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辩王天下>第六十章:攻心之计(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章:攻心之计(三)

小说:三国之辩王天下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8/2/2 16:37:28

刘辩这十几人在前面引路,后面尤利等七千乌桓大军在后面追随。刘辩时不时的往后面的七千大军张望着。一两次还好些,可次数多了就有些问题了。

初五日夜,在去涿郡路上,乌桓七千大军驻地,尤利大帐之内。

“小公子,你白日行走时分,不好好带路,老是往我们这里张望作甚。”尤利边说着边摸了摸手中钢刀的刀柄,眼光炯炯的看着刘辩说道。

刘辩见状,心神一紧,天气虽冷,脑门上却流起了汗水,被军帐之中的乌桓军士的气势一吓,一头栽倒在地上,结结巴巴的说道:

“启禀……启禀将……将军,我……我本是这……这幽州的一个……一个大户人家……人家的公子,昨天与将军相……相谈甚欢,知道……知道将军走错路……走错路了,可我离家……离家甚久,怕……怕家中父母……父母惦记,毕竟我,我才只是九岁……九岁而已,家丁才十几人,万一万一……”

刘辩定了定身,巴巴的看着站在首位,手握刀柄的尤利,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那尤利本还心中怀疑,可见到刘辩如此不堪,心中一阵不屑,想起昨日里还跟这等人在那里相谈甚欢,他就觉得生气,想他们大乌桓民族,乃是长生天的儿子,整日里与野狼为友,与虎豹为伴,像刘辩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能够骑马驰骋草原了,如果有两三个这样的娃娃,都可以去战野狼了。

这汉家的男儿如果都是像刘辩这样的孬种的话,别说攻入幽州,就是全占汉家江山,让我们的大汗也坐一坐那皇帝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啊。

尤利虽然这么想,可他不好表露出来,改换面色,笑呵呵的扶起瘫坐在地上的刘辩,一番好言温抚。

刘辩也知道尤利并没有完全相信他说的话,定了定神,就对着尤利说道:

“将军,我也知道将军你并没有完全信我刚才所说的话,所以我愿为将军做前部,为将军打探前方路况,为了避免将军起疑,我愿把我这十几个家丁留在这里做人质。将军若还不信我,可派一队士兵追随我的左右,监视我。现在我已经不想怎么样了,只想着赶紧为将军领完路,就赶紧回家,以后再也不敢轻易出门了,我可经不得将军这么吓了。”

尤利听完刘辩的话,眼神一转,微笑着拍了拍刘辩的肩膀说道:

“你这小孩子挺有意思啊,你这样也挺好的。来呀,传乌延小队长。”

片刻之后,一个乌桓壮汉走进大帐之内,尤利看着眼前的大汉,说道:

“乌延队长,从明日起,你就领着自己手下的一百五十人的小队,跟在这位小兄弟的身边,去勘察前方地形吧。”

说完,尤利背对着乌延眨了眨眼,乌延会意,领完命令就回去值戍了。

次日,初六一大早,刘辩领着乌延率领的一百五十人的小队,快马加鞭的到前方勘察地形去了,而尤利则领着大队人马在后面缓缓而行。

不出半日,就已经到了刘辩与郭嘉先前商量好的埋伏地点了,刘辩眼神一转,对着乌延说道:

“将军,我知道过了前方山谷,就是那大汉皇帝修建的官道,常常有商队来往,如果我们运气不错的话,没准能遇到那些汉人的商队,到时候,将军领着这些人到时候……”

刘辩说完,朝着乌延眨巴了一下眼睛,露出贼滑的笑容,那乌延一听,也知道了他的意思,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这件事,你报的不错,等拿了好处,忘不了你的。”

就这样,刘辩就领着这一百五十人的小队,往山谷中走去。

此山谷只有四五里远近,刘辩并一百五十人的乌桓骑兵,快马加鞭,只一刻半钟就穿过此地,为了避免陷阱暴露,刘辩装作无意之举,从山畔而过,山谷两侧稍显平整些而已,乌延等人并未升起任何疑心。

过了山谷,刘辩让乌延等暂时埋伏在山谷旁边的山林里面,刘辩领着几个乌桓士兵出谷查看,看是否有商队经过,若是一个时辰没有商队经过的话,乌延等人便不会多做停留。

在查看期间,刘辩甩开身旁的几个斥候,那几人见刘辩只是一个小孩,肯定跑不远,而且刘辩的十几个家丁还在后面的大军里面,所以对于刘辩的单独离开也没放在心上,任由他单独离去了。

刘辩甩开几人之后,根据暗号到达汉军指定埋伏地点,见过张济等人之后,刘辩就把情况说了一下,刘辩也就把自己的计划一一说出。

半晌之后,刘辩并几个乌桓斥候返回那一百五十人的先锋小队所在之地,刘辩当即就跟乌延说起,在此地南边一里多处,发现有马车经过的车辙印,看痕迹,明显是新的,刚过去不超过半个多时辰,乌延等人听完大喜,他们只是受尤利命令前来查探地形的,没想到到了此地还能够捞上一票。

片刻之后,刘辩就领着乌延等人到了发现车辙印之处,乌延等人发现果如刘辩所言,神色更加欢喜。为了不耽误尤利吩咐的任务,乌延等人快马加鞭到车辙印去往方向而去。

只因刘辩等人马快,张济等装扮的商队只是为了吸引乌桓人而来,所以走的并不快,只不到两刻钟,张济等人就被追上。

乌延等人见到张济假扮的商队人员有三百号人,乌延心中一惊,怕抵不过对方的冲击,可是他们已经到了此地,双方人马已经兵戎相见,若是乌延不战而退,岂不是丢了大乌桓民族的胆魄,惹人耻笑。

那乌延本就是好勇斗狠之人,心念至此,也不多做停留,吹了声口哨,一百五十号乌桓汉子便齐刷刷的冲向了张济等人。

那张济早就知道刘辩的计划,怎敢与乌延等人力战,只交手了十几招,张济卖了个破绽,佯装不敌,在与乌延对敌的时候,为了演戏演的真一点,顺着乌延的刀锋在自己的肩膀上划了一记,张济见势不敌,下令扯呼,也不管这几车粮食了。

乌延等百十号乌桓骑士本来见张济等人有三百多号人的时候,心中还在犯嘀咕,可见到张济等人如此不济事,只打了这么几个回合,张济便受伤撤退。心中大喜,也不去追击张济等人,纷纷扑向这几大车的粮食。

因为刘辩的吩咐,这几大车粮食只有上面两层的粮袋里面有粮食,下面全是牛马食用的糟糠之物。

刘辩为了做戏做的真,还专门拿着手中钢刀往上面的粮袋中划上一刀,白花花的米面流了出来,看的周围这一百五十多号乌桓兵心惊肉跳。这些乌桓士兵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粮食呢,一个个看着粮车的眼神都直了,纷纷露出贪婪的神色。

刘辩就说道:

“乌延大人,反正尤利将军也不知道,不如让兄弟们搬下来几袋粮食,或熬粥,或蒸做米饭,然后在直起锅把兄弟们带来的牛羊的肉干往锅中用水一炖,放些调料,就着米饭饱餐一顿如何,反正尤利将军也不知道。”

乌延本还在犹豫,可听到刘辩的话,又转身见到这百十号兄弟的神色,乌延扶手一叹,假装没看见,转身离开了。

为了防止这些人发现底下的不对,就指挥着这些人从一辆车上,搬下来三四袋上面两层装满粮食的粮袋,然后用张济等人留下来的锅灶和调料,半个时辰以后,肉食米饭做好,那刘辩在前世因为经历问题,做饭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而已,只这些时间,就把饭做的很是美味,迷人的香气引诱的旁边的乌桓骑士不停的咽着口水。

待这百十号人用饭完毕之后,刘辩就说道:

“乌延大人,这几大车粮食怕是有好几百石了,我们只是前锋,也运不走,不如大人派遣几个机灵的回去告知尤利将军,我们先在此等候片刻如何?”

乌延听完,觉得这小孩说的有理,也就果真派了几人回去禀告,这百十号乌桓骑士听完刘辩乌延二人的对话之后,神色一黯,露出不舍的神情。

乌延见状,对着这些兄弟说道:

“兄弟们,不要紧,不就几车粮食吗,等我们攻入汉人领地,到时候,美丽的汉家女子,白花花的米粮,可口的蔬菜,难道还会少吗?都给我振作起来,别让人家汉家小哥笑话你们没出息。”

这些人听完之后,虽然还有些不舍,可上峰有令,不得不尊。

待诸事完毕之后,刘辩趁机走到无人的角落里面,用手捏着嘴,吹了几下似乎鹰隼的叫声,刚刚走脱的张济等三百多人迅速回归,把乌延这百十号人包围起来。

那乌延当听到刘辩的口哨之时,就知道事情不对,掂起大刀待要骂刘辩几句的时候。张济已经冲了上来,张济见乌延要骂刘辩,张济怕他骂些难听的话触怒殿下。也不等他张口,便拿着手中长枪,催马加鞭,一枪掼向乌延胸口,乌延欲要抵挡,又怎么抵的过去,他手中钢刀被张济的长枪打断,尤自抵不过张济的攻势,被张济手中长枪刺入胸口,乌延拿着张济刺入自己胸口的长枪,眼神死死的盯着刘辩,口中的血水流着不停。

那乌延也真是明硬,举起手中断开的钢刀往刘辩处,用力扔去,之后乌延才不甘的倒下,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刘辩本来见到张济已经把枪头刺入乌延胸口,以为大势已定,不防备乌延最后一击,那乌延手中断刀便趁着刘辩不注意的时候,被强力惯性扎入了刘辩左肩,刘辩思之不急,被这狠辣的力道从马上冲了下来。张济见状大惊,丢下乌延等人,往刘辩处而来。

刘辩也自坚定,不痛呼不喊叫,右手握住断刀刀柄将断刀用力拔出,拔出的刹那,刘辩因为强烈的剧痛,脸色刷的就白了,似乎比周围的雪还要白。刘辩咬着牙,忍着剧痛,在张济的帮助下用雪水清洗了一下伤口,敷上华佗专门研制金疮药,然后再把衣服扯下一节来,包在伤口之处。

刘辩在张济的帮助下处理完伤口之后,张济指着那百十号乌桓骑士问道:

“殿下,这些人怎么处理?”

刘辩咬了咬牙,沉声说道:

“把他们引入无人之处,尽皆除去,然后让兄弟们换上他们的服饰,等候尤利大军的到来。剩下的人返回埋伏地点,听从信号行事。”

张济慌声问道:

“那殿下你怎么办。”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若想成事,必有所付出。孤乃大汉皇子,更应该劳心劳力,为了计划的顺利实施,孤必须要在此等候尤利那七千人的到来。”

“殿下不可,那乌桓人凶蛮残暴,若殿下留在此处,恐有不妥。”张济听到刘辩受了伤,还要如此冒险,慌乱的说着,想要改变刘辩的心意。

“你不必忧虑,孤先前让黄老将军和十几个孤的亲身护卫留在尤利那里做人质,孤的亲卫个个都是以一当百的好汉,更有黄老将军的武勇,你且不必如此忧虑。只要你们能在两刻钟之后赶到自是无妨,孤只能为将军抵挡两刻钟,若两刻钟之后将军未至,那……”

“不管怎么说,孤的性命是交给将军了,望将军好自珍重啊。”

张济本还要说些什么,可见到刘辩如此坚决,咬了咬牙,愤声对着剩下没有换装的一百五十人说道:

“快快撤退,按计划行事,若谁敢误了殿下大事,我绝不轻饶。”

说完,这些人也不好再耽搁,跟着张济离去了。

刘辩目送他们离开,旋即看着来时的方向,目光既坚定又狠辣,等待着尤利七千大军的到来。

0

第六十章:攻心之计(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