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问道无常>第九章 水尽云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水尽云起

小说:问道无常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7/11/13 12:34:19

这天马钰、谭处端、周伯通正在听王重阳讲道论法,安儿悄悄地进来,一声不响地站在马钰旁边,马钰心知他有事,但听师父讲道于他乃是最为重要之事,因此也不去理会安儿,安儿何尝不知道老爷素来最是敬重师父,因此也只是悄立在旁边,不敢出声。倒是王重阳看安儿一贯小心谨慎,看他现在可怜巴巴的样子就不由停了讲授,问道:“安儿,你找马钰有事?”

“道爷,是我家二公子来看望老爷,我看老爷听得认真故此不敢打扰。”安儿说道。

“你让他进来吧。”王重阳说道,马钰连忙向庵外走去,看到次子马庭瑞正和范明叔站在庵外。看到马钰,马庭瑞快步走上前来,深施一礼:“给爹爹请安,孩儿许久不见爹爹,心里实在想念,所以特来看望。”

“不要多礼,你娘和哥嫂可好?”马钰问道。

“我哥嫂都好,不过我娘她每天总是愁眉不展,我想她一定是挂念爹爹,就劝她前来探望,她却只是不肯。”马庭瑞说道,“我记得自爹出家之后,我娘就再也没来过南园一步,孩儿实在是担心娘的身体,因此想来看看能否请爹去探望娘一次。”

听马庭瑞如此说,马钰心中老大不忍,不过又想自己毕竟已是出家之人,自当六根清净才是,如果再频频回家探视,那与在家又有何不同?想到这里,他不由问道:“庭瑞,爹爹出家,你心中可有怨言?”

“孩儿并无怨言,”马庭瑞说道,“为人子女自当以行孝为要,父母若各有前程,做子女的应当全力支持才是。况且爹爹为这个家多年操劳,如今有这清静去处,倒也是好事。要当真能够成仙了道,我听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时候恐怕我还能沾上爹爹这个光呢!”

“孩子话!”马钰听庭瑞如此说,不由笑道,“既然来了,也进来见见你们师爷吧!”

范明叔在一旁早已经等得着急了,听马钰说连忙向庵内走去,刚一推开门就对王重阳说道:“道长,你给我的经我可是认真读完了,这次总要教我些道术才行!”

“呵呵呵,”王重阳听范明叔这么说不由笑了起来,“你总要缠着学道术,这道术最应该用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捉鬼降妖啊!”范明叔说,“或者就像您那天让松树一下子长那么老高,别人总也要叹服的吧!”

“我那天自然是把你引向了歪处,”王重阳不由叹了一口气,“现在再收回恐怕也来不及了。我且问你,鬼在何处,妖又在哪里?”

“这,”范明叔作难道,“我哪里知道,我如果碰到了一次,现在哪儿还有命在?”

“既然没有,又何必去捉?”王重阳笑着问道,“你不怕自己捉不到,反倒被鬼妖所伤?”

“我这一身正气,又怎么会被鬼妖所伤?”范明叔大大咧咧地说道,“道长,之前您给我《孝经》的时候,咱们可是说好了的,等我有了基础就要教我道术的,您现在又这样说,那到底是教还是不教?”

“只读一本《孝经》就够了吗?”王重阳又从桌上拿起一本抄写好的经文,“这也是我给你准备的,《太上感应篇》,你且回家慢慢再读来,如果读完这个你还觉得有必要学道术,我定会教你。”

“道长,还读啊?”范明叔咧咧嘴,“我最怕读书了,现在为了学道术怎么反倒成了个读书人?”

“你想学道术就要读,不想读就不要学了。”王重阳板起脸来说道,“如果读我还有可能会教你,不读是一定不教的。”

“我读就是了嘛。”范明叔生怕王重阳生气,连忙说道。

这时王重阳看到马钰欲言又止,就对周伯通说道:“伯通,你可还记得之前说过要把宅子舍给我用?”

“记得记得,”周伯通连忙回道,“师兄现在就用?那我回去了就收拾出来!”

“我想你那整个宅子倒不用全部舍给我,我想只需要有三个或四个全真庵这样大的地方就可以。如今我收了马钰、谭处端,眼看着还会有人前来拜师学道,这个地方恐怕是不够用的,不如就在你的周家宅院再建个大些的庵堂来,你看可好?”

“那当然好了,”周伯通说道,“师兄去我那儿,我也好早晚听从师兄教诲。”

“马钰,”王重阳又对马钰说道,“我知道你在此地修行的难处,不如你就暂且离开马家,和周伯通一起去他那儿,早晚再建出一个庵堂来,我们也好广收门徒,弘扬道法。”

“是,师父。”马钰躬身称是,王重阳又说道:“你和周伯通只管全心筹建庵堂,我已传授了周伯通内丹修炼之法,如今你内丹还没有修炼到火候,有不懂之处可随时请教周伯通。他的修心、炼心之道虽非我真传,却自有其精妙之处,你不妨虚心向学,切不可懈怠。”

“是,师父。”马钰答应着又看向马庭瑞,见此时马庭瑞满脸的不高兴,却只是隐忍不言。

“庭瑞,”王重阳又看看庭瑞,“我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你娘气我化你爹出家,我倒恐怕她只顾了眼前恩爱,却忘却了入世因果。你娘原本极具慧根,只是被这尘世爱欲障迷了自性,我这有你谭师叔抄写的《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一篇,你可带给你娘,让她无事时清静读诵,或许于解除心中迷惑大有裨益。”

“是,师爷。”马庭瑞说道。这时马钰和周伯通已经收拾停当,向王重阳告辞,两个人离了马家庄园,准备去往周伯通家。

安儿看老爷要走,就要跟着前往,马钰想了片刻说道:“安儿,你且随侍在师父身边,早晚于他老人家也好有个照应,另外你也好随时请教。既已出家,我们就不应再有主仆之份,你既全心向道,就专一修行也好。”

“是,老爷。”安儿答应着,嘴上一时却难更改过来。当下马钰和周伯通就向王重阳告辞而去。

安儿站在南园门口看着马钰走远才依依不舍地往回走,刚转过身,就听到后面一声问讯:“小兄弟,请问这是马家南园全真庵吗?”

“正是。”安儿回头一看,却是一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站在身后,“你是干什么的?”安儿正没好气,不由问道。

“我是特来拜师学道的。”那人说,“请问道长可在庵内?”

安儿上下打量着那人,看那人一副喜兴的模样不由乐了:“嘿,道长刚说会有拜师学道的,果然就来了!你等着,我去给你通报一声!”

全真庵内,范明叔正翻看着王重阳给他的经文,遇到不大理解的地方就问马庭瑞,马庭瑞就细细地给他讲了,王重阳在一旁听着,不由暗暗点头:“这庭瑞年龄虽小,却学识广博,于儒学经典熟悉本是平常,没想到居然也熟读过道家经典,马钰果然是教子有方。”

正在这时,安儿走进来说道:“道长,有位先生前来拜师学道。”

王重阳说道:“请进来吧。”

过了不大会儿,安儿领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走进了庵堂,只见这人中等身材,长得十分健硕,一张脸白白圆圆,浓眉大眼,直鼻方口,嘴角略微上翘,整个人就透着那么喜兴。只见他快步走到王重阳跟前,深施一礼:“郝升拜见道长,去年一见道长即有拜师之意,因有老母年迈,我需在家奉养,如今我母仙逝,郝升在这世上再无牵挂,特来拜道长为师,愿追随道长修道求真!”

王重阳连忙扶起郝升,范明叔和马庭瑞一看,原来大家却都相识,范明叔说道:“郝升贤弟,你也要出家吗?要说别人出家还有些勉强,郝升贤弟你出家那可真就如同回家一般,平日里就总见你谈经说道,总是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望尘莫及。如果真要跟随道长修道,你的道行我恐怕是骑着马都赶不上了!”

大家听范明叔这么说,不由都笑起来,那郝升脸一红,看看范明叔和马庭瑞,不由憨厚一笑:“范兄,马贤弟,你们怎么都在这里,难道是都要跟随道长出家吗?”

范明叔从未想过出家一事,他经常来此看望王重阳,大多数只是为了学些道术好玩而已,没想到王重阳却总是给他几本经文来读,虽然读着颇有道理,但是平平淡淡,却远非他心中所热烈期望的玄幻道术,更不由淡了学道之心。如今听郝升一问,他不由嘿嘿一乐:“我怎么会出家,家中现有娇妻美妾,哦不,家中还有父母在堂需要奉养,我怎么能随便就出家呢!”

马庭瑞新娶了妻,见父亲出家之后母亲常常愁眉不展,自己一向学业精进,更期待着能够仕途青云,倒从来没想过要出家修道,偶尔前来听师爷讲经说法,也不过是希望学些道德修进和养生的功夫,此时听郝升问只得答道:“我还要奉养老母,出家一节倒没想过,倒更想效仿令兄锐意仕进,也好能光宗耀祖。”

原来这郝升兄弟二人,他家原本是宁海城中的富户,颇有些祖产,祖上尤以诗书传家,其兄锐意仕进,中进士后如今在山东省内任一县县令。郝升兄弟二人父亲早丧,先前郝升就只与母亲在这宁海城中相依为命。郝升平时虽然也喜欢读书,却不喜欢像哥哥那样考取功名、进仕作官,他每天最喜欢的还是谈玄参禅,常常读《周易》及黄老之书,于书中义理倒极能领会其中奥妙,又加上曾遇异人指点,于阴阳历术方面也颇为精通,偶尔与人闲聊,或者与友人谈笑逗趣,无论占卜还是看相,竟无一不准的,朋友有时就戏称他为“郝半仙”,他不以为忤,反倒更能自得其乐。

去年七月,郝升曾与王重阳在街上偶遇,当时郝升也正与朋友谈相论卦,王重阳听后闲聊了两句,没想到郝升却和他谈得极为投机,当时就有拜师之意,但顾念到兄长不在母亲身边,自己自当留在母亲身边尽孝,因此就只是按照王重阳的指点多读些经典,倒没有急于出家拜师。

这次郝升特意前来拜师,王重阳见他一心赤诚,就答应下来,又为他引见了谭处端,并将郝升改名为郝璘,又名郝大通,道号广宁子。

8

第九章 水尽云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