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长河左岸>第二十二章 跑船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二章 跑船难

小说:长河左岸 作者:泗源 更新时间:2017/11/23 8:30:18

祖上跑船有多少年的历史,没人知道。曾有一本线装的记载族谱族史的书,发黄的纸已破烂不堪,如同烤的发黄的煎饼,叫人不敢轻易翻动。可就是这本书也在破四旧时被二叔烧了。作为村干部,二叔得带头。已经中断的族谱家史更没有了可查的依据。

现在剩下的只是口口相传的如运河传说一样的如烟往事。祖上曾经的辉煌是在竹竿巷附近拥有一处大宅子。据说,姑奶奶居住的地方就离祖上的宅子很近。祖上可那是清朝前。那时祖上拥有的五桅帆船多大十几艘,和马家的船并排连在一起,能在运河里架起一座桥。为了救济从运河西岸逃荒的灾民,祖上还真和马家联手,在运河上用船搭过桥,并与马家建立起深厚情谊,也就在此落户,与马家共用一处码头。以前村子叫张马桥就是源于此。

现在知道最多的故事却是清朝末年及其以后的往事。而那确实心酸的往事。运河一日比一日没落,跑船人不再得天独厚,无货可运,越来越多的人弃船登岸。随着黑冒顶白帽圈的警察出现在运河和微山湖上,跑船人更像卖自己血一样,为家人挣得糊口的粮食。

到了太爷爷那一辈上,跑船已是入不敷出。可家人还坚持着,因为这是祖上留下的本事,还有基业。

一次船队刚进入微山湖,就遇上一伙不知从哪里来又从冒出来的团丁。船队想甩开他们。那些旱鸭子团丁们的木筏子小船并不快,可他们有快枪。啪啪枪响过后,子弹啾啾地落到船帮下面的水里。大船被迫停下,团丁的头气呼呼地举着快慢机,顶住老太爷爷的头,气势汹汹地把船、货物还有人都扣下了。

交了赎金,老太爷爷招呼众人继续行船。船到湖中央,又遇到土匪。这一次,不光船和货物没了,就连人也差点没回来。

回来之后,大病一场的老太爷爷决定不再行船,而且告诫后世子孙也不得行船。家里剩下的船悉数卖给了马家。老太爷爷领着自己子孙,移居到张马桥东面,连同不多的其他人一起,建立了新的村子。从那以后,张马桥便只剩下马家桥。太爷爷的大儿子,也就是爷爷的大哥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从此不知所踪。

然而,老太爷爷将村子命名为运河村。这很奇怪。运河村不仅没有船,也没有码头,甚至连挨着运河河堤的地都没有了。

现在二叔和志国想给运河村正名,但爹不同意。爹不同意,也就在村子和河堤之间构筑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墙。爹一般不说话,一旦说话,就很难更改,连二叔都不敢违拗。爹就是这么任性。

爹不同意跑船,祖训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爹想过太平日子。这很正常。从年头到年尾都在哄骗肚皮的日子刚刚过去,好不容易吃了几天白面馒头,爹现在想的最多的是给儿子盖屋成家娶媳妇。

爹吃过太过苦,受过太多累。过现在吃饱穿暖安定的生活,让两个儿子安定的结婚生子传宗接代,是爹当前最大的想法和打算。他已找人买盖屋的砖。

姑老爷来了。姑老爷已经五十多岁,但脸色红晕身体矫健,仍保持着军人的仪态。他在院子里支起自行车,便大步径直走进堂屋,坐在八仙桌左边的椅子上。面对航运管理处副处长这么大的官儿,爹站在桌前,这才有些拘束地问:“姑父,您来了!”

“大德,”姑老爷递给爹一只烤烟,微笑着说:“怎么,老姑父来了,还不准备饭?”

“这就准备,这就准备。”爹对娘高喊:“还他娘,赶紧的,杀鸡!”

姑老爷制止了爹:“大德啊,还是先省省吧,等志强跑船挣了钱,我和你姑再来大吃一顿也不迟。”

“怎么,姑父,您想让老二和二孩爷俩跑船?”爹愣了一下。

“干嘛不跑船?这是好事呀。”姑老爷点燃烟,吸了一口,接着说:“大德哇,祖上不让跑船,那是因为解放前,官匪一家叫老百姓过不下去,现在不同了。”

“是,现在是不兴欺负人了,可马家桥的马老黑子——”爹说着,抬头看了姑老爷一眼。

“马老黑子怎么了?”姑老爷看了爹一眼。

爹把烟夹在耳朵上,边给姑老爷倒水,边笑着说:“您还不知道呢?嘿嘿,咱祖上的船不是全留给他们了么,到解放后他家还有十条船呢。化成分时,他家成了财东地主,马老黑啊,被批斗惨了。到现在腿还瘸着呢。他也说,今后哪个子孙想跑船,就先打断他的狗腿儿。”

“又提老黄历!”姑老爷拍了一下桌子:“时代不同了,你放心,过去的不会再发生,现在国家不只是允许个人跑船,还提供帮助。你呀,脑筋咋这么死性呢?”

爹红了脸膛:“要不,就让他们试试?”

“你自己看着办。对了,让志强娘蒸一锅地瓜面窝窝,我给你姑带回去。”姑老爷站了起来。

“行,行,姑父您坐着。”爹慌忙说。

“坐什么坐,我去看看马家桥的那条船。”姑父大踏步地走出了堂屋。

事情有了转机。天黑后,二叔高兴地跑到小卖部,就着豆腐干喝着地瓜干酒,对志国说:“小子,你行,你知道谁能治得了你爹。”

志国得意地笑了:“那是,您也不看看您侄子是谁。”

“你是谁啊?有本事不让二叔舔着脸去借钱。”二叔猛地喝了一大口酒,笑着说:“二叔还真不能光沾你光,不够的钱,二叔明天就去公社想办法。”

“那不叫公社了。”志国更正二叔说。

“一样,不管是公社还是乡,反正都是一级政府。”二叔一口喝光了酒。

第三天早上,秀芝娘风风火火地来到家里。吃着馍喝着汤说完话,又风风火火地走了。她和爹娘具体说了些什么,二叔和志国不得而知。但他俩能猜出说了什么。因为秀芝娘走火,爹的态变得度异常坚决:“想跑船,盖上屋再说!”

看这架势,就是天王老子说了也不成了。二叔叹口气,扛着锄头下地干活了。志国傻了。盖一处院子的钱还不够,要想再攒钱跑船,那得等两年。不用等到那个时候,冬梅娘该来找爹娘了。人家闺女不可能无限期等无限期等下去。可结婚还得花钱,得买自行车,缝纫机和手表三大件。如此下去,跑船只能比河里的雾还渺茫。

他急得像无头的苍蝇。他甚至理解了志强为啥去跳河。前面明明有条活路,却眼睁睁地变成一条死路。这种心境,真叫人自认而然地想到了死。

0

第二十二章 跑船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