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潜逃>三十一 祸从天降 老特务看上周翠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一 祸从天降 老特务看上周翠英

小说:潜逃 作者:翻动牌 更新时间:2019/4/15 14:02:29

  在杜新宇夫妇的帮助下,周翠英过上了安稳平静的生活。虽然没有男人的家庭格外冷清,但她早就习以为常,每天按时上班,下班后洗衣做饭、照顾儿子。要是没有特殊情况,每逢周末,她都带着儿子去狱长家串门。去狱长家跟虎子玩,是儿子最开心的事。所以,儿子天天盼周末,她在这儿无亲无友,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狱长家。

  又是一个周末,周翠英带着儿子去狱长家,当娘儿俩刚刚来到狱长家的大门外时,就听到狱长家的楼上传来“叽叽喳喳”的喧哗声。听到喧哗声,周翠英猜测,可能是狱长家里有客人,所以,她扭头便往回走。可是。没走出多远,发现儿子不见了。原来,儿子早就跑进狱长家找小伙伴虎子去了。这可怎么办?她历来不愿意在生人面前抛头露面。再说,人家或在谈什么事,自己夹在中间多不方便?不进去吧?儿子已经进去,狱长夫妇看到儿子,一定知道自己也来了。

  正在她犹豫不决时,张淑芹已经迎出门来:“翠英,翠英。”张淑芹早就把“大妹子”的客气称呼改了,她觉得叫着妹妹的名子更亲切、更像个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何到了门口又想溜?”

  “姐姐,你们里家有客人,我就不打搅了,明天我们再来。”周翠英对张淑芹说。

  张淑芹把头一扭不耐烦地说:“什么话,有客人你就不能来?”她又小声说,“不碍事,也是来玩的。我正忙不过来,走,帮我做菜去。”说着,张淑芹一把把周翠英拉进家门。

  张淑芹说,客人是一对夫妇,丈夫是个什么局的副局长,他有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在监狱里服刑。他那个亲戚身体不好,杜新宇帮他办了保外就医,夫妇两个今天是特意来致谢的。

  看样子,张淑芹早有准备,一些儿食材准备得井井有条。她掌勺,周翠英打下手,不一会儿,一桌丰盛的菜肴就摆满了桌。

  客人是一对夫妇,男的模样有些儿奇特:大脑袋小身子,一双猴子般的小眼睛,很不对称地挂在大脑袋一端的额头上。眼睛虽小,却很有神,说话时,小眼睛总是“骨碌骨碌”不停地转。妻子恰恰与他相反,细高个儿曼长脸,大眼睛高鼻子,虽说算不上漂亮,但比起丈夫来,已经胜过天仙了。

  宴会的气氛异常热烈,宾主们频频举杯,恭维话、奉承话你唱我说。“乒乒乓乓”的碰杯声,仿佛给他们操着的官腔敲着鼓点。在一片祝福声中,宴会很快结束了。宴会结束后,客人被一辆吉普车拉走了。周翠英帮张淑芹打扫完“战场”后,也同儿子回了家。

  涛涛直怨妈妈常说的那个老天爷,把他刚刚换上的一身新衣服弄脏了。就在他跟妈妈离狱长家不远时,阴霾的天空中,突然“嘎啦啦”一声惊雷响,金钱大的雨点儿自半空中摔了下来。突然遭袭的娘儿俩拼命地逃,但还是晚了一步,只逃到离狱长家的大门还有丈把远时,娘儿俩全身上下,早就被雨水淋透了。

  张淑芹怕周翠英与儿子着了凉,忙找出自己和儿子的衣裳给她们换上。

  这也是个周末,张淑芹又在家里织毛衣,周翠英在一边给她理毛线。看起来,这个周末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可周翠英总觉得今天的气氛似乎不正常。淑芹姐是个活泼开朗的人,平时总是嘻嘻哈哈、一副无忧无虑地样子。可今天,姐姐表情冷漠、少言寡语地是怎么了?看到这里,周翠英马上警觉起来。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还是……她仔细回忆着连日来与姐姐家的交往,没有想起哪儿有过错,便试探着问张淑芹:“姐,你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张淑芹头也没有抬,表情冷淡地回答。

  “那……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我做错了什么,惹姐姐不高兴了?”

  张淑芹没有回答周翠英的问话,只是冷漠地摇着头,闪烁的眼里含着泪花。

  周翠英看到这里,更加糊涂了。“姐姐,”她放下手里的毛线,双手抓起张淑芹的手使劲摇晃着说,“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不能跟我说吗?我与姐姐形同亲姐妹,如果遇上什么事,我虽女流之辈,无力与之分担,且能与之分忧。能与姐姐分忧,也是妹妹的荣幸。”

  “唉——”张淑芹长叹一声说,“翠英,姐对不起你呀,那个姓邓的副局长来的那天,你走了就好了。是姐把你拉回来,是姐害了你呀。”

  那次来狱长家做客的人,名叫邓晓飞,是“国防部”军事情报局(原保密局)里的一位副局长。邓晓飞有个大舅哥,是个国军团长。当年国军从大陆逃跑时,团长的妻儿回原籍为老母祝寿去了。当解放军天兵神将般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惊呆了,哭爹喊娘地像一群兔子逃到这群海岛上,把妻儿落在大陆上。

  当年海岛上男女比例本就失调,一夜间涌来几万条光棍,女人成了凤毛麟角。甭说一个小团长,师长也得打光棍。多少年来,团长的妹妹——邓晓飞的夫人,绞尽脑汁想为哥哥再找一个,但一直没找到。那日在杜新宇家里得知了周翠英的情况后,邓夫人的眼睛顿时一亮。

  回到家里,邓夫人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丈夫邓晓飞。邓晓飞稍加思索说:“嗯,挺合适的,抽空我给老杜打个电话,只要他肯帮忙,事情就有希望。不过……不过我们对那女人不了解,这样吧,我先找江一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几天后,邓晓飞亲自给杜新宇打电话,开门见山地要求杜新宇做媒,把那个丈夫留在大陆的周翠英,嫁给他的大舅哥郭大川。并吹嘘说,他大舅哥人才如何好,是一位很有前途的国军将领,若是周翠英嫁过去,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杜新宇见姓邓的打起周翠英的主意,顿时大吃一惊。他想,这怎么可能呢?周翠英的心思他最清楚,她在等她的丈夫,她是不会再嫁他人的。但碍于面子,杜新宇答应,探一探周翠英是否有嫁人的意思敷衍邓晓飞。

  杜新宇本想用拖延时间的办法,把事情拖黄就算了,可那邓晓飞却是认真又着急。几天后,邓晓飞亲自来到监狱,问周翠英是何种态度。

  杜新宇见邓晓飞这般认真,顿时慌乱起来。周翠英是他儿子的救命恩人,正在困难中需要帮助。若此时劝她嫁人,她会怎么想?外人又怎么看?是否他杜新宇忘恩负义,视周翠英为累赘,想甩掉包袱?天地良心,他杜新宇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他想的是报答恩人,帮助周翠英渡过难关找到丈夫,帮助她把孩子抚养成人。对不起良心的事,他决不能干。于是,他对邓晓飞说:周翠英正在寻找丈夫,无意嫁人。并委婉礼貌地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飞扬跋扈的邓晓飞,那儿肯这样罢休?他是谁?他邓晓飞自国防二厅、保密局、直到今天的军事情报局,一路走来,立下赫赫战功。跺跺脚整个台湾岛都颤抖,有多少人死在他的魔爪下?一个小寡妇竟敢与自己较劲,真是自不量力。

  邓晓飞除了三天两头给杜新宇打电话,还把江一民派来做杜新宇的工作。江一民是杜新宇的顶头上司,他暗示杜新宇:他们得罪不起邓晓飞,希望杜新宇夫妇鼎力相助,成就这桩婚事,对他们都有好处。

  杜新宇说:“江副局长,我们与周翠英之间是朋友关系,要我牵线搭桥是可以,但同不同意是她自己的事。她又不是我女儿,我怎么能为她做得主呢?她不嫁人,我有何办法?”

  “好啦杜老弟,你和周翠英的关系我很清楚。你是她的恩人,她肯定听你的。她是个杀人犯,服刑不到两个月就被放了出来,这件事追究起来事情就大了。听邓副局长说,她丈夫在大陆投奔了共产党。如果这是真的,事情就麻烦了。邓副局长是专吃这碗饭的,安个啥罪名还不是他一句话?丈夫投了共产党,家属该怎样惩治,难道你不清楚?可话又说回来,是不是投了共产党,还不是邓副局长的一句话?老弟,你要想想清楚,多想想自己的饭碗和前途吧。”

  老实憨厚地杜新宇,被江一民的一顿恐吓唬住了。姓邓的那个坏蛋,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他有能力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可以任意给自己和周翠英捏个罪名予以陷害。可是,周翠英是儿子的救命恩人,用妻子的话说,也是他们全家人的救命恩人。为了自己的饭碗和前途,拿救儿子的恩人做交易,牺牲他人保全自己,良心与天理何在?周翠英正满怀希望找到丈夫,虽然希望很小,甚至是不可能的事。但她心里只有丈夫,且意志非常坚决,宁死不肯嫁人。如果她有嫁人的意思,被大胡子连长绑架后,就不会上吊了。自己明明知道这些,为何还要伤害她、伤害两家人的感情呢?每当想起这些,杜新宇就恐慌不已,他像个闯了祸的孩子,不敢把实情告诉妻子,更怕见到周翠英。这些天他家也不敢回,饭也不敢回家吃,白天夜里躲在监狱里。

  纸里包不住火,杜新宇诚惶诚恐的样子,还是被妻子看出了破绽。在妻子的严厉逼问下,他才道出实情。

  妻子张淑芹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听了丈夫的话,未加思索就有了主张。她对丈夫说:“如果翠英有嫁人的意思,我们从中撮合,倒是件好事。但她的心思我们都知道,她是绝对不会再嫁他人的。她自己没有那个意思,我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岂不是拿刀子捅她的心吗?她在这儿别无亲人,她依靠我们,相信我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朋友,出卖儿子的救命恩人,我们还是人吗?想想她那艰难可怜的处境都难过,谁会再忍心伤害她?这个媒人我们可不当,让他们找别人去吧!”张淑芹说完,两眼直瞪着丈夫,责怪丈夫太糊涂。

  杜新宇何尝不明白这些?他是被江一民的恐吓震慑住了。他为难地说:“江一民这里还好说,问题是,姓邓的那儿如何拒绝?”

  “就说人家不同意!甭说是朋友,就算是自己的女儿,现在提倡新生活,她不同意,我们也不能强迫。”张淑芹理直气壮。

  妻子的高论,不但没能使杜新宇从愁苦中解脱出来,反而使他更加心烦意乱。他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你知道个啥,我们不是有把柄在他们手里吗?姓邓的那个坏东西一肚子坏水,什么坏心眼儿都有,他想拿我保释翠英出狱的事做文章。如果再扣上顶共党嫌疑的帽子……唉……”杜新宇已经焦头烂额,一边是儿子的救命恩人,一边是自己的饭碗和家人的安危,他的天平,已经称不出孰轻孰重了。

0

三十一 祸从天降 老特务看上周翠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