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辩王天下>第一二三章:当世樊哙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二三章:当世樊哙

小说:三国之辩王天下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8/4/5 9:25:22

李方在渤海郡逗留的七日之后,袁绍麾下的谋士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最终,袁绍听从许攸的建议,以韩猛和鞠义为将,兵发河套,与刘辩的部队汇合,抵御南匈奴。

功成之后,李方因为有功,被刘辩封为济乡侯,食邑百户。并调田楷进入刘辩的代王府做事,接替荀攸在王府中的从事之职。

李方从即日起,升任定州刺史之职。

典韦回来以后,刘辩亲自为其接风,这一次的李方出使,如果没有他在一旁相助,恐怕事情也没有那么的顺利。

宴席进行到一半,刘辩喝酒行至半酣,给典韦评价了一句话,说他有古代猛将的遗风,称呼其为“古之恶来”。

这是在刘辩麾下,一人得到赞赏性的封号,一人被封为侯爵,都是第一次。其他的人也没有嫉妒,反而升起了比较和争斗之意。

这边的情况先不用说,且说王靖那边。

当时的南匈奴的单于是于夫罗,于夫罗是靠篡位登上的单于之位的,其族人多不认可。

呼厨泉乃是南匈奴先王羌渠之后,于夫罗为安族人之心,立其为右贤王,生子六人,其中最贤者名去卑。

闲言少叙,这一次南匈奴进入长安的,是由南匈奴当代单于于夫罗亲自带领,他不放心把呼厨泉放在后方,就亲自带领他出征。

南匈奴后方,皆诀于刘豹、须卜骨都侯二人。

王靖和许褚,到达地方以后。王靖以礼相待,拿出自己出使的文书。可是南匈奴认识汉字的人,屈指可数,哪里认得什么文书。

王靖等人,便被赶了出去。被赶出去以后,王靖转身对着许褚说道:

“仲康将军,这些人竟然敢小瞧我们,那我们也不以礼相待了,直接打进去便是。”

此言正和许褚之意,二人整合带来的几十名使者亲兵,直接打到了刘豹的营帐之外。

刘豹听到动静,就穿上衣服出来查看是怎么回事。出来以后,刘豹就看到王靖、许褚二人,正领着几十号身着汉服的人士,攻打他的营帐。

刘豹只看的心中大怒,吩咐周边兵马,对他们进行围攻。王靖虽然是文士出身,可是他的剑法也算是不错,毕竟在这个时代,汉人尚武之风犹存。更何况他们里面,还有一个大杀器许褚呢。

两个人马见面之后,因为言语不通,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冲上去就是一番大战。

许褚舞者自己手中的宣花大斧,如同魔神降世,磕着就伤,碰着就亡。再兼之其他人在旁相助,这些南匈奴的将士,皆非其一合之敌。

厮杀了半晌之后,许褚觉得自己身上浑身燥热,就把外面铠甲和汗衫都脱掉,露出他雄壮的臂膀。裸衣之后的许褚,凶性大发,只杀的周边红茫茫一片。

地下的血液,干涸了又湿,湿了又干,逐渐汇成了一条条红色的小溪。这一幕,只看的刘豹心惊胆战。他慌忙让军乐手,吹响号角,鸣金收兵。

他们两方人马,听到号角声之后,才终于慢慢的收回了自己手中的兵器。定定的看着刘豹。

刘豹稳了稳心神,问道:“不知道各位所谓何来?为何到我这里,与我的部将厮杀。”

只因为刘豹说的是纯正的汉话,王靖听到以后,眉头一紧,暗道:

“此人的汉话说的如此的纯正,必定是精通汉学之辈,如果有机会,一定要除去此人。不然的话,此人或者是他的后代,必定会成为我大汉的心腹之患。”

心里面想完了这些,可王靖却不能声色,将怀中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出使文书,再次拿了出来,交给刘豹查看。

刘豹看完以后,才对着给自己的营帐守卫的亲兵说道:“这几位是大汉朝的使臣,你们就算听不懂,看不懂他们的话和文字,也应该将此事迅速的禀报给我啊。

如果不是你们这些人太过莽撞,又哪里会有这些变故发生。”

那些亲兵支支吾吾不敢吭声,刘豹故作和蔼的笑容,对着王靖等人说道:

“既然是汉朝来的使臣,应当以大礼相待,来来来,快快请进。”

刘豹伸出右手虚引,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王靖和许褚二人,仗着自己有些武艺,浑然不惧,大步地走入营帐之中。

进去之后,刘豹吩咐后勤,让他们准备几只烤全羊,并让他们送来一些奶酒过来。

他们两方会面之后,王靖把来意尽数告知。刘豹听完沉吟不决,对着王靖说道:

“王先生,不是我不愿意退兵,只是现在我部落的兵权,尽数掌握在我的父亲于夫罗的手里。

现在我的父亲带领大军,恐怕都要到你们中原的长安地界了,想要再临时把他们召唤回来,恐怕不太可能了。”

王靖知道刘豹所言属实,也不再计较什么,当即便想要向刘豹告辞。刘豹看着他们想要离开,突然眉头一紧,便有了戏弄和试探的意思。对着他们说道:

“先生和诸位将军,你们不要着急,我已经吩咐我们的后勤,准备食物和酒水了,等到用过酒饭之后,你们再走也不迟。

免得人家到最后嘲笑我们,说我们不懂得待客之道。”

王靖无奈,只好暂且留下。一个时辰之后,在此地西北之处,有一条小河,王靖和许褚等人,用河中的清水洗干净自己身上的血污。

刘豹那里让后勤准备的食物和酒水,也都已经准备齐全了。刘豹举着酒碗对着许褚说道:

“我看将军身姿雄壮,不知道,可会饮酒否?”

许褚慨然一笑,说道:“作为武者,岂有不会饮酒的道理。”

许褚的话说完,举起自己身前的酒坛,咕咚咕咚,不带喘气的,一连喝了五坛,亦无醉意。

王靖知道刘豹此举,乃是试探,酒肉中不会下毒。可他唯恐许褚饮酒过量,就起身说道:

“如此的食用酒肉,岂不无趣,不如我为首领和我们许将军,舞上一支剑舞如何。”

刘豹闻言大善,就说道:“既然先生有此意向,还请先生不吝赐教。”王靖直言不敢当,向刘豹问道:“不知道,首领军中可有军乐手?”

刘豹拍了拍手,让人去把自己的军乐手请了上来,这些人来了以后,王靖定睛一看,只见这些人在脖子上挂了个皮绳,在腰间悬挂了一个皮鼓。

王靖知道此物名“缶”,是中国最早的打击乐器,王靖在蓟城学院的时候,曾经学过。

等到这些皮鼓打响以后,王靖从腰间抽出自己的佩剑,闭上眼睛,犹如喝醉了酒一般,脚步晃荡。

身体转身,左手虚托,右手架在左腕之上,紧握剑柄,剑身朝上,就是旋转起来。刘豹看着他这种举动,还以为他没什么本事,不会什么剑舞,心里面就有了轻视之意。

突然的,只见王靖,双目猛然睁开,暴喝一声,身体前倾,右手举着长剑往前猛然一刺。说来也巧,剑尖正好点在刘豹的咽喉之处。

王靖再次转身,围绕着刘豹舞起剑在来,随着军乐响起,王靖口中唱起了刘辩先前创作的《猎猎玄旗》。

刘豹身旁的须卜骨都侯,看着这种情况,心中也明白了几分意思。他起身向刘豹说道:“一人独舞,有什么乐趣,不如让我与王先生一起对舞如何。”

刘豹正被王靖忽来忽去的长剑,吓了个半死,如今听到须卜骨都侯的话,心中大喜,就同意了他的请求。

一时间,在刘豹的营帐之中,刀光剑影,各自试探。看到这样的情况之后,许褚再次举起一坛酒,喝完之后。将酒坛猛的扔在地上,陶罐破碎之声,在营帐之中响起。

许褚大喝道:“没意思,没意思,你们这两个人,舞来舞去的,都是华而不实的东西,有什么看头。”

刘豹也说道:“王先生,你也赶紧歇歇吧,这舞了大半天了,想必你也很累了吧。”

说完此话,刘豹还偷偷的看了看王靖。

等到一切都结束之后,刘豹再次对着许褚说道:“不知道将军可能食肉否。”

许褚点了点头,旋即,刘豹就让后厨,把烤的半生不熟的烤全羊给端了上来,上面的血丝还没有被清洗干净。

许褚看到自己面前的这块肉以后,也不矫情,从烤全羊身上撕扯下来一只羊腿,不到半个时辰就啃光吃净了。

刘豹朝许褚使出了大拇指,赞道:“真壮士也!”

就这样的,刘豹和许褚拼起了酒,两个时辰以后,天色已经晚了,营帐之中的几个人,也都喝趴下了。

差不多到了半夜的时候,王靖突然站了起来,双目精亮,摇了摇许褚,许褚旋即醒来。王靖凑到许褚的耳边说道:“仲康将军,不如我们今天晚上来一次大的,不知道将军可愿意陪我。”

许褚轻声说道:“有何不可。”

说完以后,王靖轻轻的走到刘豹的身边,从他的身上取下腰牌,取下腰牌以后,王靖指着醉倒的刘豹,做了一个斩首的手势,许褚会意,手中大斧猛的砍了下来。

做完这些以后,许褚和王靖二人,把营帐之中,除了须卜骨都侯之外的其他匈奴兵,尽数杀害。

处理完以后,王靖把自己带来的这些人都叫醒,换上匈奴的服饰。把包括刘豹在内的南匈奴勇士头颅,用竹竿和皮条绑好,挂在了刘豹的营帐之内。

把这里的情况处理完毕,王靖等人穿戴好,走出营帐,出来以后,正巧碰到有人巡营,王靖就用刚学的半生不熟的匈奴语,询问刘豹的家小在哪里。

其中的队长,觉得他们的口音和身形有些可疑,可是他们有刘豹的腰牌为证。无奈之下,只好尽数告知。

得知确切消息以后,王靖和许褚偷偷的摸到刘豹家小居住的地方,也不管什么老弱妇孺了,一股脑的将他们全部杀害。

第二天天明以后,须卜骨都侯醒了过来,当他看到营帐之中的情况,心中大惊。

他马上走出营帐,向营帐周边宿卫的将士,询问王靖他们的踪迹。正在须卜骨都侯询问王靖那边情况的时候,突然有人,前来禀报,说是左贤王刘豹的全家老小,全部被杀害。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须卜骨都侯大为震惊。须卜骨都侯微微思索了片刻,就迅速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想明白以后,须卜骨都侯马上点起兵马,让专门的斥候兵,进行查看,在确定王靖他们的方向之后,就迅速沿着王靖走地方追了过去。

王靖等人骑得马匹,虽然也算得上是良驹吧,可毕竟比不上匈奴马快,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须卜骨都侯就追上了王靖他们。

两方人马会面之后,王靖转身对着许褚说道:“不知道将军可善于骑射否?”

许褚朗声说道:“我骑射的本领,虽然比不上子龙和黄老将军那样的高强,但是也不弱”。

王靖闻言大喜,他转身继续跟许褚说道:“这些匈奴人,真是可恨,就跟苍蝇一样,对我们穷追不舍。正好我们的人里面,有人拿着强弓。

不如将军,你把我的剑,当成箭矢,给射出去,不知道将军可否射中,那为首之人?”

许褚看了看须卜骨都侯的距离,说道:“那有何难?请先生拭目以待吧!”

许褚从亲兵手中接过强弓,又从王靖手中接过他的佩剑,将剑背搭在左手手指上,右手拉开弓弦,猛然拉开强弓。

此时,许褚的这个动作,倒映着, 天边多情的蓝天和彩云,是那样美好。只听得一声清响,长剑射出。

两方人马同时的群停止了手中的动作,静静的看着那只长剑,只听的“噗”的一声,此剑贯穿须卜骨都侯的咽喉。

须卜骨都侯一死,其麾下人马一阵骚乱,王靖叹息着说道:“可怜了这把长剑呐,伴随着我十余年的光阴,就这样丢弃了,可惜,实在可惜。”

许褚说道:“那又有什么可惜的,我既然能够射出去,我就能再次取回来,既然先生想要这把剑,那我把此剑再次取回来又是何妨。”

许褚的话说完,也不等王靖回话,只有双腿紧夹马腹,暴喝一声,就朝着赶来的匈奴士兵,冲了上去。

许褚从须卜骨都侯身上取回长剑,转身看到其中有一个人衣服华丽,许褚知道他肯定是军中的副将,也不回头,他把自己手中的长剑,猛然掷出去,那名副将惨叫一声,就此身死。

等到这个人死了以后,许褚左手从他的身上,把长剑给取下来。许褚拿着长剑,右手举着自己的大斧,左右开弓,在匈奴军中,冲了几个来回。

只杀的流血漂橹,在这些匈奴将士心惊胆战的眼神之中,潇洒离去。

看着王靖和许褚,慢慢地越走越远之后,这些匈奴士兵,在大喜大悲之后,垂头丧气的回去了。

后人有诗赞许褚曰:

天下瓜分汉欲亡,四方豪杰尽鹰扬。葛陂许褚投降后,自此何忧吕布强!

诗赞曰:

臂挽鞍鞒护主身,手持篙楫在波津。 若非许褚倾心救,王靖险为泉下人。

有诗赞二人之举,诗名曰《侠客行》,诗曰: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0

第一二三章:当世樊哙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