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辽阳!辽阳!>第二十四章 打麻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四章 打麻将

小说:辽阳!辽阳! 作者:何一刀 更新时间:2018/3/15 17:47:36

“对,近在咫尺,那里是去鬼子封锁区必经之路,我们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的阴谋诡计的。”谷峰凌也高兴的说道。

“这个石剑飞,真是孤胆英雄,我们要力争把他争取过来,共同抗日。”周洪泉说道。

“我也正有此意,所以才和你商量,不对,向你汇报。”

“嗯,很好,我们现在最缺的就是人,这样我们的力量就增强了,我倒急着想见这位英雄。”周洪泉笑道。

“很快就会的。”谷峰凌跟着笑道。

“那还等什么,收拾收拾搬家,别辜负了小鬼子对我们的情义。”周洪泉说着站起身来。

“别着急,还有点细节问题。”谷峰凌苦笑道。

“什么?”周洪泉光顾高兴了,有些不明所以。

“我,你,那的掌柜的?”谷峰凌挠头。

“那自然是你,小鬼子把店铺给了你,我可不能横刀夺爱,再说你在小鬼子那里印象那么好。”周洪泉恍然大悟,打趣道。

“站长莫开玩笑,还是你当掌柜的,我当跑堂的当惯了。”谷峰凌苦笑道。

“那可不行,万一鬼子不愿意了,把店铺收回去,我们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周洪泉依旧戏谑道,“你当掌柜的,我辅助你。”

“总之是你当掌柜的,当站长,明里暗里都是你……”谷峰凌就是摇头。

“谷峰凌同志。”周洪泉面色一紧,严肃的说道。

“到。”谷峰凌起立,立正挺胸抬头。

“我现在任命你为杂货店也就是第二交通站站长。”周洪泉强装严肃。

“是,站长同志,第二交通站接受第一交通站站长领导。”谷峰凌应道,最后不忘加上一句。

“唉,你怎么这么痴迷不悟,反正现在也联系不上上级,再说革命都会立功,都会提拔的吗,你现在是新站长了,我是老站长,新站长比老站长官大,我岁数大了,接受新站长领导,关键是,咱们得养成习惯,别让鬼子发现破绽。”周洪泉苦口婆心道。

“你才多大,我爷爷都七十多了,还管着我爸爸哪。”谷峰凌撇嘴道。

“行了行了,走吧,谷掌柜的快走马上任吧,鬼子可能都等的急了。”周洪泉催促道。

下午,一辆马车拉着周洪泉和谷峰凌和一些简单行李来到了阳鲁山不远的杂货店。

谷峰凌将旧的牌子卸下,换上了手写的新的牌子:都来顺杂货店。

和别的店铺不同,别的店铺一般都是掌柜的岁数大一些,伙计岁数相对小一些,而这个都来顺杂货店,掌柜的嘎嘎新,伙计年纪倒是奔五了;而且伙计也就是老周对小谷绝对恭敬,人前人后对他恭恭敬敬,动辄就是拱手行礼;对此,在晚上无人时或者说夜深人静时,小谷对着老周开始拱手行起礼来,白天对他行了多少礼,晚上如数奉还,绝不相欠。

老周自是笑呵呵摆手说不用,小谷坚持要还,不然睡不着觉,对此老周拂袖而去,小谷追着屁股行礼,两人闹得不太开心,为此又别扭了一段时间,不提。

而这些天,谷峰凌没事就往阳鲁山山口方向转悠,看鬼子要在谷里干什么,只见一车车沙子、水泥、石头,砖,钢筋等建筑物质运向山里,谷口因有工事挡着,就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动作不小,鬼子要在里面大干一番。

他走得近一些,就会有鬼子端着枪过来轰他,还好因为知道他是附近开杂货店的,没有对他不客气,而为避嫌,以后他也轻易不往那里靠前了。

晚上,东京陵伪警察住地,办公室里混乱,嘈杂,乌七八糟,伪警察队长黄禄山和三个手下即副队长钟以源,三小队长刘纪德,跟班于尚通在打麻将;此外,有两伙伪警察聚在角落在玩牌,室内多人吞云吐雾,烟雾缭绕,空气污浊。

一个伪警察赢了一把大牌,大家嚷嚷让他发烟,他摇头晃脑道:“实在对不起各位,赌桌最忌讳就是桌上发烟,把我的运气都发出去了,等玩完的,等玩完的,一定少不了大家的。”

一个伪警察凑到于尚通身后,低声道:“通子哥,我钱输没了,借我点?”

“这可不行,麻桌上不能借钱的,把我的点子都借没了,要借钱明天借给你。”于尚通摇头道。

“这么多规矩,麻烦,不借了。”伪警察走了。

黄禄山抓起一张牌,看看四下看热闹伪警察,训斥道:“差不多都回去吧,晚上都早点睡,明天早点起来,都给我打起精神。”

几个看热闹伪警察知趣的走了。

“前几天那十多个劳工跑了,虽然抓回来枪毙了,皇军却怪我管手下不严,给老子好顿骂。”黄禄山打出一张牌发牢骚道。

“皇军敢骂队长?”副队长扶扶鼻子上的眼镜钟以源居心叵测问,“这里你可是老大,我们可是唯你马首是瞻。”

“骂,没打我就不错了,现在想想青木东郎长官那凶样,后脖颈都直发凉。”黄禄山没意识到钟以源是在鼓噪,颇有些后怕的摸摸后脖颈说道。

心里一紧张,手里拿错牌,将手里本三张的七万打出去一张,传而发现地上出现的七万一激灵,忙喊道:“谁打的七万,我扛!”

“队长,你刚打的,怎么还往回要?”对面,跟班于尚通忍俊不禁道。

“我打的,胡说,我手里有三张,你们看看,我能打吗?”黄禄山一边说着,就将手里另两张麻将牌“七万”放倒,同时怔住了“少一张,真是……我打的?”

“噢,原来队长打错了,深表同情,只是牌已打出,开弓没有回头箭,拿是拿不回去了,”下家三小队长刘纪德说道,言毕伸手,“没人胡我就抓牌了。”

“别,别,别一**打死,刚才光顾说话了,我重打。”黄禄山伸手往回取牌。

“这个,队长妥吗?”钟以源扶扶鼻子上的眼镜阴阳怪气问。

“谦让点行不,酒品、赌品均看人品,就看你有没有谦让精神,这关系到礼义,廉耻,美德,”黄禄山强词夺理道,“我的副队长,我说的对吧?”

“还好意思这么说,就你黄禄山没麻品,还在那大言不惭,说的都是你自己。”钟以源心里强烈鄙视道,嘴上不痛不痒道,“我倒是无所谓,只是大家都看到了,你明明把七万打出去了。”

黄禄山一瞪独眼:“谁看见我打了,哪只眼睛看见的,我明明没打,娘的我瞎你也瞎呀。”

这么一不讲理,室内各人都噤若寒蝉,谁都不再出声了。

黄禄山拿回七万,重打了一张牌。

不久四圈打满,大家打色子重换地方,这回三小队长刘纪德坐在了他上家,副队长钟以源坐在了他下家,对家没动。

因为刚才三小队长没让他往回拿牌,还涉嫌讥讽了他,黄禄山心里一直不痛快,就想找机会还以颜色以解解气,上级收拾下级,机会是很容易的,就像现在,刘纪德打出一张二饼,黄禄山看了看,犹豫不决。

“二饼,吃,队长。”刘纪德有些讨好的催促道。

黄禄山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同时嘴里有了话说:“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吃队长,我看你小子是没安好心,居心叵测,不想跟我混了。”

刘纪德手捂着脸,有些莫明其妙,心道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我哪里做错了。

“重来,你娘的,队长也是你吃的?”黄禄山气呼呼道。

“我错了,是吃二饼,队长。”刘纪德无可奈何道。

2

第二十四章 打麻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