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问道无常>第二十章 仰谷山上 (五)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仰谷山上 (五)

小说:问道无常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9/12/3 15:03:48

胡一雄躺在床上,听丁大力把这几天的情况说了一遍,当他听到官军来下战书的时候,不由用手轻轻捶了一下床沿,虽然马上疼得咧起了嘴,可是还是把话都痛快地说了出来:“唉,你说我这一受伤,可错过了多少好仗!”气得单霞扭头又出去了。

“雄哥,马二问过那小道士了,就我原来和你说过的那位看起来比李道长还厉害的,他姓邱,听小道士说这位邱道长是山下那官军主将的师叔。”看胡一雄一扫往日养伤时的沉闷,丁大力不由继续报告着好消息,把卞志和告诉马二的他们从哪儿来、邱处机和杜大成的关系等等都说了个明明白白。

胡一雄一听,眼睛顿时就亮了,他看着丁大力笑道:“这样的话咱们就有的是办法对付官军!”

“嗯,”丁大力点头应道,以他对胡一雄的了解,他自然知道胡一雄现在想到的必然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办法,他自己呢,之前他当然是一向不喜欢用那些下三滥的办法的,但是现在怎么说自己也是土匪啊,已经是土匪了又有什么办法不能使的?更何况这是保命的大事,关系到全山兄弟老小的生死!

“哈哈,大力啊,这法事呢,就让这些道士们一天接一天慢慢做着吧!”胡一雄悠然地躺在床上,脸上露出极其放松、享受的神情:“咱们也不急着和官军打,现在着急的不是咱们了!应该着急的是那些官军了你知道吗?真不知道那个什么杜大成是怎么想的,这么紧要的时刻,他自己的师叔这么重要的人物也敢放心送到咱们山上来?哎,咱们是土匪啊,他们难道真的不怕吗?”说到这儿,他故意咧咧嘴,“我胡一雄自打上了山,对官军可是什么坏事儿都干了,要说能绑架到对付官军的人质,我可还真从来没得过手!————这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好事!这次他们亲手送来一个机会,我要不把握住了,不是太丢自己的脸了么?”他一边说着,一边兀自美美地看着屋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丁大力看着胡一雄的样子未免太过得意,不由说道:“可是,他们毕竟是道士,咱们真绑了他们,不怕被别人笑话?”

“嘁!我也没说绑啊,我动手了吗?我这不还没动手呢!”胡一雄睁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丁大力,这正是丁大力之前熟知的胡一雄耍无赖时的样子:“咱们要做法事啊,一场接一场的做啊!这山上阵亡的兄弟做完了,就让活着的挨个想想自己家这几年死了的亲人,一个个都挨着做!”

丁大力一听,这山上兄弟几千来人,说真格的,谁家还没有个故去的老人啥的,这挨个儿做超度法事得做到猴年马月啊,这分明就是把这些道士软禁到山上了!这一招也真亏胡一雄想得出!不过话说回来,有法事要做,道士能有理由推辞吗?这年头老百姓可都不富裕,能活着本来就都不容易了,哪还顾得上逝去的?估计山下的百姓一年到头总共也做不了几场法事吧?现成的银子道士们会不想挣?

胡一雄想出了这个主意,此时躺在病床上心情大好,不由就轻轻哼起了小曲。丁大力还从来没见过胡一雄这么高兴,他又仔细一听,听出来胡一雄哼的居然是道士们这几天常用的经韵曲调,不由暗想,别看雄哥天天嚷着这些声音烦死了吵死了,可是谁能想到他居然不知不觉地就接受了这样的影响!

来仰谷山的道士们当然还全然不知道胡一雄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把他们软禁在这山上,他们只是还和以往那样平静地筹备法事,平静地进行着法事,直到那天邱处机在路上偶遇苗郎中,确切地说,应该是救治了苗郎中。

苗郎中那天给胡一雄看完伤之后背了药箱往外走,路过法事的时候恰好赶上法事结束,一哄而散的土匪平时就不大讲规矩,此时更是乱了秩序,一个个争抢着往自己的住处跑。苗郎中那天也是辛苦了一天,反应既慢动作就未免迟缓,被土匪们一拥挤偏偏脚旁有块石头闪避不及,他身子一歪就歪倒在了地上,这一倒下谁知道就站不起来了。周围就有几个认识他的土匪围了上来,七手八脚地想扶他起来,苗郎中试着抬了抬腿,小腿一阵刺心地疼,他知道这是摔着骨头了,连忙又是摆手又是摇头:“不行,不行!”

旁边那几个土匪一看,有的就叫了起来:“我说老苗,不带这样儿的啊,不就是摔了一跤吗,这一下还站不起来了,难道让哥儿几个把你送下山去?”

苗郎中苦笑着摆摆手,说道:“摔着骨头啦!”

“哎,咱这儿可就你自己是郎中,别人可给你看不了!”土匪们这七嘴八舌地一喊,丁大力听到了赶紧过来一看,见苗郎中正跌坐在地上,看那脸上的表情实在是痛苦,丁大力连忙上前要扶,苗郎中摆摆手:“丁先生,我这一时是起不来啦!麻烦你帮我拿药出来我自己治上一治!”

丁大力听了,连忙轻轻地把苗郎中的药箱取下来,打开药箱递给苗郎中,苗郎中紧皱着眉头在药箱里找伤药,一边还轻轻摇着头:“这下摔得可真是不轻!人老了骨头脆,这下可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好呢!丁先生,这下我一时可是下不了山啦!”

“咱这山上有的是地方!”丁大力看苗郎中这一下确实跌得不轻,此时看他手上拿着药却是哆哆嗦嗦的,一时没法治,于是就抬头看向人群之中喊道:“谁会医术,先来帮个忙!”

周围的土匪一听,纷纷说道:“这可真要命!丁先生,您要说让我们上哪儿打架去,我们二话不说立马就去!要说让我们治伤嘛,那可真是赶鸭子上架,都不会啊!”

“那就去找一个啊!”丁大力喊道,就有人撒腿四处跑去,丁大边这边就张罗着大家上来帮忙,帮着把苗郎中抬到自己房间去。

正在这闹哄哄的时候,只见一位道士飘飘然进了人群,他先是看了一眼苗郎中腿上的伤,然后又看了看苗郎中手里的药,抬头看着苗郎中说道:“先生可知道这药敷上至少要三个月才能好?”

“我知道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伤筋动骨一百天,咱这儿也没别的好药啊!”苗郎中紧皱眉头说道,“唉,我在这一带行医多年,给人治疗伤痛可不是一直都用这药!”

“我这儿有一种药治这伤却是最快,不知道先生想不想用?”那道士说道。

“哎哟,我的道爷啊,都知道道人心是最善的,您的药我怎么不敢用啊?”苗郎中这时认真地看了看道士,说道,“但请道爷用药!”

“好,请随我来。”那道士接着对丁大力说道,“丁先生,如果你不介意,我看请先把他抬到我们那儿吧,这几天我也好随时为他治疗、换药!”

“那当然最好不过了!”丁大力知道这就是邱处机,几天接触下来,虽然他们互相言语不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内心里对这位道士十分信任,所以此时听邱处机一说他有疗效更快的药,自然求之不得,连忙让大家把苗郎中抬到道士们住的房间里。

邱处机从自己的行李里拿出一个方盒,打开来,里面分门别类的放的都是各式药丸药膏,他从上面一层取出几粒药丸来,让在跟前侍候的卞志和取了水给苗郎中服下,又从下面那层取出一剂药膏来,先把苗郎中的伤处擦拭干净,然后轻轻地把药膏贴了上去。

“噫,凉丝丝的!”苗郎中刚开始是用十分好奇的眼神看着这位道士为自己忙碌,及至服下药丸,药膏也贴了上来,他不由露出惬意的笑容来,顺势夸奖道:“道爷,您这出手不凡啊,一看就是多年行医的!”

“我师父在我们那一带医术是极有名的!”卞志和最喜欢听人夸赞自己的师父,这时候又忍不住说道。

邱处机看了卞志和一眼,卞志和连忙轻轻吐一吐舌头,低下头去,又忙着给苗郎中和陪在一旁的丁大力沏茶去了。

“道爷原来精通医术,真是难得啊!”苗郎中觉得这时候腿上的疼痛明显减轻了,不由继续夸赞道:“您这治外伤既有外敷又有内服,这样的治疗办法之前我却还从来没有见过!别说我没见过,恐怕我们这个地带的郎中连听都没有听过哦!”

“我这也是经过很多次研制才配制成功的!”邱处机缓缓说道,“我们祖庵弟子众多,平时又多喜欢习武,所以跌打损伤最是常见,所以我着实下了一番功夫才配制成了这止痛散和化痛膏。一般像先生这种伤痛,不出七天应该能够痊愈了!”

苗郎中听说不到七天就能痊愈当时眼睛就睁得老大,叫道:“道爷,这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我这经手的伤者也不少,要说轻一点的怎么着也得两三个月,怎么您说我这伤七天能全好?”

邱处机微笑着点点头:“能!”

“我这年纪可不小了,您瞧瞧我这胡子,年过半百的人了!”苗郎中特意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说道,“可不像小孩子骨头嫩好得快!”

“我这药就是我们庵中八十岁的老修行也曾经用过的。”邱处机笑道,“七天之内都能好!”

“这我可真有点儿不太敢相信!”苗郎中却仍然只是摇头,“从一百天缩短到七天?如果真能那样的话,那您可就真是神医妙手了!”

0

第二十章 仰谷山上 (五)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