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帝国神探>第二章 风起长安(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风起长安(2)

小说:帝国神探 作者:长安白鹭 更新时间:2017/10/25 22:02:43

“太医院学生诸葛天傲,参见陛下!”诸葛天傲虽然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皇帝面前开始一本正经,毕恭毕敬,“臣,已经查看过了阎大人所中之毒,确实是千日醉!”

“那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中了此毒之后,然后再去行凶!”

“不可能,此毒毒性强烈,服用之后立刻四肢疲软,就跟睡着了一样,就算阎大人真的想轻薄郡主,他也要有这个心力,而且……而且在安王府轻薄安王郡主,不合理啊!”

诸葛天傲朝狄仁杰看了一眼,他知道这些话不是他说的,但是阎立本这样的好官确实不该蒙受这种不白之冤,于是便开口多说了一句话。

李治干咳了一声,诸葛天傲这才知道自己多说了一句话,李治对狄仁杰说,“现在虽然知道凶手不是阎立本,但是朕也不能放他出来,安王那边没办法交代,他手上有兵权,说实话,还真有点怕他,狄仁杰啊!朕要你答应朕一件事情,那就是三天之后能够找到真正的凶手,如果找不到,阎立本还是要死!”

“为什么?草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阎立本不是凶手,为什么还是要杀他?”

“因为朕要安一个手握重兵的人的心!”

“是,狄仁杰一定竭尽全力,查出凶手!”

狄仁杰终于明白,在皇权的情况下,黑可以是白、白也可以是黑,他之前一直坚信,真理是唯一存在的,在真理面前,任何人的权力都无法动摇。

可是,皇上这个做法让他明白,在权谋家眼里,看到的是未来。

他不在是当初那个小孩子了,他真的是一个帝王了,虽然他身边还有那么一大堆老臣老王爷在谆谆教导,不过他已经有了权谋家的思想。

来到停尸房,浓烈的气味让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肖懿不禁捂住了鼻子。

崔玉的尸体被白布盖着,狄仁杰用手扇了扇鼻子,将白布慢慢揭开,“诸葛兄,你看看,这就是崔玉崔将军的尸体!”

诸葛天傲眯着眼睛,“不对,崔将军,不是自杀的!”

“你是说尸体上的掐印?”

随着狄仁杰的目光看过去,尸体的脖子上除了有绳子嘞过的痕迹,还有一个淡红色的掐印,狄仁杰用手比对了一下,掐的那个人,手的面积比他的小。

他反复端详着这个掐印,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不会吧,怎么有这么小的手?”诸葛天傲说道。

“有啊,你看,他的手就很容易!”说着狄仁杰抓起肖懿的手,往上面试。

“你们不会怀疑凶手是我吧?我可是一直都跟你一起呢!”肖懿对狄仁杰说。

“我知道凶手不是你,凶手可以是像肖懿这样的半大孩子,也可以是……女人?”

“那就更加不可能了!这个什么将军的是死在自己家里的,家里的女人,除了婢女,就是他夫人,他夫人怎么可能会杀害她丈夫呢?”

“不可能是她夫人,你们看他的喉骨已经断裂,他夫人这样的弱女子,哪儿来这种力气?”狄仁杰指了指崔玉的喉咙说道。

翻开崔玉的手掌,发现他手掌心底部有一些黑色的块状,“是墨块,他死前应该碰过笔墨,你看,手掌心有墨块,衣服上有,鞋底也有!”

“难道是他在写什么的时候,凶手突然出现,然后他失手打翻了墨水和砚台!”

“看来我们要去崔将军府里看看了!”

“你们说完没啊,说完我们就走吧,这儿阴森森的,好恐怖的样子!”

肖懿不禁打了个冷战!

“等等!”就在所有人要退出来的时候,诸葛天傲大声惊呼了一声,“崔大人,除了死于喉骨断裂、窒息外,还中了毒!”

“中毒?”大家都瞪大了眼睛,你看他的耳垂处有紫黑色,凑近闻确实有一股淡淡的酒气,不过这里尸体众多,味道也多,把这股味道给压下去了。

“崔将军和阎大人身上居然中的是同一种毒,看来凶手即使不是同一个人,也有很大的联系啊,崔将军以前是阎立本大人的学生和旧部,难道是他们以前共同得罪了什么人?”

“这个案子越来越复杂了,看来我要好好检查检查!”

说着,一把将崔玉尸体的衣服揭开,“天啊,他受伤了,这个伤口还是新的!”

顺着肖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个伤口,用黑线缝合着!

“难道说,这里是他的致命伤?”

“不是,崔大人是喉骨掐断致死的,而且凶手完全没有必要再在这里补一刀!”

崔玉家里已经布置好了灵堂,灵堂中间放着一口空棺材,崔夫人正跪在灵前烧纸。

看到狄仁杰他们跨进来,崔夫人用手绢擦擦眼泪说,“这位大人,我想问一下,官府什么时候能够把我们老爷的尸体还给我们,他尸骨未寒,早点入土为好!”

“您是崔夫人吧,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这个案子查的水落石出了,实不相瞒,你们家老爷不是自杀的,是遭人杀害,所以暂时不能将他的尸体还给你们!”

“啊?谁?谁要杀我们家老爷!我们老爷虽然是军中人士子,却从来都是文质彬彬,喜欢舞文弄墨,气度儒雅,从来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啊,崔夫人,能否让怀英看下将军的书房?”

“书房?”崔夫人顿了顿,随即说道,“哦,请客人稍等,容奴家先去更衣!”

半晌过后,这崔夫人换了一身装束,虽然戴孝在身,不能浓妆艳抹,但看得出来,这个崔夫人还真是世间少有的美人胚子呢,黛眉紧锁,丰唇为翘,手上的那支纯金镯子,上头的宝石甚是熠熠生辉!

推开书房门的一刹那,却发现书房跟平时一样,十分干净,连多余的脚印都没有。

奇怪,明明在鞋底发现了一块墨迹,这里应该有墨汁才对,难道,这里被人清理过。

只有那面写满字屏风放置在那里,狄仁杰伸手摸了摸,滑滑的,像被人擦拭过。

诶哟,狄仁杰拍了拍大腿,“我的玉佩好像滚到桌子底下去了!”

“什么?狄大哥,什么玉佩,我帮你找!”肖懿说道。

“哦不用了不用了,应该在桌底!”他说着就从桌子底下钻了下去,果然看到了一整块墨迹被桌布遮盖住了,幸好桌子有大桌布盖住,所以,底部被凶手忽视了!

“诶,奇怪,这串数字是什么意思呢?”

这时,诸葛天傲在翻看崔玉留下的案头的时候,看到上面有一封信,信上有四句诗:

“佛在我心,我心皈依!魂若归来,与卿同在!”

“哎呀,这是我们家老爷给我留下的遗书啊!”说着,崔夫人开始痛哭起来,“老爷!老爷!我的老爷!他们还不信你是自杀的!他们连让我给你收尸的机会都不给啊!”

从崔府出来,肖懿奶声奶气得说,“不对吧,你们不是说这个什么将军不是自杀的吗?为什么他连遗书都准备好了?”

“我想这不可能是遗书,如果是遗书,他决意要死,怎么会写的这么仓促,应该是他预感到自己命不长了,所以写了一封书信,又怕凶手看到,所以才会这样写。”

“对了,诸葛兄……”狄仁杰抓着诸葛天傲的肩膀说,“你们太医院有没有办法可以医治中了千日醉的人?”

“你笑话!这种千日醉乃是奇毒,别说我们太医院了,恐怕民间都难找,这种毒来自突山中的一种常见的毒草,经过突厥人的调配后,作成千日醉!这千日醉本来是突厥人用来打猎的,抹在箭头上,射中猎物,猎物就晕倒了,晕倒了又不会死,然后活着剥下兽皮,作成皮革,跟中原人交换粮食军械!”

“为什么要活着剥皮?”

“因为活着的动物剥下来的皮革更加新鲜,死了的不值钱!”

“咦!突厥人真残忍!”肖懿说道。

“不过我应该能够找到解毒的方法,自古以来,有制毒的就有解毒的!”诸葛天傲说。

狄仁杰摇了摇头,他们几个人于是朝皇宫走去!

今天的长安城十分热闹,街面上吹吹打打,长安百姓看到行走的庞然大物大象,已经背着蛇的汗子,都吓得不敢靠近,不过,看到那个露着肚脐眼的突厥少女,却是十分激动,一个个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一样。

“诶,这群突厥人,每个月都要来长安城表演一回,你看,突厥的杂耍跟大唐的杂耍还是有所不同的!”

诸葛天傲一边说,一边鼓掌,那个蒙着面的突厥女子,正跳着舞,一边用飞到大象的背上,手上拿着一把剑,在大象背上开始舞剑。

“这个突厥女子啊,跟我们中原女子不同,从小就要练武射箭啊什么的,所以说,娶了突厥女子就好玩了,中原女子吵架只有哭骂,突厥女子恐怕就直接要揍丈夫了!”

“好了好了,我们先不要管中原女子突厥女子了,还是先去找解千日醉的书吧!”

皇宫里面的藏书确实丰富,只见掌管藏书的官吏满头大汗得将一叠书抱到了他们面前。

“照理说呢,宫里面的藏书都是宝贝,是……不能随便给你们看的,可是皇上之前给宫里上下都下了圣旨,只要狄仁杰需要,那就必须全力配合他,狄公子,都在这里,你慢慢看,有什么需要再唤我!”

狄仁杰轻声说了一声多谢,便开始翻看起来。

“你们说这个阎大人,多好的人啊,当年皇上给他安排了那么多美女,他都不要,这样的君子,怎么可能好色呢?”官吏一边用手敲着背,一边摇头叹息。

狄仁杰只是摇头无奈微笑着,连一个官吏都知道阎立本的人品,居然还有人相信他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来,政治,可悲又可笑。

“你说他们师徒二人是真可怜啊,阎大人如今半死不活,崔将军又死了!这个崔将军,多好的人啊,字写的不错,武功又好,而且他的娘子又漂亮!诶哟,崔家小娘子多美哦,虽然是突厥来的,但是完全看不出来是突厥人哦!那个身段、那个脸蛋儿、简直跟江南女子一样啊!”官吏眯着眼睛咽了一口唾沫!

“等等!你说什么?崔家娘子是突厥人?”狄仁杰问道。

“是啊,是突厥人啊,怎么了?当年皇上赏赐给阎大人八位美女,阎大人一个都没要,除了两个嫁给未婚的将军外,其他人都让她们回突厥了,还送给她们不少金银盘缠,你们说,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是害死郡主的人呢?”

这时,狄仁杰灵光一闪而过,“不知道为什么,有个念头在我脑海里飘了过去,诸葛,我们在崔玉的尸体上发现的掐痕,是不是有什么不同?”

“不同?是有什么不同!上面有个凸起的印子,对,人的手印怎么可能会长角呢,除非……"

"除非有一只手上戴了东西!”狄仁杰说道。

“找到了!找到了!”肖懿拿着一本书,“看,解千日醉的药方!”

崔家娘子正愁眉不展坐在房间之中,这时,传来了一阵阵清脆的脚步声,一个穿着夜行衣,拿着一把宝剑的人,走了进来。

“你来了?”崔家娘子异常淡定,“我知道,终究有一天,我的下场会跟崔玉一样!”

黑衣人将剑搭在了崔家娘子的背上,“准备受死吧!”

“呵呵,果然如此狠心!”

黑衣人不提防,崔夫人忽然凌空而起,踢翻了黑衣人的宝剑。

崔夫人表面柔弱,原来武艺高强,剑法如龙,便朝黑衣人而来,黑衣人招架只剩招架之功,没有了还手的力气,崔夫人欲夺门而出,被临门一脚踹中胸口。

一把剑横在了她脖子上。

“崔夫人,你的武功果然不错!”

崔夫人瞪大了眼睛,“你……你们是…………”

“狄仁杰!”黑衣人将脸上的面巾摘了下来,“没有想到,柔弱的崔家夫人居然是武功高手,更加没有想到,你会杀害自己的丈夫!”

崔夫人冷笑了一声,“没错,是我杀了崔玉!”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狄仁杰问道。

“为什么?呵呵,因为我不喜欢他,却要嫁给他,我做梦都想他死,所以杀了他,就这么简单!”崔夫人说道。

“恐怕不是这样吧,你为何要先用千日醉将他灌迷糊,又将其喉咙掐断!”

“因为……因为我担心他太厉害,打不过他,所以用了药!”

这时,外面又进来一个人,王善,皇帝的御前侍卫。

“狄怀英,御林军七万人已经将安王府围住了,你这边如何!”

“哦,王将军,你在外面稍等片刻!”狄仁杰笑着说。

听到安王府被围,崔夫人瘫坐在了椅子上,“一切都结束了,都完了,大势已去,安王这个蠢材,当初就应该杀了你!狄仁杰,你真可怕!”

“一切都是安王指使你做的吗?”

“我叫阿史那思云,是突厥车比可汗的女儿,当年,唐朝和突厥大战,突厥大败,我因为误入了战场,被唐军当做战俘送到了长安。我们在长安的乐坊里学习跳舞,学习大唐的音乐,我以为一辈子会这样过去没有想到了那个叫做安王的人找上了我!”

“然后你就成了安王府的人?”

“安王说,要把我们培养成最厉害的杀人武器,事成之后还要帮助我们回家!他让人在地宫里教我们武功,教我们易容伪装,我们就在那里度过了三年时间!后来我才知道安王训练了很多像我们这样的女孩子,替他杀人、替他监视朝廷官员!我们被派到了阎立本府上,谁知,阎立本竟做主要将我嫁给崔玉,可笑的是,我见到崔玉的时候就爱上了他,便应允了这门亲事!”

“是不是崔玉和阎立本发现了什么?所以安王要将他们二人除掉!”

“因为阎立本这些年来一直在搜集安王谋反的证据,包括私自开矿,打造兵器、甚至暗杀了无数忠肝义胆的朝廷命官!崔玉喝醉之时,将此事告知于我,说阎立本要找个机会给陛下递密信,扳倒不可一世的安王,于是有了后来的鸿门宴。阎立本的事情发生后,我担心崔玉会继续阎立本未做完的事情,将一切告知皇帝,我便将他杀了,伪造成自杀的样子,可是你们还是发现了!”

“是你手上的镯子告诉我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脖子上的掐痕有角,后来我想到了你!你手上戴着的镯子滑了下来,在掐断他脖子的时候,在脖子上留下了印子!”

“原来如此,好吧,狄仁杰就是狄仁杰!”

“说,我义父找到的安王谋反的证据在哪里?”

“证据?呵呵一切都随着崔玉的死石沉大海吧,我也不知道,也许要等阎立本醒来了,可惜,他中了我们突厥的奇毒千日醉,没办法醒来了,哈哈哈!”

“我们已经找到了解毒的药方,阎立本明天就会苏醒!还有,多谢你,给我们留下了指控安王的证据,实话告诉你,我们根本就没有派兵包围安王府,一切都是诈你!”

崔夫人听到这个消息,脸色骤变,身体瘫软了下去,“唉,完了,全完了!”

1

第二章 风起长安(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