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异世界笔记>第二十四章 丫就是个变戏法的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 丫就是个变戏法的

小说:异世界笔记 作者:王伯安 更新时间:2018/3/15 9:11:04

第二天照例在林老爷子的晨操中到来,王班等人腿绑沙袋跑步和练习刺杀的动静引来不少围观,以至于王班决定以后再到别的地方,一定是租一个单独的院子,否则这种被人当怪物围观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而且也涉嫌扰民。

结束了晨操,所有人又花了一个小时洗漱和吃早饭之后,王班留下林老爷子和马明阳以及六名侍卫看家,剩下的人分乘三辆马车前往法师行会,李德会带他们去找那名先知。

到了法师行会门口,敲了半天门,小皮才打开门把众人迎了进去,然后告诉众人李德老先生昨晚喝多了,现在还在睡觉,让众人耐心等待一下。

无奈之下,众人只好在法师行会等着,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李德才醉眼朦胧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嗝……不好意思各位,昨晚喝得有点多,今天实在是……嗝……起不来。”李德打着嗝走了过来,人还未到,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

“李老先生,您这是喝了多少啊?”王班哭笑不得的上前扶住了李德。

“也没多少,就是那个装置流出来多少我就……嗝……喝多少。”李德满脸堆笑的说着。

而方芳芳、宁雨涵和李晓娜都是第一次见到李德,见这老头喝成这样,不禁都捂住鼻子皱起了眉头。

“您还可以么?要不我们改天再来?”王班扶着李德问到。

“这点酒,不碍事!”李德摆摆手,表示自己没问题,然后冲楼上喊道:“小皮,把我的法杖拿下来,另外,看好那套设备,及时添柴添酒,晚上我得跟他们好好喝几杯。”

很快,楼梯上传来小皮的脚步声,小皮手里拿着李德的长袍和法杖,李德穿好长袍拿起法杖,猛晃了几下脑袋,仿佛把酒劲赶走了一些,然后对着王班说道:“我们走吧!”

马车载着众人在狭窄的街道中穿行,拐了几道弯,就走到了一条比较宽阔的道路上,而这道路两边的建筑也都非常的高大精致,比起之前小巷子里那些破旧晦暗的民居强出不少,想必这一带居住的都是有一定的身份和财富的人。

马车在一个有着干净的白色围墙的大宅子前面停了下来,李德首先跳下车招呼众人,表示先知的住所已经到了。

王班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幢宅子,宅子的周围是一圈白色石头砌成的围墙,足有三米高,墙上还雕刻着繁复的镂空花纹,显得庄重而又奢华,一道木质的白色大门紧闭着,门口摆着两个不知名的石制野兽,同时还有两名全副武装的门卫站在一旁。

“烦请通报一声,法师行会的李德带了几个朋友来拜会先知。”李德冲其中一个门卫喊了一声,门卫看了李德一眼,转身推开门钻了进去。不一会儿,一个衣着华丽,看样子是管事的人打开大门满脸堆笑的走了出来,冲李德行了个礼,说了一通欢迎和恭维的话,就下令打开大门,带着众人走了进去。

随着沉重的木门在身后关闭,王班开始好奇的打量起这个庭院,院子的占地大约有五六亩,地面都是用条石铺成的,非常漂亮干净,正对大门是一个圆形的喷泉,层层叠叠显得庄重雅致,院子四周种着修剪整齐的灌木和花,两侧的连廊把两侧的几间房子和正对面的足有三层高的主建筑连在一起,所有的建筑都呈干净的白色,装饰着金色和粉色的花纹和图样,显得典雅肃穆且大方得体。

“这先知住的地方倒是不错呢。”王班低声对身边的张斌说道,张斌却是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的建筑。

见张斌没答话,王班也只得收了声,跟着那个管事绕过喷泉往里面走去,一行人绕过喷泉,又穿过一道灌木组成的矮墙,紧接着令人惊讶的场面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见面前的高大的主建筑和灌木矮墙之间的空地上,密密麻麻的跪满了人,这些人全都匍匐在地,既没有人动也没人说话,让人怀疑这是不是一群雕像。

“这是……”王班疑惑的看向李德。

“都是来求先知教诲的,得先在这儿行跪礼,然后排队等候先知召见。”李德看了看周围跪着的人群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也得……这得等到什么时候?”王班满头黑线的看向李德。

“咱们不用,直接进去就是了。”李德冲王班眨了眨眼便不再说话。

哦,看来我们属于VIP哈,王班心中暗爽。

还好跪拜人群中间还空出一个一米多宽的通道,管事带着小心翼翼的王班等人穿过通道,径直走进了房子里。房子里的场面和外面差不多,也是跪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都保持着一个姿势,房间的一楼只有几个巨大的石制柱子,以及一些简单的陈设,然后就是正中一个宽阔的楼梯直通二楼。

“咱快走吧,看得人密集恐惧症都犯了。”队伍末尾传来李晓娜怯怯的声音。

小管事到了楼梯前,对把守楼梯的两个守卫说了句什么,守卫就让开了楼梯,管事于是带着众人登上楼梯。

众人都上到了二楼,首先来到一个约有一百平米的会客室一样的屋子,管事指着沿着墙摆的一圈长椅说道:“诸位请坐,我去通报先知。”说罢敲开雕着两个瑞兽的两扇大门走了进去,王班在他关门前伸头张望了一下,只见里面入口处似乎站着几名守卫,再往里就黑黑的看不太清楚了。

房门咣的一声关上了,王班等人只得在外面等着,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样谜之安静的等了大概十几分钟,两扇大门再次打开,管事走了出来,指了指宁雨涵、方芳芳和李晓娜,说道:“先知的规矩想必你们是知道的,只有女子可以同先知对话,请你们三人解除武器,随我去见先知。”

方芳芳三人随即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本来也没携带什么武器,总管又开口说:“先知给你们指明方向,不过你们也应该对先知表达诚意。”

“什么诚意?”王班正在纳闷,却只见方芳芳已经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两枚金币递到了管事手里,然后回头瞪了王班一眼。

“先知还说,你们的问题是无比复杂的,所以不能按照以往的惯例。”管事眼睛往上看着天花板说道。

“这先知可够财迷的。”方芳芳心里嘀咕着,又从包里掏出一枚金币塞到了管事手里。

“你们三人随我来吧!”管事转身走进了大门,方芳芳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就跟着走了进去。大门再次关上,留下既紧张又焦急的王班等人。

“小王,你说这先知到底有没有让咱们回地球的办法?”一旁的阎青按捺不住,走过来小声问到。

“我哪儿知道,不过看这先知的排场,想必是个厉害人物,应该是有办法吧。”王班心里也没底,只能敷衍的说道。

“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张斌这时却开了腔,“我干保安经理这么多年,也见过各种各样的人物,我总觉得这个所谓的‘先知’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李老先生,您对这个先知到底了解多少?”王班转头问向李德。

“呃,这个先知连我都没见过真人,神秘的很,三年前来到云山城,当时就当着众人的面制服了一只冲出笼子跑上大街作乱的独眼巨人,后来就在这里住了下来,时不时的显示一下神迹,不是把一座塔变消失再变回来,就是把人切成两段再救活,总之是很神奇。”李德翻着白眼回忆道,“而且这个先知在各种场面现身的时候都是一道黑纱从头罩到底,根本看不到真正的样子。不过这先知在云山城里口碑还不错,只要钱花到位,能替人解决不少难题。而且……”李德顿了顿,接着说道:“云山城里早年有几个认为先知是骗子的、说先知坏话的,最后都莫名其妙的暴毙了。”

“哦?”王班笑了笑,“看来这个先知还真是不简单。”

李德摇摇头,也不再说什么,众人就继续安静的等在门口,就在众人沉默在这蜜汁尴尬的氛围中时,突然传来一阵“嘀——嘀——嘀——”的蜂鸣器鸣响声。

“这是?”张斌疑惑的看向王班,张斌对这个声音非常熟悉,大楼里的火灾报警器一般都是这个声音,但是,在这个星球这个时代,先知的住的这个三层小楼不可能有火灾报警器啊。

只见王班也投来一个疑惑的目光,然后低头沉吟似在回忆着什么,下一秒,王班像被人点着尾巴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

“卧槽!有状况!”王班也不解释,抽出凤求凰,冲过去一脚踹开了两扇大门就要冲进去。众人不明所以,但见王班如此一反常态,只是觉得其中必然有问题,就也跟着往里跑。

王班冲进大门,只见里面是一个没有窗户,仅在墙上点着两盏油灯的走廊,管事和四名守卫正一脸惊讶的看着他,看见王班手持两把利刃走了进来,守卫纷纷拔剑想要上来阻拦。

“挡我者死!”王班发出一声怒吼,正要砍向为首的守卫,却听背后“噔”的一声金属颤音,紧接着一道疾风从耳边擦过,为首的守卫像被人迎面打了一记重拳似的惨叫一声向后飞出,脸上插着一支尾部还在微微颤动的弩箭,却原来是张斌已经率先发难。

随着张斌的弩箭后发先至,王班也抢到了另一名守卫面前,右手长刀全力挥下,守卫举剑格挡,二指宽的窄剑竟被一刀斩断,连带着将守卫的左手齐肘削断,这名守卫丢掉断剑,抱着左胳膊惨叫着倒了下去。

管事和另两名守卫见对方来势汹汹又人多势众,很聪明的丢掉剑贴着走廊墙壁站在了一边,几名女侍卫走上前来,明晃晃的剑尖指着管事和守卫的脖子制服了他们。

这时,王班已经大步奔到了走廊尽头,走廊的尽头是两扇同样款式的木门,王班运足力气一脚踹在门上,“咔嚓”一声门闩断裂木门洞开,一阵烟雾从门里涌出,王班伸手一挥就冲进了门内。

门内,“嘀——嘀——嘀——”的蜂鸣器报警声依然在鸣响,王班循声看去,赫然发现墙边一排椅子边的地毯上,方芳芳和李晓娜两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方芳芳手里的一个物件正一闪一闪的发出巨大的蜂鸣报警声。

“芳芳!”王班冲方芳芳大喝一声,随即看到屋子正中一个纱幔围着的大床上传出动静,王班冲过去挑起纱帐,接下来的一幕却让王班吃惊不已。

只见宁雨涵正躺在大床上,双目紧闭,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得支离破碎,裤子也被褪到了脚踝处,女性最私密的部位暴露无疑,所幸身上那件软甲却还完好,只是被微微撩起,故而还不至于全裸呈现在王班面前。

“小宁!”王班别过脸喊了一声,见宁雨涵也没有声音,王班只好从床上随便扯了一张被单给宁雨涵盖上,然后跳下床,准备去看方芳芳和李晓娜,这时张斌等人和几名女侍卫也涌进门来,看到这一幕也吃惊不已。

“这烟有毒,快打开窗户!”张斌看了看地上一个长得像香炉一样的容器中的几根尚未燃尽的粗香,冲众人大喊,随即率先冲到距离最近的一扇窗户旁边,举起工兵铲将木窗劈的粉碎。

随着噼里啪啦的劈碎窗户声,房间一侧的几个窗户都被劈碎,阳光和着微凉的新鲜空气进到屋中,众人赶紧去查看方芳芳三人的情况。

“呼吸均匀,心跳稳定,应该只是昏过去了。”张斌放下方芳芳的手腕,冲王班点点头。

“宁小姐也只是昏迷。”大床上,塔娜拔开宁雨涵的眼皮看了一眼后说道。

“混蛋!”王班打量着这间并不算大的屋子,屋子里面装修豪华但是陈设简单,四面墙壁都贴着花纹精美的布,地上铺着华丽的地毯,进门处有几把造型繁复的椅子,角落里放着两个柜子和一个案几,几个落地烛台上的蜡烛被外面吹进来的风吹得奄奄一息,最中间是一张巨大的床,床四周挂着彩色的纱幔,床前面的地上还放着一个方形的香炉。

“哇噻!原来是酒店情趣房啊!”阎青收起剑,东张西望的说道。

“床下有人!”塔娜突然从床边蹦起,举剑指着床下。几名女侍卫立刻举起手弩,呈半圆形围了上去。

“Don't shoot,don't shoot,I surrender!”床下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一个满头黄发,穿着睡袍的身影从床下滚了出来。

“这又是什么鬼?”王班再次震惊了,这句话并没有通过李德的翻译结界,而是直接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因为大家都听得懂,说话的人操着标准的美式英语。

床下滚出来的人缓缓站起,举着双手,黄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珠,高挺的鼻梁,还有那满身浓密的毛发,典型的欧罗巴人种的外貌。

就在王班等人惊讶于眼前这个标准的“老外”出现在这个场景里的时候,身后的走廊传来一阵嘈杂,众人回身一看,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守卫涌了进来,而门口制服了管事和两名守卫的女侍卫都已经退入了房间,除了塔娜和一名女侍卫还举剑端弩指着那个“老外”,剩下的人都转过身迎着门外冲进来的守卫,一时间剑拔弩张,双方的对峙氛围高度紧张,但看着张斌和女侍卫们手里那威力不弱的弩,以及看起来漫不经心的李德手里那忽闪忽闪的火球,守卫们虽然人多却都不敢轻举妄动。

“You'd better let me go。”老外再一次开腔了。

“Shut up!”王班扭头喊了一句,然后轮到老外震惊了,眼前这几个看起来跟这个星球的人没有什么太大区别的家伙怎么会说英文。

空气再一次陷入蜜汁安静,这时大床上突然传来一声尖叫,门口的守卫立刻举起了手中的剑,而王班这边的也传来一阵哗哩哗啦的举兵器和上弦的声音。

王班回头一看,却原来是宁雨涵已经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竟然是半裸状态,仅盖着一张床单,吓得惊叫起来,然后从床上坐起身子,裹着床单半是惊讶半是奇怪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同时,一旁的方芳芳和李晓娜也渐渐醒了过来,方芳芳把左手里的一个东西插进了右手正在发出警报的东西里面,报警声戛然而止。

“小王,你那是个什么神器?”张斌端着弩偏了偏头,笑着问王班,显然全不把对面的守卫放在眼里。

“哦,去年淘宝上给老婆买的防狼报警器,其实国内治安挺好的,这玩意儿纯属挂在钥匙链上玩的,没想到真派上用场了。”王班一边说着一边收起凤求凰,跑过去扶方芳芳。

“不错啊,等回去给我个淘宝链接,我给我闺女也买一个。”张斌继续说道。

“等能回去再说吧!”王班撇撇嘴,然后扶住方芳芳:“你怎么样?”

“还行,就是头有点晕。”方芳芳扶着额头说道。

“喂,王胖子,别光顾自己老婆啊,也扶本姑娘一把,我这腿软站不起来。”地上的李晓娜坐起身说道。

“哦哦。”王班闻言打算伸手去扶李晓娜,却被方芳芳瞪了一眼,吓得一缩手。

“腿软就先坐会儿,没看我们家老王忙着吗?”方芳芳瞟了一眼地上的李晓娜,转身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道。

“你们,谁英语不错的?”王班看向几个人。

“我一个当兵的,学英语干嘛?”张斌摇摇头。

“我一个开超市的,也就会用英语说十个数!”阎青嬉皮笑脸的说道。

“研究生,别说你也不行啊!”王班看向孙志刚。

“六级我倒是过了,但中国的英语教育王哥你又不是不知道,答答卷子行,真要跟老外对话就…………”孙志刚挠着后脑勺尴尬的笑了笑。

“得,还得麻烦老婆大人您!”王班指了指高举双手的黄毛老外对方芳芳说道。

方芳芳这时也才发现床边上站着一个地球上的欧美裔外国人,奇怪的问道:“他……说英语?”

“对啊,老婆大人您当年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交流过一年,这英语应该没问题吧?”王班冲方芳芳笑了笑说道。

“好吧,需要问什么?”方芳芳扶着椅背撑起身子,在王班的搀扶下走到老外面前。

俩人叽哩哇啦的对话了半天,方芳芳转身对王班说道:“丫就是个变戏法的!”

1

第二十四章 丫就是个变戏法的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