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冷枪手>第二十二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

小说:冷枪手 作者:真的是落后 更新时间:2019/4/20 15:12:40

  

  “排长,小心!”位于高小旺右手边儿的顺子突然轻呼出声:“有雷!”

  刚爬过那棵挂这电话线的树,高小旺正准备往前挪的身体,立刻就僵住了。瞪大眼睛一看,果然,一条细细的鱼线,就横在眼前不到十公分远的地方,那高度,刚好与他的额头平齐。如果不是顺子喊的及时……高小旺只觉得那冷汗“唰”就从毛孔里淌出来了。这要是刚才顺子喊慢了点儿,或者自己停慢了点儿,这根明显连着地雷的绊线,恐怕就已经被自己给撞上去了。

  “妈的!真够悬的……”高小旺抹了抹脸上的冷汗,后怕之余,不由得一阵暗自庆幸。这雷,要搁平时,肯定是先做好记号,再小心跨过去,回头再让工兵来处理。可现在,就这绊线的高度,避无可避。所以,只能先干一次工兵的活计,顺着绊线往两头捋,先把雷排掉再说。

  高小旺冲顺子打了个手势,顺子会意地点了点头,而后,这两打头阵的人就一左一右,开始缓慢地横向挪动了起来,顺着眼前那条细细的鱼线,去查探雷体的位置。

  破坏通信线路,伏击检修线路的电话兵,还布雷拦路,这恶心人的手段,没的说,自然是那些小鬼子们的特工干的。至于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令你别想轻易就把线路接通,让阵地和指挥所之间恢复通信联络。

  还好,这就是一个简单的绊发诡雷。绷紧的鱼线两端,连着两根插在草丛里,约摸20来公分高的树棍。树棍上面,各有一颗拔掉了保险销的苏制破片手雷。那条细细的鱼线,紧紧地绕着弹体缠了一圈儿,将手雷固定在树棍上的同时,也压住了手雷的保险握柄。一旦鱼线被剪断或是碰松,手雷就会失去固定,弹开保险握柄,在短短三五秒的延时后爆炸。

  “狗日的,真他妈阴!”高小旺轻啐了一口,在肚子里暗骂。这种诡雷,拆解起来并不复杂,只要两个人配合好,同时把手雷连同保险握柄一起捏住,就能轻松解决掉它们。可万一要是没配合好,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但凡诡雷陷阱这类东西,安装下去之后,在未被触发之前,它们的受力,都刚好在那个微妙的平衡点上。这个平衡一旦被打破,那立刻就会被触发。就比如高小旺他们现在正在拆除的这个诡雷陷阱,鱼线是诱发手雷的主要机关,剪断它吧,手雷的保险握柄就会失去束缚,然后引信被激活,点燃雷体内的装药,手雷被引爆。可你要是碰它撞它了,两端立着的木棍就会被绊倒,手雷同样失去束缚,握柄被弹飞,照样会爆炸。

  “1,2,3,拿住!抓稳!”高小旺轻声数了三个数,然后一把将保险手柄和雷体一起攥住。“抓稳了!”顺子小声的报告几乎同时传来。

  “呼……”高小旺轻吐了一口气,抓着手雷的右手稳着树棍,再用左手接过后面的兄弟递过来的折叠割线刀,小心翼翼地用刀尖查探树棍下面的泥土。这种用手雷布置的诡雷,虽然说起来挺阴险,但还真不算难对付。可万一,要是这树棍下面,还埋着别的玩意儿呢?所以,不得不防,小心无大错。

  插进土里的刀尖,没碰到任何异常的东西,高小旺这才吁了口气,连带着绷紧的神经都觉得轻松了不少。等顺子那边也确认没发现诡雷之后,他俩才小心翼翼地把手雷摘下来,再割断那根鱼线,将握柄和手雷牢牢捆死,交给了后面的兄弟放好,等着任务结束之后,再找时间把这两个要命的铁疙瘩处理掉。

  做完这一切之后,高小旺才有功夫腾出手来,用袖子揩抹一下满头满脸的油汗。长松了一口气之余,又忍不住暗呼侥幸。

  要知道,这老山之上,地雷这玩意儿,差不多都能跟石头块一样常见了。尤其是这些狗日的特工,为了不让布下的雷轻易被排掉,都恨不得把这地雷给玩出花来。那种雷套雷的连环雷,就是他们再常用不过的布雷手法。所以,高小旺才会觉得侥幸。像刚才这种简单的诡雷,他们还能凑合着对付,可要是真在这里埋个连环雷,他高小旺就只能抓瞎了。要知道,那种雷,即便是最有经验的工兵碰上了,心里面都会打突突的啊。真要是点背儿给遇上了,那偷偷摸摸爬过去接上电话线的法子,就别再指望了,除了让兄弟们跟着拿命去拼之外,再没别的办法。

  深吸了几口气,让胸膛里那颗“怦怦”跳着,只差没蹦出来的心稍复平缓,高小旺轻轻地招了招手,示意兄弟们跟着他继续往前爬。

  很快,那根被敌人特工剪断,将线头故意挂在树上的电话线,就被他够到了垂在地上的部分。习惯性的,他将线扯了扯,却惊讶地发现,手上抓着的线完全不受力,轻轻松松就被他扯过来了一截。

  高小旺的鼻息,一下子就变得粗重了起来,两只手交替着快速往回收线。越收,他鼻孔里喷出的气流就变得越重,直到,这条铜丝和钢丝绞合织成的黑色被覆线,在他手中又变成了一个断掉的线头。

  原来,小鬼子的特工不是只把电话线简单的剪断。原来,这条害得李胜牺牲的被覆线,只是一段没用的断线。抢通线路的任务还没完成,他们还得继续向前爬行。可是李胜呢,已经躺在敛尸袋里的李胜呢?害得他死不瞑目的,居然是这么一截最没用的断线。

  我的兄弟啊,你走得好冤!高小旺想哭,想吼,想用大声的咆哮,来宣泄心头那突如其来的愤怒和心痛。可是,此时此刻,他连痛痛快快地哭一场,都没法办到。

  高小旺拉回来的线头,还有他那强行压抑在吼间的呜咽,让跟随着他的兵们,都明白了发生了什么。可是,线路还没接通;阵地上的兄弟,正在和敌人苦战;连长还在指挥所里,急迫地等着与阵地上通信。所以,尽管这心里,几乎已让悲愤填满,可他们,却没有时间去悲伤。他们还得继续向前爬,找到那个真正的断头,然后,接上它,让电流顺畅地从线芯中流过,将阵地和连指,连通在一起。他们是电话兵,一线连接雄师百万的电话兵,这是他们的职责,也是他们的使命。

  “4点36分!”魏山河低头,又一次抬起手腕看表。

  不能再等了!抬起头,他把目光转向身旁的指导员冯春生,“老冯,不能再等下去了,不能等了!”那通红的眸子里,有强压着的焦急,更有迫切的恳求。

  冯春生有些不敢直视魏山河的眼睛,不对,应该是不忍心看到那眸子里,让他难以拒绝的希冀和恳求。自己这个搭档,这个全团都是出了名的“炮仗脾气”,作风强硬得不行的连长,何时有过这种求人的眼神?

  是了,他心里很清楚,就这样带着人上去,就是在行险,就是拿命去赌。他这心里焦急,我又何尝不是?今晚这阵势这么大,是要去增援没错,可前面大大小小十好几个洞,到底增援哪一处?扑对了方向还好,可万一错了呢?这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一步错就有可能步步跟着错……

  难以选择的痛苦,让冯春生忍不住仰头、闭上了眼睛。用力握紧的拳头,连带着整个身体,都在跟着轻轻颤抖。魏山河那眸子里闪动着的急切,让他觉得,自己的眼睛被灼得生疼。

  “老冯!”

  见冯春生不说话,魏山河一把抓住冯春生肩头,焦急地唤了一声。

  “唉!”冯春生长叹了一口气,睁眼,对上了魏山河那双憔悴不堪的眼。

  “老魏,”他先是轻轻地喊了一声,而后,抬起右手,压在了抓着自己左肩,魏山河的那只右手的手背上。“你知道的,现在不能上。”摇了摇头,他苦笑着说。“我不是不同意上去增援。可现在情况不明,咱们能够派上去的人手就这些,应该先增援谁?还有,敌人会不会等在路上伏击我们?甚至于,是不是调虎离山,就等着我们出去?”说着,他顿了顿,又“唉”地叹了口气后,才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急,所以,如果你一定要坚持现在立刻就带人上去,你是连长,是指挥员,我服从命令。但是,我作为连队党支部书记,根据战时条例,在特殊情况下,我可以否决你的命令。所以,如果真要上,那好,我带人上去,你留下,等着通信恢复。”

  “你上?我留下?开什么玩笑?”魏山河眼珠子一瞪,“呼”一下甩开了冯春生的手,眼瞅着炮仗脾气就要发作。

  “老魏你别急,听我说。”这一回,换冯春生抓着魏山河了。不过,因为身高的关系,抓肩膀有点儿麻烦,所以,魏山河的膀子就被冯春生给拽住了。

  “没门儿!想都别想!”魏山河晃了晃胳膊,见没把冯春生的手甩掉,干脆把脖子别到了一边儿,从鼻孔往外喷粗气。

  “老魏,你这就是不讲道理了啊!”见魏山河赌气一样不看自己,冯春生反而笑了,右手抓着魏山河的左膀子不松,步子一跨,将自个儿移到了魏山河眼前。“我也是九连的人,我也是干部,论指挥,我是不如你。可这带人增援而已,凭什么你能去,我就不能去?”

  “不管,反正就是不行。”论讲道理,十个魏山河也比不上一个冯春生。所以,老魏打定主意,管你说什么,反正我就是不答应,哪怕你说出朵花来都不行。

  “指导员就是指导员,咱连长那药筒子脾气,也就冯导能降住了。”

  “你那不是废话么,你以为指导员那个集团军优秀政工干部的奖状是白拿的啊?”

  “哎,不过连长着急也没错啊,这样等下去可不是个事儿。你们听听前面,这都打了多久了。排长和电话班的兄弟在搞什么?线路现在还没接通。”

  “别瞎说。李班怎么没的?小心回头电话班的伙计回来削你。到时候,我可不给你帮忙。”

  “行了,都把嘴闭上,省点儿力气。”和预备队呆一起的谢志军听到这帮人越说越不像话,忍不住出声骂道。“没事尽他妈瞎掰扯,有这工夫,还不抓紧时间闭着眼睡会儿。信不信回头等上去了,你想睡都没时间睡?都收声啊,没见连长正在火头上呢,别给大伙儿找不自在。找削呢这是!”

  那头,指导员冯春生依然还拽着连长魏山河的胳膊。这边儿,被副连长谢志军批了一通的兵们,只剩下偶尔的窃窃私语。

  就在这时,那部沉寂多时的手摇式战场电话,突然疯一般地响了起来。那“嘀零零”的清脆铃声,让所有人的脑子里,都响起了同一个声音:电话线,接通了!

0

第二十二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