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吞日狂人>第九章:周五爷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周五爷爷

小说:吞日狂人 作者:笔胆文心客 更新时间:2017/10/31 18:36:45

刘家的家境,经过十几年的打拼,虽说算不上富足,但是,也算比较殷实的家庭。

吃、喝、穿、用尚且能够自足,本来也算可以了。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应该是人们永远也摆脱了不了的一个习惯性的思维定势。

刘家人刚到这里的时候,所想的就是如何混得一个温饱,能够保住一家人的性命,就已经非常的满足了。

但是,一旦到了衣食无忧的程度,就又开始谋划往更高的一步发展了。

这更高的一步,就是全家人必须省吃俭用,供刘光读书,将来好考取一个功名,能够出一个在仕途上有所发展的人,那样自然,也就可光宗耀祖了。

可是,给刘光请了两个老师,两个老师都让刘光给气走了。

第一个老师,是外乡人,但是,也是本村吴敬才和周五爷爷的老师。

气走了,也就气走了,怎么也是外乡人,走了,也就无所谓了。

而第二个老师,则是在本村有着相当高的威望的周圣人,周五爷爷。

刘光得罪了周五爷爷,可就不得了了。

因为,周五爷爷除了好在人前卖弄自己的才学以外,就是喜欢夸大其词的说话。

这个村子,无论谁家所谓的秘密,如果让周五爷爷知道了,那就不是秘密了。不到半天的时间,肯定全村的人都会知道。

因为,周五爷爷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在村子里到处宣扬,从而来向村子里的人,炫耀一下自己见多识广。也从而炫耀一下,自己的见解也会往往与众人不同,因为自己是文化人儿。因此,久而久之,周五爷爷又得了一个绰号,‘杠头’。

因为,如果一个人,想要让自己的见解与众不同,就免不了和别人的争论。

每次,周五爷爷发布一条新闻,也都会为周五爷爷增加一占儿知名度。或者,提升周五爷爷在村民当中的一点威信。

所以,周五爷爷也总是乐此不彼。

但是,这次,关于怎么去把恶龙潭,刘家的二孙子的名声给嚷嚷臭了,周五爷爷却颇费了一番脑筋。

因为,自己是秀才,是这个村子文化最高的人,是圣人的门徒。但是,却也是栽倒在了文字上。当然,这一点是万万不能说的。

既然,这一点不能说,那么也就是说,周五爷爷再说出来的内容可能就是假的了。

果然,周五爷爷这天来到了村子的老槐树底下。

见到老槐树底下围着一堆人,就说道:“三老四少们,村子里的长晚辈们,你们都在这里呢!看爷们聊得这么起劲儿,是不是又有什么新闻了?让老朽听听。”

待众人一抬头,看到来的是周五爷爷,马上说道:“周五爷爷,你是咱们村的大圣人,你如果没有新消息,我们哪里有新消息呢?”

周五爷爷一听到人们的恭维,就又有点把持不住了。于是乎,把脖子一扬,两眼微微地眯着,抬起头来,眼睛望着天,傲然地说道:“那是当然,汝等凡夫俗子,如有新闻者乎,安是尔等之流,能解者乎,能识者乎,能辩者乎。”

正在人们想要问问周五爷爷,所说的内容是什么的时候,恰好周老灶火的爹吃完早饭,下地从此路过。一见本家叔叔在这里,忙说道:“五叔,你老吃过早饭了吗?”

老槐树底下的,这帮子聊天的人,也就是周五爷爷所谓的三老四少们,聚集在这里的三十几口子人,本来听着灶火的爹的话,就够文雅的了。

岂料周五爷爷的话,更让人难懂。

“炎炎烈日,此等暑天,尔还要下地乎?”

灶火的亲爹,可能听着自己亲五叔的话,也有点儿费劲,于是,又重新问了一句,“你吃过早饭了吗?”

由于是第二次问,所以灶火的爹,这次就把声音提高了。

周五爷爷如果再拽文的,觉得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于是说道:“吃过了,吃过了,仍然是一碗牛肉羹两个芝麻烧饼。”

即使周五爷爷家里的钱匣子,现在比周五爷爷的脸还要干净,周五爷爷还是腆着脸说吃的蛮好的。

其实,周五爷爷出来的时候,只是把昨天剩下的黄豆,又炒了一两把。而且,由于家里的柴禾都不多了,都舍不得烧,还炒的有点儿半生不熟的。

虽然周五爷爷现在正好有一个屁在憋着,脸都被憋的通红了,也不敢放出来。

因为村子里的人,特别是老槐树下的这帮子三老四少。

他们对于炒黄豆和吃韭菜的人,所放的屁,还是特别敏感的,不用细闻,都能够分辨出来。

周五爷爷是什么人,周五爷爷是斯文人。

斯文人的谈吐都是文雅的,所以,斯文人肯定不会当众,放一个又响又臭的屁。

但是,这个屁又把周五爷爷憋的难受,虽然,周五爷爷今天早晨出来的时候,把自己家里,自己仅有的一条内裤给穿上了。

但是,周五爷爷也不愿意长久地憋着这个屁。

因为,周五爷爷非常清楚 ,自己早晨就吃了两把炒得半生不熟的黄豆。

因为,柴禾都不多了,因此,也没有烧开水,也就是出来的时候,喝了半瓢水缸里的生凉水。

所以,现在这肚子还有点儿胀气。

周五爷爷非常清楚,如果,这个臭屁,在自己的肚子里憋的时间太长了,说不定,自己总有忍不住的时候。

到了那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如果,让这个屁突然一下子,又响又臭的给放出来,说不定要出大丑。

周五爷爷瞥了一眼,离大槐树最近的一家人家。

周五爷爷准备到这家的茅房,去处理自己的这个屁。

周五爷爷站了起来,向这家人家走去。

人们问道:

“周五爷爷,你这样的大圣人,准备干什么去呢?”

“我要出恭,我要出恭。”

也不知道是谁故意问了一句,“周五爷爷,什么叫出恭呢?是不是拉屎呢?你们这斯文人就是麻烦,拉屎就说拉屎不得了,还什么出恭出恭的,让人听着别扭。”

周五爷爷扭过头来,白了刚才说话的这个人一眼。

“凡夫俗子,你懂得什么?这斯文人的话可是不能乱讲的。”

周五爷爷光顾了答对这个人的话了,因此,也就放松了自己的警惕性。

自己的警惕性一放松,这紧绷着的弦也就松弛了。

当然,这紧绷的弦一松弛下来,这屁也就乘机放了出来。

这个屁,也可能是因为有着圣人之称的周五爷爷放出来的,因此,这个屁的确与众不同。

因为,这个屁非常地响,而且,还非常的脆,但是,也夹杂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一股夹杂着半生不熟的黄豆味道,而且,还有比那样的味道闻了,让人更觉得难受的味道。

因为,周五爷爷的屁和屎一起出来了。

而且,一出来,也就一发而不可收了。

一股腥臭的、粘稠的液体,顺着周五爷爷的裤腿流了下来。

周五爷爷知道,这丑出大了。

于是,周五爷爷在裤腿里那热热的液体,还再往下流的时候,周五爷爷为了尽可能的保持住自己的颜面,就一溜小跑的,向着自己的家跑去。

“这牛肉羹和着芝麻烧饼吃,见不得风,见不得风。”

周五爷爷一边跑着,一边说着。

反正,周五爷爷就是无论到什么时候,也得时刻想着为自己找回一点颜面。

周五爷爷一路小跑着。

眼看周五爷爷就要接近自己家的门口了,但是,周五爷爷却遇见了,自己在这个村子最不想遇见的人——刘光。

当周五爷爷和刘光擦肩而过的时候,那股难闻的气味,让刘光闻到了。

“师兄,原来你这样的大圣人也放屁呀?看你跑的这么慌张,敢情不是只放屁了吧?是屁把屎也勾了出来吧?怎么了,跑肚了,拉稀了?这下你师兄做为一个本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圣人,可就出了大丑了。”

周五爷爷听了刘光的话,心里恨恨地骂到:

“你妈个巴子的小兔崽子,老子遇见你就没有什么好事儿。自从老子知道你识字了以后,老子这倒霉事儿是一桩接 一桩。”

周五爷爷虽然心里生着气,但是,周五爷爷毕竟是斯文人。

所以,周五爷爷也没有向刘光解释,这股味道,是一股什么味道。

周五爷爷,仍然在用那句遮掩的话说道:

“这牛肉羹,和芝麻烧饼一起吃,见不得风,见不得风。”

周五爷爷见刘光仍然是用冷冰冰的眼睛看着自己,并没有搭话。

周五爷爷又说道:

“读圣贤书之人,怎么能脱口而出屎呀屁呀的呢?让人听之不雅。”

刘光这个时候说话了。

“周师兄,那放屁应该怎么说呢?”

“把体内的污秽之气排放出来。”

刘光听了,哈哈一笑,又说道:

“那拉屎怎么说呢?”

周五爷爷刚想回答,刘光马上又接上了话儿,说道:

“我知道了,拉屎就是把体内的污秽之物排泄出来,对吗?师兄。”

周五爷爷一边走着自己的路,一边点了点头。

刘光又说话了。

“周五爷爷,你这样的圣人,就是排泄体内的污秽之物,都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是到茅房里去排泄,而你呢,你是直接往自己的裤子里排泄吗?”

2

第九章:周五爷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