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长河左岸>第二十八章 艰苦生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 艰苦生活

小说:长河左岸 作者:泗源 更新时间:2017/11/28 7:53:17

经过二十多天如疾风暴雨还夹杂着冰雹的进攻,完成了既定的作战目标,我军进入了防守态势。

而自称世界第三的越军怎会甘心失败,于是连连进行反攻。但他们的反攻要么夭折于我军猛烈的炮火中,要么被我战士用机枪冲锋枪手榴弹狠狠揍回去。他们的攻势也不猛烈,充其量是刮过一阵风下过一阵雨罢了。

强攻不成,他们就展开了袭扰战术。天黑后,一个排或一个班的越军偷偷爬到我阵地前,每人扔几颗手榴弹打一梭子子弹,见无机可乘,就赶紧撤下来。虽然规模不大,这种袭扰最多每天能达十几次,还旷日持久。我军阵地上的官兵不堪其苦,伤亡也不断增加。

其实收复老山战斗伤亡并不大。一共阵亡三百三十多位官兵。可牺牲在夜袭里的数字很快就要超过三百三十了。

阵地生活也极其艰苦。热带雨林的天气不仅闷热还潮湿。整日躲在坑道里的官兵还要承受蚊盯蛇咬的毒害。被迫离开阵地的士兵登上了汽车。他们浑身溃烂,滴着的黄水散发着叫人作呕的气味。

张志强看着就觉得浑身痒痛,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对黄班长和鲁老兵说:“我皮肤不好,幸亏没当步兵。”

鲁老兵白了他一眼:“一会想去打仗,一会又幸亏没去,你整个见异思迁。”

黄班长笑了:“呦呵,这一个月的书没白读,都会整词了。”

“啊,就允许大强成天拽文哪。”鲁老兵不服地说。

黄班长笑了:“人家大强那是货真价实,你,初中就上了半年,用你的话说,叫什么猪,猪来着?”

“猪鼻子插大葱,装像。”张大强吃吃地笑着说。

“对,你就是装大象。”黄班长又拍拍鲁老兵的肩膀说:“大象同志,咱们该回了!”

“回什么回,”鲁老兵一脸不高兴:“让大强开,你不是觉得他哪儿都好么。”

“我开就我开。”张志强一步跨上了驾驶室。

“这小子,还当人不让。”黄班长说了一句,也和鲁老兵上了汽车。

原来的弹坑填平了,也没有新弹坑。越军不敢胡乱放炮了。我军装备新型炮兵侦校定位雷达,通过探测炮弹在空中飞行的轨迹,在几秒钟内便确定敌方炮兵方位,也就是说,只要越军一门炮敢于开火,瞬间之内,便会招来我几门火炮的还击,炮弹还精准无误,直接将越军的火炮阵地掀翻。

但越军特工的活动仍十分猖獗。他们就像一群群土拨鼠,渗透过前线,到处乱钻。前几天,他们袭击了后方医院,还摸到师指挥所附近,如炒豆般的枪声传到了三连阵地。连长带着两个班前去增援时,却没有了他们的踪影。

师长极为震怒。他下令要狠狠打击越南特工。看着医院的惨状,部长的战斗意志被点燃了。他抱着一支冲锋枪,大吼道说,通知后勤系统的官兵,凡捉到或干掉一个越军特工,老子立马给他立三等功!

一场群众性的反特工战斗开始了。山坡、密林、河边到处都有端着枪搜索的解放军战士。那些特工也反应敏捷,迅疾钻进地下或者撤回,待到天黑后又出来活动。他们经常与我潜伏的战士遭遇,零落的枪声往往响到拂晓前。

但这是白天,一般没有特工活动。张志强开着车,鲁老兵握着枪,黄班长坐在中间,哼起了家乡小调。

鲁老兵听的烦了:“班长,你哼唧的啥啊,啥啥都并不懂,比俺们东北二人转差老鼻子了。”

“瓜皮!”黄班长说了他一句,接着哼。

把几位伤员运回医院,他们又去了石料厂去拉石板,接着又返回前线。现在已经入阵地战,为让坑道舒适一些,坚固一些,一位首长视察过防守阵地后,决定用石板在阵地上铺设堑壕、连营指挥所,还有卧室,厨房。

黄班长带着张志强、鲁老兵将石板拉到毛松玲山下。张志强已得知刘连长就驻守在此山上,也想看看一线阵地到底长的啥模样。他向黄班长提议,做一回雷锋。

师部也已提出的一切为了前线的口号。黄班长看天色还早,就带头抱着几十公斤重的石板,跟着二团战士上了山。来到半山腰上,前面的战士低下头,也让他们低下头。对面就是越军阵地,并在狙击步枪的射程之内。跟美军打过几年架的越军还真不白给。他们狙击手的功夫也绝对属于上乘。

三人早已腰酸背痛大汗淋漓,但也只能半弓着腰,拖着石板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爬到阵地,三人累得要虚脱。可黄班长不敢虚脱。他脸拉带扯,将两个人拽下了山。太阳也快落山了。如果再晚一会,回去的风险就会大增。可停在山下的汽车要被炸了,那就吃不了兜着走喽。

张志强没有看到刘连长。来到山下,上了汽车,他还在郁闷。黄班长已猛踩油门,汽车绝尘而去。

返回连队,天已透黑。所有上前线的车辆都已返回。连长正着急地在路边等着他们三人。

看到黄班长,连长问:“老黄,咋子回事呦?”

张志强看看黄班长,想说车抛锚了。但黄班长微微一笑,对连长说:“帮一线部队抬了一次石头,回来晚了,下回注意。”

“嗯,赶紧洗澡吃饭吧。”连长转身走了。

张志强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是班长面子大,要换成只有咱俩,肯定挨骂。”

“那是轻的。哎呀,别想了,赶紧拿家伙洗澡去。”鲁老兵大踏步地向帐篷走去。

不远处有一个小溪,溪水很清凉。三个人拿着脸盆毛巾香皂,洗了一个痛快,一天的疲惫紧张也淡去了。三个人又来到炊事班饱餐一顿。但接下来,开始难熬了。

已进入夏季。天气炎热不说,光是蚊虫就叫人难以消受。这里的蚊子个儿特别大,有着三个蚊子一盘菜的盛传。盯上一口,皮肤便会通红一片,还奇痒难忍。还有到处乱钻乱爬的蛇。鲁老兵就曾与一只蛇对峙过。好在他没轻举妄动,而是迅疾解开腰带扣,将腰带从裤子上抽出来时,直接挥向了那昂扬的蛇头。蛇想躲开,但没躲过,被啪的一声抽到在地。鲁老兵这才捡起脚下的工兵锹,对着蛇头一顿猛拍。第二天早上,鲁老兵差点没吓瘫在地。那是一条眼镜蛇,距他最近时,已不过一米。

虽然现在连队配发了风油精清凉油还有雄黄等驱蚊又驱蛇的药品,但仍叫人心有余悸,而且效果似乎也不明显。这里太湿了。

帐篷里密不透风。张志强索性将蚊帐支在车厢上。虽然黄班长一再告诉他越南特工要是偷袭我们,汽车肯定会成为目标。可夜夜如此煎熬,张志强顾不了那么多了。

即便如此,张志强还是被湿热的天气,趁机隔着蚊帐偷袭的蚊子搞的睡不着。正在着急,一个声音低低地从车下传来:“大强,大强,你睡着了吗?”

是欧阳茂才的声音。这小子平时看见张志强,一声不吭。张志强主动和他招呼,他又扭脸就走。张志强也搞不清楚自己哪里得罪他了。今天晚上怎么突然主动来找自己说话,张志强咧嘴笑笑,连头都没抬:“睡着了。”

“睡着了,你还说话。”

“嘿嘿,啥事,快说。”

“你想立功吗?”

“想啊,你不想?”

“嗯,我也想。可咱得想办法呀。”

“切,怎么想?”

“部长不说了么,干掉一个越南特工就给三等功。”

“哦——”张志强坐了起来:“你有办法了?”

“有,就怕你不愿意。”

“哎呀,有屁快放!”

“你说话能不能文明点。”欧阳茂才说了张志强一句,才讲出自己的主意来:“我今天听老百姓说,南面的茅坪村经常有特工出没。我想这样,咱们就去南坪村外的路上,我在明处走,招引越南特工,你在暗处下手,怎么样?”

“啊,行。哦,不,你在明处太危险,还是我在明处吧。”

“好啊,反正你身手比我敏捷。枪我都准备好了,现在就走。”

“行,你等我下来。”说着,张志强撩开了蚊帐。

“等一下。”鲁老兵突然来了,拍拍欧阳茂才的肩膀,说:“茂才,这样,还是你在明处,我和志强两个人一左一右保护你,怎么样。”

欧阳茂才刚才被吓了一跳,听鲁老兵这么说,赶紧点点头:“行。”

“那咱就走吧。”鲁班长把自己的铺盖卷还有蚊帐扔到了车上。

“行——等一下啊,鲁班长,我这里只有一支枪,我再回头去弄一把来。”说着,欧阳茂才撒腿就跑了。

张志强正准备从车上往下跳,鲁老兵挥挥手,低声对他说:“睡觉。”

“不去了?”张志强纳闷地问。

鲁老兵纵身,双手扒着车框,爬上车厢,揪住张志强的耳朵说:“你那些年的书全念狗肚子里了?”

“到底怎么了?”张志强挣开了鲁老兵。

“还怎么了,要是欧阳茂才还能回来找咱俩,你把我头拧下来。他就欺负你心眼实诚。”鲁老兵推推张志强:“干净的,帮我系蚊帐,娘的,帐篷里热死了,黄班长竟然还能睡着。”

张志强帮鲁老兵扯蚊帐的时候,终于明白了欧阳茂才的用意。这狗日的家伙,也太不是东西了。

他俩睡的很晚,睡梦中还听到了几声枪响。那枪声很清脆,好像距离并不远。他俩翻身起来,却没有了动静。

一会,值班排长跑了过来,小声地喊着:“没事了,是哨兵发现一个黑影,开了几枪。”

“啥黑影啊?”鲁老兵问。

“是老乡的一头小牛跑出来了。”排长回答。

“真神经了,也不怕把特工招来!”鲁老兵骂了一句,又钻进帐篷。

第二天早上,张志强和鲁老兵在小鸟的鸣叫中醒来。张志强揉揉眼睛,和鲁老兵相互看了一眼,从蚊帐里爬了出来。

在三座小山之间的山谷里,在升腾着的水润的空气中,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1

第二十八章 艰苦生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