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拯救泗州城>结束语 黄河的苦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结束语 黄河的苦难

小说:拯救泗州城 作者:陈三韭 更新时间:2018/12/23 12:47:26

“天下黄河几十几道湾?

几十几道湾上几十几只船?

几十几只船上几十几个帆?

几十几个捎工把船搬?……”

一首陕北民歌唱尽了黄河的沧桑,这条中国第二大河流养育了华夏民族几千年,产生了悠久灿烂的农耕文化。可以说,黄河不仅仅是一条河流,也是中华民族精神图腾的象征。

黄河的历史,也是一部两岸百姓们的苦难史。黄河有着狰狞的一面,就像一条桀骜不驯的巨龙,时不时地会对她的子民们施展一下自己的淫威。当然,她的子民们也有过错,经常会逆着龙鳞行事,遭受一些惩罚也在所难免。

同时,中华民族的历史是一部帝国都城东迁史。随着历代的都城从西安一带逐渐东迁,到了元朝北方少数民族统治中原,便把京城定于北方苦寒之地燕京,也就是今日的北京。后面的明清两个朝代,也沿袭旧址,将燕京作为都城。

由于燕京一带气候寒冷,不适合农业生产,粮食等生活物资需要从物产丰富的江南运输而来,漕运就成了关系到帝国生死存亡的大事。而黄河泥沙多,善堵善徙,为了保护京杭大运河这条经济大动脉,减少遭受黄河的侵扰,朝廷治河方略就发生了重大改变,从而造就了黄淮地区连年洪涝灾害的苦难历史。

在明清时期,朝廷治河目的逐渐转到保护大运河这个重心上来,开始逆着河性将黄河南压,让其向南任意漫流,尽量避免黄河主流与运河交汇。到明朝中后期,铜瓦厢(今河南兰考一带)以东的黄河下游河段已是千疮百孔,黄河南下至泗水夺泗入淮后,又侵占了淮河的云梯关入海通道。

黄河夺淮后,淮河不得不突破高家堰防洪堤另寻出处。而黄河入海通道又一次淤积,洪水入海不畅,于是,明代河臣潘季驯等人便提出了蓄淮刷黄策略。此一策略暂时缓解了黄河、运河的泥沙瘀堵问题,但它的负面作用也很明显,它大大地改变了黄淮地区的地理地貌,历史影响极其深远。

由于黄强淮弱,黄河之水经常会倒灌洪泽湖,所携带泥沙使得洪泽湖底部日趋升高,洪泽湖逐渐变为一个高于地平面的悬湖,严重威胁到周边低洼地区百姓的安全。为了达到蓄水目的,洪泽湖东侧的高堰堰大坝也不得不越修越高。到清康熙年间,河臣靳辅完全继承了潘季驯的治河方略,对高家堰进一步加固和增高,西部的泗州城、洪泽镇一带逐渐逐渐被洪水所淹没。

这时候的高家堰大坝如高耸的长墙,突兀于洪泽湖与东部里下河地区之间。每至夏秋汛期黄淮洪水暴发,以数千里奔悍之水,攻一线孤高之堤,值西风鼓浪,洪泽湖大坝随时都有崩溃之险。大坝一旦崩决,饱涨的洪泽湖水便以高屋建瓴之势狂泻而去。于是,里下河地区水浪滔天,墙倒屋塌,鸡飞狗跳,惟见树冠挣扎于洪波之上,浮尸翻滚于怒涛之中。

当地百姓有些谚语,如“倒了高家堰,淮扬二府不见面”以及“一夜飞符开五坝,朝来屋顶已行舟”等,形象地描绘了高家堰对苏北里下河地区的巨大影响。高家堰一旦垮塌,下里河地区淮安到扬州一带便会一片汪洋,由于入海出口不畅,洪水长期滞溜于地表,淤积的泥沙抬高了了河床湖底,淤浅了河道,淤缩了湖泊。河湖的淤淀使洪水排泄更为不畅,反过来又进一步加速河湖的淤垫,如此恶性循环下去。

终于,黄河不堪人们的摆布,于1855年清咸丰年间发起了淫威,她像一根过度拉伸变形的弹簧迅速收缩弹回,选择了一个最快捷的到达海洋的通道,夺济水在山东营口入海。至此,六百多年漫长的黄河夺淮历史终于宣告结束。

黄河虽然走了,却给淮河地区留下一个烂摊子。淮河没有了入海通道,只得南下不惜长途跋涉千里,经过三江营汇入长江,随江水东流至海。由于淮河排水不畅,导致淮河地区经常是灾害连连,通常是“小雨小灾、大雨大灾,没雨旱灾”,虽然黄淮地区有着肥沃的土地,充足的阳光和丰沛的雨水,气候条件非常适合农作物生长,然而由于长年的洪涝灾害,却成为了历史上有名的贫困地区。

直到解放以后,国家开始治理淮河,开挖苏北灌溉总渠,打通了淮河与海洋之间的隔阂,这才为淮河找到一个快捷的入海口。至此,淮河水害逐步进入可控范围,一部分水南流长江,一部分水通过苏北灌溉总渠直流入海。水灾减少,沿岸的百姓终于可以不必背井离乡出去讨饭,过上了安居乐业的好日子。

由于黄河长期夺淮,淮河支流山东境内的泗沂沭河系大变,原先沂、沭等河汇入泗水,再由泗水流入淮河。黄河夺泗入淮后,河道淤积,泗、沂、沭河洪水就没有了出路,便在泗、运、沂的中下游形成南四湖和骆马湖,在山东境内形成了一个较为封闭的水系。

而蓄清刷黄工程的最大成就,就是促进了今日意义上洪泽湖的形成。唐宋以前,那里还只是几个如富陵湖、破釜涧、泥墩湖、万家湖等浅水小湖群,“洪泽”二字初次出现在隋朝。隋炀帝杨广从洛阳乘龙舟游幸江都,一路干旱,经过破釜塘时,喜逢大雨,水位大涨,一望无边。他一时兴起,就将破釜塘改为洪泽浦,洪泽之名由此而来。随着黄河夺淮、蓄清刷黄,众多小湖泊遂连成一体,并逐渐扩大,便形成今天如此大规模的洪泽湖。现在的洪泽湖正常情况下近一千六百平方公里,汛期或大水年份可达三千五百平方公里。

黄河的水患制造了黄淮地区百姓的灾难,而黄淮地区百姓的苦难却成就了京杭大运河的辉煌。随着近代铁路和公路的兴起,大运河终于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逐渐地荒废了下去。

5

结束语 黄河的苦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