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帝国神探>第十七章 戏优伶(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戏优伶(1)

小说:帝国神探 作者:长安白鹭 更新时间:2017/11/6 22:20:06

长安,乐坊。

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子正坐在堂中弹琴,只见他长发飘逸,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波动着,堂下众人听的如痴如醉,都说京城冯异的琴声出神入化,果然名不虚传。

人群中也有一人,女扮男装,也被冯异的琴声给吸引了,她刚从吐蕃回来,就迫不及待得从那深宫之中溜出来听冯异弹琴。

她就是大唐高宗李治的御妹,狄仁杰当年逃婚的对象,长乐公主。

“恩,不错,冯异,你果然是大唐第一琴师!”坐在堂上四位公子哥一边喝酒,一边笑着说道,“来,冯先生,满饮此杯!”

冯异摆摆手说道,“不好意思,冯某不会喝酒,请四位公子见谅!”

“什么?我说冯异,你知道我们四位是什么人吗?我们的酒你也敢不喝?”

长乐公主也起身,却被一边的小太监拦住了,“公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呵呵,你给我喝!喝!”其中一个公子哥冷笑着说道。

“四位公子,我……我真的不善饮酒……”

“你个废物!”为首一个公子一脚将冯异踹倒在地,可怜的冯异,不过一文弱书生尔,一会儿功夫便被他踩在脚下!

长乐公主推开了身边的小太监,“住手!人家都已经说了不能饮酒,你们还这样逼迫!岂不是欺人太甚!”

“你谁啊?我们京城四少的事儿也敢管!”

“京城四少?”长乐公主冷笑一声,“可是萧、齐、贾、尉迟四位少爷?”

“没错!算你有眼力见!识相的就赶快滚开,不然……就让你跟这冯异一样!”

长乐公主冷笑一声,从衣袖中,取出一物,四位公子拿到眼前一看,立刻换了一副嘴脸,“这个……走……我们走!”

他们走后,长乐公主命人将冯异扶了起来,“先生,您没事吧!”

“没事,今日多谢公子相救,不然冯异真不知如何收场!”

“你怎么会招惹上他们呢?”

“这京城四少,都是这长安城有名的望族,他们平日没事就在此地喝酒,寻欢作乐,欺男霸女,唉,谁让我们这些优伶命薄,终究是被欺负的主!”冯异说道。

“哦,对了,这些银子给你!”长乐公主将一袋银子递给了冯异,“先生,拿着这些钱,离开京城吧,长安城乐坊,不适合您待,先生圣洁高雅,实在不宜于京城四少这般人同一天下,不如另寻去处,安乐度日!”

“不不不,您刚才救了我,现在又给我银子,冯异何德何能,请……请公子将银子拿回去,不然,冯异岂能心安啊!”

“好了,先生,你的琴声很好听,我很喜欢,这些,就当是我听琴的报酬吧!”

“这……”

“你这人真是,我们公子让你拿着就拿着,客气什么,听着,离开长安,走的越远越好,走得越早越好,不要回来了!”

…………

“皇兄,太过分了,京城四少太过分了!”长乐公主气鼓鼓跑到御书房。

“是!是过分,大姑娘家家私自外出,要是出了事怎么办?我真该把你身边这些小太监小宫女都重责,怎么可以放任公主胡闹呢!”

“你……皇兄难道也像京城四少一样,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就胡作非为!”

“你放肆!”李治脸色凝重下来,“到底怎么回事?”

“京城四少,在乐坊欺负人,被我撞见了!”

听到乐坊这两个字,李治顿时火冒三丈,“你说什么?乐坊?你去乐坊做什么?”

“听冯异先生弹琴,不成想,京城四少在乐坊将冯异先生打了一顿,还硬逼人家喝酒,坊间都在传闻,说……说京城四少,在长安作威作福,长安城都快是他们的了!”

“要说,这京城四少的名头,朕也听过,确实该好好管教管教了,不过你,长乐,怎么可以私自出宫去乐坊这种地方呢,朕就罚你在房中禁足三天,哪里都不准去!”

“不是……皇兄……你怎么可以……”

“好了,让我安静一下,对了,武昭仪那里有西域进贡的鲜果,去她那里闹去啊!”

“哼!知道了,皇兄就是不喜欢我了,西域鲜果,我都没得吃,都给了媚娘!”

“好了,你也有,不要再叫什么媚娘了,按辈分,要叫皇嫂!”

“那,长乐告退!”

此时,太监来报,“陛下,萧大人来了!“

“好,传!”

萧友臣走进来,照规矩给李治行了拜礼,“陛下,老臣今日进宫,实在万般无奈,小儿突染疾病,身体不适,特请宫中太医,前去为我儿看看病症!”

李治皱了皱眉头,“这个…………令公子还是要请萧大人多多管教,平日里仗着皇亲国戚的身份在京城作威作福的事情,朕都知道,这样吧,就让太医院诸葛天傲去给他瞧病吧!”

“是是是,陛下教训的是,什么?诸葛天傲,据臣所知,他只是一个年轻人啊!”

“好了,岳父大人,诸葛天傲虽然年轻,医术不亚于其他太医,放心吧!”

萧友臣听闻此话,于是点头称是便出去了。

…………

几天后的清晨,长安城的护城河里面,发现了一具尸体,众人一看大惊,“哎呀,这不是……不是先生吗?”尸体正是乐坊的冯异先生,他的尸体飘荡在河中,被几个好心人与衙差一起打捞了上来。

“唉,冯先生怎么就这样死了呢?”

“谁说不是呢,多好的人啊,就这样淹死了,真可惜!”

大家都围着冯异的尸体,开始议论起来,人群中,有一少爷,背着药箱,原本是去京城尚书府给尚书萧友臣的公子瞧病的诸葛天傲,此刻也驻足观看,他走到冯异尸体面前,”哦,差大哥,我是太医院的学生,能否让我看看尸体?“

“什么?太医院学生?又不是仵作,看什么尸体,走走走!”

“差大哥,你放心,我就看看,不会影响您办案的!”

“好吧,那不准看很长时间!”

诸葛天傲点点头,他查看了冯异的尸体,冯异手中还紧紧捏着一块玉佩。

“不,他不是淹死的!”诸葛天傲说道,然后从他手里将玉佩拿了出来,捏在手心。

“什么?尸体都是刚打捞出来的,你凭什么说他不是淹死的,好,那你说说,他……他是怎么死的!”

“还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不是淹死的!前些天我还在尚书府见过他!”

“不知道?呵呵,那他就是淹死的,诶,淹死的!走走走,我们要去将尸体啊,送到京畿衙门去,你再捣乱,小心把你关起来!”

“不……他不是淹死的,是被人谋杀的!”

几个衙差摇了摇头,“走吧,死了就死了,死一个总比死一群人要好!”

诸葛天傲看了看手里的玉佩,总觉得似曾相识,却一下子想不起来哪里见过,只能背着药箱先来到了尚书府。

一踏进尚书府的大门,诸葛天傲一下子想明白,这玉佩,乃是尚书公子萧龙之物,在给萧龙诊脉的时候,他还佩戴在身上。

前阵子在尚书府见到冯异的时候,他确实是刚从尚书府中出来,怎么就死了呢?

难道…………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诸葛天傲的脑海中。

1

第十七章 戏优伶(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