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问道无常>第十八章 仰谷山上 (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章 仰谷山上 (三)

小说:问道无常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9/11/29 12:44:33

听胡一雄这样一说,单霞不由一愣:“什么缓兵之计?”她问道。

“你倒说说看,咱们这山上每次官军来了都是靠谁打胜仗的?”胡一雄得意地问道。

“哎呀,还能有谁啊,还不全都是你!”单霞一提起这事,却不像胡一雄那样得意,她脸上一点儿喜色都没有,倒多的是忧虑和无可奈何,“你杀戮太重,这就是我平时最担心的呀!”

“妇人之见!”胡一雄有些不屑地说道,“我不出去和官兵打仗,这满山的兄弟吃什么,喝什么?你能有这满箱的金银首饰,还有丫头仆从侍候?”

“我穷日子也是过得的。”单霞苦笑着说道。

“那是你现在有吃有喝有金银了才会这么说!”胡一雄说道,“等你真穷急了看看!”

单霞皱着眉头不语。胡一雄看单霞变了脸,连忙笑道,“和你说笑呢,有我在哪能让你过穷日子!唉,扯远了!咱们说的是法事不是?你想想,十四天过去,我这伤能好个差不多不?”

“够呛!”单霞赌气说道。

“嘁!”胡一雄不以为然地斜了单霞一眼,继续说道:“那天我看官兵也是因为做法事就没有开打,现在咱们山上没人能打,我也就只能指望着咱们这儿做着法事,官军暂时也就能推迟打仗了!”

“亏你这招也想得出来!”单霞看着胡一雄说道,“法事也是能开玩笑的吗?”

“唉,我也是没别的招了!”胡一雄说道,“但凡我还能出去打,早就出去和官军打个痛快了!”

两个人正说着,丫头带着郎中进来了,“二当家的,我来给您换药了!”郎中一边给胡一雄行了个礼,一边说道。

胡一雄本来正说得眉飞色舞的,这时突然看到郎中进来,顿时声音就低了八度:“老苗啊,咱这伤啥时能好啊?”这郎中姓苗,祖辈世代行医,在这一带颇有名气,每次这山上的土匪有个病痛什么的都会请他来。

“二当家的,俗话不说了嘛,‘伤筋动骨一百天’,您这怎么也得过三个月啊!”苗郎中一边说着,一边仔细查看着胡一雄胳膊上的伤口,“我给您用的都是我这儿最好的伤药,保证不会落疤的!”

“落疤不落疤的我不在乎,我一个大老爷们身上有个疤啥的没事,但是你要快,要快,知道吗?”胡一雄正说着,苗郎中已经开始给他的腿伤换药了,腿上的伤是最重的,郎中一动他不由疼得直皱眉,尽管这样他还是咬着牙说道,“这不还有仗等着要打嘛,你可得让我好快点儿!”

“嗯嗯嗯。”苗郎中心想,这可真是快不了的事,不过他暂时也只能先嘴上敷衍地答应着。

单霞看胡一雄疼成了那个样子还想着要去打仗,不由气得扭身出了里屋向外走去:“天天就是打打杀杀的,以前只顾打仗也就算了,现在都伤成这样了还是这样!”她低声地埋怨道,一时觉得实在不知道怎样劝说自己这个虽然英勇但却流于鲁莽的土匪丈夫。

李川勇在法会现场指责在场土匪的时候,丁大力正在一旁安静地观看法事。看到李川勇当时的样子,丁大力想,大哥到底是老了啊!居然已经受不住这样的场合了!但凡上了山做土匪的人,哪一个心里没有点儿伤心的往事啊?可是任由那些往事把自己压得伤心不已,这土匪的道路以后却还怎么走下去?丁大力这样想着,以前自己因为帮着胡一雄逃跑而被官府追捕时的情景仿佛又在眼前,我也不是天生的土匪啊,不过被逼到这份儿上了,该上山还是得上山。既然来了,总也要做出几分样子来吧!

丁大力边看边想,心里对以往居然没有任何不舍和难过,对自己当时或许会有的前途更是没有任何惋惜。胡一雄曾经好几次半认真半玩笑地说自己连累了一个准状元,丁大力自己却只当那是个笑话,他的心里好像完全把上山之前的事情都屏蔽了开来,而只专心地做土匪这件事。他想,既然选择了,那就踏踏实实地做个像样的土匪吧!丁大力此时眼前飞舞着好像连绵不断的法衣,还有法师端庄的面容,而突然他觉得自己也不过是自己过往的旁观者,就像现在看这场法事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没有怀念,没有叹息,什么都没有!————这一刻,丁大力突然明白,其实无论是和李川勇比,还是和胡一雄比,自己都是最冷情的一个!

丁大力就带着和平常一样的那种十分悠然自得的神情观看着整场法事,看着有的兄弟十分听话地按照李川勇的吩咐跟随叩拜,他却始终是冷眼瞧着,既不抗拒,也不热情,就只是那么看着,他既是这次法事在山上的主持者,可是此刻却也最像一个局外人。及至上午的法事结束,他又像一个周到的主人张罗着接待道长们的所有事情,面面俱到,但是只是做应该做的,不带什么热情或者冷淡的情绪。

下午法事刚开始的时候,丁大力原本还想在法会旁边候着,可是锣鼓刚一响,胡一雄屋里的一个小丫头就跑了过来:“丁先生,我们二当家的请您过去!”

丁大力跟着小丫头来到胡一雄房间,刚一进门就看到胡一雄把自己整个埋进了被子里,听到小丫头来到床边叫了自己一声,胡一雄才勉强露出眼睛来,冷冷地看着丁大力,说道:“大力,你能不能让他们把动静弄小点儿?这是要吵死人啊!”

丁大力原本以为胡一雄有什么大事,及至听到胡一雄说的是这事,不由淡淡一笑,很干脆地回答道:“不能!”

“你气死我了你!”胡一雄说道,“你现在了解一个躺在病床上的人的感受吗?这是要闷死加气死我啊!”

“这事是你自己同意的啊!”丁大力稳稳当当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说道。

“谁能想到他们动静这么大!”胡一雄说道,“走走过场就得了吧,还把这事弄得这么认真!”

“你这话就说错了!”丁大力极其认真地纠正道,“人家收了钱,自然要做好自己道人的本分!不然不只是糊弄人,同时也是糊弄鬼了!”

胡一雄“噗哧”一声气笑了,“糊弄鬼,糊弄鬼,这词也就你大力能想出来!”

丁大力仍然四平八稳地坐着,看胡一雄笑了一会儿才问道:“雄哥请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给你解闷?”

“我呸!”胡一雄啐了一声,“解闷用得着你?哎,我还真有正事要嘱咐你,这些来的道士谁是领头的?”

“哦,主事的是青松观的李通玄道长,”丁大力回答,想了想又接着说道“不过我看有一位道长看起来无论是道行还是威信好像都还在他之上。”

“哦,这你都能看出来?”胡一雄这回认真了,他看着丁大力,“他们和官军之前是什么关系,你了解过吗?山下的法事是官军请他们来做的吗?这些你都要打听清楚!”

“雄哥你有什么想法?”丁大力听胡一雄这会儿是说到正题了,于是也正色问道。

“主要就是要看看这些道士到底是哪头的?你想想,为什么这些道士突然就要做超度?以前咱们在这山下打过多少仗,死过多少人?也从来没什么道士过问啊,这青松观离咱们这儿可不算远,但凡有个风吹草动的都能听说,从来也没见他们做过什么呀!为什么偏偏这次就有这么大场面的法事?这难道不奇怪吗?”胡一雄问道,看丁大力此时茫然的样子,不由又有些来气,“怎么,难道咱这山上就只有我一个人有脑子?”

丁大力还真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突然听胡一雄提起也不由认真思索着,倒全没把胡一雄的奚落放在心上,再说胡一雄以前也经常嘲笑自己,他从来也不介意。他知道文人有文人的局限,像胡一雄这样从来不大读书的人有时候思路也的确开阔。听胡一雄说起这些,他不由轻轻点着头:“嗯,这几天我要把这些都打听清楚!”

“再多打听打听,那个更高的道士是谁,从哪儿来的?————别光派马二出去了,那小子毕竟太嫩,多派几个老成的人去!实在不行你就自己出马!”胡一雄躺在床上嘱咐道,“咱现在属于战时,光想着做什么法事哪是咱们的本分啊?咱就是要看看这些道士能不能在咱们打仗的时候起点作用!”

“好好好,我这就去。”丁大力连声答应着,看胡一雄再没有别的事嘱咐,就顺便看了看胡一雄的伤势,然后嘱咐了小丫头几句,就回去安排去了。

胡一雄吩咐完了事情看着丁大力连声答应着去了,他不由安然地躺下,突然自己就有了那个什么“运筹帷幄”的感觉,好像自己现在完全是大帅加军师般的全能。“壮志要酬啊那个啥……”他突然很想赋诗一首,然后马上又成功地卡壳了。

3

第十八章 仰谷山上 (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