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运河英魂>武松做官(十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武松做官(十五)

小说:运河英魂 作者:愤怒的玫瑰 更新时间:2017/10/23 9:07:34

十五

金老板想收拾武松很容易,不需要通过衙门,直接给张都监下了命令之后,张都监就拘捕了武松,并且把武松关在了督监府私设的地牢里。事情到了这会,武松只能自认倒霉,但是并没有醒悟,也没有害怕,他觉得西门庆会来救他,因为他是在为西门庆做事。

看管武松的牢头姓屈,人称屈牢头,此人先前是个老军,后来年纪大了,加上伤病过多,就被张都监放在牢里来监管犯人。他在战场上拼杀多年,弄的身体不好,但是却养成了侠义心肠,最佩服英雄好汉,在他眼里,武松就是顶天立地的英雄。阳谷县的十多个猎户又是埋伏,又是准备了弓弩刀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捕猎,虎毛也没有捞到一根,却被武松三拳两脚打死了。他征战沙场多年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英雄,如今武松遭到陷害,被下到大牢里,生命不保,这让他替武松叫屈。因此夜里当值的时候,看见别人入睡了,他就偷偷地靠近了武松。小声地问:“武都头,你在外面有没有朋友?”

武松正在打盹,听见问话抬起头来,到目前为止,他并不知道自己陷入了绝境,所以警惕地看着屈牢头。

“干嘛?我们好像并不认识。”

“可我知道你,想帮你。金老板已经给我家主人下了命令,最迟过几天就要你的命。”

武松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从墙角里面挪到了门口。“你是说,他们想要我的命?”

“不是想,是必须要你的命。”屈牢头说到这叹了口气,脸上是一副愤愤不平的表情。“这个金老板是阳谷县黑白两道的老大,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再说了,如果你活着,他那黑道老大的位置就坐不成了,黑道的规矩是打斗双方出了事,不能动用官家,如果官家插手,别人就会认为他坏了规矩。只要你不在了,就不会有人提起这件事。再说我家主人也恼你打了蒋忠,一直恨着你。”

“西门大官人呢?他不管我?”武松怀疑地问。

“他怎么敢和金老板叫板?金老板家里是皇亲国戚。再说了,阳谷县谁不知道,西门庆最不讲道义,为了自己的利益,就是亲爹也会出卖,没有西门庆的默许,我家主人是不敢随便抓你的。”

听见这话武松顿时感到大脑充血,那种从脚底涌起的愤怒迅速地流遍全身,让他把拳头攥出水来。他知道西门庆这样的人不太会讲江湖,也想过种种不屑和可能,但是从没有想过西门庆会把他当做交易中的棋子,然后像丢掉破布一样地把他扔掉。当初在他看来,就算西门庆不讲究道义,毕竟在阳谷是个人物,面子总会要的,如果一个为他服务的人,最后被他抛弃算计,那么以后谁还会相信他,他在江湖上还有什么信义可言?武松是按照正道思维来猜测一个流氓商人的思维,只是他永远不会清楚,流氓之所以叫流氓,背信弃义是他们的看家本领,至于做人准则,他们有自己的道德观。

“他们真的想要我的命?”

屈牢头没有回答,但是做了个手势。“武都头,你有什么朋友可以帮你,我去送信,晚了只怕来不及了。”

“你能不能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武松吃了这样一个大亏,当然不再敢轻易地信人了,所以放出了气球。

“我明白武都头不会完全相信我。”屈牢头脸上浮现出淡淡地苦笑,随后向身后看看,通道里寂静无声,这才又道:“我现在就可以打开都头身上的锁,但是都头根本出不去,这个地牢只有一个出口。金老板不但派了祝龙,祝彪把守道口,他们的师傅栾廷玉也到了,都头虽然一身本事,但是好汉难敌人多,我不想让都头冒这个险。”

武松听见屈牢头这样说,顿时感到脸上发热,明白是冤屈好人了。如果说祝家二虎他可以对付,栾廷玉一个人他就未必是对手,这个人的本事他是知道的。他开始在脑海中搜索,在想什么人可以帮他,这个人只是仗义不行,还必须能够抵挡栾廷玉的功夫,因为除了他们几个,张都监手下的军官中,还有什么人有多大本事武松并不清楚。人在危急的时候,总会想起最值得信赖的人,此刻的武松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鲁智深,眼前豁然一亮。心说凭鲁智深的功夫,足以对付栾廷玉。

“你拿纸笔来,我写封信,你去找这个人。”

“我早就准备好了。”屈牢头说完把纸笔递给了武松。

武松想了想,简单地写了几个字,因为他的文化水平有限。当他把写完的信递给屈牢头的时候,突然想到,如果鲁智深不在五台山文殊院,自己的小命就会被耽误了。在脑海中又仔细地搜索了一遍,就又给九纹龙史进写了封信,他和史进虽然没有过命的交情,但是他知道这个人极讲义气,功夫不错,身边还有朱武等一般弟兄。

“武都头,我立刻派人送信。在他们没有到来之前,你千万不能出事。”屈牢头说完话把信揣到了怀里,一脸郑重地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好了,我不会惹事。”武松说。

十六

武松虽然不是怕死之徒,但是接到死亡通知书还是异常地愤怒,西门庆的卑鄙,金老板的狠毒超出了他的想象,激起了心底里更大的雄性。他现在觉得,做个人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死了,将来就是来到地狱里,小鬼也会嘲笑他愚蠢,因此决定按照屈牢头的指点,先把这口气压在心底,等他获的自由了,再去血债血偿。

在生和死的抉择之时,每一天都是极为漫长的,用度日如年来形容并不过分。按照时间计算,鲁智深他们早该到了,但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武松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是不是这些人不敢来了。在江湖上,喊过两肋插刀的人不计其数,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并没有几个,他们是不是怕了官家?

就在武松惶惑的不可终日,备受煎熬的时候,金老板和张都监一道拿着死亡判决书来了,武松明白他没有时间了。只是在这些恶人里面没有西门庆,让他有些失望,他真想看看这个卑鄙之徒,怎样用恩人的血去提炼金子。

这是一片被废弃的矿山,四周布满了狼牙般的凸岩,还有一个个墓穴般的废弃深井,在这里死了人只要随便一扔,连尸首都找不到。矿里出事故死的工人,斗殴被打死的流氓几乎都扔在这里,谁也不清楚,这片地里到底埋了多少个屈死鬼。

“武松,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有资格和我作对。你受别人唆使,不知道天高地厚,我不怪你,只要你洗心革面跟着我干,我可以既往不咎,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就看你肯不肯回头了。”

金老板披着大氅说,在松明火把的照耀下,显的贵气十足。平心而论,他并不想要武松的命,只要武松能够投城。至于说祝虎被打死了,活该,谁让他技不如人。有了武松,阳谷江湖的事情就算搞定了,他会省去很多心,所以他想收服武松。

如果没有这件事情,金老板出的价高,武松未必不会应允,因为他缺钱,还有点迷恋官场。但是知道西门庆出卖了他,使他对这些达官贵人恨透了,也想明白了,他武松天生就当不了豪富,做不了官,进不了官场圈子。即使勉强挤进去,也不过是他们的看家狗,因为这些人不会平等地看待他,他的出身,文化修养都不属于这个阶层的,意外地做了都头,那是碰巧遇上识货的县太爷。现在的他明白了,官场的浑水不是他这种人能够淌的。他的真实位置是混迹街头,打打杀杀,或者是上山当土匪,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打家劫舍,所以此刻别说是金老板劝他,就是皇上来拉他,他也绝不会俯首称臣,再进这些人的圈子。

“闭上你的鸟嘴,拿死来吓唬大爷?大爷今天死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想让我做你们的看家狗,一边凉快去。”武松破口大骂道,他不知道是气坏了,还是气疯了,面对死亡到无所畏惧了。或许在他的心里,做富人的看家狗是比死亡更恐惧的事。

金老板摸摸头皮,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地目光,因为他实在无法理解,在死亡面前,什么东西不可以交换。再说了,跟着他金老板,就算做一条狗也不是丢份子的事,要知道,好多人想做他的狗他还不愿意要,并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做他金老板的看家狗,这个武松不是疯了,就是大脑出了问题。想着他把目光投向了栾廷玉,但是栾廷玉躲开了,没有回话,这让他十分不快,就把目光对准了祝龙。

李逵打死了祝虎,祝龙当然不希望金老板收留武松,那样一来,这个仇就无法报了。

“大人,武松不识抬举,用不着和他费口舌。”祝龙说。

金老板皱皱眉头,心里骂蠢货,因为这不是他想听到的话,他到不是非要用武松不可。江湖上好汉多的是,只要他肯出钱,不怕没有人来,别看某些江湖豪杰,说出的大话气冲斗牛,当白花花的银子摆在那里,没有几个不低头的,这一点他心里有数。问题是武松拒绝了他的劝降,在众人面前让他感到没有面子。如果武松乖乖地顺从他,他到不会产生兴趣,因为他从心底里看不起胆小鬼,这就是他此刻的心里,十分的矛盾。

“武松,最后问你一次,想死还是想活?”

“最后告诉你一次,爷爷二十年后还是好汉。”

“妈的,真的不识抬举,给我扔到矿井里,我看是你的嘴硬,还是矿井里的老鼠牙硬。”金老板显然气坏了,说完这些话就退后了,他不想看见武松被推落矿井的情形,因为他害怕做噩梦。

“武松,你的狠劲哪去了?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祝龙狞笑地走了过去,用力推了武松一把,但是没有推动。

“狗仗人势,你凶什么。听好了,武松不会白死,兄弟们会给我报仇,到时候他们会把你割成碎片,一片片地喂老鼠,你就等着吧?”武松大笑地说,仿佛死亡对他来说是很轻松的事,这种气势让祝龙感到恐惧,包括金老板在内,脸色都变了。

“大哥,和他啰嗦什么,爷爷先送你上西天。”祝彪嘴里说着话,已经把手中的腰刀举了起来,旋风般的向武松砍来。

十七

“光天化日杀人,问过爷爷没有?”突然出现的声音大的吓人,仿佛是天外来声。随着这声暴喝,一个庞大的身躯仿佛大鹏一般,越过众人的头顶,一堵墙似的站在了祝彪和武松之间,手中的禅杖在松明火把的映射下,闪射着阴冷的寒光。

“鲁大哥!”武松没有想到一只脚已经迈到了鬼门关却来了救星,身体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你……你是鲁智深。”祝彪问完惊恐地退后几步,本来蜡黄色的脸,此刻变成了青紫色。在火光的照射下,显现出死一般的颜色。

“是大爷我,玩几手?”鲁智深讥诮地说,故意把禅杖在地上敲了一下,山谷里立刻响起了清脆的回音。

听见鲁智深坦率地回答,祝彪不由自主地又退后一步,他当然知道鲁智深,这个人的名气太响了,他连高俅都敢惹,武功还奇高,恐怕天底下就没有他害怕的人。

“提辖大哥,杀鸡不用宰牛刀,这个坏小子留给我吧!”随着话音,九纹龙史进跳了进来,手里提着三尖两刃刀,威风凛凛地站在了祝彪面前。

“这个大和尚就是鲁智深?栾教头,你收拾他怎么样?”金老板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就要了结了,半路上杀出这样多的程咬金,顿时急了,小声地对栾廷玉说。因为他已经看出来,祝家兄弟不是大和尚的对手。

“金大官人,这里不止是大和尚厉害,那个刺着龙的好汉叫史进,功夫很是了的。他们后面还有援手,撤吧!不然我们会吃亏。”栾廷玉低声地说。他本来是祝朝奉硬给派来的,对于帮助金老板杀人没有多少兴趣。何况他心里明白,他就是使出全力也未必是鲁智深对手,何苦为了他人找不痛快。以他的身手,完全没有必要寄身在祝家庄,但是当今朝廷昏暗,几次考取武进士,都是因为没有钱打通关节,最后功败垂成。对于这些皇亲国戚,他从心底里厌恶,当然不愿意卖力气。

金老板有些失望,也有些迟疑。就这时,一声怒吼从外面传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大雁般的飞了过来。

“鲁提辖,小弟杨志来也。”

金老板听到喊声,浑身就是一阵哆嗦。杨志是杨家将的后代,押运花石纲翻船,被高俅所逼卖刀,最后刀杀牛二,他在京城里就听说了。这个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是好惹的,再不走,恐怕真的走不成了,因此低声地对栾廷玉说:“快走。”

金老板刚刚迈开腿逃跑,祝彪和祝龙已经跑到了他的前面,杨志的到来让他们彻底地丧失了斗志。刚才还准备拿武松祭血的这些人,眨眼间就风流云散了。

此刻的武松已经被史进松开了绳索,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聚在一起,又怎么知道他在这里会遇害。

“老弟,一切都是朱武兄弟安排的,想知道详情,你问他好了。”鲁智深说着把朱武拽了出来,他后面还跟着陈达和杨春。

“是这样的。我们接到屈牢头派人送来的信后,就汇合了鲁提辖,赶往了阳谷县,到这里后见到了屈牢头。在他说明你被关押的地点后,我觉得不能在督监府救人。一是他们人多,二是容易误伤兄弟,所以就把营救的地点选在了这里,这样做会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朱武说。

“看看,朱武兄弟不愧是神机军师。”鲁智深说完大笑起来。

“杨制使,你不是在大名府,怎么也来到这里?”武松听完了朱武的讲述当然明白了,先谢了朱武的计谋,又把目标对准了杨志。

“别提了,我为梁中书押运生辰纲,珠宝在黄泥岗被劫了,无路可走就逃了,在逃生的路上遇到了鲁提辖他们就一起来了。”杨志说完这段话,脸上布满了苦笑,他觉得命运对自己太不公平,押送花石纲翻船,押运生辰纲被劫,这或许就是命。

“各位哥哥,兄弟,我武松能够死里逃生多亏各位,我在这里谢了。”武松说完团团地做了一个揖。又道:“今天的一切都是拜西门庆所赐,不杀了这个卑鄙小人,难出我胸中怨气,请大家最后帮帮我。”

“兄弟,你的心思朱武早就想到了,你看看这是什么?”

武松顺着鲁智深的话音看去,地上是一颗人头,那人不是西门庆是谁?原来他们进入阳谷县后,当天晚上就摸进了西门庆家。在杨志和史进的合力攻击之下,西门庆只招架了三个回合,脑袋就被史进切了下来。

“朱大哥,我……”

“武都头,我们是兄弟,客气话就不用说了,不过我想告诉都头的是,在这个污浊的世道里,我们这样的人是没有出路的。上不能报效国家,下不能抚养妻儿,官场不是我们的容身之地,经商我们又没有本钱,唯一的出路是上山落草,不知道都头肯不肯。”朱武说到这打住了,他要看武松的反应。

“朱大哥说到我的心坎里了,做了几天官我才明白什么地方最黑,最脏,最不能让好人存在。只要能够和这个肮脏的朝廷作对,你们说去哪里,我武松就去哪里。”

“我们已经选好了地方——梁山。”朱武说。

“好,曹盖大哥在那里主事,我们就到那里干一番事业,把这个混账的朝廷搅它个乱七八糟。”武松激动地说。

朱武笑了,他知道在这个拼爹,拼钱,拼出身,拼社会关系的朝廷里,像他们这样“四无”的人才,除了造反根本就没有出路。

武松脱了大难就和弟兄们一起去了梁山,短暂的官场生涯结束了,在社会上留下一段笑谈。

再改于:20017,10,15日。

0

武松做官(十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