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神探飞云>第十六章:解救邹离伤(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解救邹离伤(下)

小说:神探飞云 作者:虎啸于林 更新时间:2019/5/21 21:52:43

日租界内

飞云开着车,载着刘诚、李义曲、王封终于进到日租界里,日租界是日本人的地盘,日租界里的人大部分是日本人,只有少数的人是中国人,日租界是由日本人真沙秋野太君统治的,真沙秋野是一个体重暴瘦,暴躁野蛮的人,他喜欢把日租界里面的中国人当成奴隶一样对待、欺负,这些被欺负的中国人纷纷对他恨之入骨,但是都敢怒不敢言,任由他欺负。

米田路米田大街上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都是怀里藏枪的日本人,大概五、六个,和一两个老弱病残的中国人,一个年轻小伙子和一个老大爷,大街上左右两边摆着各种地摊,有服装摊、钟表摊、包子摊、饺子摊、鞋摊、生活用品摊等等;开着各种各样的店,服装店、家具店、古玩店、饼店、布料店等等;学校、医院、警局在前面金华路金华大街上才有。

那几个怀里藏枪的日本人中,其中一个日本人,走到一个中国人摆的鱼丸子摊前,趁那个摊主打瞌睡,偷拿鱼丸摊车上盘子里的几个鱼丸放进自己嘴巴里吃掉,鱼丸摊摊主醒过来,发现鱼丸摊车上盘子里少了几个鱼丸,他怀疑有人趁打瞌睡偷吃他的鱼丸,他便在站在摊前大喊道:“是谁偷吃了我鱼丸摊车上盘子里的鱼丸?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偷吃了我的鱼丸,还没给钱,我非揍死他不可。”

那个偷吃鱼丸的日本人阿乾本来想承认,然后借机开枪打死那个摊主,被另一个日本人阿海阻止了,日本人阿海,手指着站在他身后的小伙子和老大爷,对那个摊主说:“老板,刚才我看到是他们偷吃了你的鱼丸。”

那个摊主立刻跑到小伙子和老大爷面前,对他们说道:“原来是你们偷吃了我的鱼丸,看我不打死你们。”老大爷、小伙子感到非常冤枉地对摊主说:“我们没有偷吃你的鱼丸,我们是被冤枉的。”,摊主愤怒地对他们说:“冤枉个屁,都有人站出来指控你们了,还冤枉,找死。”

就在摊主挥拳要打老大爷和小伙子的时候,飞云把车停在路边,飞云从车上下来,用他的双手紧捉住摊主的双手不放,飞云对摊主说:“老板,不是他们偷吃了你的鱼丸。”(摊主)“好啊!那你说是谁偷吃了我的鱼丸。”(飞云)“是那个出来指控的日本人他的同伙偷吃的。”

摊主走到日本人阿海面前说:“那个人说是你的同伙偷吃了我的鱼丸是真的吗?”

阿海说:“老板,你别听他胡说。”

飞云走到日本人阿乾面前,用手指着他,对摊主说:“老板,就是他偷吃了你的鱼丸。”

日本人阿乾害怕得汗不停往下流,对飞云说:“你血口喷人。”

“你说我血口喷人,那你那么紧张干嘛,你的嘴角还有你偷吃鱼丸渣呢?你嘴巴里还有鱼丸的味道。”

摊主走到日本人阿乾面前,仔细观察他的嘴角,他看到了他做的鱼丸的渣了,也闻到他嘴里鱼丸的味道,十分气愤地对他说:“原来是你偷吃了我的鱼丸,你还叫你的同伙去找别人来当你的替罪羊,害我差点就冤枉好人,你真可恶。”

日本人阿海不知什么时候拿出藏在怀里的枪,跑到摊主后面,把枪顶在摊主后脑勺上,对他说:“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主意,不关他的事,你要是敢动他一下下,我就立刻一枪崩了你。”

摊主被吓得屁滚尿流,他连忙跟日本人阿海求饶道:“大爷,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求您饶我一条小命,我家上有老,下有小,他们还需要我去养家糊口呢!”飞云掏出腰间的枪,把枪顶在那个日本人阿海后脑勺上,对日本人阿海说:“欺负弱小,算什么本事,你把枪给我放下,不然,我也一枪崩了你。”

“你敢,你就一个人,我那么多同伙是不会放过你的。”(日本人阿海态度嚣张道)

刘诚拿着枪从车里出来,把枪顶在日本人阿海后脑勺上,对他说:“谁说他只有一个人,还有我呢?”

日本人阿乾和其他日本人对阿海说:“阿海,算了算了,被把事情闹大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别在这里空耗时间,要不然那位道长大人要生我们气了。”

阿海心有不甘,很不情愿地把他的枪从摊主后脑勺上放下来,他把枪放回他自己怀里藏好,然后,飞云、刘诚也把顶在阿海后脑勺上的枪放下来,放回他们各自腰间里去了,阿海对飞云他们说:“我今天还有事要做,没工夫跟你在这瞎扯,我先走了。”

那群日本人走后,摊主情绪激动地跟飞云说:“先生,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可能早就死在那个日本人枪下了。”,飞云谦虚道:“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那个摊主又对老大爷、小伙子道歉道:“对不起,我刚才冤枉了你们,你们要是还生我的气,就揍我一下,我绝不还手。”

看到摊主这样诚心诚意地道歉,老大爷、小伙子被感动到了,他们脸上原本满腹委屈的神情,突然变得豁然开朗,面带微笑对摊主说:“算了算了,我们原谅你了。”老大爷、小伙子跪在地上,也对飞云感谢道:“多谢先生,勇敢站出来,找出真相,帮我们洗刷冤屈,我们永远对先生感激不尽。”飞云扶老大爷、小伙子起来,对他们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对了,我还想跟你们打听一下一个人的下落。”,老大爷、小伙子对他说:“先生,你尽管说。”,“我要找的那个人是一个身穿道服的道士,刚才那群日本人临走时说了那个道长大人,我怀疑那群日本人说的道长大人,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道士,你们知道那群日本人口中说的道长大人住在哪里吗?。”,“抱歉,我们也不知道啊!”,“没关系,我去问别人了。”(飞云)

摊主从他摊车上盘子里拿了四个鱼丸分别装进两个袋子,分别给飞云、刘诚、老大爷、小伙子吃,飞云他们跟老大爷、小伙子刚想付钱,摊主就对他们说:“不用,不用,不要钱的。”,摊主看飞云、刘诚后面的车里有人,就再拿两个鱼丸装进一个袋子里给飞云、刘诚,让他们带去给车里的李义曲、王封吃。

飞云、刘诚各自拿一个装鱼丸的袋子,上车,开车走了,飞云开车开到前面一个路口停车,飞云、刘诚、李义曲、王封在车上吃鱼丸,他们吃完鱼丸后,去前面找家旅馆住下了。

他们在日租界内北边30里路的中山路中山街20号右边的一家名叫平川旅馆住下,飞云、刘诚、李义曲、王封住旅馆二楼305号房间,房间内东边四张床,飞云他们各自找床睡下,飞云在床上躺着,脑海里不停回响起,那群日本人口中说的那个道长大人,他怀疑那个道长就是那个道士,只可惜让那群日本人跑了。

日租界司令部内

那个道士之前把他捉来的邹离伤,交给日本大佐,佐田雄一,佐田雄一把邹离伤带到他的秘密实验室里关起来,邹离伤还是昏迷不醒,佐田雄一每天拿各种各样的东西在邹离伤身上做实验。

夜晚

日本司令部实验室里

邹离伤坐在实验室内正中间的椅子上醒了过来,他只慢慢睁开左眼一条小缝隙,日本人阿海、阿乾跟其他日本人进来找佐田雄一,跟他汇报一下他们今天出去打探上海侦查总部那边的动静。

邹离伤已经慢慢恢复意识,他看见那群日本人,就把左眼闭上,一个身穿土黄色日军军服,头上戴着一顶帽子,帽子正中间有一个日本国旗的小圆点,左腰间放着一把枪,右腰间也放着一把枪,嘴里抽着一根雪茄,阿海、阿乾和其他日本人对他说:“大佐大人好。”,这位大佐就是佐田雄一,佐田雄一对他们说:“呦西呦西,我交代你们去上海侦查总部打探消息,你们办好了没?”,“回禀大佐大人,我们打探到上海侦查总部在一个叫王封的犯人提供线索下,已经秘密派人跟王封一起来到我们日租界里,寻找线索,想要捉住道长大人,救出他们上海侦查总部三组组长邹离伤。”

“你们可知道上海侦查总部派出谁跟王封一起来日租界。”

“上海侦查总部那边封锁消息,做得水滴不漏,我们暂时还不知道。”(阿海他们)

“一群废物,快去给我继续打探去。”(佐田雄一)

“大佐大人您息怒啊!我们马上就去打探。”(阿海他们)

那个道士来了,他对佐田雄一说:“大佐,你消消气。”,“赤野信你来了。”(佐田雄一),那个道士的真实身份也是一名日本人,是日本特高课课长,地位仅在佐田雄一、真沙秋野之下。

佐田雄一十分生气地对赤野信说:“赤野课长,我叫你去给我捉上海侦查总部探长飞云,你却给我捉来一个上海侦查总部三组组长邹离伤。”

“捉错人了?大佐大人,我之前以为捉的是探长飞云啊?您再多派几个人跟我一起捉人。”

“阿海他们刚才来报侦查总部那边,已经派人来到日租界了,我想那个探长飞云应该也在其中,我们现在只要彻底搜查日租界里每一个地方,每一处角落,就一定会捉到那个探长飞云的。”

第二天一早

平川旅馆飞云、刘诚房间内

刘诚问飞云说:“飞探长,之前在总部审讯室里,你为什么要我跟你一起说假身份骗王封妻子啊?”

“你指的是骗她,我是组长,你是组员?”(飞云)

“对啊!”(刘诚)

“我只是还不习惯别人叫我探长,你跟她说你只是组员,那也是你自己说的,不关我事。”(飞云)

飞云、刘诚他们一起去找李义曲、王封,他们四人一起去旅馆楼下吃早餐,吃完早餐后,飞云开车又回到米田路米田大街上,寻找他们昨天遇到的那群日本人,飞云开车在那里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他就开车去前面金华路金华大街上寻找,他们发现了那群日本人了。

于是,飞云他们开车一路跟在那群日本人后面,来到日本司令部外,飞云他们怀疑邹离伤可能就在这个日本司令部里,刘诚对飞云说:“这个日本司令部白天戒备森严,我们还是等晚上再来吧!”李义曲则对飞云说:“飞云,怕什么我们直接冲进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老邹被捉那么久了,不能再等了。”,飞云对刘诚说:“我赞同你的意见。”又对李义曲说:“义曲,我知道你救人心切,我又何尝不是呢?但是,你那样太鲁莽了,我要是听你的,那后果就是我们不但救不出邹离伤,我们还会一起被日本人捉进去关押起来。”李义曲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对飞云道歉道:“对不起,飞云,我太鲁莽,心急了。”

0

第十六章:解救邹离伤(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