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长河左岸>第十六章 思乡的黄班长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 思乡的黄班长

小说:长河左岸 作者:泗源 更新时间:2017/11/18 10:43:59

已是九月底。家乡已经到了飘凉的收获时节。南国的军营也不再酷热难耐,傍晚的山风吹来,院子里飘满清新的气息,叫人不由心神倍爽。

张志强戴着绿色军帽,穿着白色衬衣,绿色军裤,还有绿色的解放鞋,正一丝不苟地擦拭着汽车。他先用湿淋淋的拖布将车身擦上一遍,而后拿着抹布一点一点的清楚泥点和污垢。再洗净拖布和抹布仔细擦洗,直把黄绿色的解放汽车洗的能映出人脸来。

黄世勇班长来了。他很瘦,走路几乎听不到动静。他仰着圆圆的脸蛋,瞪着因脸小而显得特大的眼睛,检查着汽车。这是他的五号车,除了连长特意指派,别人才有幸能开上五号车。

半天,张志强才发现黄班长。他惊讶地问:“班长,你啥时来的?”

“哈,早来了。要是我是越南特工,你小命就没了。”黄班长轻松地说道。

“他们来不了这里,远着呢。”张志强笑呵呵地说:“报告班长,车洗干净了。”

“洗干净了?”

“是,洗干净了!”

“把车盖打开。”

“里面也要检查?”张志强吐吐舌头。

“让你打开就赶紧打开,废什么话!”黄班长推了张志强一把。

张志强赶紧跑到车前左侧,掀起车盖,折叠着向右打开了车盖。黄班长戴上白手套,欠起脚来,摸摸车底,又摸摸输油管、散热器,然后举起双手,看看手指,点头说:“还行,只有油,没有脏污。明天开始跟车。”

“是!”张志强挺着胸脯说。

黄班长转身要走,又扭过头来说:“对了,吃过晚饭,休息半小时,连里要进行夜间武装越野,做好准备。”

“班长,真要打仗了?”张志强问。

“前一阵子是消停了,但现在那帮龟儿子又他妈的惹事,不收拾他们就不老实。你看吧,要么不动手,要动手就肯定给他们来顿狠的,红烧肉。”

“班长,别给我提红烧肉,提起这三字我就肚子疼。”

“熊样!我看你还不是真正的兵,明天我就让指导员去找几张试卷,给你做。”黄班长摇摇头,走了。

张志强拿着抹布,脸色幕然地靠在车头。

最后一抹晚霞正在淡去,昏黄的颜色渐渐从大地隆起。董小刚不知从哪里搞到他的地址,写来一封信。他在信上说,军队也是一所大学,还是一座大熔炉,你能去当兵,心里十分羡慕。这很假,也不是写信的目的。他问张志强知不知道吴秀丽的通信地址。

董小刚听说了吴秀丽曾和张志强交好,于是便多方打听,给张志强写了信。

张志强苦笑着说:“如果吴秀丽还和我联系,那家伙肯定会横刀夺爱,可问题就连吴秀丽去哪里上大学,我也不知道。”张志强心里又想,这两个人倒是挺般配。

“如果我考上军校,吴秀丽会主动和我联系么?”张志强想到这里,不由一个机灵。他已经有了赵秀芝。他又想起了刘连长的话。哈,那就这样吧,反正已经定亲了。张大缸笑了。赵秀芝怎么晒也晒不黑,仍然白里透红的瓜子脸,还有麻花辫子下窈窕的腰身,一起映入了他的脑海。这种感觉叫恋爱也叫思念吧?

“嘟——”开饭的哨声响起。张志强回到了现实。八字没一撇的事,自己也敢想。他看看手里的抹布,跑向了连部门前。连队正在集合。开饭前还要唱歌。

跟车不久,坐在驾驶室里的黄班长和张志强便换了位置,由张志强握住了方向盘。这似乎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张志强初次坐在踩离合挂挡的时候,一点也不紧张。只是在路上,遇到老乡的驴车牛车,还隔着一里地,便早早地靠边行驶。而后,张志强拿眼角轻轻撇着黄班长。

黄班长没提醒他什么。黄班长的脾性有些古怪。他不想说的,你问他也不说。他想说的,你不问他也会主动告诉你。

几次过后,黄班长说话了:“没事,新手都这样,慢慢就好了。”

等张志强驾驶车辆日渐娴熟,黄班长的话也逐渐多了起来。张志强也将黄班长前后的故事串联了起来。

黄班长已是超期服役六年的老兵。连里,营里,包括后勤部长都想让黄班长留下来,改为志愿兵。可黄班长不愿意。他想回家。他也一直做好随时回家的打算。当兵第五年,他在老家四川自贡的一个山村和一位村姑结婚成家。第二年,老婆便给他生下一个胖小子。

而黄班长不想留下的原因却不是回家抱儿子。他想回家给村里修路。黄班长家的村子叫黄坡,四面环山,全村三百多口人集中到一块坝上。黄颇村最大的特色除了出门难之外,就剩下穷了。

“那叫真穷啊。我出来当兵,全村的人凑钱,才给我买了一身像样的衣服,八年了,那身衣服我还舍不得穿,这是村里人的一片心呀。可为啥那么穷呢,就因为路难走,要翻过三道山梁才能看见一条山里的大路,去趟县城来回两天。自从当了汽车兵,我就想着早点回去,我就想着,我是党员了,我得先带着乡亲们修路,而且我一定要让汽车开到我们村头。可一年年过去了,我还是没能回去,营长每年都给我说,老黄,你不想改志愿兵,那就再留一年吧,你看汽车越来越多,你这个骨干走了,你们连该咋弄?嘿嘿,营长上个月说了,只要我把你带出来,就一准让我回家。”

“你小子来的还真是时候,东北兵来时,咱们营还叫运输营。为啥呢,因为咱们营不只有汽车,还有十架马车,前年,马车下放到各团,咱们营也就改成洋气的名字了。停车场旁的马棚也就拆掉了。对了,司训大队每年也让我去当教练,可我不能去,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有的人会说不会干,这种人是大混子,有的会干不会说,这种人是出力的,有的人机会干又会说,这才是人才,而我呢,只是出力的,大强,说真心话,我挺羡慕你,你高中毕业,肚子里全是墨水,我呢,小学没读完——我多想再念念书什么的,可英语二十几个字母?对,二十六个字母,它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它,以后要科技兴军,我这样的留下也只能当个司机用,就是过年转业,也是开车。不管为公家开车,还是给村里开车,不都一个样子么,无非是按月拿工资,可乡亲们呢,我是党员了,不能不管。”

张志强听了,双眼一阵阵发涩。他心里也一阵阵矛盾,到底该不该让黄班长走?他觉得自己能单放了。

其实不然。运送粮食被装器械这类物品时,由张志强驾驶。但到关键任务,比如运送弹药,张志强又只能坐回副驾驶的位置上,甚至要车厢里坐到弹药箱上。因为押车的不光是连里的干部,还有军械助理。

十一月中旬,随着师长一声令下,全师拉动,开展实战实弹训练。背着枪扛着炮的队伍逶迤在路上,明亮的钢盔在阳光下晃着眼睛,坦克轰隆隆地冒着黑烟,与扬起的红色的尘土弥漫在一起。阵阵汽车喇叭声中,嘹亮地刺着耳朵。老兵们说,看这阵势,真要收拾越南猴子了。

0

第十六章 思乡的黄班长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