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辩王天下>第六四章:挽弓须挽强,擒贼当擒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四章:挽弓须挽强,擒贼当擒王

小说:三国之辩王天下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8/2/6 18:24:47

大汉灵帝中平二年,公元186年,12月15日。

居于乌桓本部的乌桓可汗丘力居,坐在中军大帐。今日乌利骨率本部前锋两万残军归来,正在向丘力居陈说兵败事宜。

当丘力居听完乌利骨的禀报之后,一声惨呼,一口鲜血喷出,面若金纸。

那塌顿虽然只是他的侄子,可其父母早死,从小就被丘力居养在身边,视若己出,犹如亲生。塌顿也果真不负他的期望和栽培,三岁能骑马,七岁能猎羊,九岁就能孤身与野狼厮杀,十二岁开始学习汉文、汉语、汉学与汉礼,心智深沉,长于算计,十五岁开始在北方各族之间游历,二十岁开始帮助他统一乌桓各部。

在乌桓族中,除了丘力居这个大汗之外,就数塌顿的资历和威望最高,丘力居在见到塌顿如此上进之后,开始有了传位之心,这么些年,丘力居也一直把塌顿当做接班人在培养,即便是他的亲生儿子楼班,也当不起他如此看重,所以如今,塌顿的骤然身亡,便知道丘力居心中的滋味如何了。

在出兵之前,他也不曾想到塌顿会败,而且还败的这么惨,不仅身死道消,尸体还不完全,只有人头回来了,尸体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今日乌利骨突然带兵回来之后,把塌顿前锋的事情尽数告知与他。塌顿被塔尔木之弟塔班联合汉军所害,塔班在被发现之时,塌顿的人头还在他的怀里抱着。

丘力居听到此话,闻言大恨,可因为众乌桓首领尚在此地,丘力居也不好多做什么,次日早上,他点起剩余的十一万人马兵发代郡,于十九日上午到达代郡城外。丘力居大军一到,他就迅速下令围城,四面埋伏,重重包围,连一只鸟都飞不过去。

刘辩等代郡的兵马,经过几日的修养,已经逐渐恢复了战力。刘辩知道事情紧急,在十六日那天丘力居准备起兵攻打代郡的时候,他就让史阿派遣麾下剑客游侠到幽州各郡去请求援兵去了。

十七日那天,涿郡张飞领三千人马前来会师,范阳高览,渔阳张绣各领三千人马前来会师,辽西郡太史慈领三千人马到来,右北平太守公孙瓒领七千人马亲自到来,辽东公孙康派麾下大将张敞领兵五千前来会师。

至十八日,并刘辩麾下六千人马,代郡已经汇集了将近三万人马,而蓟城刘晔也在十八日下午,带着一批工学院新研究的守城兵械前来,也亏得刘辩早早的就发现了丘力居的意图,也幸得代郡离蓟城不甚远,这些器械虽然难运,可在十八日这天终于是运过来了。

而刘辩上个月就已经向朝廷和冀州上书,让他们筹拨的粮草。粮草到了以后,这些粮草荀彧自己留了三成作为幽州的根本,拨出三成分拨各郡使用,剩下四成都被荀彧送到了代郡这里。

待刘辩这里一切准备就绪以后,丘力居等十一万乌桓大军也已经全部到来。

刘辩与郭嘉、刘晔商量以后,知道此时的乌桓人马乃是哀兵,哀兵之势不可强逆与立敌。

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刘辩下令全城封锁,任何人没有号令不得出战,代郡四方城门处只留下四千人进行防守。

乌桓人毕竟是马上民族,下马步战,非其军所擅长,他们纵有强兵、哀兵之气力,可面对不熟悉的战况,他们也只能干瞪眼罢了。所以四方城门各处只留下四千人完全能够抵挡得住乌桓的攻势。

为了避免乌桓人近战无法建功之后,进行远程打击,往代郡城中射箭,从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伤亡。

刘辩让赵云、张飞、黄忠、太史慈四人分布四方城门,各领一千五百人,只要等到每次乌桓人要射箭投标的时候,就让他们领兵前去骚扰,让他们构不成阵营,每当他们集结之后要对四人兵马进行围截的时候,刘辩就让号角手鸣金收兵。

如此无赖的打发一连持续了三四天,打又不好打,拦又拦不住,几天下来,乌桓士兵的锐气已经被消磨的差不多了。

二十二日夜,刘辩听从郭嘉的计划,让城中和城门上驻守的兵马,在吃过晚饭之后,把准备好的布料棉花等物事拿出来,塞住耳朵,与半夜时分,刘辩就以每个城门千人的分配,到城外去喊打喊杀,敲锣打鼓,没三百人为一波,轮流休息,轮流骚扰。

代郡城中将士因为得到刘辩等人的提前吩咐,都睡了个好觉,而乌桓那里就惨了,三天的攻打不见成效,本就心灰意冷,疲惫不堪,就指望着夜里能好好休息一番的。可又被刘辩的兵马如此骚扰,一时间,乌桓兵卒锐气尽殇,人心思归,再无一战之力。

如此又是三日过去,经过几天的骚扰打击之后,乌桓兵马逮又逮不住,拦又拦不住这些前来骚扰的汉军兵将,故而白日里乌桓兵卒都没啥精神,懒洋洋的。

刘辩和郭嘉等人见时机已经成熟,在二十五日那天,他让太史慈往乌桓中军那里射去一份帛书。

丘力居正在中军大帐之中,看着下面一番懒散的首领,心中正自大怒。看着他们这幅样子,打又打不得,骂又不见效,他见到这些又没有什么办法,只气的到处摔东西,发脾气骂人,可一点用也没有。

正当丘力居发脾气的时候,忽然有辕门小卒进来禀报,说是有代郡城中射来一份帛书,请大汗查看。

丘力居听闻此事,觉得此事有古怪,就让那小兵把他手中的帛书呈上来。

丘力居分开帛书一看,只见其中写道:

大汉燕王刘辩,前番与贵族塔尔木大人之弟塔班,相谈甚欢,引为知己,可是不曾想居然被宵小之徒所害。孤甚是凄婉,深为悼念,愿与明日在阵前与塔尔木大人一会。希望届时塔尔木大人不要爽约。

丘力居看到此帛书中的话语,面露不善的看着塔尔木,塔尔木见到丘力居看向自己,面露不善之色,心中揣揣,不知所以然。

丘力居见到他的神情,心中疑虑渐生。他就把帛书给了塔尔木让他去看。塔尔木看到内容之后,心中大怒不已,心道:那汉朝的燕王害我。

此想法一出,他就知道了丘力居刚才为什么是这种神情了,他马上就要解释,丘力居摆摆手,让他不必多言,到明天看那汉朝的小娃娃是何道理。

到了第二天,刘辩领着典韦、许褚、黄忠并几百士卒到两方阵前等候,塔尔木也领着几百乌桓勇士与刘辩会面。

双方会面之后,刘辩只与他虚言客套,也不涉及军机要事,谈了半晌之后,刘辩就问乌桓大汗丘力居大人的身体状况,是否安泰,每日食物和酒水的用度如何。

塔尔木怎会将实情告知,也是一番假言假语,自此之后,刘辩也只与他说些北方和幽州的风土人情,天文地理什么的,就是没有什么要害之话。

两个时辰以后,刘辩就告辞回代郡城了,塔尔木也告辞回军了。

塔尔木回到军中之后,便被早已经等候在此的丘力居拉进了自己的营帐之内。

不等丘力居询问,塔尔木便将今日的所见所闻告知了丘力居,丘力居听完之后,面露微笑的好言安抚了一下,便让他回去了。

待塔尔木离去之后,丘力居看着他的背影,心中的不安更加浓重了。他的眼光闪烁着,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当日半夜,刘辩让史阿派遣几个机灵的游侠,把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一份满是涂改的帛书,趁夜深人静,悄悄的送到了塔尔木营帐之中。

塔尔木看着刘辩的书信,见到上面满是涂改,还以为是刘辩这个小娃娃把草稿给送过来的呢?他不禁呵呵冷笑起来,看来那刘辩毕竟只是小孩子,连最起码的汉字还没有学全,就敢给他送过信来。说完,他就把这帛书,随手丢在了一边。

到第二日一早,塔尔木正在营帐之中巡逻,便被丘力居紧急叫到营中。昨天夜里,他已经被大汗询问过了,可今天一大早,他又被叫到了中军大帐,他的心中顿时迷惑起来,也不知道大汗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丘力居冷声问道:“塔尔木首领,昨天夜里,是不是有人给你送信了?”

塔尔木这才知道大汗为什么这样做了,他迅速派遣两个人将昨天夜里的书信取过来,可那书信被塔尔木随手一丢,不知道丢到哪去了,好半晌,塔尔木派去的人才将帛信送过来。

在这个空挡里,塔尔木将昨天夜里汉人的使者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丘力居。

丘力居接过书信之后,迅速摊开,见到其中到处都是涂抹的痕迹,他厉声喝道:“塔尔木,你还不快将实情禀告给我。”

塔尔木不知所以然,只是说道:“大汗,这就是实情啊,我已经原原本本告诉你了,我并没有隐瞒你什么事情啊。”

丘力居闻言大怒,厉声喝道:“我看你塔尔木乃是汉人的奸细,想要预谋加害于我,想你的弟弟塔班不就是联合汉人害死了我的侄子塌顿吗。也幸亏乌利骨发现及时,才没有走脱了塔班这个贼子。今番,你又要故技重施,想要预谋害死我吗?然后好让你塔班做这个乌桓大汗的位置。”

塔班双目圆睁,心中惊诧不已,他也终于反应过来,明白了这是汉人的诡计,他挣脱侍卫的拉扯,跑到丘力居脚下,抱着他的大腿,带着哭腔说道:

“大汉,我塔尔木之心天地可鉴,绝没有加害大汗之心啊,如若如此,我便死于长生天的雷霆之下,被野狼吞骨噬髓而死。”

丘力居听他哭的恳切,又发下了这么重的誓言,心中颇觉的对不起他,不过他还有些疑虑,又抹不开面子。只好故做微笑的看着塔尔木,他把塔尔木扶起来之后,凝重的问道:

“那这被到处涂改的书信,是怎么一回事?”

塔班听到丘力居问道此中关节,他就把昨天晚上的所见所闻,一一告诉我了丘力居,虽然还有些关节没有解释清楚,不过大概的事情,塔尔木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丘力居压下心中的疑虑,沉声问道:

“你今日可敢随我一起,到代郡去会会那所谓的燕王刘辩?”

塔尔木听到此话,也知道丘力居并没有完全相信自己,他是要借此来试探一下自己。于是塔班慌声说道:

“我愿意,我愿意,只要能够洗脱我的嫌疑,我当然愿意跟着大汗去会会那刘辩。”

丘力居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他让传令兵擂鼓聚将,并且让人去代郡传话,说是让刘辩出城一会。

传令兵擂鼓聚将之后,便领着丘力居的命令前往代郡去了。

0

第六四章:挽弓须挽强,擒贼当擒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