戚国亲,有大哥萧奉先撑腰,到了东京,瘋 狂搜刮民财,欺压百姓,遭到了当地居民靺鞨族人的反抗。萧保先又以严刑峻法镇压,更激起了民族的仇恨。

唐朝时期,粟末首领大怍荣,在这里建立过靺褐国。自号震国王。渤海曾辖十五府,六十二州。渤海国君派遣留学生去大唐学习政治,文化,又与周边国家开展贸易,因而经济文化曾鼎盛一时。被称为海东盛国。

后来渤海国被辽吞并,靺鞨族人尽入辽籍。已历二百余宰载。渤海君王有一支后裔也流落为俗民。到了辽末,这家生了个男孩,其母临盆前偶做一梦,见一巨蟒窜入怀中,吓的大喊一声惊醒。醒来犹觉腹中绞疼,遂生下一个男孩。这男孩出生后哭声洪亮,目放精光,其父又惊又喜,于是取名高永昌。

高永昌长大后,臂力过人,一次与父外出狩猎。忽然遇一大熊将其父扑倒,其时高永昌才十三岁,他手执钢矛奋力朝大熊刺去。那矛刄刺入熊腹一尺余深。大熊哀嚎一声,负疼逃窜。高永昌又捨了矛,拈弓撘箭,一箭射去,又射伤了大熊后腿。大熊血流如注,渐渐支持不住,终于倒地毙命。高永昌和其父抬不动大熊,回到村里又找来几个人,用牛车把熊拉回家。屠宰后,获肉四百多斤。

于是邻人都以高永昌为英雄。乡里青年佩服他,拥戴他为首领。

后来永昌参军,屡立战功升为卑将。率兵三千驻防东京附近八甕口。东京户部使大公鼎见高永昌能征惯战,向留守箫保先建议提升高永昌为都监。让其驻守东京。箫保先道:“高永昌是靺褐人,我观其狼顾鹰视,恐其有不臣之心。切不可重用,以免养虎为患。“

不料箫保先身边有佣人,是高永昌同乡,平素敬爱高永昌。常常和高永昌饮酒。他便把箫保先的话告诉了高永昌。高永昌早就对箫保先在东京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听了他这话,更加恨之入骨。遂暗暗在军中结交死党,寻找机会刺杀箫保先。

正在这时传来了护步答岗之役,辽军主力被金军杀得落话流水,溃不成军的消息。耶律章奴又发动武装叛乱。高永昌看到辽朝一是风雨飘摇,跌到了崩溃的边沿。他便和军中几位好友忽佩沙商议发动兵变。计划先拿下东京,重建渤海国。

这时

女真已占黄龙府,常常派兵到渤海诸州抢掠。萧保先令高顺昌带兵抵抗金军。一次夺回些车辆牲畜,高永昌带回东京报捷。萧保先设宴为他庆功。席散以后。他带着几个亲兵到街上游玩。见一楼旁开着一间门面,门额上书一副对联,上联是:“尽知生前身后事,能断平常祸与福。横批是:“渤海神算”。

高永昌这时这时正想反叛辽朝,重建大渤海国。但是心里还没有周详的计划。对前途吉凶难料。他久闻东京有一位算命先生,十分神通。心想既然来到了先生门前,何不去占一卦。

于是高永昌带着几个亲兵走进门内,只见当门放着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人,年纪四十来岁,这人生得两眼深陷,目光犀利,鼻梁峭立,三缕胡须,一张薄唇。

高永昌向前抱拳道:“久闻先生神算,特来请先生为我占上一卦。”

那先生手捻胡须,细细打量一下高永昌,面露喜色道:“吾观君龙行虎步,剑眉星眼,有将兵之威,眉宇宽阔藏天地之机,你乃人中至贵之相,前程不可限量也!”

永昌听他这一说,心中大喜,便问道:“先生看我面相可封王否?”

那先生道:“此乃天机不可泄露,你只要不失失时机,乘长风,破万里浪,前程何止封王!”

先生这些话句句说到了高永昌心坎上。他兴奋异常,但他表面不露声色,故作不信说道:”我现在不过是一卑将,又是靺褐族人,并非皇族,在辽军中混碗饭吃儿已。哪里会有大福大贵。“

那先生见高永昌身后还有几个士兵,便道:”天机不可泄漏,吾虽知之,不敢相告也!“

高永昌会意,便打发随从先走,屋内就剩他和先生两人。然后问道:”请先生明示。”

那先生道:“将军非契丹族人,才有大福大贵。现在辽朝气数已尽,一旦大厦倾倒,契丹贵族如霜叶遇飓风,秋虫遭寒雪。性命难保,哪里还有福贵可言?独将军不是契丹人,可乘天下大乱,起兵占据渤海,北结女真,西据契丹,成三足鼎立之势。将军内修政理,外强甲兵,复兴我大渤海国,岂非不世之功乎?”

高永昌闻言大喜道:“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先生道:“我乃靺褐族人姓仆名通古,虽在此以算卦为生,实则寻访英雄,欲图恢复我渤海盛国也!”

当下二人越谈越投机,真是志同道合,相见恨晚!高永昌临走嘱咐仆通古,要利用算卦,结交朋友,发展反辽力量。待时机成熟,发动起义!

高永昌走后,仆通古就召集徒弟,密秘传播大辽必亡,渤海将兴的消息。在东京城里结邦串联,几个月发展二百多号人。

在仆通古家的对门,有一户人家,弟兄三人都是光棍汉,跟着老母过日子。老大名叫抓钩,干杀猪的营生,能挣些钱,养家糊口;老二名叫挠钩,在街上给人家打个零工,早晚挣几个零钱,不够他自己花的;老三名叫粪镲,不务正业,靠给大哥要个零钱,去街上赌搏,有时结交些狐朋狗友,在街头打架斗殴。

大抓钩的猪肉常常挂在集市的肉架上出卖。留守府的管家常来买他的肉。那管家十分刻薄,仗着留守的势力,欠大抓钩的肉钱,拖了很久也不还。这次管家又来,大抓钩因怕其旧账未清,不愿再卖与他。那管家尚来在东京城耀武扬威。没谁敢惹他。今见大抓钩敢不卖给他肉。勃然大怒,骂道:“好你个靺鞨崽子,一向你挣了留守府多少银子?这次没结账,你小子就敢冐犯官府,走,走,走,跟我见官去!”说着左手抓住大抓钩的衣领,右手劈胸就是一拳。

赶巧二挠钩和三粪镲来找大哥。看到这管家抓住大哥就揍。二兄弟冲上去,一顿拳打脚踢,把管家打掉两颗门牙。管家见不是道,一面吐着口里的血,一面逃跑。还回过头来狠狠的骂道:“狗日的崽子,咱们班房里见!”

管家跑回留守府,向萧保先哭诉一翻,加油添醋说大抓钩欺行霸市,卖肉钻天要价,买主还价,弟兄三人抬手就打。

萧保先也不问青红皂白,听了管家一面之词,立即派人去把大抓钩弟兄三人抓进班房。痛打了一顿板子。打的弟兄仨皮开肉烂。然后押进牢房。

按照大辽法律,在街头打架斗殴,未致人重伤,不该坐牢。于是过了几天衙役又来到大抓钩家,通知其母,可以化三十贯钱,把三个儿子赎出来。这老太太哪里有三十贯钱,就难为的坐在门口悲悲凄凄的哭了起来。

仆通古听到街上有哭声,便向前问明原委。知道阿婆是因为无钱赎回儿子,伤心痛哭。仆通古知道大抓钩弟兄三人身强力壮,又又血性,正想茏赂他们,拉入反辽团伙。于是便道:“阿婆不要啼哭,我明天给你筹措三十吊钱,让你赎回儿子。”

阿婆泪眼婆娑,抬头一看见是对门的仆通古因她素来敬服仆通古为人仗义,又能掐会算。于是深信不疑。便拜谢仆通古相助之恩。

仆通古双手扶起阿婆,说道:“你先回家休息,明天我便送钱与你。”

阿婆千恩万谢,才告辞仆通古进家去了。仆通古当天晚上便召集团伙中骨干成员,商议集资救出抓钩兄弟一事。这团伙骨干又二十余人,其中有家中富裕的,纷纷解囊相助。当时便凑够了三十贯钱。仆通古便把钱送到阿婆家里,又派一徒弟给阿婆抗着钱搭。一直护送到衙门。阿婆缴了赎金。牢房里放出了三兄弟。回到家听牢母把仆通古慷慨相助的事情诉说一遍。三兄弟感激万分,立即一齐来到仆通古铺里给仆通古磕头道谢。

仆通古扶起三兄弟道:“咱们都是靺鞨族人,二百年前咱们有自己的国家,后来被契丹人所灭。所以咱们都沦为亡国奴。受尽契丹人的欺压。咱们要想不受欺负,得团结起来,互相救助,共同对付辽朝官府。”

大抓钩弟兄仨,听了他这翻话,如同拨开云雾,重见天日。心中异常兴奋。大抓钩道:“以后我敌兄三人,都听恩公的调遣,恩公有事尽管吩咐。”

老二挠钩拍着胸脯道:“先生只要有令,我弟兄三人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老三粪镲道:“咱们联合靺鞨族人,杀入留守府,宰了萧保先;先生就坐皇帝,我弟兄三人都当保国将,岂不痛快!”

仆通古拍着粪镲的肩膀说道:“小伙子有志气!,但咱现在力量不足,还得再发展队伍,等有了机会,咱就起义,先杀了萧保先和他的管家,为你弟兄三人出气!”

这天几个人议论到晚,大抓钩才领着两位兄弟告辞回家。

再说这东京留守萧保先,在上京有妻子儿女。他来东京未带家眷。就在这东京纳辽两个小妾。另有十来个丫鬟仆女伺候他。

萧保先酷爱打猎,一日他领着一队亲兵,出外打猎。在路上看到一位姑娘在採野菜,只见那姑娘身姿婀娜,粉面桃腮,楚楚动人。萧保先十分喜爱,便令人把小姑娘强行拉上马,带回辽府中。

那萧姑娘家中父母,听说女儿被萧保先抢走。便哭哭啼啼闹到留守府来。萧保先把其招进厅里,用好酒好菜款待。可是那姑娘的父亲却道:“我孩子已许配着东京城内曹家公子,业已受了人家聘礼,大人把我女儿留在府中,让我怎么给他婆家交待?”

萧保先道:“老丈收了他多少聘礼?”

老人道:“媒人前天刚刚送来三只貂皮,还有五十吊钱。”

萧保先立刻叫人拿来三张貂皮,五十吊钱,并派几个士兵驾辆马车,把老头和老婆送回家去。城中曹家也听说此事,都害怕萧保先淫威,敢怒而不敢言。曹家男孩,名叫曹恭,见自己的心爱的未婚妻被萧保先霸占。恨的咬牙切齿,但又无计可施。

一天曹恭和好友三粪镲等十来个好友在一起喝酒。三杯酒下肚,他控制不住情绪,放声大哭。三粪镲骂道:“你小子真是怂包软蛋,自古辱妻之恨不共戴天,要是我今晚就去宰了萧保先,血洗留守府!”

几个年轻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个曹恭激的怒火万丈,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来道:“您几个先在这里喝酒,看我曹恭斩了萧保先的狗头!”

三粪镲乘机道:“咱弟兄们情同手足,义结金莲,岂能看着曹恭深入虎穴不拔刀相助吗?”

其余八位少年平时也都是爱打架斗殴,常常寻衅闹事的主儿,听了三粪镲的话,齐声说道:“我们一齐去,跳进留守府,杀他个孩娃不留!”

这时有一个年龄稍大的少年,看上去文文静静,他名叫黑离莫,是这群少年中的智多星。他见大家各执短刀,就要出发。急止之道:“大家不要慌,那留守府非同寻常人家,门口有兵丁把门。咱这样明火执仗,未必能闯得进去。”

三粪镲道:“你有什么办法让大家顺利进入留守大院?”

黑离莫不慌不忙说道:“我有一计,管叫萧保先今晚魂归西天!”

大家都凑到他面前,听他伏耳低言,如此这般,如此这般......说了一遍。大家听了齐声叫道“妙计,妙计!”

在说萧保先这天正举行宴会,招集手下僚属到留守府饮酒。户部使大公鼎,副使张清明等都轮翻为他敬酒。

萧保先满面春风,正喝得兴起,忽听到门外一片声喧哗。有人高喊:“不好了,军营发生兵变了!”

萧保先闻听这喊声,大吃一惊,他急忙站起身,几步跨到厅外,想问问究竟怎么回事。他刚从明灯蜡烛的厅里出来,感觉外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这时突然一人上前问道谁是留守大人?

萧保先喝道:“慌张什么?我就是。”

谁知话音未落,来人拔出匕首,照他胸口连刺三刀。萧保先立刻毙命!来人扔了刀,掉头就跑。

这时大公鼎,张清明都跑了出来,见萧保先被刺身亡。急传令全城戒严,派几百士兵进行拉网搜查。

刺客不知能否抓获,请听下回分解。

0

第二十二章 海上之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