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问道无常>第七章 分梨十化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分梨十化

小说:问道无常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7/11/12 19:07:22

孙富春慢慢吃了,不住地点头称赞,看安儿仍然侍立在旁,就问道:“安儿,道长这梨是从哪儿得来的?”

“我并未注意,只是道长唤我进去,让我给老爷夫人送礼物过来,我就送过来了。”安儿说道。

“你可知他是何意?”孙富春问道。

“我想道长或许知道大年节下的,老爷夫人应酬较多,难免会吃油腻食物多些,道长就特地送个梨来解腻消烦的。”安儿说道。

“哼,他会有这般好心?”孙富春冷笑道,看看手中的梨已经吃完,眼睛一转,就拿了桌上的一张油纸,把梨核包好,又放回到瓷盒之中,对安儿说道:“你且把这个给道长送回去,他若问起我和老爷如何吃的这个梨子,你尽可以如实告诉他!”

“这怎么使得?”马从义一看这实在无礼,想要拦阻,孙富春却把脸一板,对安儿说道:“去吧!”安儿听了也是无奈,只得赶紧端着瓷盒去了。

“正月初一送个梨来,老爷难道还不明白道长的意思?”孙富春仍然冷笑不止,“我却并没有做什么无礼之事,不过是告诉他我们的心意!”马从义心中不安,却又犹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第二天又是午后时分,安儿又捧着那个小瓷盒过来,“老爷,夫人,道长又让我送礼物过来。”

“他又送什么?”孙富春一步跨上前去,打开瓷盒一看,却是一个切成两半的梨,她不由气道:“安儿,你可知道道长这次送梨是什么意思?”

“知,知道。”安儿看夫人动怒,连忙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小的知道,分梨,有分离的意思。”

“知道你还敢送来?”孙富春怒道,“只是让你服侍道长几个月,你就向着他不成?你还把老爷和我放在眼里吗?”

“夫人,小的不敢,小的一直记着老爷夫人的恩典。”安儿继续跪在地上说道,“小的自幼孤贫,全仗着老爷夫人慈悲,收留了小的,给小的一口饭吃,还让小的陪二公子读书。小的一向愚笨,跟着二公子识得些字,才慢慢懂了些道理。每日里看老爷为家里忙碌,我只恨不能为老爷分忧。如今看这王道爷每日里虽然只是清静打坐,却另有一番逍遥。我想,这出家原本也并非什么坏事,远离酒色财气,所以道爷让我送梨,我也只管送来。”安儿看孙富春的脸色愈发难看,马从义的脸色倒平和如常,就又继续说道:“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些什么,只是,小的只想斗胆再说一句话。”

“你没有资格说话,却又说这么多!如果你有资格说话,恐怕别人只有听的份了!”孙富春怒道。

“你且只管说来。”马从义却柔声说道。

“小的想,如果老爷真要出家,那我安儿一定跟随老爷,随时侍奉左右,绝不让老爷受一点点委屈,也好请夫人、公子放心。”安儿说道。

“你,去吧!”孙富春喝道,又喝止回来:“你原来一直本分,现在却学得这般油嘴滑舌,又是谁教你说这番话的!”

“夫人,没人教我。”安儿低眉顺眼地说道,“我只是这几个月在咱家和道爷两边来回跑着,两厢对比着,就想到了这些,这都是我的心里话,并没人教我。”说完,把手中的瓷盒放在桌上,连忙退了下去。

马从义看安儿退下,点头说道:“没想到安儿这孩子悟得倒快!”

“这小厮都变得这般,这般……”孙富春却是欲哭无泪,只是把手中的手帕搅成了紧紧的一团。

第三天,安儿又奉命送来了一个梨,只是这次梨却被分成了三片,第四天四片,几天下来,逐日递增。孙富春原本气得发抖,一天天思量来思量去,又看马从义的脸色愈发寡淡,心里也就有了计较。

一直到第十天,看着安儿送来的已经分得极为细薄的梨片时,孙富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中含着眼泪对马从义说道:“你就随他去吧!不然恐怕真不知道他要把谁家的梨树都摘个干净!”

马从义此时出家的心意已定,只是碍于孙富春对自己的情意未绝,自己也断然不肯轻易伤害她,此时见孙富春已经应允,知道她虽然心中难过,但是却绝不肯为了她自己而让自己作难,当下对孙富春深深地施下礼去:“多谢夫人成全!”

孙富春轻轻擦去眼中的泪水,说道:“你先别忙,总还有一件事你要做得圆满。之前我们给瑞儿定的亲事,不如就趁着这会儿给办了吧,这总也算是你做父亲的对孩子的一番心意。”

马从义深知这是孙富春对自己最后的一点要求,当即点头应允。

大定八年(1168年)二月,马从义跟随王重阳在全真庵出家修道,王重阳给他起名马钰,字玄宝,道号丹阳子。

安儿一心向道,果然于当天陪同马钰一起出家,随时侍奉左右。

听说马钰跟随王重阳出家在全真庵修行,周伯通赶过来查看究竟,看到马钰已经梳起道髻,换了道袍,原本圆润的脸略显瘦削,但脸上的神色却比之前更加俊朗飘逸,多了些出尘之气。周伯通略有唏嘘,赞叹不已,不由对王重阳说道:“师兄,听说你度化我这马贤弟出家着实花了番功夫,为什么你却不化我出家,你只要对我说一声,我是一点儿都不会犹豫的,立马就会随你出家。你却如何不化我,难道我比马贤弟倒少了道性?”

王重阳却微微一笑:“天地为枰,你我为棋,每一步棋如何走法都只是随道而行,马钰原本是尘外之人,出家对他个人修行、弘扬道法最是有益。伯通,你却出不得家,你在家倒比我们出家有更大一场功德。”

“我还有功德?师兄且说说我能做什么功德?”周伯通连忙问道。

王重阳摇摇头:“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正在这时,听到庵外有一片吵嚷之声,周伯通探头看了看,连忙对王重阳说道:“师兄,这是我约好带来的一个人,你快给他治上一治吧!”正说着只见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抬进一个人来,那人躺在一张床板之上,露着的一张脸面色苍白,眼睛倦怠无神,此时见到王重阳,连忙用手勉强支撑起身子,说道:“先生救我!”

王重阳连忙命人把这人抬到床上,用手搭住他的脉搏,过了片刻,说道:“他可是受了风寒,得了风痹之症?”

“正是,先生快救救我家夫君吧!”这时,跟在众人后面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妇人扑到王重阳跟前,就要跪倒在地,王重阳连忙让安儿搀那妇人起来,只听那妇人说道:“先生说得对,我家夫君这病早在前年就得下了。前年冬天他与人相约出去饮酒,谁知就喝醉了回来,路过一座桥时,脚下一滑就滑落到桥边的草洼之中,那草洼雪积甚厚,我夫君又酒醉昏沉,一时竟睡了过去,待夜间打更人路过此地,才发现他人仍然在睡梦之中,幸好打更人识得夫君,这才回家唤了人来将他抬回去。谁想到一觉醒来,就得了这风痹之症,腰腿麻木,从此再无力气行走,每到阴雨天气更是疼痛不已。这一年多来,也不知道请了多少郎中,喝了多少付中药,却一直未见什么起色。”那妇人说着,眼泪连珠儿似的落下来,“想我夫君,平时是多么争强好胜的一个人,如今得了这病,竟折磨得……”她说不下去了,躺在床上的男人不由扭过脸去,脸上泪水纵横,两只手却只是无力地捶打着床面。

“不妨事,不妨事,夫人且请回家去,过几天我还你一个健壮如初的夫君就是了。”王重阳说道。

“我家夫君自己无力起坐,先生可需要我们留下家人照顾?”那妇人说道。

“不用。”王重阳摆摆手说道。

“那可需要先留下些银两备用?”妇人又问。

“不用,你们且管去吧。”王重阳摆摆手。

妇人和来人见状,虽觉奇怪,不过既然已经慕名而来,如今又哪有不听道长吩咐的道理,就向道长告辞,先自回家去了。

“师兄,他可是咱宁海城有名的才子,”这时周伯通说道,“他叫谭玉,从十几岁上就出口成章,诗词歌赋竟无一不通的,自幼时就颇有大志,非是我等常人所能及的!”周伯通原本读书少,对读书人自然另有一番敬重。

那谭玉听周伯通这样说,只是轻轻地摆了摆手,无力地说道:“周兄休要再提那些话,看我如今的样子,又哪里有什么才子的风采,又哪里有吟诗作赋的才情样貌?如今平时里全靠别人照顾,自己竟是连翻身坐起的力气都没有了!之前我倒颇有些雄心壮志,如今才知道那都是如同画饼充饥一般的可笑!”

王重阳看谭玉着实颓废,不由轻轻喝止道:“男子汉生在天地之间,雄心壮志总还是应该有的,能够创下一番功业更是人生之幸事。如今你虽然有病在身,不过总还有康复可能,且慢慢调养,以后身体恢复能够成就一番事业也说不定。”

“如果身体真能康复,我倒宁愿学先生出家修行。”那谭玉说道。

“先不要说出家不出家的话。”王重阳说着,就坐在谭玉的脚边,轻轻地掀起被子来,用手轻轻地摸了摸谭玉的双脚:“现在脚上可有知觉?”

谭玉颓然地摇摇头:“我这双脚双腿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知觉了,我实实是觉得自己和死了也并没有什么两样!”

8

第七章 分梨十化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