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抗美援朝>第二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小说:我的抗美援朝 作者:上阵莫回头 更新时间:2017/11/9 21:46:39

不论如何,我们这个连过了江,出了国,踏上了这片我永远都不会忘怀的异国土地。我并没有发现这里和国内有什么区别,也许只是我自己的心里有一些异样吧。

连里有人兴奋地东张西望,也有人只是低着头沉默地走着。东张西望的人在漆黑一片的夜色中,甚至看不清脚下的路。低头沉默的人,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显然,我是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的那个。

这片异域土地上的深夜,像是大口大口地吞噬着人们的胡思乱想。依稀可见的道路两旁山的轮廓,压抑着每一个人。那些东看西看的人很快停止了这无用的四顾,渐渐地,队伍里甚至少了窃窃私语,只剩下纷乱的脚步声和衣物摩擦的声音,四周围安静的能让人窒息。

寒冷的山风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子,无孔不入。身上的棉衣显得有些单薄,被冷风从任何一点缝隙钻入。因为不停的走着,所以身上并不会太冷,有也只是冷风钻进身体时的一阵哆嗦。真正冷的是脖子、脸和耳朵。每个人都把配发的白毛巾紧紧地系在脖子上,并用毛巾尽可能的捂住耳朵。

刚才还在滴着水的裤管,很快就结冰变硬了,我们每个人都是僵硬地行走着。

这样地沉默行军,有点儿压抑,忽然让人感觉有些不知所措。我来到这支连队只有短短不到两周的时间,还并不了解这支连队,我甚至不太了解解放军。当然,现在我们应该称呼自己是志愿军,因为我们的军服上再没有任何与中国有关系的标志,甚至文字。用线匝成一道一道的黄色棉衣和棉裤让我们根本就不像是一支军队,更像是一群农民,我们本来就是一群由农民家的孩子组成的军队。我的父亲也是一个农民。

其实全连除了那几个和我一起从陕西来的兵,我再不认识谁了。即便是我们班的其他六个人,我都还没有完全熟悉。不过我倒是很喜欢部队中的氛围,班长很凶,但人却很好。班里的其他老兵虽然经常拿我这新兵蛋子打趣,但也都没什么恶意。这和我小时候听到的军队里长官都是凶神恶煞的故事显然有些不同。班长说,我们是人民的军队,和军阀不同。我虽然并不是很懂,但心里还是暖暖地。

刚才在过江的时候,我看到了焦建康和袁大志,他们俩搭拉着脸,低着头走在队伍里。我想跟他俩打招呼,但过江时队伍里不许说话。他们两个是和我一起从西安被送上火车的其中两个人,新兵训练的时候,我和他们是一个班。在路上,要打仗的消息就是焦建康说的。而袁大志一听说坐火车是要去打仗,顿时被吓得手脚直哆嗦,脸都吓青了,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他说他家里的孩子才刚出生,家里媳妇儿还在坐月子什么的。一路上念念叨叨,也并不是和我们中的哪一个人说,是在自言自语。我那会儿还觉得挺可笑的,这么个怂货,居然叫大志。

火车快到山海关的时候,有一段上山的路开得很慢。在夜里,一车人都在梦乡中。焦建康教唆着袁大志,一起跳了火车,开了小差。

我其实听到了他们的鬼鬼祟祟,因为袁大志就在我身旁,但我没有睁开眼睛去看,也并没有管。在我的印象中,逃兵虽然不耻,但再正常不过了。我听到的很多打仗的事情,很大一部分都是听逃回来的人说的。我不想做逃兵,因为我知道那些做逃兵的人背后是怎样被街坊邻居戳脊梁骨的。听说解放军是说话算数的,牺牲的人家里会有补助。我下面还有弟弟和妹妹,死了也不怕,还能让家里轻松些。我父亲早些年出门遇到了日本飞机来西安轰炸,大哥去找父亲,再也没有回来过。而我父亲死于那次轰炸。我娘一个人把我们兄妹四个人拉扯大真的不容易,如果我牺牲了,家人政府能养着,我也是愿意的。

袁大志跟着焦建康跳车逃跑后,我一直在想。那袁大志回家了没有,有没有见到他那刚出生的娃和坐着月子的媳妇儿。什么是坐月子我不懂,因为我没有媳妇儿。长这么大,我甚至没有牵过女孩儿的手,也没说过几句话。不知道媳妇儿是个什么滋味,但想来也是极好的。我还在想,打完仗,回家讨个媳妇儿。就这样,我在火车上一会儿想着不怕死,一会儿想着活着回去讨媳妇儿。那时那刻和此时此刻,想的似乎都一样。

后来火车到了东北,我被编入了我现在所在的连队六连,六连一排三班。大约六七天后,我才知道焦建康和袁大志被抓了回来,还挨了处分!

后来听袁大志给我讲,他们跳车的第二天,去老乡家里讨水喝。河北农村里突然出现了两个操着陕西话的人,着实可疑,就被村民绑了送到了当地的武装部。再后来就被送回了部队。只是从那以后,袁大志多了一个外号,袁怂怂。

他们俩刚被送回部队的时候我没见到,但刚才看他俩搭拉着脸跟战败的公鸡似的,估计那个时候也很狼狈吧。

正在胡思乱想着,我身边的蔡宁用胳膊把我怼了怼,轻声说道:“哎,听说美国人和咱们长得不一样。”

从胡思乱想中被打断的我有些心不在焉,随意地嗯了一声。

我的回应让蔡宁有些兴奋,他开始向我炫耀起他所知道的信息:“听说美国人都长着黄色的头发,眼睛是蓝色的!”

“嗯”

“你说美国人真的长得那么奇怪么?咱们都说日本鬼子,可我见过日本人,长得和我们没什么区别。要是美国人真的长得黄头发绿眼睛,那不是比日本鬼子更像鬼?”

“嗯”

“听说美国人里有一种人,全身是黑色的,那才真的像鬼呢!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福建江苏、四川云南的人我都见过,日本人我也见过,就是苏联人和美国人我还没见过呢!”

蔡宁是这支连队中少有的南方兵,一个从浙江来的小个子。蔡宁说连里只有三个南方兵,他就是其中一个。我也只认识蔡宁,另外两个是谁我不知道,知道了我也不认识。小个子蔡宁只长到我肩膀这么高,看着很是瘦弱,却比我要大上三四岁。别看他年纪不大,可从小跟着商队行商,见识比我确实要多不少。光看那精明的眼神,就给人一种聪明的感觉。只是北方老爷们大多木讷,他这小个子便显得有些油嘴滑舌过了头。

虽然如此,但蔡宁也有他的过人之处。他总是能不知道从哪里搜集到很多小道消息。焦建康和袁大志被抓回来的事儿还是他给我说的。我一直纳闷,他是怎么知道我与焦建康和袁大志认识的?

蔡宁毕竟是南方人,受不得冻。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但能听得出他说话时牙齿都冻得在打颤。

50

第二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