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异世界笔记>第二十六章 雨夜屠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 雨夜屠夫

小说:异世界笔记 作者:王伯安 更新时间:2018/3/19 11:04:08

“快进来吧,外面凉,八成是要下雨了。”王班回到旅馆房间,半晌方芳芳才拿着两瓶药回来,王班赶紧打开门把方芳芳让进了房间。

“小宁怎么样了?”

“还行,喝了点章紫衣给带的药,又喝了碗热粥睡下了。”

“哦,没事就好,你也早点歇息吧。”说罢王班伸手拽过床头挂着的凤求凰。

“这大晚上的你还要干嘛去?”方芳芳说道。

“还有点事情要办,我总觉得那个美国人不是那么简单。”王班说道。

“那好吧,小心点。”方芳芳斜靠在床头说道,然后又想起了什么,抬头对王班说道:“你以后离那个侍卫队长远点,别对人家动手动脚的。”

“我哪有?”

“你每次跟人家说话都拉着人家手腕子!”

“天可怜见,谁让她的魔晶石就戴在手腕子上,我不捏着魔晶石能交流么?”王班满头黑线。

“总之以后你俩保持距离,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身后传来方芳芳威胁的声音。

“知道啦!真是烦人。”王班拽开门走了出去,脚步声消失在走廊里。

“我也觉得那个美国人有点问题。”张斌的房间里,张斌拿刀削着一根已经没什么肉的棒骨说道。

“所以我觉得应该再探查一下他那个宅子,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王班说道。

“嗯,是应该去看看,毕竟他也是咱们来到这里以后第一次见到的穿越者,如果真的从他身上挖出什么秘密,说不定能帮助我们返回地球。”张斌丢下小刀和棒骨,站起来去拿盔甲。

“下雨了,别穿盔甲了,咱就是去探一下。”王班掀起窗帘看了一下说道。

“就咱俩么?”张斌放下盔甲,抓起武器问道。

“还有她!”王班冲外面努了努嘴,张斌拿着弩凑过来往楼下一看,院子里一个黑色的人影正纹丝不动的站立在雨中,从身形判断,八成是塔娜。

“嗯,带着她也好,这姐姐身手不错。”张斌回头看了一眼在床上鼾声如雷的阎青,轻轻拉开门走了出去。

深秋的雨裹挟着无边的寒意,虽然雨并不是很大,但只要沾湿衣服,就会把透骨的凉意传递进来,此时已经是接近夜里十点,对于云山城这个没有什么夜生活的古代城市来说,现在已经是大多数人都已经进入梦乡的时间了,大街上早已是空无一人,就连平时露宿街头的流浪汉们也不知道被这寒冷的秋雨赶去哪里了,王班和张斌、塔娜一身黑衣,像鬼魅一样穿梭在云山城的道路和巷子之间,向着白天去过的霍华德的宅邸逼近。

“到了!”为首的张斌停下脚步,看着街对面高大的白色围墙说道。

“黑灯瞎火的,你看清楚别弄错了。”王班捅了捅张斌说道。

“应该没错,那个大门上的花纹和门口的一对石兽我都认识。”塔娜在身后插话道。

“那好,塔娜你在这儿守着,我和张大哥进去看看。”王班布置到。

“主人,你身手不行,还是我去吧!”塔娜露出一脸的关切。

“还得我去,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要找什么。”王班冲塔娜笑了笑,摁住了正要冲过去的塔娜,然后对张斌做了个手势,俩人从隐蔽的角落里冲了出去,迅速跑到了白色围墙的下面。

张斌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根带着三抓钩的绳索,延墙选了个位置,抡起来往墙头一丢,拽了拽,感觉抓紧了,向王班一点头,王班抓着绳索,吭哧吭哧的爬上了墙头,刚在墙头坐稳,看见张斌也一翻身坐上了墙头。王班冲张斌伸了个大拇指,张斌挥了下手,表示小意思不值一提。

两人开始打量这幢白天来过的宅子,张斌选的位置特别好,正好在一颗树旁边,院子里的人包括房子里的人,不仔细看是发现不了二人的,但二人可以透过树叶观察整个院落,虽然树叶有点妨碍观察,但是这个位置确实是很安全。

只见院子里也是黑糊糊的一片,而在三层的主建筑门口,挂着两盏忽闪忽闪的灯,对于提升这个院落的能见度来说也没有什么卵用。

“好安静!”王班低声说道。

而张斌则把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从墙头上跳了下去,王班撇撇嘴,一咬牙也从墙头上跳了下去,落地时发出噗通一声,倒是把已经跑出去几米远的张斌惊得回头看了一眼,王班摆摆手表示没事,就紧随着张斌一前一后来到了主建筑的墙边。张斌选了一个靠边的窗户,拔出匕首鼓捣了几下,然后站起身一推,窗户发出轻微的吱呀声,王班就知道窗户已经打开了,只见张斌一纵身攀上了窗台,轻盈的一翻就钻了进去,然后把一只手从窗台上伸下来,王班抓住张斌的手臂一用力也翻了进去。

翻进窗户的两人蹲在窗台下,等眼睛适应了屋里的光线后开始观察,一层没有灯光,和白天比也没什么变化,依然只是一个空旷的大厅,二人不敢打开手电,只能摸黑爬上二楼,沿着楼梯蹑手蹑脚的来到二楼之前等待的房间,刚探出头,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直冲鼻腔。

“有情况。”张斌俯下身子做了个手势,从背上摘下弩,王班也抽出凤求凰,轻轻走上二楼,然后就看到了一地的死尸。

“都是治安队的人。”蜡烛的火光下,几具身穿蓝色制服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房间里的椅子桌子也尽数被打翻,显然是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搏斗。

“这美国人果然有问题。”王班看着一地的死尸,印证了自己的想法。

“都是刀伤,全是一刀毙命,对方是个高手。”张斌检查了几具死尸后说道。

俩人继续沿着走廊走向之前抓住霍华德的房间,推开半掩着的房门,门后依然是几具尸体,不过这些尸体倒是白天那些守卫的,而白天接待大家的那名主管也在其间。

“刀伤都在后背,这些人显然是正在向门外走的时候被人从背后突然杀死的,死的时候应该没什么防备,连搏斗的痕迹都没有。”张斌仔细看了几具尸体后说道。

“白天咱们也就是到了这里,但这个建筑是3层,上面还有一层,我们得上去看看。”王班说道。

“嗯,小心点,这些尸体还热乎,杀人的人说不定还在这里。”张斌点点头,和王班一起退出了房间。

二人退回到楼梯处,继续爬上三楼,三楼正对楼梯口是一个房门,然后在走廊两端还有两个房门,过道的椅子旁也倒着两具穿蓝色制服的尸体,王班和张斌跨过尸体,打开了第一个屋子的房门,房间里是一个类似书房的布置,有一个宽大的写字台,写字台上摆着几个精美的摆件,一侧墙壁上是一个大书架。书架上摆满了用木板串成的书和很多羊皮做成的卷轴。

“这个霍华德,看着不像个做学问的人呢,竟然还有这么大一个书房。”王班戏谑道,“只可惜这个星球的文字咱们都不懂,不然说不定还能找出什么线索。”

“咱们抓紧吧,夜长梦多。”张斌说着走出了房间,在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停下了脚步,然后端起弩瞄准门,示意王班去开门。王班正奇怪张斌为什么这么紧张,却赫然发现门下面的缝隙里正有深红色的液体流出来,而门内竟然传来咀嚼的声音。王班震惊的看着张斌,指了指门内,示意门内必然有古怪,张斌则神情淡然,继续示意王班开门。

王班于是侧过身,拽了一下门把手,发现门是朝外开的,于是站在走廊栏杆边伸出手突然拽开了门,这样既打开了房门,也不至于第一时间暴露在屋内人的面前,还留给张斌射击的时间,王班打开门后,只听得门内传出一声闷吼,紧接着听见一声金属颤音,是张斌的弩击发的声音,屋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后就没了动静,王班绕过门板,伸头朝屋内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差点让王班把晚饭呕出来。

只见屋内,几具浑身是血,衣衫被撕得破烂不堪的尸体横七竖八的摞在地板上,而尸体的旁边,一条不知名的长得像沙皮狗的大狗倒在一旁,双眼之间插着一支弩箭,嘴里还叼着一只人的手臂。

“卧槽,这畜生在吃人肉啊!”王班捂着鼻子忍着恶心走进了房间。

“都是女人,恐怕是霍华德养的女奴,全是死于刀伤。”张斌看了看尸体后说道。

“哦?”听到张斌的话,王班仔细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这些尸体生前应该是穿着质地不错的华丽服装的,虽然被狗撕得面目全非,但隐约能看出是一种非常华贵且暴露性感的服装,几具尸体虽然看不清面目,但从皮肤、身材和着装判断,应该是属于女性,而且是年纪不大的妙龄女性。

“这凶手可真是心狠手辣啊!”王班感叹着,却赫然想起这条大狗似乎就是白天在院子角落里拴着的这个宅子的看门狗。

“我还纳闷呢,这样的院落肯定养着看门的狗的,怎么这一路上都没见到,原来是在这里用大餐呢。”张斌也认出了这条狗,走过来一把从狗头上拔出了弩箭,在一具尸体的的衣服上擦了擦,塞回了箭袋。

“咱快点吧,此地不宜久留。”王班捂着鼻子首先走出了房门,张斌随后也跟了出来,顺手带上了房门,现在就剩走廊另一端的房门了,就在两人正要去搜查那间房屋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撞开了,紧接着,一个同样穿着黑衣的身影从栏杆上一跃而下,直接跳到了二楼的楼梯平台上。

“追!”张斌率先反应过来,身体瞬间发动,但由于走廊这端距离楼梯的距离比那一端远不少,张斌跑过去跳到二楼的时候,黑影已经跑到了一楼。

王班反应慢了半拍,很快也跟着跳到了二楼的楼梯拐弯处,定神一看,黑影已经撞开了一楼大门,正向着围墙狂奔而去。

“打开手电,照住他!”张斌一边给弩上弦一边喊道。王班马上从腰上解下LED手电,一道光柱在瞬间刺破黑暗,笼罩住了正在奔跑的黑影。

“站住,否则开枪了!”张斌眼看已经追不上黑衣人,端着弩喊道。

黑衣人速度一滞,明显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加速往围墙跑去。

“噔!”张斌手里的弩击发了,一道寒芒飞火流星般直奔黑影而去。

“叮!”黑影身上传来一声金铁撞击之声,黑影闷哼一声,纵身一跃,抓住了三米高的围墙顶端,然后一纵身翻了过去,消失在茫茫雨夜里。

“射中了,不过这家伙好像穿着护甲。”王班关了手电走上前来,拍了拍张斌的肩膀。

“这人听得懂中国话!”张斌突然冒出一句。

王班非常惊讶:“你怎么知道?”

“我习惯性的喊了一句‘站住,不然开枪了’,这家伙就真的犹豫了一下,显然是听懂了。”张斌收起弩说道。

“我看见他还背着一个包裹,不知道从这里拿走了什么东西。”王班遗憾的说道。

“咱们还是先回去吧,万一被人发现就不好了。”张斌说着来到了黑衣人刚才跳出去的围墙处,地上赫然丢着一把带血的长刀,许是这把长刀杀人太多,刀身上的血迹被雨水淋过,竟在刀身下形成一片血泊。

“屋里的那些尸体,八成都是这一个人干的。”张斌捡起那把长刀,脸色严肃的说道,“这人身手远在我之上啊!”

“哦?”王班倒是一惊,“那他跑什么?把咱俩干掉不就得了?”

“他也不知道我们的虚实啊,再说咱还有这个。”张斌拍了拍手里的弩,“再厉害的人,狭小空间内面对这东西,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所以他不会选择冒险跟咱俩死磕。”

说罢,张斌走回刚才翻过院墙的大树旁,示意王班翻回去,王班翻过围墙后,张斌也很快跳了下来,然后抓住绳子一抖,三爪钩就从墙上脱落了,张斌收好绳子和钩子,带着王班向塔娜藏身之处走去。

“你们没事吧!我刚才好像听到打斗的声音。”塔娜从黑暗中迎上来关切的问道。

“没事,里面人都被杀光了,凶手跑了。你应该看见了。”张斌抖了抖弩上的雨水,拿出一个袋子一边把弩装进去一边说道。

“嗯,我是看到有个人影从围墙上跳出来,起先我以为是你们,正要迎上去的时候发现不对,但是情况不明我也不敢贸然行动。”塔娜略带遗憾的说道。

“没事,你做的是对的,以你的身手,恐怕也拦不住他。”张斌拍了拍塔娜的肩膀,“看到他朝哪个方向跑了么?”

“呃……那边!”塔娜用手指了指,王班大概记了一下方位,三人就悄无声息的撤回了旅馆。

回到旅馆里,已经是过了午夜,王班张斌和塔娜三人都被淋了个通透,不过好处就是王班和张斌身上的血腥味都被冲掉了,三人各回房间,王班脱掉湿漉漉的衣服,又从桌子上的药箱里翻出一个小罐子,把罐子里的粉末倒了一些在嘴里,然后抓起桌上的陶罐灌了一大口水,一股暖意瞬间从丹田涌上全身,王班浑身一个激灵,心说这章紫衣的药粉还真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连这种淋雨之后防感冒的东西都有。

“你回来啦?”床上的方芳芳翻了个身。

“嗯。”王班应了一声,挂好凤求凰,摸黑走到床边。

“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来?”方芳芳迷迷糊糊的问到。

“去那个霍华德的故居旅了个游,不过没啥发现。”王班轻描淡写的说道。

“哦,那赶紧睡吧,这都奔波了半夜了。”方芳芳一只手揽住了王班的腰。

“嗯,稍等会儿,我头发还没干透。”王班抓住在自己腹部摩挲的方芳芳的玉手说道。

“咝……老公,你肚子小多了。”方芳芳突然说道。

“哦?”王班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可不是咋滴,最近的奔波劳顿,加上林老爷子的魔鬼式操练,王班肚子上的赘肉竟然不知不觉的消了下去,不光肥肉少了,几块腹肌也在肚皮下面隐隐的显现出来。

“自从穿越以来,这体力劳动的强度太大了,估计要不了多久,你老公我就能恢复成型男了。”王班得意的说道。

“然后呢?去勾搭小姑娘?”方芳芳翻了个身说道。

“岂敢岂敢,有老婆大人您在,我岂敢有任何非分之想。”王班赶紧卖乖。

“别光嘴上说啊,落实在行动上。”方芳芳说道,然后拽了拽王班,“快睡吧,明天早起还得训练呢。”

王班就势往床上一躺,说道:“明天早上你替我跟林老爷子请个假吧,我今天实在太累了,明天铁定爬不起来,就饶我一天吧。”

翌日清晨,王班果然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被方芳芳从被窝里揪了起来,王班吃完早饭,洗漱完毕,正站在走廊的栏杆边上打算呼吸些新鲜空气,就见林老爷子带着晨练的队伍嘿呦嘿呦的从外面跑进来,而队伍的末尾远远吊着一个快掉队的身影让王班很是意外,竟然是宁雨涵。

就在王班盯着宁雨涵一瘸一拐的身影发呆的时候,李德的嗓门在走廊尽头响起:“你总算起来了,快点收拾,咱们今天得拜会各位权贵,还得谒见国王陛下!”

1

第二十六章 雨夜屠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