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异世界笔记>第十七章 女浪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女浪人

小说:异世界笔记 作者:王伯安 更新时间:2018/3/7 12:57:00

“大家好!我来送送各位!”码头上,乌珠带着马克来、巴尔乐、乔托、朱图等人迎了上来。

“领主大人,我们都以为您在睡觉。”章紫衣首先跑过去说道。

随后众人学着当地礼节向乌珠抱拳致礼,乌珠呵呵笑着还礼,命人抬过几个大箱子:“我们莽林城的英雄们要离开,我怎么能不来送行,只是昨天喝太多了,今天起晚了,就直接来码头和大家道别了。”说罢指了指几个箱子:“这个箱子,是我给大家的一些礼物,不成敬意,另外几个箱子,是给你们用来疏通云山城的关系的,毕竟你们要在那边办事情。”

“领主大人想得真周到。”王班一抱拳说道。

乌珠呵呵一笑,继续说道:“云山城有个魔法师行会,那里的会长是我多年的老朋友,是个红法师,叫李德,这个红色箱子里面是一种用莽林特有的红色野果酿成的红酒,那个老家伙就好这一口。”然后指着一个制作精美的金属箱子说道:“这个是给云山国国王,云山城的主人的,是莽林特有的一种矿石,将这种矿石磨成粉加入到铁水里,制成的刀剑不仅不会生锈,而且锋利无比,国王最需要这个,另外还有几只林狼的獠牙,他可以用来装饰他的盔甲。”

乌珠又介绍了另外几个箱子,无非都是送给云山城里身居高位的几个权贵的,里面装的除了金币珠宝就是各种投其所好的莽林城特产,最后,一阵铁链哗啦啦响,从人群后面拽出来一串女人。之所以说是一串女人,是因为这些女人全都被一根铁链锁在一起,而且还都戴着脚镣,深秋的早上气温极低,这些女人却穿得极为单薄,而且破破烂烂,有几个甚至可以说是衣不蔽体。

“这是…………”王班和张斌同时疑惑的看向乌珠。

“莫家的女人,这些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喏。”乌珠换上一副坏坏的表情,“她们是乌珠的贴身女侍卫。”

“女侍卫?”王班一愣,又看向这一群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女人,这些女人虽然枷锁在身,而且衣衫褴褛,但表情中都充满着桀骜和愤怒。

“嗯,莫岩那家伙,很会享受生活呢,他早年利用莫家的商队,从各处搜集了一批都是孤儿的女孩子,在抚养她们的同时教会她们武艺和对莫家的忠诚,后来就做了他的贴身侍卫,至于除了做侍卫以外还为莫岩提供哪些服务,我们外人就不得而知了。”乌珠说罢,走到一个女人面前,伸手撩起对方的下巴,挑衅的看着她,那女人发出一声怒吼,刚要抗争,一声清脆的皮鞭声响起,旁边一名拿鞭子的壮汉毫不犹豫的一鞭抽在女人的背上,单薄的衣服顿时撕裂,雪白的肌肤上赫然出现一道火红的鞭痕,疼得女人一阵哆嗦。

王班这才明白为什么对一群女人要用铁链和脚镣了,原来这是一群从小培养的杀人机器,想到这里,王班反而对这些女人来了兴趣,又多观察了几眼,发现这些女子虽然脸很脏,衣服也破烂,但身材却都不错,匀称中还透出一分健美,肤色大多呈浅小麦色,还算精致的五官透出一种倔强的战士气质,比起莽林城普通妇女那矮冬瓜一般的身材,常年营养不良导致的满脸蜡黄和经久不散的汗臭味来说,这些女人绝对称得上是尤物了,看着眼前这些女子,王班不知怎么就联想到了希腊传说中骁勇善战的亚马逊女战士。

王班正在想入非非,大腿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耳边一阵香风吹过:“你再盯着这些女人看,信不信老娘今晚上就骟了你?”

“咝…………”王班吸了一口冷气,扭了一下身子,将自己的腿从方芳芳的魔爪中挣脱出来,然后对乌珠说:“她们是要和我们同行么?难不成也是送给谁的礼物?”

乌珠松开女人的下巴嘿嘿冷笑道:“这些女人留在我这里很是棘手,放掉不安全,杀掉又太可惜,正好国王的宫廷总管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女人,尤其是这种带劲儿的,而且他有的是办法收拾她们。”乌珠又转过头看向王班等人:“不过你们也不用把她们都送出去,如果你们觉得驾驭得了,给自己留几个也挺不错的。”

“呃,谢谢领主大人好意,这个恐怕我无福消受。”王班看了看正瞪着自己做出一个下切手势的方芳芳,冲乌珠摆摆手说道。

乌珠见状笑笑,冲身后的人吩咐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尽快把这些都装船,别耽误了各位神使的行程。”说罢冲众人招了招手,大家开始登船。

莽林城的码头是一种木质的简易码头,几条原木拼成的栈道从岸上伸入河水中,加上几间木头搭的库房和周围半圈木栅栏,就算是码头的全部建筑了,栈道的尽头停着三条大小不一的船只,最大的一条有大约二十米长,阔体,两头尖,中部的甲板上有一个简陋的舱室,舱室上面竖着一根四五米高的桅杆,顶上挂着一面收起的方帆,船的形制倒是有点类似北欧海盗的维京帆船。另外两艘,都是十米左右的小船,几个水手正手忙脚乱的往船上搬运货物,小船的形制跟大船相似,想必这边的船都是这个样子。

“这都是以前莫家的船,之前和云山城的水路贸易一直是莫家在垄断。”乌珠说着就带着王班等人走上了为首的大船,这时乔托捧着个记账的木头板子走了过来,说货物已经全部装船,随时可以出发了,众人又在船上七嘴八舌的聊了一会儿,王班从而得知这些船上除了自己这些人和所带的货物外,还装上了药材、矿石、皮毛等各种莽林城的特产,会送到云山城和当地的商行交易,除了换成钱以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会兑换成莽林城急需的粮食,莽林城中缺粮多日,而周围的几个村子又多少都受到林狼的破坏,所能征收的粮食有限,所以这几艘船带回来的粮食对于莽林城来说将格外重要。

众人又寒暄了一会儿,随着最后几箱货物都被放进了货舱捆好,船也该启程了,和莽林城的大小官员们再次告别,乌珠等人沿着踏板回到了码头,三条船拉起了水里的锚碇,岸上的人也解开了缆绳抛到船上,船上的水手们从船舷伸出一支支大桨,喊着号子奋力的划动,三艘船只依序离开码头,驶向宽阔的矾石河中央,两艘小船在前,大船居后,沿着平缓的河水开始顺流而下,王班等人站在船尾甲板,同码头上的乌珠等人挥手告别,船上的水手长伸出蘸了口水的拇指,测量了一下风向,下令放下船帆,船只随即逐渐加速,码头在众人的视野中逐渐变小,最后乌珠等人只剩下一个个小黑点,众人才在甲板上坐下来。

“来,都喝口,河上风大,凉!”阎青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木头制成的酒筒,拔开塞子自己灌了几口,然后递给一边的张斌。

“这是嘛?”张斌接过木筒喝了一口说道。

“嘿嘿,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我用章紫衣家二楼的蒸馏设备弄的,莽林城那啤酒难喝得要命,给狗喝还差不多,还是我自己蒸馏出来的这玩意儿带劲!”原来阎青竟然抽时间用章紫衣的设备把莽林城自酿的酒给蒸馏了。

“可惜章紫衣的设备太小,还得兼顾着做药,我就只弄了这么一点,你们给我省着点喝啊!”阎青唾沫四溅的说道。

说话间,木筒已经递到王班面前,王班接过来喝了一口,一股浓烈的辛辣感觉从口腔直冲过食道进到了胃里,王班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觉得这酒绝对在四十度以上了。

“行啊老阎,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呢。”张斌拍了拍阎青的肩膀。

“嘿嘿,以前我小超市边上是个自酿自卖的酒铺子,我没事就找他们老板聊天扯闲,学了点弄酒的道道,想不到这回还真让我弄成了。”阎青嘿嘿笑着,脸上挂着不加掩饰的得意。

王班也笑笑,把酒筒递给旁边的方芳芳,方芳芳却伸手一推,表示自己喝不了,王班又看向宁雨涵和李晓娜,俩人都摆了摆手表示喝不了,王班就越过众美女直接把酒筒递给了马明阳,马明阳灌了一口被呛得一阵咳嗽,引得众人一阵发笑。

就在众人轻松愉快的传递着酒筒的时候,宁雨涵却突然绷起了脸,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站起身钻进了船舱,而方芳芳和李晓娜也仿佛明白了什么,跟着宁雨涵钻进了船舱,留下几个男人面面相觑,只好也起身跟了进去。

这艘船不知道建于何年,反正是有些年头了,而且船上跑商的长年都是些老光棍水手,所以船上的卫生情况可想而知,宁雨涵一下到船舱,就被一阵混杂着脚臭、汗臭和小便味道的空气熏的一阵恶心。宁雨涵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口鼻,另一只手掏出LED手电,打开手电的同时眼睛也适应了船舱里的黑暗,她扫了一眼船舱,几名黑黢黢的水手木讷的坐在船舱的角落里,呆呆的看着宁雨涵,不知是被宁雨涵女神般的容貌惊着了还是被宁雨涵手里的手电筒的光束吓着了。

宁雨涵也不搭理几个水手,走下梯子举着手电四处搜索,除了几个水手,船舱里堆着各种箱子和货物,同时横七竖八的在柱子上绑着些吊床和破帘子,宁雨涵沿着货物之间的过道穿过去,终于在货物的尽头,一个不到二十平米的狭小空间里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那十几个被铁锁锁着的女子。

这些女子蜷缩在货舱的这个角落里,木然的看着举着手电筒的宁雨涵,而宁雨涵此时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好皱着眉看着这些女子。

“你想放了她们?”王班的声音在宁雨涵身后响起,其他人也纷纷从货物的缝隙中挤了过来,一时间狭小的船舱显得更加拥挤。

“都是女人,被人当货物一样送来送去,你不觉得这很不人道么?”见宁雨涵呆立着不说话,李晓娜率先说道。

“她们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们是女侍卫,或者现在应该叫女杀手。”张斌捂着脑袋说道,他因为个子高,刚才一路走下来在黑暗的船舱里撞了好几下。

“反正我不能坐视不管。”宁雨涵咬着嘴唇发表了意见,然后转过身盯着王班和张斌,仿佛在等他俩拿主意。

看着一脸倔强的宁雨涵,王班挠了挠头,看了看张斌,发现张斌也正盯着自己,只好摆出一副苦笑的表情说道:“她们都是莫岩的贴身侍卫,这么多年受到莫家的培养,如果放她们走,恐怕会对我们不利。”王班突然想起一部日本电影,那些失去主人的武士会成为浪人,而那部电影正好讲述的就是浪人复仇的故事。

“怕什么,莫岩又不是我们杀的。”李晓娜跳出一步说道。

“话是那么说,但莫岩一族的覆灭,跟我们也脱不了干系啊。”张斌说道。

“不管怎样,这些女人必须获得自由!”宁雨涵的表情变得非常的坚决。

“宁大小姐,你知道这么做有多大风险吗?”王班苦着脸看着宁雨涵。

“这样,我们表决吧,同意放掉这些女人的举左手,同意维持现状的举右手。”方芳芳突然大声的说道。

王班心头一千万匹神兽顿时奔腾而过,这个时候了自己后宫起火,要搞什么民主投票?把这些满眼仇恨的女人放开,万一其中有一个脑子抽抽了搞个玉石俱焚在船上放把火,咱这一船人都得喂了矾石河里的鱼。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说,只能勉强装作同意,于是在宁雨涵和方芳芳的组织下众人开始举手表态,结果是王班和张斌,还有孙志刚、林老爷子举了右手,而三位女士和阎青举了左手,最关键的马明阳,本来要举右手,被宁雨涵和李晓娜一瞪,畏畏缩缩的举起了左手。

好吧,尊重民主投票结果,这些女子将不会被当作礼物送去云山城给那个变态的宫廷总管,但现在船在河上,这些女子也不能直接给扔水里吧,必须得等船靠岸才能放她们走,宁雨涵又要求为她们打开手铐和脚镣,张斌找来船长,连指带比划的告诉船长要打开这些女子的枷锁,但船长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也没有钥匙。

“好吧,估计是这些锁链只有两把钥匙,一把在乌珠那儿,一把在那个变态的宫廷总管手里。”王班双手一摊说道。

“让我试试吧!”一直站在一边的马明阳突然说话了。

“咦?你小子还会这个?”阎青一脸诧异的看着从他身旁走过的马明阳。

马明阳也不答话,掏出一把瑞士军刀走了过去,几个女子不由自主的往后又缩了缩,马明阳举手示意她们自己并没有恶意,而宁雨涵也在一边比划着,表示大家并无恶意,而要给她们以自由。马明阳随即开始蹲下身子鼓捣那些铁链上的锁,边鼓捣边说:“都是些非常简单的单簧锁,应该没啥问题。”话音未落,一把锁已经咔嗒一声被打开了。

“嘿,让我也玩玩。”孙志刚也掏出一把瑞士军刀走上前去,跟着马明阳一起开锁,边开还边说这锁设计的也太简单了,真想不通谁家会用这东西锁门。

随着此起彼伏的咔嗒声,这些女子身上的锁链悉数解除,纷纷活动着手腕脚腕,向宁雨涵等人投去感激的目光。

“也别在这儿呆着了,大家都上去透透气吧。”王班提议到,“这屋里能把人熏死。”顺便拍了拍张斌的肩膀,张斌投来一个领会的眼神,王班还是放心不下这些女子,让张斌暗中盯紧一些,毕竟不能拿一船人的生命开玩笑。

十七名女子跟着王班等人回到了甲板上,船长和水手们看到这一幕也没说什么,出发前乌珠交代过,这些神使们要做什么他们都要配合,所以船上的其他人并没有多管闲事。

二十多人上到甲板,甲板上顿时显得有些拥挤,方芳芳、宁雨涵和李晓娜在和那些女子比比划划的说着什么,王班等人则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跟阎青要酒喝,张斌甚至拿出了一袋自己珍藏的来自地球的五香花生米,但阎青说什么也不肯。而马明阳和孙志刚的眼神则在那些女子身体上一些若隐若现的部位飘忽不定。

就在众人在船舱里的这段时间,矾石河两岸的平坦草原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陡峭的崖壁,以及崖壁上偶尔传来的鸟叫和猿啼。

1

第十七章 女浪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