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辩王天下>第廿八章:陈兵巨鹿,新都左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廿八章:陈兵巨鹿,新都左丰

小说:三国之辩王天下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7/12/26 18:59:18

刘辩率高顺精兵一万五,本部八千人,张颌、徐晃、太史慈三人本部兵马,计二万七千五百人,于八月十七到达巨鹿战场。

卢植亲自在辕门外相迎。刘辩见到这位当世闻名的儒将亲自来迎接自己,慌忙下马,至卢植身前,执弟子礼参拜完毕。恭身说道:

“卢师乃当世名儒,与家师蔡先生平辈论交。孤虽出身皇家,但也算晚辈,怎可耽卢师亲出辕门相迎?”

卢植执刘辩手臂,将他引进中军大帐,亲和而视。缓声说道:“你虽出身皇家,也算是我的后进之学。但你能不顾自身安危,出此巧计,以自身为饵,谋伐黄巾乱党。致令三十五万黄巾折损大半,护住了河北四州的万千百姓,使黄巾乱党气势大挫,扬名海内,不负蔡伯喈之盛名,不仅值得我亲自相迎,就是受我一拜又是何妨。”

说完,卢植作势要拜,刘辩慌忙起身,扶起卢植,阻止他的举动。刘辩知道,卢植乃世之名儒,气存高洁,满腔傲骨,就是当今圣上,他的父皇也不能折损其志,让其甘心一拜。刘辩又怎敢受此大礼。

待二人叙礼之时,其余诸人已经在南门外安营完毕。原来卢植是用兵法中“围三阙一”之计,让张角等心存希望,不负隅完抗,以致玉石俱焚。

等众人进来,刘辩与卢植一一介绍诸人名讳,出身。卢植哈哈一笑,说道:

“人不英雄枉少年,出身不问贵贱。诸位都是少年豪杰,一时英雄,立此大功,不负我大汉儿郎的英名。但因尔等尚处少年,建功立业,本属正常。但切记要戒骄戒燥,胜不骄,败不馁,以后切记,不要再行此险招,处事还是要以稳妥为上。”

卢植作为长者,当世名儒,既有对他们的肯定与认可,又有教导之言,谆谆教诲。

而下首诸人,贾诩现在就是一个闷声葫芦,你不问,他就不作声。此时的他,眼观鼻,鼻观耳,耳观天,既作聆听状,而又心不在焉。

而关羽,高顺,黄忠三人,一个是年龄问题,一个是经历问题,经卢植点播,一副受教的样子。

而其他人包括太史慈,张合,荀攸,徐晃,等虽然现阶段还不明白,但是也认真聆听,毕竟能得到当代大儒的指点的机会,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够听到的。

当然这个其中不包括张飞许褚典韦和郭嘉,郭嘉本身就是一个浪子,而其他几个都是草莽匹夫,能认识几个字就不错了,你让他们去听卢植教诲,其实就是对牛弹琴,跟放屁差不多。而郭嘉本身就是浪子出身,专好美色和美酒,对这些经典之语颇有些不以为然。

卢植把几人的神情看在眼里,也不以为忤,当即吩咐宴席,与刘辩等人接风。

而城中太守府,张角端坐堂上,下首堂中两边都坐着黄巾的一些主要首脑。张角开口说道:

“最近大汉的官军势大,而那大汉朝皇帝的皇子刘辩,又设计在黄河岸边,擒了吾弟,如今在巨鹿城外与卢植会师,四面围城,诸位首领可有计策退敌?”

下面坐的那些黄巾首领,都是些最低层的农民工匠出身,字都不认得几个,让他们出谋划策,不是让瞎子摸象吗。一时间,那些首领都低着头,闷声不说话。张角看着这些人,气的浑身发抖,以前攻城略地,均分利益之时,这些人一个个比谁都积极,可是现在让他们想退敌的办法,一个个都变成了这幅样子。

可是张角又转瞬想起这些人的出身和德行,最后只能失望的看着城外,黯然叹息,最后摆了摆手,就让他们出去了。

数日之后,有天使从洛阳而来,卢植挟刘辩等人出辕门迎接,此人名为左丰。

刘辩突然想起在前世那个时空,也是这么个人到幽州帮助刘宏和张让等在河北之地,探查各部征战黄巾的各项事宜,只因为卢植没有给他送东西,结果此人回到洛阳之后,就向刘宏告了卢植一状,说他每日里只和张角对质,现今已经数月有余,还不建功。显然是与黄巾余孽私通叛国。

结果刘宏一恼之下,派人把卢植押解回京,让董卓接手河北剿贼事宜,而董卓只知道聚揽实力,不思破贼,又恐朝廷怪罪。最后用重金买通张让等人,又打通何进那里的关节,虽然最后剿贼成功,可他也把实力扩充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为后来入京,祸乱朝纲打下坚实的基础。

而卢植后来幸亏朝堂中的诸多友人搭救,刘宏才渐收雷霆之怒。在后来董卓入京之后,卢植因坚决抵制董桌之事,被董卓所害。

既然如此,刘辩自会在左丰那里分说此节,再不让卢植遭此劫数。

一番晏宴之后,刘辩携重礼与贾诩、郭嘉前往左丰所在军帐。

到了之后,双方一番客套,刘辩垂声说道:“左先生,你与张先生一样都是父皇身边近臣,今番前来,孤自当前来探望。”说完,刘辩把礼物往左丰那里一推,左丰故作惊疑道:

“无功不受禄,殿下,这是何意?”

刘辩答道:“这是两份,一份是孤孝敬您的,另一份是卢师托孤给您的。”

左丰疑惑的问道:“卢植?他有好事会想到咱家吗?”

刘辩微微一笑,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想必您也知道,卢师乃一介文臣,自有他的风骨,碍于朝廷中的一些耳目,不好与您跟张先生公然交往,故而,只能托孤与您捎些礼物,聊表敬意。”

左丰此刻,终于眉开眼笑,开口说道:“这卢植也真是个妙人啊,只是他的架子也忒大了些,竟然让殿下亲自把这些小物事送来。”

刘辩慌忙说道:“此事也不能怪他,毕竟他们那些酸儒就好个脸面不是,您也不必跟他计较那些。”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旬日,卢植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此事,提着剑到刘辩帐中,就要找刘辩论理。

刘辩见卢植提剑前来,已经把他的来意猜出了个七八分。刘辩提起赤霄剑,挡住卢植的攻势。

拉着卢植到暗处小声嘀咕了起来。

“卢师,大局为重啊,毕竟现阶段还是以歼灭黄巾为主,何必为一个小人误了大事。若是他在父皇那里说些您的坏话,让父皇罢黜了您的兵权,届时,这河北的局势,您让何人来接手?”

卢植一声大喝:“他敢?”刘辩慌忙捂住了他的嘴,低声说道:“您又不是不知道,最近看那些宦官的所做作为,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的。您且低声,不要让那腌官听到。”

卢植听到刘辩此话,虽然还有些不满,但是看他神色,显然此话,他是听进去了。

就在两人垂声低语之时,只见左丰从营帐之外进来,故作惊讶道:“不想二位都在此处,咱家特来向殿下辞行的。”忽然左丰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高声问道:

“卢子干,你提着剑在此作甚,难道你想谋害殿下性命吗?”

刘辩见状,突然奔袭到左丰身边,从怀中掏出一把金镯子,暗中塞到左丰手里。低声说道:

“左先生,这个是小意思,不成敬意,刚才我是跟卢师练剑来着,您也知道,孤自幼练习剑术,今日卢公颇有些兴致,就想和孤切磋一下剑术,请您在父皇那里如实禀报啊。”

左丰拿到金镯子满脸喜色,直呼不敢。

刘辩又把他拉到旁处,低声说道:“孤已经暗中准备了几车东西,请您这次回去带给父皇,其中有那么两车是送于您跟宫中张先生几人的,希望您不要拒绝。”说着,刘辩把郭嘉准备的一份礼物的书帛,说道:“其中还有一部分是送给一些朝廷里面先前替孤说话的人的,您也知道,那些人一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这些东西是不可少的,但是其中大头是留给您和张先生几位的。”

左丰听完,偷偷的打开布帛,粗略的看了一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左丰看完,不自觉的眉开眼笑起来。半晌之后,左丰遂向向刘辩告了声罪,领着人马就离开了。

这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卢植站到了刘辩身后,卢植只问了一句:“这样做,真的妥当吗?”

刘辩知道卢植就站在自己身后,若有若无的回答道:“小人物自有小人物的用处,卢师,您就先宽心吧。”

卢植看了看刘辩,又看了看左丰离去的背影,只是摇了摇头,就离开了。

0

第廿八章:陈兵巨鹿,新都左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