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奉虎军魂>第二十八章 谈判最后还是要靠武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 谈判最后还是要靠武力

小说:奉虎军魂 作者:天降神侠 更新时间:2018/4/12 12:18:29

八国饭店,鲁峰做好的美食被服务生一一端上餐桌,中俄之间的谈判也就随之开始了。桌上俄国方领事哈了少与瓦力谢沉默不语但都紧紧的盯着对面年轻的中国军官,想看看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竟然有胆侵占满洲里,打中东铁路的主义。而另一头李云飞却显得淡定自若,他此刻好像真的是来这里请客吃饭的,脸上一直挂着温雅的笑容,没有一点剑拔弩张的意思,还热情的招呼俄国二位:我说两位俄国的朋友,都愣着干什么?别客气啊,美食以然上桌岂有不吃之理,这都是我们中国最具特色的菜肴,你们平时可是吃不到的,今天我请二位吃饭,自然想让两位尝尝我们中国的美食。;李云飞说完就率先夹一快儿酱牛肉放入口中,细细品味。瓦力谢见到对面的李云飞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冷哼一声道:这位中国的将军,我们好像不是来看你怎么吃饭的吧!;俄国领事哈了少也附和道:这位李云飞将军,我真高兴你能有这么好的胃口,但我还是要说一句,今天我们来这里是要谈一下关于,你的部队无故侵占俄国领土的问题。我想将军应该也了解历史,满洲里自清政府与俄国签订租借条约以来,一真是我们在管理一切,我们在这里修建了房屋,开设店铺,动用巨额财富搭建了中东铁路,开通了中国的外贸商业,为你们的国家带来了许多先进的技术和物品,使这个本来已经要步入灭亡的地方,又重新充满生机。而你现在这样让你的军队,野蛮的侵占满洲里,还停止了所有货物的运输,是恩将仇报的行为。而且根据中俄双方签订的租借条约,这是不合法的,我可以对你的上司长官追究你这次过分的举动,并要求你为自己无理取闹的做法付出昂贵的代价,鉴于中国军队无理侵占满洲里及破坏火车站、扣押俄国工作人员,对货物运输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中国政府应当给于我们品尝,来弥补我们的损失。;

哈了少说了一大堆,其用意很是明显,就是对李云飞恐吓威胁,告诉李云飞如果你不退兵,那我就去你的上峰那里控告你,给你长官施压。你是中国的军队没错吧,虽然现在中国局势混乱,但总有人管着你吧!那我就找管你的人来治你,哈了少相信中国的军阀都不会主动去得罪他们的。李云飞听了出了俄国领事的威胁,但并没在意,他的顶头上司是谁啊?东北王奉天的张大帅,张大帅会追究他责任吗?当然不会,连这次入蒙计划还是他老人家给自己的任务呢,哈了少的如意算盘这回可失算了。李云飞笑容不减,抬手给二人的杯里填满酒水,语气不快不慢的说道:这位那个什么?……噢不好意思,我还不清楚二位的名字,我先做个自我介绍,鄙人李云飞,是奉天猛虎师的师长。;“李云飞师长你好,我叫哈了少诺夫是俄国驻蒙古领事,这位是边防的瓦力谢将军。”“瓦力谢司机”哈了少也做了自我介绍,而他身边的瓦力谢听哈了少给李云飞介绍自己,也冷哼一声说出了全名。李云飞向他致敬一下,又说道:很高兴能认识两位,我们中国人喜欢在饭桌上谈事情,因为这样显得更加随意舒适。;说着就喝了一口红酒。“我本人也不喜欢一本正经的会谈方式,太死板了。双方在严肃的谈判桌上,不苟言笑的相互扯皮,我受不了。”李云飞又吃了口猪肉炖粉条:这东西不错,很好吃!你们尝尝?;哈了少、瓦力谢都不动筷,“李云飞将军还是继续说吧。”哈了少催促道。

“呵呵”李云飞哈哈一笑:好,那我就继续讲,我喜欢在饭桌上谈事情,因为不管结果是好是坏,我都能冷静下来,李云飞是个直脾气,做事说话快言快语,雷厉风行。军人么,就不会拐弯,刚刚哈了少领事演说的不错,有理有据,一看你就是个讲理的人,但是我得纠正你几个错误之处。;哈了少与瓦力谢对视一眼,又看向李云飞,等着听他的下文。李云飞放下手中的筷子,左手竖起一根手指:满洲里的归属问题,您说错了。对于历史可能我没有哈了少领事你研究的透彻,但关于满洲里领土权归谁所有,我还是很清楚的。一八九六年,俄国为了缩短西伯利亚铁路的路程,与清政府签订了《中俄秘约》,获得了俄国在东北修建铁路的特权。一八九八年又签订了《中俄会定条约》,使得你们的铁路贯彻东北三省。一九三零年,俄国又获得了铁路沿线两侧数十公里区域的行政、司法管理权。沿线数十公里,从俄国直入东北,这是个长乘宽的概念,你们能掌握的地方比一般的租借地区大的多。;李云飞盯着哈了少说道:一九一九年,俄国内战对中宣言,废除与中国签订的一系列条约,归还中东铁路以及各项产业。却由于你我各国的政党问题,这个宣言被搁置推迟了,但退迟并不代表取消,哈了少领事你不能偷换概念,所以满洲里以及中东铁路是我们的,只是俄国暂时租借而已。;李云飞说了几个条约,目的就是衬托最后一句话,证明满洲里和铁路是中国的。

哈了少被李云飞说的没有言语,他也想起了很久以前的宣言,只是因为俄国内部平定之后,又选择忽略了当时的对中宣言,再说都用这么久了,中国政府也没有说什么,不想被对方抓到了漏洞。李云飞不管尴尬的俄国领事,继续说道:西伯利亚这条建立中国东北地上的铁路,它原来的路程并不包括这里,而是绕过黑龙江,与乌苏里铁路链接。当你们按照原计划修到后贝加尔湖的时候,发现如果铁路能横穿中国的吉林、黑龙江,则可以缩短整整一千多公里。所以哈了少领事你们在中国修铁路不是为了帮助我们,而是便于自己,当然这不重要,我要说的是不管你们做的事有利于谁,满洲里始终是中国的领土,所以我受命来接管这里,并对过往的货物进行检查是合法又合理的。;李云飞说完左手的第二根手指也竖立起来,表示这是哈了少的第二个错误。哈了少领事这次可不管李云飞有没有说完,直接打断他的讲话道:那请问这位李云飞将军,中国政府既然给了你接收满洲里的命令,又为什么不通知俄国领事馆呢,你的部队到现在已经占领满洲里二十四个小时以上了,可我作为俄国领事却没有得到任何中国政府的明确通知,到底是谁给你的权利,又或说者你根本没有得到正规的许可,这是自己的违规行动。敢私自扣押我们的货物?对这次件事,我表示非常生气,我要向中国政府追究此事,并让其给与俄国赔偿,因为这件事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的利益。;哈了少觉得他也找到了李云飞的漏洞,又借题发挥来个下马威,吓吓他,这次的事件,哈了少确实没有得到通知,按照常理来说,中国政府要想收回租借区域,都会先通知所涉及到的国家领事才对,这回如此不按章法,他猜李云飞一定是干的先暂后奏。自己戳到对方痛脚,再威逼利诱,到时候李云飞不就任自己揉圆捏扁,以前那些清政府的官员都是这么被他连吓带骗最后妥协的,这个方法屡试不爽,而且效果绝佳。

可惜这次他要失算了,李云飞听着哈了少又说了一大堆恐吓的话,摇头笑道:哈了少领事,你还是收起你的那三板斧吧,你的威胁对我不起作用。有几件事你没搞清楚,第一,我不是占领中东铁路,而是接管,中东铁路本就在中国,你们只是借用而已,作为中国军人我有权接管自己国家的铁路。第二,我并没有扣押你们的货物,我只是让人检查看看有没有违禁品,我这是在维护,中东铁路的安全。第三,这条铁路是中东铁路的支线,是南满铁路,已经不属于俄国租借了,你们把借用权让给了日本,所以你没无权过问南满铁路的事,这是我们中国和日本的租借问题,哈了少领事你得冷静的看待问题啊。;听了李云飞的回答,哈了少很震惊,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以前别的中国军人,自己一吓就啥都听他的了,这次他既然遇到态度如此强硬的中国军人。别看李云飞在回答上很有礼貌,其实是告诉他,这次的事情和他们俄国没关系。这是属于中国“房东”和日本“租客”之间的事。

哈了少据理力争的说道:可中东铁路是我们俄国人修建的。你们应该………“但是我们中国人也参与了修建”哈了少话还没说完,李云飞就接过话头说道:这就是我没说完的,你第三个错误。你说你们为了铁路花费巨额财富,可我们付出的更多。当时修建中东铁路,不知道消耗了中国多少人力物力,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沾满了中国人的血和汗水,当铁路工人的几乎全是中国的老百姓吧,你们只是负责监工而已。中东铁路修建在中国,它就应该属于我们中国,当初的宣言没兑现,只是因为中国是礼仪之邦,知道铁路你们也参与了修建,所以本着中俄友好的意思借租给你们的。时间过去这么多年,中国也该收回它的所有权了,而我就是受全国人民的委托,来此收回中东铁路以及铁路沿线城市的。旁边的瓦力谢司机早已经忍耐不住胸中的怒火,他站起来怒气冲冲的瞪着李云飞喊道:你们中国没有资格和我们讲条件,中东铁路是我们俄国修建的,铁路沿线城市也是我们国民入住才慢慢形成的,清政府签订的条约还在俄国的领事馆放着,那是铁一般的证明。我现在命令你马上解放扣押的人和货物,让你的部队退出满洲里,之后我会亲自去质问你们的领袖。如果你不这么做,我就会让边防守备团消灭掉你们这些杂牌军,这里也包括你。;瓦力谢紧紧的盯着对面的李云飞,企图用锋利眼神让他退缩,而李云飞却平静的坐在椅子上,一字一句的回复他说:你口中的条约是清政府签订的,现在已经民国了,所为我很明确的告诉你,瓦力谢将军,大清已经亡了。李云飞用看似关怀的语气说完后,又提高嗓音严肃的对他说道:还有将军阁下!我是中国军人,我不接受任何别国的命令,并且你已经严重侮辱了一位职业军人的荣耀,我要求你向我国领袖道歉,否则我将亲自在战场上教您到底谁才是所谓的杂牌军。;瓦力谢被气的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向你道歉,不可能!”“那我们就战场上见吧,等我亲自夺回属于中国军人的尊严以后,我们再来谈两国之间的合作。”李云飞冲着俄国的两位一本正经的说完他的决定,就快步走出了八国饭店。相对于李云飞的不卑不亢,瓦力谢司机就显得不是那么淡定了,他从来没有受到过像今天这样的挑衅,更何况还是一个中国人,此刻他很愤怒,发誓一定要狠狠的教训李云飞一顿。瓦力谢眼睛红彤彤的转头对哈了少说道:我要整合边防部队,我要给这个傲慢的家伙一点厉害看看。;一旁的哈了少觉得此事不妥,就劝说道:他态度很强硬,可能有什么后手,我们还是回去商议一下吧。;哈了少自打见了李云飞后,就感觉这个李云飞是有备而来。不过瓦力谢正在气头上,根本管不了那么多,他已经完全被怒火吞噬,恶狠狠的说道:你放心,中国的部队都是一群没胆量的懦夫组成,我的边防守备团很快就会搞定他。

哈了少其实也被李云飞惹得,心里不痛快,觉得瓦力谢说的没错,应该灭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国军队,让他们尝尝战斗民族的厉害,毕竟俄国的军队与中国军队有很大的差距,既然在谈判上解决不了,那就在战场上解决吧。他肯定了瓦力谢的边防守备团出兵征讨李云飞,满洲里的归属权,最后还是要用武力来挣。俄国的两位大佬气愤的走出饭店,这次的谈判不欢而散,而等俄国人走后,李云飞又重新返回了八国饭店,望着愤怒离去的二人,对与这样的结果,他已经预料到了。这次来就不是想要和俄国谈判的,而是来告诉俄国人这中东铁路的南满道他李云飞是要定了。当然俄国人也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的“金饭碗。”虽然南满道被日本给抢走,可岛国对南满道的使用实在是有限。南满铁路,由东西两大支线组成。岛国只动用了南满铁路的东段支线,而西段支线还是由俄国人在继续使用着,没办法,这是地理位置决定的。满洲里再往北就是俄国,而岛国远在渤海。所以南满铁路实际上还是掌握在俄国人的手里,不然他们也不会轻易的把这只“下金蛋的鸡”让给岛国。毕竟岛国也不是他们的“亲儿子”。

3

第二十八章 谈判最后还是要靠武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