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问道无常>第十八章 无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 无常

小说:问道无常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7/11/8 7:25:09

“哥儿,你怎么哭了,你哭什么呀,我拜你为师有那么让你为难吗?好好好,我不拜你为师就是了!”周伯通不知道邱哥儿的心思,见他突然痛哭起来不免一时摸不着头脑,只好胡乱劝说道:“我知道我很笨,你教不会我的,我就不拜你为师了!你先别哭了好不好!”

邱哥儿这一哭却是一发而不可收,原来自从离家以来,心中总是免不了煎熬、痛苦,再加上一路东进,路上顶风冒雪,嘴上说着不累不累,又哪是真的不累?所经受的都是极度的困难,却偏又连连扑空,在艾山只见得一个空空的山洞,来到这宁海,却是连师父的踪影都没见着,更是连追寻的线索都断了!想起这些,又看到师父留的悲怆失意的诗句,他又怎么能不伤心难过呢!

改变命运的事,就真的这么难吗?或者这样的事情,原本就是逆天命而为,老天根本就不会成全?

不知道哭了多久,邱哥儿渐渐止住了悲声。此时天色已是黄昏,一抹斜阳挂在高大的院墙之上,红红的。看着那大大的、暖暖的太阳,邱哥儿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

师父是因为难以度化到人和他修道,所以才失望地离开了。

但是还有我啊,我专门跑这么远来找他了。

为什么师父那么难度化到人?

我为什么要来学修道?

哥哥为什么不想修道?

爷爷为什么也想和我一起修道?

师叔又为什么修道呢?

那个客店老板为什么那样抵触师父?

这一连串的问题在他的脑海里跳出来,他就这样看着远处的太阳想着,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把这些问题想通。

正专心沉思着,远处红红、圆圆的太阳突然被一个大大的黑影挡住,他眼睛不由一眨,再凝神一看,是周伯通突然弯下腰来把脸凑到了他面前。

“哥儿,你不哭了?咱进屋吧,外面怪冷的。”周伯通说道。

“哦。”邱哥儿想要站起来,腿却一软,周伯通连忙把他扶住,自己还嘿嘿笑着:“蹲麻了吧?你哭的时间太长了,我看都快一个时辰了!哥儿,你哭饿了吧?我去让丫头给你们送饭过来。”

“谢谢师叔!”邱哥儿觉得周伯通扶自己的手暖暖的,虽然他有时候说话挺不着调的,但是待人还真很好。

“不谢不谢,我们先去看看爷爷睡醒了没有。”周伯通和邱哥儿一起进了屋,美玉王原本闭着眼睛休息,邱哥儿走到他床边时他听到声音就睁开了眼,“爷爷,你好点了吗?”邱哥儿问道。

“好多了。”美玉王一用力,坐了起来,“真要多谢周员外!”

“老爷子别客气!”周伯通走到床边看了看美玉王的脸色,见果然略见红润,又咧嘴一笑:“你们先坐着,我去让丫头把饭送来。”

周伯通待客细致周到,每有客人来总是会在客房相陪用饭,这次也不例外,看饭菜摆好,先扶了美玉王下来,又招呼邱哥儿入座,不断地给二人布菜递汤,那份热情劲儿实在是让人会不知不觉间受到感染。饭后他却没有过多停留,只是看着丫头准备了晚间用的一应物品,就告辞回了自己的房间。

邱哥儿照应着美玉王躺下,自己坐在靠窗的太师椅上,先是看了会儿窗外,窗外一团墨黑,只在月亮门处挂着一盏灯笼,远远看去光线微弱如豆。

过了良久,听着美玉王已经轻轻响起了鼾声,邱哥儿就盘腿打坐。

很奇特的氛围。

好像有师父的气息在房间中游走,他的所思、所想、所忧、所叹,有如窗外风吹动柔弱竹枝的声音,虽然轻微但是却清晰可闻。

那些问题又涌了上来:

为什么师父那么难度化到人,最终只好失望离开?

我为什么要来学修道?

哥哥为什么不想修道?

爷爷为什么也想和我一起修道?

师叔又为什么修道呢?

那个客店老板为什么那样抵触师父?

静静地想着,突然发现第一个问题和后面一连串的问题有密切的关系,那就要先解决后面的这些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自己的,所以很好回答,我想修道是想改变要被饿死的命运,其实就是怕死,是对生死厄运的恐惧,而据说修道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

哥哥为什么不想呢?哥哥有温暖的家庭,娶到了心爱的姑娘,有一份被众人看好的差事,“生活安稳、家庭幸福、妻贤子孝”的蓝图就是为他画的。嗯,哥哥真的有个好命!

爷爷为什么想和我一起修道?爷爷原来也有温暖和美的家庭,可是一把战火把他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乌有,我记得他对李掌柜说:“李掌柜,如今我看那往日富贵荣华,倒真如同浮云一般!如今决意苦修精进,于我余生或许会有进益!”那么他这是什么呢?他看透了世间的事物,富贵荣华如今只如浮云一般!这是什么?

“他已识得世间事的虚妄。”极静之中有个声音缓缓说道,好像是师父,却又好像从自己心底而起。

那师叔呢,他看起来可是无忧无虑啊,这么大的一片宅子,那么听话孝顺的两个儿子,看起来他的人生何其完美!可是他为什么又那么热衷于向师父学习炼丹之术,学起师父修道的言辞来居然也是头头是道?

“他是识得世间事虚妄之后,想要追求事物的圆满。”

那个客店老板为什么那么抵触师父呢!

“他没有识得事情的真相!”邱哥儿想起他们在那家客店住着时发生的事情,明白了,“他自己根本没有识别事物的智慧,又贪图人家的美色,又不能及时预见到要发生的事情,就算事情发生了也没有丝毫悔意,把自己气病了都没有领悟。哦,这就是师父所说的‘下智之人’。对了,照这样看,爷爷是中智之人,因为是富贵荣华都没有了,他才想到要去修习;这么说的话,周师叔怎么看起来反倒还是个上智之人呢,眼前繁华正如锦绣一般,自己却已经想要求得长生之法了,噫,这等智慧实在是我都不能及的!这个师叔实在是不一般哪!”

“现在来看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师父那么难度化到人,最终只好失望离开?他去度化人,别人却不理解,比如那个店老板这样的,因为他没有智慧不能识别----这样想来,开启智慧,认识人生的真相,才是决定自己是否修道的根本,不是吗?”

“等等,如果我师父去度化我哥哥,会怎样?嗯,我哥哥肯定会这样说:多谢道长,您讲的道理都挺好的,不过我还是不想出家,您看我们这一家人和和美美的生活多好啊!肯定是这样的!----这又说明什么呢?对,说明我哥哥根本没有遇到像我这样重大、悲哀、自己根本无法改变的人生问题!”

“不过,人生没有问题的人,不是很好吗?我哥不想修道,就让他享受这尘世的幸福好了。”

“但是,那幸福,谁又能保证能够长久呢!”此时好像有一个声音又在问他。

想到这个问题,邱哥儿突然很为哥哥着急起来,恨不得此时就跑到哥哥面前,当头棒喝:哥哥,快和我一起来修道求真!

漫长的一夜,邱哥儿于静坐之中体会之多绝非语言可以形容,这像是极其详尽的一课,慢慢地为他开启了修道之门。

第二天早上,邱哥儿刚醒,就看到美玉王已经起床了,他下地后伸展着四肢,看邱哥儿睁开眼看着自己,就问:“哥儿,我们这次没找到你师父,下一步怎么办呢?”

听美玉王这么问,邱哥儿愣住了:是啊,昨天只顾想那些问题,眼前的这件事可是从没想过。他看看美玉王:“爷爷,你的身体好了吗?”

“好了,没事了!”美玉王活动着身体,“我昨天躺在床上,这脑子可是没闲着,就想着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可是我这颠来倒去的也没想出个法儿来!”

两个人正说着,周伯通在门外叫道:“老伯,哥儿,你们起来了没有?”

“师叔,”邱哥儿连忙打开门,“我们起来了,正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办呢。”经历昨夜一晚思想,他意识到周伯通是深具智慧之人,虽然说话行事有些怪异,不过那怪异谁又能说不是他见识深远呢?想通这一节后他对这个师叔就多了一份敬重,倒少了昨天和周伯通犯倔时的意气用事。

“什么怎么办?就留在我这儿住着吧,你们这一老一小的,去哪儿能让人放心?”周伯通说着走进房间,身后跟着两个丫头,原来是把早饭送过来了。周伯通端详着美玉王的气色,“老伯看起来确实好多了,不过还有两天的药呢,我已经嘱咐丫头定时煎了,您可得按时用药。”

“是。”美玉王回答得很恭敬,“周员外想得周到,我真是无以为报!”

“叫我伯通!”周伯通按住美玉王的手,神情十分亲昵,“我自小命苦,很早就没有了父母,看到人家家里亲亲热热的可不知道有多羡慕!看到您老人家,我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小时候那样。老伯,你就和哥儿在这踏实住着,我一定当亲人般待承你们!”

“这怎么好呢?”美玉王更加不安起来,说道,“伯,伯通,”看着眼前这个锦衣轻裘的员外,美玉王最终还是别扭地叫着他的名字:“我们只是来找王重阳的,这两天在此打扰,心里已经十分的过意不去,怎么好意思在这儿住下来呢!”

“你们住我这儿,我还会再延请王重阳来的,那不省得你们东奔西跑的去找?”周伯通说道。

“不,师叔,等我爷爷好了我们就走。”这时邱哥儿很果断地说道。

“走,你们去哪儿?”周伯通看着眼前这个虽然衣着俭朴,但却有着坚毅神情的少年,问道。不知不觉的,他已经不再用看孩子的目光来看他了,而是一种很钦佩的眼光。

美玉王虽然坚持要走,但是的确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去哪儿,此时听邱哥儿口气如此坚决地说走,也不由用疑问的目光看向他。

“我们去昆仑山!”灵光一闪,邱哥儿说道,“爷爷,您还记得给我讲过的麻姑到昆仑山寻仙访道的故事吗,我们为什么不能学学她呢,她能成我们当然也能成!”

“胡闹!”没想到周伯通却第一个跳起来反对,“你才多大个孩子,爷爷年龄又这么大了,一老一小地跑去昆仑山,哪里还会有命在?”

“师叔,我们这怎么会是胡闹?您看看,这昆仑山离宁海不远,我和爷爷能从艾山来到这儿,当然也能从这儿去昆仑山!”邱哥儿说道。

“这些都还是小事!我问你,你们去了昆仑山怎么生活?”周伯通问道,“吃什么穿什么?”他喝斥邱哥儿说的是小事,此时他问的又何尝不是日常生活中更小的事呢?

“师叔,你可听说过:‘一世碌碌,白驹过隙。餐风饮露,神凝气聚。清心寡欲,一朝飞去。悟道昆仑,云游天际。’”邱哥儿缓缓地把在艾山山洞中看到的山壁留诗读了出来。

“我不大通文采,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拿这样文绉绉的句子来难为我!”周伯通看着邱哥儿气恼地说道。

“这是麻姑云游之时留在山洞里的几句话,你想想,人这一世,可不也短暂得如同白驹过隙一般!修仙求道,又何妨餐风饮露,炼就神凝气聚呢?”邱哥儿说道,话锋却又一转:“更何况我的命运已经是……”说到这儿,邱哥儿觉得自己不像刚开始得知这件事时那样无助、伤感,心中不知何时起已经涌动着更大的勇气和力量,“所以,我倒不如放手一搏的好!”

“你要去便去,把爷爷留在我这儿,老爷子的身体怎能禁得起这样的奔波!”周伯通说道。

“我是一定要和他去的!”美玉王却更决绝地说,“我本来也是想找王重阳拜师的,可是他却不在。邱哥儿要继续寻仙访道,你也不要拦我!”

“老爷子,他一个孩子胡闹也就罢了,你怎么也随他胡闹?”周伯通苦口婆心地劝道:“这昆仑山绵延数千里,高有万丈,别说是在这寒冬之时山中恶寒,雪深难行,即使是在夏天气候温暖之时人虽然或许还能生存,可是那里更少不了猛禽野兽,你们这一老一小,别说什么修仙求道,恐怕倒是白白给吃了也说不定!我的好老伯,你可别再助长这孩子任意胡为,好好劝劝他,留在我这里吧,等他再大上几岁,我资助他在这附近开一家客店,和我所有的周家店铺一样,日日都有钱赚,可不比那风餐露宿好上千倍?----我知道你们当然还是想要找王重阳的,我自然会再去请他前来!”

“我师父近几年都不会来了。”邱哥儿突然说道。

“你怎么知道?”周伯通大睁了怪眼问道。

“我师父是不是也曾在这房间居住?”邱哥儿不回答周伯通,只是反问道。

“是啊,我这里虽然有很多间客房,不过这间客房地理位置最好,视野开阔,所以有贵客来自然是安排在这里。”周伯通说道。

“所以我知道我师父近几年不会来了。”邱哥儿的目光在房间之中缓缓留连着,“他走的时候心里必然伤感不已,再来这里恐怕要四五年之后了。”

“那我去请他呢?”周伯通忍不住好奇地问。

“请他也不会来。”邱哥儿说,“师叔,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修行,我师父遇到了问题,他自己解决不了,你我更解决不了。我们所能给他的,只有时间而已。”

“臭小子,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灵了?”周伯通怪道。

“他不是突然变得这么灵,而是,一直都这么灵!”美玉王呵呵地笑起来,“所以……”

“所以您老人家宁愿陪着他四处奔波,也不愿意在我这儿安享清福?”周伯通问道。

“话也不是这么说,”美玉王一怔,还是笑道:“我不过是想再去昆仑山中找几块好玉罢了。我这双手,终归是闲不住的!”

“那好,走就随你们,”看两个人执意要走,周伯通只好作罢:“不过,老伯总要把药用完,身体完全恢复了才能离开吧?”

“那个自然,”美玉王连忙应道,“我怎敢拂了你的美意!”

4

第十八章 无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