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问道无常>第二十一章 仰谷山上 (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 仰谷山上 (六)

小说:问道无常 作者:西说 更新时间:2019/12/5 15:21:55

丁大力一直陪着苗郎中在邱处机这儿治伤,他这时只是专心听着两个人的谈话,当听到苗郎中的伤不到七天就能好时,他心里不由一动:真要那样的话,到时候请这位邱道长把胡一雄的伤也看一看!

可是当丁大力把苗郎中受伤、邱处机救治和自己的想法都说给胡一雄时,胡一雄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我才不信呢,你就听人吹吧!苗郎中那是什么人?人家祖祖辈辈都是行医的,那一代一代传下来手里的药方不比咱山上的野草还多?你说的七天就能治好骨伤的那纯粹是灵丹妙药,人家世代从医的郎中家里都没有那样的药,他一个道士能有?”

丁大力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白说,唯一能够证明的只有时间,要看七天之后苗郎中到底能不能好才行。想到这儿,他又问:“如果七天之后苗郎中真好了,你会用道士的药吗?”

“那我当然要用了!”胡一雄说道,“放着快的药不用,我傻啊?”说到这儿他又想了想说道:“那你说,真要那样,人家道士能给咱治?”刚说完这句话他却又提高了声音:“哼,谅他也不敢不给治,他要是不给我治啊,哼哼,我扣了他的人,砸了他的箱,抢了他的药!”

丁大力横了胡一雄一眼,走了。

苗郎中就在道士房间里养伤,邱处机把自己那间最僻静的居室让给了他,那原是李通玄为了保证邱处机休息特意给他留的,邱处机现在就搬到居室外间,好方便一早一晚的换药,同时他也嘱咐了卞志和早晚照顾着。卞志和天生的热心肠,此时看苗郎中是个年纪足以做自己父亲的老年人,所以照看得也颇为殷勤。

法事仍然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这眼看着十四天的法事已经进行了十天,十四天之后的法事安排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李川勇的夫人、儿子、胡一雄的父母和姐姐、丁大力父母、马二父母……一个个土匪的名字递过来,做七天的,做三天的,做一天的,长长短短几乎快排满了两个月。

“我的个乖乖!”任凭李通玄以前做过多少次法事,见过多少斋主,此时都是咋舌不已,“这山上的兄弟们是都要做法事吗?”他看着前来递名单的丁大力问道,心想,没想到这土匪们怎么却比山下的老百姓还信这些?可是但凡都有这个孝心和虔诚,怎么却又来做了土匪?一时心里十分纳闷。

“道长您多费心!”丁大力在旁边说道,做出一份十分恭谨的样子。

“这倒没什么费心不费心的,我们只管做得周到就行。”李通玄一边说着,一边又扫视着此时手持兵器在屋里屋外笔直站立、装束整齐的土匪,心里觉得更加奇怪,当着丁大力却说不出来。等丁大力走了,他来到邱处机跟前,就忍不住把自己满心的疑惑说了出来:“邱道兄,您说奇怪不奇怪,他们这一个劲儿地安排法事不说,您看看,这是不是还派人把咱们看管起来了?”

邱处机站在窗前看着院子外面排得整整齐齐的土匪,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在所难免啊!”

“怎么就在所难免?”李通玄问道。

“在土匪看来,咱们是和官军一样的。”邱处机缓缓说道,“有所防备自然在所难免!”

“可是咱们是道士啊,两边都不沾的!”李通玄急道。

听李通玄这么说,邱处机不由一笑,坦然说道,“既来之,则安之。咱们只管做咱们的法事,他们怎样咱们又何必计较呢?”

“唉,想我老李以前可从来没被人这样看守过!”李通玄说道,“昨天我那些弟子还说,他们现在去厕所都有人跟着,看那样子好像生怕他们跑了似的,实在是大不自在咧!以前到哪儿做法事也没有受过这个啊!”

“自在不自在,原本都是自己心里的营生,却又关别人什么事!”邱处机仍然淡淡地说道。

“邱道兄,我如果有您这般心境啊,”看邱处机始终不急不缓的样子,李通玄不由翘起大拇指佩服地说道:“恐怕就过得像活神仙一般咧!”说罢两个人都是哈哈一笑。

弟子们向来可不都是随师父学的?原本两边的弟子一发现自己居然被看管起来了都觉得不大自在,现在一看自己的师父都是这般泰然,他们原本也都是修行了有些年头的人,慢慢地也就自己调整心态,都不再把被看守起来这事当一回事了,每天只是悠然地筹备,又安然上场。看着道士们每天仍然自在如初,反倒是看管他们的土匪们逐渐觉得不自在起来。

七天的时间说快也快,这七天时间里丁大力时不时就去看看苗郎中的伤,说来也确是见效快,这几天里,苗郎中自我感觉一天比一天好,到第五天的时候说自己的腿一点儿都不疼了,非要下地走路,不过卞志和记得师父的嘱咐,好说歹说还是把苗郎中拦住了,“我的苗大叔,您老自己也是做郎中的,好歹心疼我一下,别让我到时候挨师父骂!您说如果您的病人都像您这样心急,那病能好利落吗?”

卞志和一番话说出来让苗郎中自己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孩子,我这也是才发现,躲在床上不动弹是真难受啊!”

“大叔,您就忍忍吧!再过两天师父说您好利落了您不想下来我都得催您下来!”卞志和正说着,丁大力从门外进来,看苗郎中正歪在床边一副极其寥落的样子,问道:“老苗,好了?”

“我觉得好了!”苗郎中正闷得不行,看到丁大力来很高兴有个人说话,“可是这小道长还不让我下地!真憋闷啊!我现在算是了解二当家的心情了!”说到这儿,他眼睛看向丁大力,突然想起来似的说道:“丁先生,让邱道长给二当家的也看看啊,保证比我看得好!你瞧我这脑子,怎么早没想起来呢!”

看苗郎中那急切的样子,丁大力有些不好意思:“谁说不是呢,咱都没顾得上想这事啊!”然后他走近了苗郎中,伸出手去摸了摸苗郎中的伤处:“这样不疼吗?”

“不疼。”苗郎中摇摇头,看着丁大力的眼睛直发亮光:“我都没想到能好得这么快!谁敢想这事啊,我行医这么多年都不敢想这事!这伤筋动骨……”

“一百天!”卞志和在旁边调皮地接道,“苗大叔,这回看您信不信我师父!”

“我信,我一百个信!”苗郎中笑道。

丁大力看苗郎中不像是装的,况且他自认为自己山上和苗郎中是多少年的关系,苗郎中为人他也知道得清清楚楚,不至于在这事上骗自己。所以想了想他转向卞志和,问道:“小道长,我想请问一下,不知道邱道长给人看病分人不?”

“分人,分什么人?”卞志和愣住了,反问道。

“就是,我们山上的人受伤了,道长他也肯给治吗?”丁大力此时不由忸怩起来。

“我师父肯定会给治的。”卞志和听完十分肯定地说道,“师父救人向来都毫不含糊!”

听了卞志和这话,又再一次仔细询问了苗郎中的伤势好转情况,丁大力这才去找胡一雄,准备请邱处机来给胡一雄看伤。

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胡一雄早就憋闷坏了,此时听了丁大力说的情况,当时一点儿都没有迟疑,一连声儿地催着丁大力赶紧去请邱道长来。

丁大力听听法事那边的动静,说道:“雄哥,您听听,这法事还没完呢!怎么也得等法事完了啊!今天是咱这山上法事的最后一天,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结束呢!”

“唉!”胡一雄闷闷地长吁一口气,无奈地躺下,眼睛看向屋顶,极其无聊地哼哼起来。丁大力仔细听着,发现今天胡一雄哼的居然是一个新的经韵曲调,只不过今天却不再是之前那个那么轻松的调子,而是多了些悲痛凄怆。

丁大力听着听着,眼睛不由望向窗外,不远处空地上围观法事的兄弟们围了一圈又一圈,他突然发现今天随着跪拜的人十分整齐,好像更多了些章法似的,平时那些一向喜欢嬉笑玩闹、没个正形的土匪们此时看上去居然十分虔诚,阳光照在他们脸上,如果事先不知道他们是土匪,谁都不会想到此刻如此诚心跪拜的人们居然是那样的身份。

“唉,也不知道留住这些道士在山上做法事,对于我们来说到底是祸还是福!”丁大力现在只觉得这整个事情很是怪异,但是怪异在哪里他又说不出来,更让他为难的是,不管这事怪异与否,他只觉得自己都没有任何力量去改变它,而只能听之任之。

正沉思着,突然听到胡一雄喊道:“大力,你听,法事结束了!快去请邱道长来!”

2

第二十一章 仰谷山上 (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