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烟猎日>一、满哥哥鬼(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满哥哥鬼(1)

小说:烽烟猎日 作者:湘人李陵 更新时间:2017/11/27 10:48:18

一、满哥哥鬼⑴(1)

打死老杨头,他也不相信,他那个独生崽,会跟一个打猎的人去学打猎,并且在山上一呆就是两个月。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离他崽失踪正好过了两个月。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也是个好消息,虽然打死他他都不相信小山子会跟那个打猎的人在山上呆两个月,但总算晓得了崽伢子的消息,这让他终于放下心来。

来送信的,是罗霄山里的一个药农,这个药农是老杨头的熟主顾,肯定不会白⑵自己。药农说,他是在采药的时候遇到小山子的,也是小山子要他在送药下山时给家里捎个信。老泪纵横的他,特意加了三成的价码,收购了这药农的一担黄栀子。

到晓得这个消息止,他崽伢子已经失去联系两个月了。

两个月前,美田镇赶集,小山子在集上闲逛,看到一个下山兜售山货野味的人,在那杆猎枪上挂满了山鸡、兔子,还有一只狐狸。看得小山子目不转睛,一直跟在他后面,而那个猎人却并不知情。等到他卖完野味,往山里走回家的时候,才发现身后跟了个小伙子,一问,才晓得他是济世号的小东家。

小山子说要跟他学打猎,猎人不让,说;“打猎的人都不得善终,他济世号就这么一个宝贝崽,以后只要守着济世号,就有享不尽的富贵,何必要干这不得善终的事。”

小山子说;“这不是什么善终不善终的事,学会了打猎,那可是一门大本事,家有家财万贯,不如一技在身嘛。”

“你爹开药号,治病救人,那也是一门本事,学会了,比打猎更容易赚钱,而且风不吹雨不淋,守在家里就有人上门给你送钱,那多轻松。”猎人说。

“我不喜欢,每日坐在家里,让人骨头都发痒。”小山子说。

“你这是骨头贱,哈哈!”猎人大笑起来。

看猎人一高兴,小山子嗵的一声就跪下了,大声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道上常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徒儿愿意终身侍奉师父,等师父打不动猎了,就下山住到济世号去。”

“好好好,你爹的为人我也清楚,你就先跟我一个月,如果吃得苦,就正式收你为徒,起来起来。”猎人见小山子如此诚恳,也就暂且答应了他。

在湘东地区,打猎的人,人称“打铳的”,这个猎人姓刘,五十多岁了,仍然是孤身一人,人称刘铳公。之所以称他为“公”,那是因为他不仅仅只顾自己打猎,还能时常用打猎所得周济山民和药农,也常将一些零星猎物,给山民和药农改善生活。

山民靠山吃山,药农靠山吃山,猎人靠山吃山,大家都在一个山里,当然要相互帮助,要不然,这山里还不乱了套。

刘铳公虽然了解老杨头,但并不了解老杨头的崽。他把小山子一收留,却急坏了他的爹。

老杨头只有一个秋丝瓜崽⑶,老伴又去世得早,加上从他这辈起,他杨家就是一根独苗,已经三代单传了。

所以,小山子在济世号,就是一个宝,每天都处于“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状态。也许是物极必反吧,从懂事起,小山子就和他爹对着干,让往东他往西,让他打狗他抓鸡。有一次,因为和禾子打架,把人家的脑壳都打破了,禾子爹告上门来,他气势汹汹地要打山子,谁知道山子一跑,竟通宵没有回来。老杨头找了无数人帮忙找他,山上找,河里捞,塘里捞,折腾到天亮,都没有找到。直到天亮后,有人听到他家屋后传来嗵的一声响,却没人晓得发生了什么事,跑去一看,原来是他因为打瞌睡了,从树上掉下来。

从这事起,老杨头再也不敢吓唬山子了。

这次失踪,老杨头也派人到处找了,却总也找不到,急得老杨头大病了一场,还差点连命都丢了。不过,他也因祸得福,没找到儿子,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那天,山子没有去学堂补习日语,他的国文老师平明芳就找到他家里来了,进到他家里一看,家里没有其他人,老杨头病得起不了床。山子失踪了,德子在济世号里打理生意,家里冷冷清清,老杨头想喝一口水都没有人倒,刚好平明芳进来了。

平明芳老家是东北的,九一八之后,因为不想当亡国奴,就和丈夫一起流亡到了长沙。到长沙不久,丈夫就一病不起,没多久,就魂归了东北。她带着儿子在长沙找工作,竟然找到了一家会馆,馆长是醴陵人,就问她愿不愿意到醴陵去教书,不但有薪金,还提供食宿。这样,她就来到了南联高小,也就是小山子读书的学堂。

为了报答南联高小,平明芳免费开设了日语课,她说,日本很强大,但我们要了解它,要了解它,就要学习日语,为此,她动员了不少学堂附近的学生学习日语,小山子就是其中之一。

看到老杨头因为小山子的失踪病成这样,平明芳动了恻隐之心,加上她本来为人就比较厚道,就照顾了老杨头一天,又因为不放心老杨头,就天天来看他。

一来二去,原本不想再续弦的老杨头,竟然动了再结一次婚的念头,平明芳也是孤身一人,两人竟然就好上了。

老杨头是这样想的,这个儿子怕是靠不住,不如再找一个老伴,如果家里没个女人,他这次可能就挺不过来了。

平明芳的儿子比山子还大一点,已经到城里读书去了,她也是孤身一人住在南联高小里,当然也期望能有一个说说话的老头,度过余生。

老杨头家境优裕,女儿出嫁了,剩下一个儿子,虽然不太听话,但本质相当不错,有闯劲,思想进步。而老杨头自己,夫人多年去世,他也没什么不良嗜好,做生意的信誉极好,人品也没什么问题,更没有绯闻,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

自从和平明芳好上,老杨头也不再去想小山子的事,当然也晓得他这么大的人了,一般不会出什么意外,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出走,想想,自己也没什么事得罪他。

就在他准备和平明芳结婚的时候,一个药农给他带来了小山子在山中和杨铳公学打猎的消息。

虽然他不相信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小山子能够吃这种苦,在山里呆两个月,但现实又确实是这样,小山子两个月都没有回来了,也没有托人回家要钱,要吃的,哼苦叫累,看来,这小子是真心想学打猎,要不然,谁也拦不住他。

这样一来,老杨头不急了,既然他想吃这份苦,就让他去吃好了,只要是做自己愿意做的事,就让他去做好了。

然后,老杨头就开始筹划起和平明芳的婚礼来。

老杨头就让德子传出话去,说小山子有消息了,感谢大家的帮助,并要德子去镇上的警察所销案,还要他去了两个女儿家,告诉她们弟弟的消息,让她们不要担心了。

听说小山子在山里和刘铳公学习打猎,最急的却是小禾子。

这天,他跑到小坨子家,和坨子说,他也要到山里去学打猎,要坨子也去。这话让坨子爹刘天一听到了,刘天一跑出来,指着禾子说;“你要去就自己去,莫要叫我家坨子去,你以为打猎这么好耍,不小心是要命的,你走,不走我要叫人了,你爹是镇长,有什么了不起么?滚滚滚!”

坨子还没说去不去,就已经被吓得躲到一边去了。

禾子碰一鼻子灰,赶紧灰溜溜地走了,而这事,他并不打算告诉爹,那里敢搬出来和刘天一拼呢。

坨子去不成了,禾子又跑到满子家,准备去问问满子去不去,但满子家是铁将军守门,不晓得一家人到哪去了,返回来的时候,禾子又顺路去了一趟和子家。和子正帮他爹干活,收拾地下的卫生,他爹则在一旁磨刀。

和子爹是镇上的屠夫,每天要杀一头猪在街上卖,和子帮忙打下手。

看见和子的爹在场,禾子不敢开口说,只和和子随便聊了几句就走了,他怕出现坨子他爹那样的情况,呆会说不定和子爹不同意他去,说不定一挥起手里的刀来,那样子,会吓死人的。

临走,禾子问和子,说;“你晓得山子在山里学打猎不?”

和子说;“晓得呀!”就再没说其他什么。

禾子有些失望地走了。

不成想,一出来正好碰到蚂眯子,禾子一把拉住蚂眯子就走,边走边说;“我正好有事寻你,来来来,你随我走。”

蚂眯子不晓得是什么事,只好随他离开了和子的家门前,看看估计和子听不到他们说话了,禾子停下来,小声对蚂眯子说;“你晓得,山子在山里跟人学打猎不?”

“哎呀,晓得啊,你也想去?”蚂眯子说。

“呵呵,我是想去,但我想寻一个人同伴去,你去啵?”禾子问蚂眯子道。

蚂眯子的回答,令禾子哭笑不得,他说;“我不晓得。”

⑴满哥哥鬼;方言,最小的哥哥,是对年轻小伙子的昵称,加一个“鬼”字,就是聪明、机灵、智慧,外加有些狡黠的年轻哥哥。

⑵白;方言,骗的意思。

⑶秋丝瓜崽:方言,入秋的丝瓜,比喻是最后一茬,也就是夫妻最后一个儿子。

10

一、满哥哥鬼(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