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苦恋湘西>2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3

小说:苦恋湘西 作者:今冬明春 更新时间:2018/3/8 6:36:50

批判会是在当天晚上举行的。瘦高个并没有向胖代表汇报要开批判会的事,胖代表后天就会回来,他在电话里一再指示说一定要等他回来处理。但瘦高个却违背了胖代表的指示,如果胖代表回来了金诚仍没个结果,很可能节外生枝,根本不会把金诚怎么样。瘦高个大权独揽,就是要在胖代表回来之前造成既成事实,钉了钉子反了脚,让金诚翻不了身。

会场仍然设在小学校的操场上。学校屋檐下拉起一道横幅,上书:现行**分子、破坏分子、大流氓金诚判大会。书写横幅的人别出心裁,在横幅的最后画上了一幅宣传漫画,一只硕大的拳头将一个其丑无比的小人砸得踡缩在一起,那拳头的手臂上写着:无产阶级专政。学校的墙壁上贴着诸于“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坚决打倒现行**分子金诚!”“坚决打倒大流氓金诚!”“油炸现行**分子金诚!”“金诚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等标语,

听说要批判现行**,寨子里的人也来了,这样的场面难得一见,比看戏还好看,他们不可能不来,操场上顿时人满为患,叽叽喳喳,喧喧嚷嚷,好不热闹。

金诚被五花大绑由横跨冲锋枪的民兵拉了出来跪在会场前面,脖子上挂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打倒大流氓、破坏分子、现行**分子金诚”,金诚两字是倒写的,还被打上一个大大的红叉。

三班的人看到金诚头发凌乱,面容苍白,心中十分不忍,无不心中叹息,都道可惜了一个好伢子,可大家也只能是徒叹奈何。

第一个发言的是瘦高个。瘦高个用貌似慷慨激昂的话语愤怒地“控诉”着金诚的罪行,污蔑金诚是个大流氓,破坏党的民族政策,企图**少数民族妇女。

会场响起了激动人心的口号,有人带头喊:打倒大流氓金诚!会场一呼百应:打倒大流氓金诚!

待口号声平息了,瘦高个继续攻击金诚,瘦高个愈加慷慨激昂地说:“金诚这个黑五类崽子还书写反动诗词,内容极其反动,疯狂发泄对党对社会主义的极度仇恨。他在他的反动诗词里无限怀恋被打倒的蒋家王朝,极尽美化之能事,称其是他的最爱,意思是要始终追随他心目中最爱的那个蒋家王朝。……”

听了瘦高个的批判,会场里大多数不明真相的铺路大队的人觉得金诚实在是反动至极,无不义愤填膺,有人站起来质问金诚:你为什么要写反动诗词?

此时候的金诚已身心疲惫至极,不说他已经无法解释清楚,就是能解释,也没有精力解释,于是他只好默不作声。于是又有人激愤地怒骂金诚是在顽抗革命群众的批判,对这样反动至极、顽固不化分子,就应该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会场又响起了响彻云霄的口号声:打倒现行**分子金诚!打倒黑五类崽子金诚!现行**分子金诚不投降,就叫他灭亡!……

口号声在寂静的山寨夜空里回响,惊醒了栖息在山林里的宿鸟,他们睁开迷茫的眼睛,向寨子里望去,很不理解,这些人类为什么会如此浮躁,如此愤怒,吵得它们不得安宁。

就在这时,会场出现意外,只见周雨薇披头散发,从会场外跑来,老远就声嘶力竭地喊道“他没有**我,他没有写反动诗词,你这是栽赃,你这是诬陷!”会场里知道真相的寨民们也愤愤不平,纷纷指责瘦高个,那个中年汉子跑到会场前,向营部的人提出抗议,说说好了不涉及周雨薇的,为何要指名道姓?

会场一时有点乱。

面对中年人的指责,瘦高个张皇失措,无言以对,神情尴尬极了。中年人早就说过,无论如何,都不能针对周雨薇,就是提她的名字也不行。瘦高个的发言稿里原本是没有什么“企图**少数民族妇女周雨薇”这样的言辞的,但不知怎的,一想起自己对周雨薇的种种妄图没有得逞,心里就愤恨不已,就情不自禁地在批判词中加上了那句话。

杨代表听了直皱眉,觉得瘦高个这是肆意捏造金诚的罪名,三班的人听了更是激愤,忍不住在下面议论纷纷,说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可他们也无可奈何,在这样的场合下他们谁也不敢反驳,怕被说成包庇金诚,跟金诚同流合污,拉到台上批判。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有一次开批判会批判走资派,其中一个干部因为在国民党时期做过道士,也被拉到台上批判,有个职工随口说了一句:“这样的事也批判。”谁知被在会场巡逻的造反派听到了,立刻将他拉到台上,不好安什么罪名,就挂上“现行**”的牌子遭到批判。

周雨薇被中年汉子和老婆婆等人拉走了,周雨薇伤心欲绝,她也不忍心看金诚被批判的场面。

批判会开了足足四个小时,发言者一个接一个,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慷慨激昂,这些发言者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他们对那首“反动诗词”并没有看,就是看了也未必就看得懂,但经过瘦高个对诗词本义的一番篡改歪曲,他们顿时茅塞顿开,才知道这首诗词是如此的反动。瘦高个是副教导员,既然瘦高个已经定性为反动诗词,那就是反动诗词,出于对党对社会主义无限热爱的朴素感情,他们是决不允许有人反对党反对社会主义的,因此,他们的发言无不义愤填膺,慷慨激昂。

三班长接到瘦高个的通知后问谁上台发言,大家默默无言,他们谁都不相信金诚会写反动诗词,谁都不愿意昧着良心批判金诚,只有高子最后说了一句“谁冒良心谁就去发言。”

当然还是有冒良心的,这就是老造。老造并不是三班安排的,是老造自己向瘦高个要求的,瘦高个要他写个发言稿,老造搜素枯肠写了两百多字,瘦高个只好给他修改,敷衍成一千来字。  

老造一上台,先没发言,而是将一块用铁丝穿起的鱼尾钣挂在金诚脖子上。今天三班的人见好几天不见的老造跑来工地背了一块鱼尾钣,当时还纳闷老造这是要干什么。高子当时就说这个阴心烂肚的能干什么好事,肯定是害人。但他也不知道老造会怎样害人,现在才知道老造是要折磨金诚。鱼尾钣二十多斤重,穿着铁丝挂在一个跪着的人的脖子上,叫人如何受得了。金诚早被折磨得精疲力尽,跪在地上浑身直抖,如今挂上二十来斤的鱼尾板,压得他就如一只虾米一样,老造还呵斥着要他直起腰来,金诚顿时汗如雨下,汗水浸透了衣服,都能拧出水来,终于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

两个民兵走上前又一把将他拉起来,杨代表与营长耳语了几句,遂对民兵说:“将鱼尾钣取下来。”民兵见是军代表的指示,只好将鱼尾钣取了下来。

老造发言时咬着牙齿,声嘶力竭地说:“**毛**教导我们,金猴奋起千匀(钧)棒,玉宇登(澄)清**埃。现行**分子金诚写反动诗词,恶毒攻击我们伟大的党,**毛**,伟大的社会主义,发世(泄)他对党和社会主义的极度仇恨,是可忍热(孰)不可忍……”老造发言错字连篇,会场的人看到他那丑陋的表演,可又不敢笑,怕被人说他们不严肃,只好死死憋住。

老造终于发言完了,可谁也没有想到,他却绕到金诚面前,对着金诚腮帮子就是一拳,打得金诚口吐鲜血,又一次栽倒在地上。老造还要再打,却被杨代表呵斥住了。

三班的人终于忍不住了,纷纷指责老造,高子故意上纲上线,高声喊道:“大家提高警惕,防止坏人浑水摸鱼,破坏党的政策,扰乱我们的视线。”

老造只好恨恨地盯了高子一眼,悻悻地离开了。

批判会在一片口号声中结束。

第二天,四个民兵在工务段军代表率领下,押解着金诚回工务段去了。

高子、班长、老四川、哑巴等三班的许多人一直送金诚到寨门口,他们看着金诚那佝偻着的身躯,一个俊朗的后生子生生被折磨成这样,他们也只能默默无声,摇头叹息。

周雨薇得知金诚被押解回去的消息有点迟,等她追到寨子的牌楼下时,只见押解金诚的汽车已经跑远。

周雨薇立时哭得昏天黑地。

后记

金诚被押解回单位后,又在沿线各个工区巡回批判,直到批倒批臭了,这才押送到铁路分局公安分处,最后以现行**罪被判处了十五年徒刑,被押送到**服刑。

金诚服刑期间,周雨薇每年两次去探望金诚,金诚每次都劝说周雨薇别等他,免得耽误了她的大好青春。但周雨薇就是不肯,她每次都重复一首诗: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决。

周雨薇在金诚服刑期间一直未嫁,直到**后金诚被**。这期间的风风雨雨艰难挫折,难以胜数,若要描述,当是另一篇小说,在此不提。

金诚出狱后,两人已近中年,周雨薇美丽不减当年,而金诚终是经冬历夏,岁月蹉跎,面显沧桑之色。

但有情人终成眷属。

至于老造和瘦高个,**结束后,瘦高个被清除出领导班子,不久因他们在**中曾参与打砸抢,湘黔复建中又诬陷金诚,被绳之以法,也算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这正应了那句话: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0

2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