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问道无常>第十七章 伴虎之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伴虎之夜

小说:问道无常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7/11/25 7:13:02

邱处机此时坐在那方石之上,眼看着那老虎一步挨一步慢慢地走了过来,老虎的神态看上去十分安宁,可是在这份神态安详之中却又自有一番王者的气概,一走一动自然步步威风,无形之中就好像带着强烈的煞气一般,还有它不知不觉中发出的轻吼,也自具有一种威慑的力量。----虎本是这山中之王,人类于它,或许只是入侵者吧?而入侵者,必杀!----在虎的意识之中,定然是有着这样的逻辑。

邱处机缓缓地呼吸,呼吸,努力让自己紧张的心跳慢慢和缓下来,呼吸越来越悠长,越来越缓慢,原本他紧张得想要闭上眼睛,索性来个眼不见为净,可是又想到平时自己打坐都是眼睛微闭,此时若是真的紧闭了双眼,倒恐怕整个脸部的肌肉都会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一旦肌肉紧张,周围的气息自然也会随着紧张起来,倒恐怕反为不美。想到这些,他不由就只是微微闭着双目,像往常一样深长地呼吸,入静,让自己忘却当前正处于险境之中,而只是非常自然地一呼,一吸,仿佛与这周遭的天地都是寂然一体的存在。

很安静。

非常安静。

如同往日每个静夜之时的安静。

耳中终于听到了老虎踩踏沙石的声音,一步一步地声音越来越清晰,渐渐的,自己已经能够感觉到老虎携带而至的温热气息,带着些腥气,好像还有些干草的味道,清晰的,一阵阵的冲着鼻子扑将过来。邱处机嗅着这浓重的气息,鼻子里不由略略有些发痒,就好像刚才闻到春香带过来的那阵脂粉气息一样。

想到春香,邱处机不由又有些担心,怕她会因为害怕而大声的喊叫出来,如果那样确凿无疑是会惊动老虎的,而惊动老虎的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他深知此时最好的方法就是沉寂,与这天地浑然一体般的沉寂,而不是去弄出任何惊动老虎的噪音。

“她千万别发出什么声音才好!”邱处机这样想着不由侧耳倾听,山洞中没有任何响声,连一丁点儿声音都没有,不知道春香是吓坏了,还是也知道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只能假装自己不在这里。

听了片刻之后没听到声音,邱处机放下心来,仍然只是缓慢地让自己深长地呼吸。这呼吸之法还是他十二三岁时和师父学的,十几年坚持下来,此时已经不需要再刻意地去用力调整,而成为极其自然的事情,就好像他生下来之后就一直用这种方法呼吸一样。

自然,深长,毫无凝滞之感。

一呼一吸,源于天地,此时又凝神于天地。

如果此刻有人去倾听,或者细细分辨邱处机的呼吸,或许那就是最为自然,最为合乎天地之道的呼吸吧?

否则,那老虎怎么却分辨不出眼前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此刻,那老虎仍然像往常一样在洞前缓缓地踱着步,就好像在丈量自己的地盘一样。沙石在它的虎爪之下发出轻微的摩擦声,好像石子与石子之间的摩擦都突然具有了无穷的威力一样,每一声都足以让人的心不安地随之跳动。

春香此时已经从山洞的角落里轻轻地回转过头来,刚开始她是无比的害怕,有那么一刻,她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似的想要呼喊出来,可是看着邱处机此时的神态,又看那老虎无比悠闲的样子,突然就意识到,自己还是不要去惊动它的好。沉默着,沉默着。白天她看起来就是那样活泼的性子,好像平时让她沉默都是十分困难的事,可是此刻她却知道,只能沉默,不动,像这山中任何一块石头般的静默,不动。

老虎慢慢地在洞口盘旋游走,过了许久,它竟然在邱处机打坐的方石旁轻轻地卧了下去,两只前爪十分安闲地轻轻向前伸开去,虎趾四开,轻松地放开来,接着又打了一个悠长的哈欠,就将硕大的虎头轻轻地依偎在了两只腿上。看那样子,它好像巡视累了,此时就要在此歇息片刻。

从微闭的眼睛余光中看到老虎居然放松地在自己身边卧了下来,邱处机倒没觉得太过惊异,只是这样一来,虎的气息更为浓烈,自己的鼻子不由更加痒了起来。要知道,平时眼睛容易闭紧,嘴巴容易闭住,可是唯有这个鼻子和耳朵,却是任你有再大的神通也是无法闭住的,就算伸出手去把它捂紧,人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此时,全身关窍似乎都在可控之中,唯有这鼻子痒痒的,而且越想觉得越痒,忍不住就想要打出一个喷嚏来才会觉得痛快。

可是正在此紧要时刻,别说是打一个喷嚏,就算是身体只微微一晃,惊动了老虎,让老虎意识到自己身边有个大活人,那又怎么得了?

邱处机当然知道此时是何等紧要的时刻,想要忍住却苦于没有什么办法。正在苦恼为难之时,却听到远处山中传来一声虎啸,听声音还有些稚嫩,邱处机猜想应该是那只小老虎发出来的,他心中不由轻轻一震,身边的大老虎耳朵也极为敏锐,此时只听到这一声轻啸,只见它耳朵轻轻一竖,立时抬起脑袋,双腿也支撑起来,而后几乎没有什么犹豫,腾地站立起来,身体轻轻向前一跃,已经跃离了邱处机身旁,向着深山的方向飞奔而去。临走之时,它的尾巴猛地一扫,正扫到邱处机的肩膀之上,邱处机正拼命遏制住自己的鼻子痒,此时看到老虎离去,心中不由一喜,此时就算被虎尾扫一下又能如何,他只是继续沉默着,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待得老虎远去,邱处机想要痛快地打出一个喷嚏来,可是突然发现那个喷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鼻子痒的感觉也已经没有了,看来也还是自己的心理在作怪,害怕、恐惧这些感觉是没有了,不过面对老虎这样的野兽,却怎么也无法和与人相处相提并论的。

正自己觉得好笑,看到山洞口那儿人影一闪,正是春香看老虎走了,她就放心地跑了出来。看到邱处机仍然巍然在方石上打坐,春香不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长,我当真比老虎更要可怕吗?你宁愿在洞外孤身面对老虎,甚至冒着送命的危险,也不愿意和我一起在洞里逃生吗?”

邱处机听春香如此说,不由缓缓收了打坐的姿势,轻轻站起身来,这一站起来,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是经历了生死大劫一般,有这一想,心中竟然顿时洞明,仿佛自己的头脑之中、心头都慢慢地打开了一扇门一般,心中清澈,透明,宛如有一颗巨大的水珠一般悬挂在眼前,晶莹剔透,光泽喜人。一时他心中不由百感交集,喜悦、欢快、振奋之情难以言说。

“悟得,原来却是这样的!”一身轻松之中,邱处机不由得心中暗想,眼中略略有些湿润,脸上却忍不住要笑出花来。

此时再看春香,却只是一味执拗地盯着自己,目光炽热而诚恳,极为期待邱处机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回答。

看此情景,邱处机不由微微一笑,此时心中一片清明,修道之功已经更见奇妙,这正是自己十余年来一直梦寐以求的,又怎么能够于此时后退半分呢?况且,就算自己此时并没有这一番体会,再往前推几年,还没有拜师的时候,还有已经拜师之后,就算那时自己还没有体会到这番修道之妙,也断断不会想到这件事的。于是他深深地向春香施了一礼:“姑娘,邱处机多蒙姑娘眷顾,只是我既已出家,于俗世情爱是早已看淡了,倒实在是不愿误了姑娘终身!如今,老虎已去,这山中更无其他危险,姑娘若是此时离开,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我只问你,”春香看样子却仍只是恋恋不舍,听了邱处机这番话鼻子轻轻一抽,看样子就要哭将起来,自然有一番可怜巴巴梨花带雨的娇怯模样,她把一双泪眼看定了邱处机问道:“你仔细看看我,你就果真舍得让我去吗?”一边说一边又向邱处机走近来,“我虽然是穷人家的孩子,可是平时和姐妹们也经常读书写字,道德礼仪我是知道一些的,平时也并不是那不知廉耻的女子。只是今天见了道长,我这心里,心里实在是割舍不下!平时姐妹们都夸我长得漂亮,我就不信道长全看不到,难道竟然是一点儿都不动心吗?像我这样的漂亮女子,在我们镇上都是难找呢!道长,你当真,当真是一点儿都不动心吗?”说完,就只是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视着邱处机,非要等出一个期盼的答复来。

“恕我实难动心!”邱处机听春香这么一说,这句话不由脱口而出,既然觉得她不像立刻就能离去的样子,就不由又轻轻地打坐于方石之上,“道心已满,凡心难生。姑娘若不嫌此地简陋,也可待到天明。若另有去处,我就不强留了!”倒摆出了一副漠然送客的样子来。

“哈哈哈,邱处机,原来你真的已经练到了这个地步!能够到达这番境界,倒还真是难得!”没想到春香听邱处机说了这番话,突然仰头脆声地笑了起来,笑罢人突然就不见了,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微淡的金光。

邱处机不由大感惊异,连忙抬头寻找,却哪里还有春香的踪影?倒是在山洞口的石壁之上,微微有几道金光闪烁。邱处机不由站起身来走过去观看,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写了几句话:

山中背渡客,全真邱处机。

骊山巧试探,度厄在磻溪。

明明如日月,皎皎夜星稀。

此生本有岸,只待故人及。

7

第十七章 伴虎之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