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重生之花和尚乱水浒>第七十九章 武松归来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九章 武松归来

小说:重生之花和尚乱水浒 作者:竹林听风 更新时间:2018/9/8 17:05:31

一夜无话,第二天刚蒙蒙亮,马郎中跟郓哥悄悄的出了武大郎的家,在路口二人道别。马郎中回郓哥家照看郓哥的老爹,郓哥出城到临县去给武大郎买药。

天亮之后姚二郎跟张公过来换胡正卿跟赵四,期间也有左右要好之人过来帮忙照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潘金莲也都一一谢过。

就这样白天有街坊四邻照看武大,晚上马郎中再过来给武大治病。这一天算是平安无事的过去了,众人提着的心也放下了,说明西门庆他们也没太想把事情做绝。

转过天的白天众人还是照旧,马郎中回郓哥家,赵四他们轮着照看武大郎。到了晚上马郎中来武大郎家,赵四打开门请马郎中进来。

只见马郎中头发有些蓬松,衣服也有点凌乱还破了几处口子,脸色也不太好看。二人见了心里就是一突突。。

“先生为何如此狼狈?”胡正卿问。

“唉”

马郎中叹口气说:“我们太高看西门庆他们了,本以为他们不会把事情做得太绝,没想到啊......唉”

“这是他们做的?”赵四指着马郎中身上说。

“虽没有十足把握,却也不远啊。”马郎中说:“你们想想,我一个外乡人刚到此处,又没与人结怨,谁会半路劫我,还是在来大郎家的必经之路上。”

二人听了仔细一想也是,除了西门庆他们还真的想不出有谁来跟一个外乡来的郎中作对。

“因为我家大哥之事连累先生了。”

这时潘金莲端着药碗从厨房出来说,她刚刚正在给武大郎熬药,但是也听到他们的谈话了。

“救死扶伤本是我辈行医之人应尽之责,遇到了哪有不救之理?”

“先生把衣裳脱下,先去净个面,我来缝补一番。”

“无碍,在外行医之人上山采药刮破衣服乃常事,为了一味药九死一生的事也时有发生,何况几个泼皮。”

三人听了也是一惊,马郎中说的轻松,几个泼皮而已。他一个行医的郎中,按众人想来即便经常上山采药,也顶多比常人灵便一些,能从几个泼皮恶奴手下逃脱,看来马郎中也非等闲之人啊。

其实他们还是低估了马郎中的能力,前面咱说了,马郎中是针灸大家,有一套相应的内功,虽然是针对行医的,那也是功夫的一种,也不是随便几个泼皮能对付的了得。

原来马郎中今晚照常来武大郎家,走到路口时,从对面出来三个人。一开始马郎中并没在意,路么总是有人在走。

但是呢,这三个人并排就那么挡在马郎中前面不动了。

马郎中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说道:“三位因何不走了,挡住在下的去路?”

那三人抱着肩膀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他。

“三位先行。”马郎中一侧身站在路边。

三人还是不动,面带冷笑。

马郎中断定对面这三人肯定是找事来的,要对自己不利,于是就加上了防备。

“三位既然不走,那在下告辞了。”

说完马郎中贴着路边就要从最右侧那人边上过去。

那人突然把胳膊一伸,挡住去路,然后另一只手去抓马郎中的肩膀。

马郎中早就防备着呢,赶紧往后一撤步,躲开对方一抓。

这人一愣,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郎中能躲开自己突然袭击。在来的时候他们可是打了保票夸了海口的,一个文弱的郎中还不手到擒来。

另外两人一看,伙伴偷袭未果赶紧围了过来,三人把马郎中包围起来。

马郎中那也是经过见过的,面对三人并没有表现出慌张之色。这让三人感觉受到了侮辱,于是三人不由分说上下其手,对着马郎中身上就是一阵招呼。

马郎中就在三人中间左右闪躲,好一会儿,三人累的嘘嘘带喘,也没挨着人家一点。

“哥哥兄弟,茬子有点硬,不要留手。”

“上”

“上”

三人同时从身上掏出短棒匕首,心中也是佩服苟三爷,要不是三爷让咱们充分小心准备充足,说不定今天这次就栽了。

这三人正是前两天撞门的那三个,由于表现的好,受到西门庆苟三的夸奖,还赏了银子,私下里这三人结拜为兄弟。这次也是请命来办这事,也好再露一次脸。

马郎中这下神色凝重下来了,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更何况他本来不擅长打架。

三人一看马郎中的神色,嘿嘿一笑,你害怕就行,各抡短棒匕首冲了上来。

马郎中一不留神被匕首把衣服划了一道口子,拿匕首的泼皮一看哈哈大笑。虽然没有让他受伤,却也算是建功了,三人受到鼓舞又加紧了攻击。

马郎中不像刚才那么轻松了,就这么一会儿身上又挨了两下,虽说没受伤却也有些狼狈。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马郎中想到。逃走他是能做到的,但是这样一来武大郎那边是去不成了,看来现在只能把这三人打跑了。于是马郎中瞅准机会,宁愿挨一棒,一把抓住拿匕首那人的手腕,另一手一托他的膀子,把他一个胳膊给卸了。

这人撒手扔了匕首,单手抱着膀子嗷嗷直叫,看来一时半会是废了。

马郎中松了一口气,威胁最大的解决了,这两个拿短棒的就好说了。

剩下这两个一看大哥受伤了,全都激起了凶性,拎着短棒呼喊着就蹦过来了,一副拼命的架势。

三个人还能对马郎中造成点伤害,现在就剩他两个了,那对付起来就容易多了。

正好右边这个一棒往胸口戳来,马郎中上左步身子往右转,用手一引他的胳膊,下面就是一脚,把他踢翻在地。

后面这个一看自己的兄弟又被放躺下一个,登时眼睛通红,“我跟你拼了。”抡棒就往马郎中头顶砸。

马郎中一看,来得好,伸手一叼他的腕子,往前一拽,那人往前抢了两步,马郎中另一只手伸到他的腋下,两手一用劲,也把他的膀子也卸了。

这位也跟拿匕首的一样抱着膀子嗷嗷叫去了,短棒也被马郎中夺了过去。

摔倒那个爬起来正想过来,一看来的仨人已经废了一对,就剩自己了,吓得他屁都没放一个,转身就跑。

这么好的机会马郎中哪能放过他,三步两步的追到他身后,“你那两个兄弟都受伤了,就你自己完好无损,回去也不好交待,我就好人做到底帮你一把吧。”

一棒打在他肩头,疼的他都学了狗叫了,短棒也扔了,头也不回的跑了。

等马郎中回过身来,这两个也从另一边跑了。

马郎中擦擦额头上的汗,这才发现全身的湿透了,稍微整理一下,来到武大郎家。

“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郓哥那里,他们既然能对我出手,说明早有准备,说不定也知道我是郓哥带过来的,要是那样的话,郓哥出城买药也不安全啊。”马郎中说出自己心中的担忧。

众人听了也是十分担心,马郎中是外乡人,有自保之力实在不行还可以离开。郓哥还是个孩子,家中还有个病重的老爹,往哪里去躲。

“唉,现在想这些也是于事无补,希望他们只是在这里监视,无意中发现了我,并没有联想到郓哥身上,我还是先看看大郎去吧。”

马郎中说道,众人也知道现在担忧也是白搭,只能希望郓哥能平安回来,自己等人是杞人忧天。

这一夜在众人的担忧中度过。

第二天天明马郎中没有离开,既然自己都暴露了,那就没必要走了。说不定留在这里还能帮上点忙,再说人是自己伤的,大不了豁出去,再跟他们干一场。

正在众人担心西门庆报复时,从城门外走进两人,一大一小。

大的身高八尺开外,长得是虎背熊腰,英雄气十足,小的这个是半大孩子,衣服破衣啰嗦,还一身的伤。

这一大一小一进城门就引起大家的注意了,这两个大的正是去东京至今才归的武松武二郎,小的是去给武大郎买药的郓哥。

他们两个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原来郓哥到临县清河给武大郎买药,一来清河县离阳谷县比较近,二来武大郎毕竟是清河县人,说不定还有人情在。

别看郓哥人小,心眼还不少,到了清河顺利的买完药,他为了赶路早点回,就贪黑了,本想着一早进城,没想到在城门外树林休息时遇到两人。自己被打了一顿不说,还把买的药给毁了。最后还被吊到路边的树上,这两人才说笑着离开。

武松也是一路心急的从东京赶来,要一早进城,正好路过看到有人被吊到树上,救下来之后原来是郓哥。

郓哥一看是武松,顿时大哭起来。武松安慰一番,问怎么回事。郓哥哭着把事情说了一遍,武松听后只气的三尸神暴跳,咬碎了钢牙。

心中暗暗发誓,西门庆你给我等着,此仇不报枉称打虎武松。

0

第七十九章 武松归来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