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冷枪手>第二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小说:冷枪手 作者:真的是落后 更新时间:2019/4/13 10:05:50

  七连连指的洞里,弥散着一股悲伤中夹杂着悲愤的情绪。

  电话班长李胜的遗体,经过卫生员刘岩简单的收敛后,被轻轻移进了那黑色的袋子内,彻底与这山、这洞、这人间隔绝。

  前面还在打。那枪声偶尔会稀疏下去,但转瞬又会马上稠密起来。夜暗会掩盖掉许多东西,这让作为指挥员的魏山河觉得很棘手,因为这漫山遍野都在响的枪声,让他难以判断敌人的作战意图和主攻方向。

  防区里大大小小十好几个洞子,眼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小鬼子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是声东击西扰乱视听,还是终于憋不住了进行全面反击?情况不明,就无法下判断。对面那帮鬼猴精着呢,别看前面响的那叫一热闹,保不准杀招就埋在眼皮子底下,就等着你往前派人增援。4。28开战至今,敌我双方围绕着打援和反打援所展开的斗智斗勇,几乎每天都在这千里南疆上演。吃过亏,上过当,交过血淋淋的学费。故而,由不得他魏山河不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恢复通信。无线电台眼下是指望不上了,频道换了个遍,除了“哧哧啦啦”的噪声,就没个别的音儿。

  这帮小鬼子,倒是舍得下本钱。全频段阻塞式干扰,就老山这地形,得多少干扰机?魏山河心下冷笑,转瞬,又变得凛然。瞅这架势,对面的显然不是佯作声势的虚晃一枪,图谋定然不小。没来由地老魏心里突然一紧。他想到了七班,想到了赵振国驻守的13号洞。那个洞要是出了岔子,他魏山河的防御线就相当于被人拦腰截成了两段……不行,不能这么等下去,必须马上知道前面是个什么情况。

  电台指望不上,电话线又断了,派去查线的李胜……一想到这个已经安静地躺在了敛尸袋里的老兵,魏山河的鼻息变得粗重起来。于是,他又摸出了那半盒原本属于指挥排长高小旺的烟,似乎只有那缭绕的烟雾,能让心里的疼痛麻木一些。

  刚才,询问了与李胜一道出去的顺子和小贺后,他知晓了李胜牺牲的整个经过。李胜他们在检查电话线路的途中遇到了敌人的伏击。作为山上的老兵,他们自然知道,敌人的特工,经常会在我方的电话线路上设埋伏、下陷阱,目的就是为了瘫痪我方的通信线路,干扰指挥员对敌情的判断,迟滞兵力的调派。故而,自打上山以来,电话兵便成为了伤亡最高的兵种之一。每一次查修线路,你都不会知道,等待自己的,是敌人埋设的诡雷,还的那隐在暗处的,冷枪手的枪口。

  肯定是小鬼子的冷枪手!肯定是!顺子咬牙切齿地说。他对魏山河和高小旺说,当时他们正捋着线往前摸,小贺负责捋线,他和班长李胜两个人拿着枪警戒。就是为了防备敌人的埋伏,所以,他们已经足够的小心谨慎,绝大部分时候,几乎都是爬着在地上捋线。可是,总有不得不直起身体的时候,因为,小贺发现断线被缠在了树枝上,扯不下来,他一着急,就站了起来,想把线解下来,结果……结果……

  顺子说不下去了,而一直垂着脑袋不吭气的小贺,这时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他一边哭,一边拿着拳头死命地敲自己的头。

  “都是我,是我害死了班长。是我害死了班长……”

  小贺!贺平!冷静!冷静!排长高小旺一把拽住了小贺的拳头,将他挣扎扭动的肩膀牢牢摁住。

  “排长,是我害班长牺牲的啊。排长,是我害了班长啊!我要是不站起来……不站起来……”翻来覆去地,小贺嘴里念叨着这几句。先前那股子因深深的自责而爆发的力气,这会儿也已经消失无踪。整个人就像丢了魂儿一般,依靠着身后高小旺的身体,泪流满面。

  因为小贺情绪的突然失控,顺子并没有讲完李胜具体的牺牲过程。但作为一名连长,一个战场一线的老兵,魏山河完全能够推测出当时的情况。小贺为了扯缠在树枝上的电话线站起了身,而他刚一撑起身子,早已在暗处等候多时的敌人冷枪手就开了枪。黑暗之中,枪口焰再明显不过。光线的传播速度,再快的子弹都追不上。所以,作为班长的李胜,一发现不对,第一反应就是猛蹿起身,将暴露在外的兄弟扑倒。于是,本该击中小贺的子弹,被李胜挡住了,撕开了他大半个脖颈……”

  可现在,不是痛心难过的时候!

  “高小旺!”魏山河的眉头猛地一挑,刚烧半截的烟卷被魏山河掼在地上,复又被脚板踩灭、碾碎。“把你的人都给我带出去。十分钟,我给你十分钟。必须把电话给我抢通。”

  老魏那如同要吃人一般的神情,嘶哑中却又带着凶狠的声音,让洞里犹自因为悲痛而被低迷围绕的兵们为之一凛。是啊,现在没时间伤心难过。前面的兄弟,正在和敌人战斗,军情如火。这是前线,这里在打仗。打仗啊,哪有不死人的?

  “是!电话班的,都有,操家伙,跟我走!”

  高小旺那严重走调的嗓门,听起来,很是可笑。要换作平时,保管能让那些跳脱的兵,有样学样的笑上半天。可现在,在这洞里回响的,却只有一串串紧凑的脚步,还有那一声声胸腔里压抑不住的喘息。

  目送着最后一个背影被夜色吞没,魏山河又拽出一支烟叼在了嘴角。只是,不知道是火柴受了潮,还是手抖得太厉害,一连划断了好几根火柴棍儿,他嘴上这根烟卷儿,还是没能点着。

  “妈的!”一股邪火,腾地就魏山河的心底蹿了上来,嘴角的烟卷儿往手里一拔,然后,他那变了调的嗓门儿就在洞里响了起来。

  “副连长,谢志军!”

  “到!”九连副连长谢志军扶着头上的钢盔,一溜小跑蹿到了魏山河跟前,问:“什么事,连长?”

  “集合!除了炊事班,剩下的都跟我上去。”说完,魏山河转过头又冲通讯员王能书喊:“问下营指,指导员回来了没有。”再一回头,瞅见谢志军还站着没挪窝,魏山河的眼珠子立刻就瞪了起来。“还矗这儿干嘛呢?啊?还不快去!”

  谢志军被这炸雷般的嘶吼震得一个激灵,连带着刚准备多问一句的话都缩回了喉咙里,回了声“是”,连忙跑去招呼连指内剩下的人集合。

  在108团的连长们里头,九连连长魏山河,无论作战指挥还是训练带兵,那都是一把好手。不然,4。28一战,他九连也啃不下2号阵地这块硬骨头,并将其变成自己的防区。只是,他这脾气,在全团的指挥干部里头,也同样是名列前茅,出了名的炮仗。连团长都曾当着全团干部的面儿,点名骂他魏山河就是个二愣子、大炮仗,一点就着。以致于打那以后,他魏连长就多了个“魏大炮”的诨号,就连九连的干部战士,搁私底下,在称呼自家连长时,都会在前面加上个“大炮”两个字的前缀。全连上下一百二三十号人,就鲜有没被他骂过、收拾过的。

  照理说,脾气坏成他这样,招人恨吧?可偏偏,九连上下,从干部到列兵,就没有一个不服他的。他那炮仗脾气一发作,那怕是真的怕;可要论本事、论能力、论护不护犊子,大家伙儿心里头,这服也是真的服。

  很明显,魏山河这根“炮仗”,现如今,已经被对面那帮小鬼子们搞出的动静给点着了。那边儿正集合人的副连长谢志军心里头一阵叫苦。看连长这架势,怕是不打算等高小旺把电话接通,搞清前面的情况了。而偏偏,连里唯一一个勉强能压住连长火气的人,政治指导员冯春生又还没回来。他谢志军倒不是质疑魏山河的能力和判断,只是,线路不通,防线上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又不知道,这两眼一摸瞎的,就这么冲上去……万一,这是小鬼子们摆下的圈套怎么办?

  “呸呸呸!”脑子里这明显很不吉利的念头,让谢志军忍不住在心里连呸了几口。眼瞅着那头魏山河那冒着凶光的眼神儿又飘了过来,谢志军不敢再拖,深吸了一口气,连忙跑了过去。

  “指导员啊!您可快点儿回来吧!”站在魏山河身前,看着连长脸上那阴晴不定的神色,谢志军暗自祈祷。刚那会儿,营指的答复,通讯员王能书已经跟魏山河汇报了。指导员就在回来的路上。前面的枪声一响,指导员就开始往连里赶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

  所以,他谢志军现在就盼着指导员赶紧回来,最好马上就能出现在连指的洞口,劝止住连长这眼看就快憋不住了的火头。倒不是说,他谢志军贪生怕死不敢往前冲。能站这老山的,就没有一个是怂爷们儿。三个战斗排都放在了前面的各个洞里,只有指挥排作为预备队留在了连指。预备队嘛,说白了就是救火堵漏的,肯定是哪儿最紧急最危险,就拿命往哪儿填。所以,上是肯定要上的,可什么时候上,怎么上?总得有个讲究不是?当然,作为一连之长,眼下这情形,他这心里没点儿计较是不可能的。你看他脸上这阴晴不定的,估摸着就是在算计呢。可是,怎么个算计法,他这当连长的不开口,咱下面这些要去拼命的人,心里就没底儿不是?

  阵地上的枪声,还在这夜空之中不断回响。那声波越过山脊,几经衰减后回荡在洞里,听上去似乎缥缈而又遥远。

  魏山河抬起左手,借着马灯昏黄的光,看着手腕上的表盘。细长的秒针在精密的齿轮带动下,“咔哒咔哒”一刻不停地转动着,一圈、一圈、又一圈。那分针每移动一个刻度,魏山河那本就颦着的眉头,似乎就会跟着又皱紧一分。

  十分钟。他给高小旺抢通线路的时限是十分钟。平日里,没有战事的时候,只会觉得这山上的日子极其漫长,恨不得那时间能走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可现在,那十分钟的刻度,已经被分针走完了一大半,连通各洞的电话机,依旧毫无声息。这时,不光是他魏山河,还有这洞里所有的人,只怕都在心里头奢望,这指针能走慢一些,再慢一些。

  “副连长!”

  秒针转完了十圈,分针走过了十格。魏山河前一秒还紧皱着的眉头突然跳开,满是血丝的眼珠子在谢志军和战士们身上扫了一眼,而后大手一挥,“出发”两个字从齿缝间迸出的同时,他将钢盔往头上一扣,抓起一杆56冲,甩开步子,带着一种义无反顾般的毅然和决然,当先便朝着洞口而去。

  不知怎地,眼望着连长魏山河大步而出的背影,谢志军突然觉得心尖儿一阵烫热。之前心里那所有的不安和忐忑,这会儿,竟似再找不到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从胸腹间逆冲而上的豪气。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决然和义无反顾。

0

第二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