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家与国>第二十章季小龙领奉军为曾家收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季小龙领奉军为曾家收秋

小说:家与国 作者:北风 更新时间:2017/11/19 18:17:19

  九月秋高气爽,曾家后院苹果、火柿子、秋海棠、杏树、李子、沙果全熟了,沉甸甸的坠满枝头,等待主人的采摘。

  曾华找来了好朋友白篓,曾富找来了大魁、玉峰、季小龙来收果,就连五岁的卓石头也来给曾贵帮忙。

  和曾华同年的白篓穿着身打补丁的灰土布裤褂,脚穿一双家做的圆口布鞋,一见到梁玉峰就用手揪住他耳朵:“狗日的,你他娘的烂了舌头,跟季小龙说俺奶奶从坟里钻出来舔俺,弄得吴家大院有几个奉军老总还当真事问俺爹哩!”

  梁玉峰疼的一个劲辩解:“篓子哥,我是好心为你遮掩的!要真把你小时侯到吴家牲口棚偷吃料豆,让东家的马咬破头皮的事,那才丢人呢!”

  曾华和曾富哥俩,抬着一摞竹篾筐从天前院过来。看见白篓拽着梁玉峰的耳朵大骂,季小龙和大魁抱着膀领曾贵、卓石头看热闹。

  曾华胳膊粗、力气大、过去就给两人分开了:“篓子,你咋跟小子一般见识呢?他比咱小好几岁呢?”

  曾富见白篓松了手,干咳了几声给大伙分派活:“今儿咱就这么分工,我和大魁、玉峰爬上果树去打。小龙领仨儿、石头在下边捡到小篮里往大筐里倒。满了,篓子哥和我大哥抬着用绳子觅到地窨子里给爷爷。”

  富子、大魁、玉峰“噌噌”象猴子一样爬了树。一人操起一根松木杆子“篷篷”的敲打,果子“簌簌”往下落。

  季小龙领着石头和曾贵在树下往小篮子里捡,拾满了就往大竹筐里倒。倒满了,曾华和白篓身强力壮就抬着筐来到敞口的地窨口,用大麻绳系住下顺。曾福润在窨底接住,解开绳子、一筐筐摆放好。

  一上午打了十四筐果子,地窨子贮存了十二筐、留下二筐果子分给前来帮忙的孩子们。

  当曾福润领孩子们在堂屋洗手,陈氏在西屋蒸熟了黄米糕,正端着帘子往大铝盆里扣。

  陈氏把盛黄澄澄、冒着热气的黄米糕铝盆拿进东屋,用铁饭铲切成一块块的撮到瓷碗,陈氏浇上兑好的酱油、葱未汤汁分给来帮忙的孩子们。

  陈氏问埋头大吃的小石头:“黄米拔糕好吃不?”

  卓石头高兴的说:“郎中爷爷,你们家真是殷实的大户,用这么好吃的年饭来招待俺们。”

  曾福润被卓石头恭维得捋着花白胡子笑了:“唉呀,石头!这黄米糕,俺家也不常吃,但大伙来帮忙,能不好好招待吗?”

  吃完饭,老郎中开始分果子:“富子、大魁、玉峰老从跟季小龙在骑兵队吃,这一筐果子送给季队长,让他手下兄弟全能吃上。另一筐果子,你们四个分。”

  一筐果正好倒了四个柳条篮子,卓石头见曾富牵黑叫驴和季小龙把一大筐果子驮上往骑兵队送,另三个大孩子也一人挎一篮走了。就自己岁数小,没力气、拎不动。

  急得小石头喊曾贵:“三哥,快过来帮我送回家。俺爹是个穷长工,没钱给俺逃童养媳活人气吃砒霜弄残腿的娘买鲜果子吃!”

  曾福润听了对曾贵说:“三儿,快给你英子姑送去!看石头这么小就孝敬他娘,你得跟人学学。”

  金色的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一到农忙,土堡村塾的罗先生就给学生们放了假。曾贵就跟着大哥、二哥在自家地用镰刀收割庄稼。

  季小龙知道了,就去找季猛队长:“老叔!曾富用毛驴给咱送来一大筐果子,大伙都吃了。他爹给吴二爷扛活,没时间收自家地,你看是不派几个弟兄帮帮曾家。”

  季队长琢磨了一会:“押运的弟兄肯定给你派不了,不如叫炊事班出人吧?部队拉炊具、粮草辎重的马都老实好用。”

  第二天,吃完早饭。胖司务长领着炊事兵赶着两辆二马驾辕的胶皮轱辘大车跟季小龙帮曾华、曾富往回倒粮食,曾贵在大场看着。

  曾福润喜滋滋的回到家告诉陈氏:“儿媳妇,富子面可大了,季小龙让他老叔派伙夫兵一头午就帮咱把粮食拉到大场上。我杀只羊,咱好好招待一下这些关东汉子。”

  到了中午,三十亩地的庄稼全拉到大场里,曾福润吃完饭来换曾贵看场。

  曾华小哥仨领着季小龙、胖司务长和两个炊事兵回家吃陈氏做的酱羊肉,喝老郎中贮存多年的沙河老窖。

  张司务长、季小龙和两个奉军酒饭饱后,赶着四匹马拉着吴家压场用的两副石头磙子“碌碌”的碾压铺开的庄稼,曾福润带着他三个孙子在后用叉子挑翻秸杆。

  吴二爷坐看刘喜赶的驮轿从涿鹿县城回来,见胖司务长带俩奉军给曾家干活,就下了车。走到曾福润身边酸溜溜的说:“郎中大伯,您老真有面子、连张大帅的兵都给你干活。”

  老郎中他老人家年高有德,不和吴运禄一般见识:“二东家!俺哪有这么大面子,是富子和季队长的侄相好,人家派人来帮忙的。”

  吴二爷上车走了后,曾福润领着三个孙子,把压成光杆的秸草用叉挑起摞成一块。然后把饱满籽粒用铁锹撮到一堆,挥动竹扫帚清理干净大场,用木掀扬粮食去灰土杂质、装到麻袋里。

  傍晚,曾瑞下工回来后亲自陪胖司务长、季小龙和两奉军喝酒吃肉。来帮忙的奉军走时,老郎中又送给他们两大筐果子,装在橡胶轮胎大马车上。

  张胖回去跟季队长说:“曾郎中真够朋友,又宰羊、又打酒,临走还送了两筐果。明年他家收秋,我们跟小龙还去帮忙。”

  转眼就到了1926年的冬天,周魁、梁玉峰和曾富一人戴着一顶狗皮帽子来找季小龙玩。

  季小龙穿着黄棉军大衣:“哥几个,看看!这是俺们奉军被服厂生产的。”

  梁玉峰仗着自己上过一年私塾认识几个字,就凑近看看季小龙衬里上绣着奉天被服厂生产的字样,就信服的说:“张大帅真是冬发棉、夏发单呀,这上面写着呢!”

  小哥几个在季队长的卧室你一言我一语唠得正热闹,张司务长推开门:“小嘎们,清凉池青蛙多吗?”

  “司务长,清凉池周围全是蛙窝。俺爷给人治风寒泡的蛇酒,就是我和俺大哥在那给他老人家挖的。”曾富笑着回答。

  张司务长一听清凉池的蛙多,高兴的一拍巴掌,冲伙房喊:“炊事班出俩人!套上大车,拉上孩子们,咱去清凉池弄蛤蟆吃!”

  那俩帮曾家压场的伙头兵,一听司务长要去抓蛤蟆,顿吋来了精神头。拿着锹和十字镐、麻袋,扔到二马驾辕的橡胶轱辘的大车上等张胖领孩子们上了车。

  清凉池边百草枯死、,黄土山上树叶凋零,池水己结冰。但马蹄泉却冒着汽,不断的往外喷水,沿冰面流向沟沿。

  伙头兵勒住了马,张司务长跳下车:“弟兄们,把缰绳给孩子们,咱去挖青蛙!”

  周魁接过马缰绳,把牲口拴到了一棵大榆树上。曾富、梁玉峰跟在季小龙、张司务长、伙伕兵身后。

  骑兵们用翻毛皮鞋一踱,觉得哪脚底下的地发暄,就踩着尖锹往下用力一掘。翻开地皮、里面就露出蜷缩在一堆青蛙。

  大魁、小子撑开麻袋,季小龙戴着军用棉手套、曾富戴着陈氏做的兔皮手套抓住青蛙往里扔。挖了一上午,装满了三条大麻袋,张司务长还把挖出的三窝蛇装到一个小布袋里。

  等回到吴家大院奉军伙房,麻袋里冻僵的青蛙被倒进铁条箍的大木盆里。

  武家沟、韩家梁乌亮的煤块在炉子里燃得旺旺的,整个灶房被烘得暖暖的。

  不大一会儿青蛙就被炙烤得苏醒过来,活动着四肢。在水盆里慢慢的蠕动。炊事兵捧出盐罐,用手掏盐面往青蛙身上均匀的撒,它们让盐杀得往外吐沫,密密麻麻褐色的小生命浸在粘液中。

  吴宝和刘雨放学回到吴二爷后宅,听刘喜说奉军在清凉池弄了好几麻袋青蛙,就跑到第三进大院奉军伙房去看。

  土堡人是不吃青蛙的,他们认为所有的蛙类都和在粪堆、茅坑爬的疥蛙一样都是肮脏的。

  所以穿绸棉袍戴灰狐狸帽的吴宝,见青蛙一大盆在吐粘液,漾漾的泛动,跟夏天茅厕的大粪汤一样。就做呕似的冲炊事兵吐了好几口:“啊呸!我说臭粪蛋子,你们真是不开化的关东野人,竟要吃粪坑里的污秽疥蛙。”

  高维岳的第九军,纪律严明、成年士兵不跟吴宝一般见识,可季小龙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压不住火,又掏出别在腰间的在轮手枪。在吴宝面前一晃悠:“瞧见没有,狗少!只要俺二拇指一动,你就没命了,再骂俺奉军是粪蛋子,就灭了你!”

  吴宝一见季小龙那黑洞洞的枪口瞄着自己,吓得拽着穿黑棉布裤褂的刘雨转身一边跑一边喊:“跟班的,快跟本少爷跑哇!这些关东野人真是一句话不合,就瞪眼宰活人呀!”

  伙房里的炊事兵见状哈哈大笑:“这俩有钱人家的崽子,就得小龙治。他是没成年的孩子,又是季队长的侄儿,吴二爷就是知道了也不好说啥!可咱们大人就拿狗少没办法,谁叫高维岳军法严呢!”

  张司务长从布兜里,掏出十来条冻得硬梆梆的蛇。放到铝盆里让炉盆里一熏,就开始扭动身体了。

  季小龙捅捅曾富:“你是郎中的孙子,帮俺们泡蛇酒呗!”

  曾富爽快的答应:“你把坛子搬来,我看能盛多少酒?才知道该放几条蛇!”

  张司务听曾富说的挺在行,就顺口夸赞道:“小兄弟,你真有医师的样,我这就给你准备去。”

  然后领着大魁、玉峰、小龙来到库房,搬来五坛上好的关东高梁烧酒放在厨房地上。

  曾富大模大样揭开蒙在高梁酒上的红布,根据每个坛口烧酒的容量,用剪子把麻绳铰成一段一段的。

  伸出手从铝盆里抓住一条苏醒过来的蛇尾巴,用力一甩、蛇身上的环节就脱落,不能动弹了。把麻绳一头系在蛇尾巴上,大头朝下没入酒坛里。绳的另一头缠绕在酒坛沿上绑牢,重新盖上红布。

  蛇浸在酒里,受到高梁酒的刺激,往外喷毒液,袪风防寒的蛇酒就做成了。

  季小龙学曾富的样儿,如法炮制,抓住蛇,让玉峰捆尾巴,大魁往坛里放。一会十五条蛇就放到酒坛里,储存在仓库里。

  奉军炊事兵,用铁丝笊篱把冬眠肚里空空的蛤蟆捞出。放到清水盆里,洗干净蛙身被盐水杀得吐出的脏物。

  灶下煤火熊熊的燃烧,灶上支起了大行军锅。伙夫倒上豆油,一会儿就沸腾起来。

  放入葱、姜、蒜、爆锅出香味,然后添入半锅水,用笊篱把青蛙和削净皮切成块的土豆放到锅里。撒上盐、大料、花椒、干辣椒段、扣上松木锅盖。一会儿就炖得“咕嘟嘟”的响,另几个灶台上开始焖大米饭。

  饭熟了、肉烂了、骑兵们来吃饭,知道是土堡的三个孩子带路抓的蛤蟆。

  于是这个给曾富一把糖、那个给大魁一捧瓜子、玉峰一碟花生,谢谢这仨小嘎给大伙找到了天底下最好吃的美味。

  士兵们,坐在伙房对门食堂里的四张桌旁。每张桌上都放着一坛沙城老窖,一大盆冒着香气的蛤蟆燉土豆,十来个人一桌围坐在一起吃大米饭喝酒吃蛙肉。

  张司务长忙活完,领土堡的仨个孩领到长官的桌子:“小嘎们!来吃这比天上的龙肉都好吃的蛤蟆。”

  冯队副从方桌旁站起身,笑呵呵的对土堡三个孩子说:“小嘎们,请上座!今儿这筹办美食,你们可是功臣呀!”

  季大队长待酒菜布置好后,揭开洒坛上的红布,沙城老窖的酒香一下子飘溢出来。

  先给土堡三个孩子一人倒了一杯:“冯队副说的对,你们出了大力,二叔敬你们一杯。”

  土堡三个孩子虽然坐在桌旁,但心里和吴宝的想法一样,根深蒂固的认为蛙脏,不敢吃,只闻着蛙肉的香味,干扒大米饭。

  当兵的和长官们甩开了大腮帮子,用竹筷夹住蛤蟆,放到嘴里“咯吱、咯吱”嚼得满嘴流油。

  这些关东大汉们戏谑的说:“土堡这疙瘩,人真傻!守着天下第一的美味蛤蟆咋不懂抓着吃呢?”

  曾富见骑兵们吃相很馋人,就壮着胆子用筷子夹了一只大母狍子寒到嘴里,闭上眼一嚼,蛙肉香烂连骨头都炖酥了。

  就对其它二个孩子说:“大魁、玉峰尝一下蛙肉,比驴肉好吃多了。”

  大魁和玉峰见曾富吃了没事,也试探着举起筷子夹了一只蛙放到嘴里细嚼慢咽的品尝谁知两人一吃就收不住筷子,专夹蛙肉,不吃土豆了,直吃得酒足饭饱才停住筷。

  季大队长吃得高兴,吩咐:“张司务长,到库房给仨小嘎一人拿一盒铁皮饼干。要不是他们领路,咱们能吃上这美味的蛤蟆吗?”

  土堡三个孩子酒喝得小脸红扑扑的,抱着铁皮盒饼干,小嘴甜甜的齐声喊:“谢季二叔!”

  曾富呼扇着狗皮帽子,乐颠颠的捧着红花绿叶的洋铁皮饼干往家走。

  曾瑞听见街门有响动披着黑布棉袄提着马灯出来,曾富举起饼干盒子谝示:“爹!季大队长给了我,大魁、玉峰一人一盒干饼子。”

  曾瑞用马灯一照见是洋铁皮、漆着花的洋货,就吃惊的问曾富:“富子,你仨帮季队长甚忙了,才赏你们这值钱的物件。”

  “今儿,俺仨跟着季小龙领张司务长带炊事班去清凉池去翻掘蛙窝了。挖了三麻袋,回去后和山药蛋燉上可好吃了。”曾富喷着酒气兴奋的说。

  “傻儿,你仨果真在奉军那吃了四腿乱爬的蛙了?”曾瑞一听紧张起来,把曾富拽进门里,小声的问。

  “俺仨都吃了,人奉军说那是清泉水养的干净物,跟茅厕、粪堆上乱爬的疥蛙不一样。真他娘的香,谁不吃谁才傻呢!”曾富乐嗬嗬的说。

  陈氏后怕的从西屋出来嘱咐:“二儿!这要让铁林寺老温家女子知道你成了吃蛙的怪物,那娃娃亲非和你退了不可!”

  曾富心想不嫁俺正好,俺正不想要满雀斑的女人呢!但不敢犟嘴,嘻嘻笑着抱着饼干铁盒,跑到东屋接着显白:“爷爷、大哥、三弟、都醒醒,看俺给你们拿回甚稀罕物了?”

  曾贵听到了马上睁开眼,穿着裤衩爬起来,寻摸着壁龛里的油灯,用火石打着。曾富坐在炕沿,掏出一块饼干递给曾贵。

  曾贵接过去“咔嚓嚓”的一咬,口感香甜:“爷、大哥、快起来!俺二哥拿回来的干饼子真好吃,又酥又脆!”

  那时乡下人没吃过、也没见过饼干,他们只知道有烧饼、麻花!季队长赏的饼干,曾富拿回家就忘了名子,也和曾贵叫起干饼子来了。从铁盒里掏出好几块,边说边分给曾福润和曾华。

  曾福润尝了一口:“富子,剩下的给你娘送过去,留着过年招待客人。”

  曾富捧着漆红花绿叶的洋铁皮饼干盒跑到西屋:“爹、娘!你二老尝尝这洋饼子好吃不?”

  陈氏和曾瑞一人尝了一块,称赞道:“嘿,富子拿回来的干饼子!不糊、不焦、却又脆、又薄、又甜、真不知世人竟有这样的好吃的饼子。”

  曾富受到了父母的夸赞,美滋滋的回东屋睡觉了。

  一九二六年,正月二十三清早。季小龙叫上曾富、大魁、玉峰坐上奉军炊事班的胶皮轱辘大马车,到涿鹿县去拉年货。

  正午,吴家第二进大院的帐房里,长工们都在等条桌后扒拉算盘珠子的罗仲丘算发工钱。这时张司务长领着满载货物的大车回到了吴家大院。

  伙计们透过格扇窗上的玻璃往外看,五辆二马驾辕的大车满载着猪肉柈子、各种糖果点心。成桶的酱油、醋、成坛的烧酒、成捆的粉条,成堆的白菜、箩卜、鸡、鸭、鱼、鞭炮、对联、崭新的军装。

  戴圆形近视镜的罗先生直啧舌:“张大帅真有钱呢!四十多号骑兵就这么铺张,何况几十万大军呢。这过一个年,得花多少银子呢?”

  晚上,季队长把装满瓜子、花生、糖的三个小布袋,给大魁、玉峰、曾富一人一袋!

  曾瑞看曾富又从奉军那拿回不少好吃的,禁不住感叹:“孩他娘,今儿俺们在罗帐房那领工钱,看见骑兵队拉回五大车过年用的东西。”

  曾富听了哈哈大笑:“爹,人季小龙说张大帅还有坦克、飞机、军舰呢!那可是花上千万的银元购置的?这五车年货是小钱。”

  陈氏把季队长给的糖果、花生、瓜子给孩子们抓一把尝尝。剩下的收起来,留做过年招待客人。

  腊月二十四,曾华和曾富用黑豆从王家豆腐坊换回二锅黑豆腐,陈氏切好块放在屋檐下冻。曾瑞杀了只羊,剥皮取肉剁成块放到仓房的大缸里冻起来。

  腊月二十五,曾瑞赶着毛驴车到晖曜田地主家,用大棉被包着冬储的水果换来两袋白面,陈氏开始发面蒸馒头冻好放到缸里。

  年货预备齐了,曾瑞给他爹和孩子们理完发,再让媳妇给他理。

1

第二十章季小龙领奉军为曾家收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