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问道无常>第五章 百日锁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百日锁庵

小说:问道无常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7/11/12 7:08:55

孙富春正在房中打坐清修,突然王重阳走进来对她说了那样几句话,当时孙富春只当王重阳和她说男女之事,登时气得面红耳赤,冷着脸说道:“先生是我夫君请来学道的,虽然他待先生以师之礼,论年龄却有如兄弟一般,先生却怎么说出这么无理的话来?难道竟然不知道这世上还有‘羞耻’二字?”

王重阳却笑道:“阴阳**天之道也,却与羞耻何干?从义若在,我的法儿也一样能教得他的!”一面说着一面就要走向前来。

孙富春一时不由又急又气,当即大声叫道:“燕儿,莺儿快来,快快给我把这人赶出去!”

侍立在外间的丫头燕儿和莺儿听到夫人呼叫,急忙都赶了进来,齐齐问道:“夫人要赶谁出去?”

孙富春往屋子**一指:“就是他!”

“夫人,这哪儿有人啊?”燕儿说道,“夫人想是做梦了?”莺儿连忙从旁边桌上取来一杯茶:“夫人今天见到公子和员外出门去,现在可能是想他们做梦了。夫人先喝口水压压惊,不要过于劳神才是。”

孙富春听两个丫头都说没人,自己再一看也确实没人,不由心中疑惑:“难道我真做梦了?”摸摸自己的脸,却仍然是红热未退,想了想说道:“你们去问问侍候王道长的家人安儿,道长今天可安好。”

燕儿答应着就要去南园,又被夫人叫住,夫人沉吟半晌,又说道,“你且叫安儿把草庵门锁了,等员外回来再开。”

“夫人,”燕儿犹豫道,“员外和公子去河南,往常都要两三个月才能回来,我们锁住庵堂,那道长住在哪里?”

“就是要把他锁在庵里!”孙富春狠狠心说道,“你让安儿每天只管看着他,实在饿得紧了就给他些吃的,不饿就且让他在里面住着就是了。”

“是,夫人。”燕儿虽然心中疑惑,但是既然夫人这么说了,她也只能照做。

过了半晌,燕儿回来了,说安儿一直在道长身边侍候,看道长从来没有离开过庵堂半步。孙富春心中更是疑惑,又问道:“现在庵堂可锁了?”

“夫人,安儿已经锁了门,现在和丁顺两个一早一晚地照顾着。”燕儿回道。

孙富春听罢让丫头退下,自己呆呆坐着,只是纳闷不已。心中虽然觉得自己锁庵堂确有不妥,但是想想刚才的情景,觉得那一番话着实可恶,如果不把王重阳困在庵内,万一这段时间出了什么意外可怎生是好!

“你既无理,自然也怪不得我!”孙富春余怒未消,又想起王重阳要化自己夫君出家的事,心中觉得这道人实在是不通情理,要让夫君长期跟他学习修道之法,现在就先压一压他的性子恐怕倒也不错。

孙富春既让人把南园的庵堂锁了,又已经派了家人早晚侍候,也就放下心来,每天里只是自己调息打坐,或者和次子庭瑞商议家中之事。马庭瑞年方二十,平时最喜读书,并不过问家事,只是如今父亲和哥哥不在,只得和母亲共理家务。孙富春知道庭瑞只是个书生,年龄又不大,于事情处理各方面都还稚嫩,自己只得把大部分时间用在家务之上,略有闲暇之时更要引导庭瑞,好让他能够尽早担当家事,几天忙下来,竟然把自己锁庵堂的事给忘了。

又过了半个月的光景,这天正是十月十五下元节,孙富春带着庭瑞和合家人等操持家庙祭祖的事,一直忙到熄灯时分方才到房中安歇。

窗外明月皎皎,树影婆娑,孙富春困倦上来,不由就倚在床边睡了过去。谁知道刚一闭眼,却看到一个道人身上衣衫单薄,浑身冻得哆哆嗦嗦地站在她面前,一边哆嗦一边对她说道:“我好冷啊!你只知道祭祖,难道就不知道过问一下师父的死活吗?”说罢拿着拂尘往孙富春面前一挥,孙富春吓得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孙富春被刚才的梦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暗想着自己从来也没有拜过师父,这下元时节正是应该祭祀的时候,难道自己落了什么人不成?左思右想也没想出究竟忘了什么人,回想着梦中那道人的模样,恍惚就是王重阳,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命人把他锁在了庵中,想想已经半月有余,难道他竟然真的命丧己手,刚才只是来托梦的不成?这样想着不由更是冷汗涔涔,赶紧唤丫头进来让她们去看看南园庵堂的情形。

燕儿和莺儿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她们看起来脸色非常惊诧:“夫人,你说怪不怪,那道士被我们锁起来已经有半个月了,安儿和丁顺说他整天只是打坐静默,倒从来也不曾管他们要吃要喝,看起来精神还是健旺得很!倒是安儿和丁顺说他们两个每天在那儿侍候着,却着实费神得很!”

“告诉他们不要偷懒,”夫人听了禀报又吩咐道,“这段时间每月再给他们两个各加二两银子吧,让他们好生伺候着,别让道长出了差错。”

“知道了,夫人。”两个丫头下去了,孙富春坐在那儿却仍然惊疑不定:这半个月不吃不喝却仍然十分健旺,难道当真是神仙不成?这样想着,心中的怒气就慢慢散去,逐渐平复下来。

一转眼到了冬月,院中的树木都落光了叶子,北风一吹,令人不由通体生寒。孙富春吩咐人给王重阳送去棉袍厚被,送去的人却又把东西原封不动地抱了回来:“道长说他不冷,用不着这些东西。”

“那草庵墙薄屋低,又没有东西取暖,怎么会不冷?”孙富春诧异道,就叫人把在庵堂伺候的安儿叫来问个究竟。“安儿,你在这府里也呆得时间长了,我知道你一向老实本分,你且告诉我,那道长真不用这些厚衣棉被吗?”

安儿在院子里走这一趟,脸已经被风吹得红红的,他不停地对着自己的双手哈着热气,听夫人问他,连忙恭谨地回答道:“夫人,我们把这些衣物抱进去的时候,王道长只是看了一眼,就说,拿走吧,我用不着。我就奇怪了,问:道长,天气这么冷,我们这整天忙碌的小伙子都穿上棉衣棉裤了,您这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每天枯坐,应该更要多穿衣服保暖才是。没想到王道长笑了,他伸出手来摸了我的手一下说,你倒看看我冷还是不冷。好家伙,他的手可真热啊,我这手冰凉的摸上去倒好像摸着火炭一般。夫人,我想我们要是跟他学会了这功夫,这一冬天可不知道要省下多少取暖的煤炭和棉衣被褥!”

听了安儿的话,孙富春不由一笑,“安儿,怎么如今就变得这么贫嘴起来?”

“夫人,我不是贫嘴,只是守候王道长的这段时间,每天看他只是安逸地打坐清修,倒真是少有的清静,他那神态就总是那么温柔、和蔼,让我心里感觉特别踏实,就好像看到我爷爷一般亲切。所以我的心里也总是特别乐呵,忍不住就想多笑笑,多和人亲近亲近。”安儿说这话时脸上的确始终是乐呵呵的,把旁边的燕儿和莺儿逗得一个劲儿想乐。

“好了,快去吧,这才让你们伺候王道长多长时间,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时间再长了,怕你们连媳妇都不想娶了,一个个都出家了不成!”孙富春被安儿说得哭笑不得,最后只好这样说着让安儿又回到了南园。

“难道他还真是道行不浅?”孙富春想着,这时一股风从挂了棉帘的门缝里吹进来,她不由冻得打了个寒噤,“这天气已经这般冷了,也不知道夫君他们到哪儿了,庭珍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这一路颠簸劳顿之苦?”

正这样想着,有个家人跑进来禀报说:“夫人,范明叔范公子来了。”

“你让庭瑞去接待他就是了,”孙富春说道,“庭瑞一向和他关系交好,两个人还能说说话。”

“是,不过范公子说他是来看王道长的,他就是问候您一声,看您是见还是不见,不见他就直接去庵堂了。”家人说道。

“让二公子陪他去庵堂吧。”孙富春说道,家人答应着去了。

过了半晌,马庭瑞乐呵呵地来到孙富春房中,“娘,你说这范大哥可笑不可笑,他今天来找王道长,非要缠着学什么道术不可,说是学了这个可以降妖除魔,为民除害!你说他可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听庭瑞这么说,孙富春不由笑着问道:“那王道长可教了他什么道术?”

“没有,”庭瑞笑道,“王道长只是给了他一本自己抄写的《孝经》,说是让他先把这个熟读、背诵,领会了再来。”

“这道长倒是不故弄玄虚,”孙富春说道,“《孝经》自然是人人都应该读的,你十几岁时不是已经读过了吗?怎么,难道你范大哥反倒没读过?”

“我看他那样子应该是没有,以前我就听他说过小时候最不喜欢的就是读书,今天他看那《孝经》还有好几个字不认识,问了我才知道的。”

“你读得熟了也不要卖弄,《孝经》原不只是读熟就可以的,重要的还是行孝。”孙富春说道。

“娘,我知道,孝乃是为人处世之根本,先生教过我,我都记着呢。”庭瑞说道。

“那就好,”孙富春颇感欣慰,“那你就没让道长教你学些什么?”

“道长今天谈的最多的就是《孝经》,还有一些其他的佛道经典,我听着都是我熟悉的,平时你和爹修习的呼吸之法我也练过,倒没有什么特别想学的,所以就没让道长教。”庭瑞说道,“况且,我看道长严谨得很,不是你想学什么他就教你什么的,我看他收入门弟子也定然严格得很,没准儿他看得中的还要人出家也说不定。我可不想出家,我还有重要使命没完成呢!”

“你有什么使命?”听庭瑞说得严肃,夫人不由奇怪地问道。

“光宗耀祖,传宗接代啊!”许庭瑞说得异常严肃:“我肯定不能让爹和娘失望不是?”

8

第五章 百日锁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