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问道无常>第二章 共赴南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共赴南园

小说:问道无常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7/11/11 7:16:57

“我不知道什么真人、假人的!”周伯通听王重阳把自己称为真人,倒不知道那是对自己极高的赞赏,只是继续说道:“她待我真,我待她自然就真。我知道这世上原本有很多东西都是假的,但是我知道她对我是真的,我对她也是真的!”

“你就没想过再娶一个?”王重阳冷眼看去,故意说道:“你这么大的家业,说不定有多少好人家的女儿想要嫁过来呢!看你的长相,说你三十岁恐怕也会有人信。再说,即便以你现在的年龄,娶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在别人眼里那也实属寻常啊!”

“不用,不用,”周伯通却急得连连摆手,“麻烦,麻烦!”

“说什么麻烦,会为你解决麻烦倒是真的!”王重阳笑道。

“师兄,我说的是真的。如今我练了你教的那个内丹之法,每天我这身体只感觉轻松异常,飘飘然实在是美得很,有时候我都想要跳到天上去拽上一朵云彩玩玩才好!”周伯通说道,“那事么,倒不想了。”

“你到底还是练成了后天返先天?”王重阳说道,“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以你这般的年龄、阅历,能炼就此功,千人之中却未必能有一个!”

“嘿嘿,师兄,我也不懂什么后天返先天,”周伯通憨厚地一笑,“只是那事却再不想了,每天里只是真气运行周天一番,自然神清气爽,怡然自得。以我这种自得其乐的劲头,如果身边平白又多了个人出来,反觉不美,没的又耽误了人家姑娘的好前程,误了别人的终身。你想一想,人谁家的孩子不是孩子啊,凭我有钱便要娶过来陪我这老头子吗?”

“哈哈哈!”王重阳突然大笑,说道:“伯通,你天份、悟性如此之高,真是我所不及的!想我在活死人墓中苦苦修炼了七年,在修心之上却不敌你这在家的随性而修!”

“我又哪里有什么天份、悟性了!”周伯通连忙说道,“不过凡事顺其自然。若论天份、悟性,有一个叫邱哥儿的孩子,那却是我见过的人中最为极高的。”

“你说邱哥儿?”王重阳眼睛一亮,“他可在你庄内?”

“走啦!”周伯通无奈地把手一抬,“人家几年前就来这里找你,可是你不辞而别,搞得这孩子大哭一场,然后就和他爷爷进昆仑山了,如今可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

“他进昆仑山了?”王重阳惊道,“这孩子居然真有这般的胆识?”他手捻胡须,想起那个在他面前一脸坚毅的少年,那个身中蛇毒几乎小命难保的孩子,“他居然把他体内的蛇毒排清保住了性命,想必于呼吸之法上练得勤谨!”想到此,他不由微微点着头,“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那当然是好孩子了!可是他执意要进昆仑山,我拦都拦不住,这几年我好几次派了人去找,可是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周伯通说道。

王重阳掐指一算,微笑道:“不妨事,慢慢来。”

“还慢慢来啊?再慢慢来人都不知道哪儿去了!”周伯通说道,“对了,师兄,这宁海马家庄的马从义,你可认识?”

王重阳慢慢摇摇头,“不认识。”

“师兄,这马从义你可一定要收了他,他只有三年时间了!邱哥儿年纪还小,你慢慢来兴许还有时间,马从义的时间可不多了!你要是跟他慢慢来啊,我看恐怕真是不成的!”说着,周伯通就把赛神医给马从义看相的事说了一遍。

“哦,”王重阳听了缓缓点着头,想起师父对他说的“遇海则留,遇马而兴”的话,心里知道时机到了,就说道:“有机会我就见上他一见。”

范马周三家向来聚会颇多,没过几天,范明叔就来请周伯通赴他的南园一聚,说是要告诉他和马从义一个好消息,周伯通听了觉得时机很好,当即就请王重阳乘了轿子,自己骑了马一同往范家南园而去。

马从义接到范明叔的邀请,把家事安排好后就准备赴宴,刚走到院子门口想起什么觉得不妥就又往回走去,走到花园中时看到夫人孙富春正坐在池边的亭子里看池中鱼儿游动,神情十分悠闲。旁边丫头看到马从义回来连忙深施一礼,夫人抬起头来看马从义有些心神不宁,连忙问道:“夫君出门赴宴,怎么突然又折返了回来,想是忘记带什么东西?”

“没有忘带什么,”马从义轻声说道,轻轻整了整衣冠,对孙富春问道:“夫人,你看我今天的装束可还适合?”

夫人看马从义认真询问的样子,不由低头一笑:“今天这是怎么了,夫君一向并不大注重衣着,再说在这宁海城中,夫君的相貌和衣品一向都是被人所称道的,并不多需要留意,怎么今天却突然如此在意起来?好像去赴的不是范家宴席,倒好像,好像去赴佳人之约一般!”

“夫人不要玩笑!”马从义听夫人取笑他,连忙正色说道:“今天出门我突然觉得与往日不同。夫人,你再给我找件更为隆重的衣服可好?”

夫人听他说得认真,不由微微笑着,果真就带了丫头回到房中为马从义仔细挑选了一件淡金暗花软绸轻袍,看着马从义换上新衣,又细细地帮他把带子系好,束紧了发髻,又端详片刻笑道:“这件看起来更加得体,倒好像年轻了十几岁,夫君可还满意?”

“我相信夫人的眼光。”马从义说道,努力想让自己心神安定下来。

夫人又看看马从义的面色:“今天的脸色也比前两天好得多,夫君且放宽心,赛神医即便看相看得准,不过周员外劝你说的那些话总还是有些道理。我也曾读过一些道家养生书籍,书中讲到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常使灵光不灭,虽然并不能使人人都练到成仙的地步,不过令人健康长生之法总还是有的。”

马从义觉得夫人说的这些话与自己现下的心情十分相符,不由把目光远远地看向园中的池塘,“夫人一向博学,见解远非常人可比。我平时只忙于生意经营,于这方面更不如夫人,那你说这修道求真的事可真能成吗?”

夫人微微一笑,说道:“虽然说人各有命,但我想赛神医说的话确实不错,改命一事非有大意志者不能成,若想练成长生之法我想也是非有大意志者不能成的。夫君你半生富贵荣华原本有赖祖荫,从来也不曾受得什么苦楚,如果有师父带你苦修,想来福泽也只有增厚的道理,却不会更加消薄,却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么说夫人是同意我修道了?”马从义问道,他知道夫人绝非普通女流之辈,以往但凡家中有略大些的事情,他都是一定要与夫人商量之后才做决定的。

“为夫君增寿延年的事我自然愿意。”夫人说道,“夫君又何必这样犹豫不决呢?”

“多谢夫人。”马从义一边说着一边就向夫人深深地一揖,他和夫人感情一向很好,他又一向庄重,平时并不玩笑,所以此时深施一礼让夫人反觉得有些生疏之感,可是待要细问马从义却已经快步地走了。

马从义一路行得极快,他觉得不如此好像就不足以平复他激动的心情,虽然他说不上这激动的心情从何而来。他只知道今天的自己很不一样,好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但是又在期待什么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向南园匆忙而行,一边还不断伸手去整理着因为步子太急而翻飞起来的袍角,好像怕因此自己会在谁面前失礼一样。

南园有两个门,离马从义家最近的是北门,马从义就匆匆地进了北门,看到范明叔已经坐在园子正中的怡老亭上静候,范怿也到了,马从义很高兴看到范怿,因为自从知道范母命不久长之后范怿就很少参加酒筵,这次他来是不是因为范母的身体见好了?不管怎样,能够看到病人痊愈和长寿总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但是这些好像又都不是最重要的。马从义的心思只是在范怿的事情上停留了片刻就又像风一般飘忽了过去,随着他的目光又长长地向南门投去,南门是以往周伯通常走的门,周伯通从周家过来走南门最近。他以往并不大留意周伯通来了与否,大家都太熟悉了,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在意。可是今天,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有意无意地期盼着周伯通的到来,心里面竟然有着轻微的波动,平时对他来说极难得的波动。

走到南门门口周伯通就下了马,将马缰交给范家的家人,自己继续步行,却没有让轿夫停步,而是让他们一直把轿子抬向怡老亭。

“周兄,轿内是什么贵客啊?”范怿叔侄见一路前来的轿子轿帘低垂,知道非比寻常,都连忙迎下怡老亭来,范怿更是一边走一边殷勤地问道。

周伯通却故作神秘地微笑不语,看看轿子抬到亭子旁边才示意停轿,上前一躬身,轻轻掀起轿帘,轻声说道:“师兄,请!”

马从义刚刚走到怡老亭,看着那宝蓝色的轿子微微一倾,从轿子之中缓缓地走出一个人来,那人身材高大魁伟,深蓝色道袍随风微动,头上道髻高挽,气宇轩昂,微圆的脸庞,面如冠玉,修眉朗目,双眼极有神采,颌下长须随风轻动,实在是好一番仙风道骨。

“师父!”马从义的心突的跳了一下,心里突然恍如云破天开般有了一道光芒,好像这就是他一生一直都在期待的一场相逢。

8

第二章 共赴南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