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问道无常>第八章 离我去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 离我去者

小说:问道无常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9/11/8 12:16:47

柳九儿那边哭成一团,柳员外在邱处机身边只是唉声叹气,愁苦不已。尹志平虽然心中烦躁,可是此刻毕竟有师父在这,他觉得自己就有了主心骨:“师父总是凡事都能给我正确的指点!”尹志平想道,他的内心深处充满了对师父的崇敬与佩服,如果能够,他愿意永远跟随侍奉在师父身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邱处机微闭的双目才缓缓睁开,他看了一眼旁边一直垂手而立的尹志平,轻声唤道:“志平。”

“师父。”尹志平轻轻回答道,他的眼睛抬起来,看向他一直敬重的师父,师父此刻的表情是他之前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有坦然,带着些凝重,还有一些他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师父这样的表情突然让他觉得自己看向了一个无比苍茫的天空,极深极远的,开阔,然而却更多了些不大真切的意味。

“志平,有劫如此,自当应之。”邱处机看着自己一向最钟爱的弟子,终于缓缓说道。尹志平本来就是天生就的道家弟子,他想,只是有劫如此,自当应之。他缓缓说着这句话,内心虽然一向没有波澜,此时却仍然不禁为这最心爱的弟子心痛不已。此劫若过,德行愈深。此劫不过,却又待奈何呢?他抬头看向辽远的天空,在内心深处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替不得他,任何人都替不得他!”

“是,师父!”师父短短的几个字让尹志平周身如同受到重击般一震,不过他却仍然像平时一样轻声地、恭顺地回答道,随着这一声回答,他双膝不由一软,跪倒在师父面前,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流了下来。

尹志平跪在路边,看着邱处机带着罗七、赵九更、张志素及几位弟子缓缓地向前走去。

“邱道长,怎么,就把尹道长留在这儿了吗?”赵九更经过尹志平身边时,看尹志平的神情悲戚,不由扬声叫道,“这天底下难道就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了吗?”他用手拍了拍腰中的宝剑,想要说,“咱这儿可多的是更硬的道理!不怕他们的!”可是看邱处机神情平和,却不由忍住了。

“救人就是理。”邱处机轻声说道。

“怎么,救人就是理?”赵九更思索片刻,十分想不通这个道理,不过平时极为多嘴的他此时竟然一时沉默,不敢有任何反驳,想了半晌,突然就猛的一扬马鞭拍打在马匹身上策马向前,目光却冷冷地射向柳员外一行人身上。

“师兄保重!”卞志和此时牵着马匹经过尹志平身旁,眼泪汪在眼圈里,“都怪我!”他想要自责几句,可是却一时哽咽,再也说不下去了。

“去吧!”尹志平惨然一笑,“替我多照顾师父!----不要再调皮了!”

“是,师兄!”卞志和深深地施下礼去,拜别了尹志平,步履沉重地向前走去。

“师兄,保重!”“师兄保重!”张志素、赵道坚、夏志诚纷纷和尹志平拱手作别,尹志平眼中含泪,送别了这些昔日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师兄弟们。

回过头去,他看到柳员外的眼睛正定定地看着自己,满眼的期待,他转身欲走,却被一直跟在身边的管家一把拉住。

邱处机带着一众弟子继续前行,一路之上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连一向多话的赵九更也是一路无话,只是在邱处机帮他处理腿伤时两个人才说上几句。

“道长,这药效真是好得很,这刚刚用了两天,我的腿已经不疼了。”看邱处机为自己处理受伤的腿时,赵九更说道。

“好在原本伤得就不是很重。”邱处机仍然是不急不缓地说道,他把药敷好,又看着赵道坚仔细地把伤处包好,看着赵九更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点了点头,“再用两天应该就可以正常走路了。”

“道长医术是这个!比我们军中的大夫可不知道要强多少!”赵九更翘起大拇指来夸奖道,邱处机淡淡一笑,“只是平时多了些研究而已,实在是不值得一提。”

“怎么不值得一提?”这时罗七也凑上来说道,“我可是听杜将军说起过,道长您在龙门的时候曾经为当地百姓研制解药,救了不少受毒害的百姓呢!”

“那都是举手之劳。”邱处机想起杜大成当时的慷慨解囊,不由说道,“说起来,你们杜将军也实在是功劳不小!如果不是他,恐怕当时我们都不能那么快就拿到秘方!”

这时卞志和给师父递上水来,“师父,喝点水吧。”自从尹志平离开后,卞志和一直郁郁寡欢,偶尔和师父说话目光也是躲躲闪闪的。这次也是,他低着头把水递给师父,目光却始终不敢直视,他一直希望师父哪天能够痛快地责骂他一顿,可是师父却再没有提山里惊马那件事,更是丝毫不怪尹师兄的离开和自己有关。

“志和,”邱处机看一眼此时颇有窘态的卞志和,“凡事都有缘有劫,你师兄所受之一切却并非完全因你引起!”

“可是,师父,不管怎么说尹师兄都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可以再见到他!”卞志和说着眼睛不由红了,尹师兄在他心目中是没有任何人能够取代的。

邱处机抬起头来,看着天边飘动的云,“不会太久的。”

“师父说的是真的,师兄真的还能再回来?”卞志和听说,眼睛里不由有了喜色,追问道,“那家人真能放师兄走?”

“会的。”邱处机点了点头。

“可是,”卞志和犹豫了片刻又说道,“可是,毕竟和以前不同了。”

邱处机愣了一下,深长的目光看向天边,沉思片刻,他才说道:“但愿志平一如既往。”说到这儿他把水壶递回给卞志和,“过往不究,志和,你切不可太在意已经过去的事,重要的总还在当下。只是你要记住以往的教训才好,同样的错误不可以再犯!”此时赵九更的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他想这几天看卞志和的神情已经是极其诚惶诚恐了,知道做错了能够改正就好。

“是,师父。”卞志和应道,虽然心中仍有愧疚,不过显然好受多了。他觉得每次和师父说话除了会有收获之外,还总是会重新鼓荡起信心和不尽的勇气。他这个年纪还不知道自己应该向哪个方向努力,但是每次经过师父点拨,他总是能够明确一点,再明确一点。

很快这支队伍就走出了终南山,山外风雪渐小,太阳照射处更只是薄薄的一层,一行七人能够走得更快了。罗七和赵九更在来请邱处机之前,杜大成就和他们说过,如果请到了邱道长就只管直接去往山东青州,不用再去凤翔府,所以此时罗七和赵九更打马跑在最前面,一路指引着道路前行。

罗七原来就不是太爱说笑的人,平时喜欢说笑的赵九更此时腿伤已好,心情也是大好,不过就他几天的观察来看,发现这几位道长平时倒时沉默的时候居多,邱道长虽然在自己说话时也会谈上几句,不过看上去却也不大爱说话。赵九更本来就是个聪明人,尤其善于察颜观色,看此情形自然也就话少了许多,一路之上大家就只是催马赶路,晓行夜宿,走州过县,很快就进了山东地界。

此时已近春节,经过村镇之时看到当地居民纷纷挑担采买,孩子们欢快地蹦跳着,偶尔还有心急的孩子燃起爆竹,节日的气氛已经颇为浓烈。

邱处机看着这样的场景,觉得尤为亲切。他离开山东已经有二十余年的时间,此时当地的风俗自然是和之前没有什么大异,因此觉得熟悉又亲切,心中一时多有感慨。更何况时近春节,情景更十分熟悉,恍惚之间仿佛又看到美玉王步履蹒跚地带着自己在市镇上采购新衣、挑选书籍,时过境迁,想来如今美玉王坟前的草定然是已经长得很高了吧?师叔周伯通若还健在,也应该是近八十岁的老人了,以他的性格,定然还是心性灵动、热情如初吧?----虽说是修道多年,道人心境最为讲究平和,不过来到这自己的生养之地,却总还是有些激动难捺。

张志素、赵道坚和夏志诚等人之前还从来没到过山东,此时看沿途风物与在陕西之时颇为不同,不由都睁大了眼睛看个新鲜,尤其是卞志和,此时心情和前几天也大有不同,看到新鲜事情问题就更多了起来。

几个人缓缓地穿过市镇,叫买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卞志和只觉得两只眼睛都不够使了,他索性跳下马来,在沿路的摊子上看着,觉得样样新奇。

邱处机看镇子之上人群往来密集,也就跳下马来,牵了马慢慢地走。此时虽然未到家乡栖霞,不过人们的口音却十分相似,听着周围乡音盈耳,心里突然就觉得踏实了许多。

罗七和赵九更提前问过了当地居民,知道这就是青州的渔子镇,离杜大成和他们约定的仰谷山已经不远,再加上当地居民告诉他们,半个月之前刚刚有一支军队经过这里向南去了。罗七和赵九更听了,都认为是杜将军的人马已经先期到达,所以此时都兴冲冲地对邱处机说:“道长,杜将军已经到了,我们马上就能见到他了!”

1

第八章 离我去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