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英雄业>第二章 真是和猪一样聪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章 真是和猪一样聪明

小说:英雄业 作者:德充符 更新时间:2018/3/1 15:57:26

在火炮这种武器出现在战场上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军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掌握了一种足以改变战争形态的利器。火炮只是扮演着配角,炮兵也只是辅助性的兵种,远远没有一同出现的火枪兵风光,这种情况终于在被誉为现代炮兵学之父的殷雀的手中得到了改变,”战争之神”终于夺回了属于自己的荣耀。

  “看起来情况还不算太糟糕,算上躺在地上但是还没有死的笨蛋,我们连还有二分之一的人活着。”殷雀一只手搭在杜自民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指了指打扫战场的士兵轻松地说道,至于刚刚缴获的那匹卢安达纯血马,已经很倒霉的驮着三个同样倒霉的重伤员。“对不起,长官,其实我们这次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听说您要来了,连里的老兵们说要好好表现,给新长官留一个好印象。。。”杜自民小声的辩解着,只是越说越底气不足,满是雀斑的脸上充满了不自在,他可不敢把老兵们的原话复述给这位看起来武技十分高强的新连长。“唉,你也算是一个好人了,差点被他们害死,还在替他们掩饰”殷雀轻轻地拍了拍杜自民的肩膀,叹息的说道,“每支部队都有欺生的传统,无论来的新人是士兵还是军官,不过那群老兵用这用方式想给我这个新长官下马威也真是。。。”“也真是勇气可嘉?”杜自民小心翼翼的问道,语气中隐隐有着小小的期待,“如果新长官认可我们的勇气,也算挽回一些形象,留下一些好印象吧?”杜自民心里想道。“是蠢得无可救药!”殷雀恶狠狠的说道,然后扭过头看了一眼身后无精打采的士兵又迅速的的扭回头,嫌弃的撇了撇嘴,仿佛刚才看到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坨坨的狗屎。“不过话说回来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救你们吗?”殷雀笑抚杜自民狗头。“因为。。。因为您是一个好长官,不忍心看到部下无谓的伤亡。”杜自民朝着殷雀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只是眼中一闪而逝的狡黠显示出他的内心也并不是那么单纯,拍马屁嘛谁不会;“嗯,虽然你的马屁拍的很不真诚,但我还是很愉快的接受了,不过我的道德水平一直堪忧,救你们是因为你们太蠢了。你要知道,聪明人总是喜欢和笨蛋待在一起,这样好处有很多,比如我和你们在一块,平时你们可以衬托出我这个长官是多么的英明神武;一旦有战事呢,我可以把你们煽忽到最前面去送死;假如你们在战场上没有被我坑死呢,那就更好了,方便我下次再接着坑,像你们这样蠢得无可救药清新脱俗的二百五可是很难找到第二批!”殷雀认真的说道,然后朝年轻的士兵露出了八颗牙齿的笑容,显得无比真诚。

  杜自民:“。。。。。。。”这个家伙好不会聊天啊,如果他不是自己的长官,嗯,最重要的是如果他没有那么高超的武技,好想把刺刀捅进他的菊花啊!算了,反正也打不过他,好汉不吃眼前亏,杜自民很明智的决定转移话题;

  “长官,您刚才跟那些兰斯蛮子说的是兰斯语吧?您怎么会兰斯语呢?”

  “我曾经在兰斯帝国军校留学过两年。”

  “长官,被您杀得那个蛮子骑兵的主官其实真的好厉害,我们连死的这些弟兄有一半是被他杀得,您知道他的名字吗?”

  “你说布鲁诺?这个尼安德特人,我认识他。”

  “尼安德特人?这是什么意思?还有您怎么认识他?”

  “尼安德特人在兰斯语中就是有勇无谋的二百五的意思,形容你们也可以用这个词汇。布鲁诺是我在兰斯帝国军校的同学,一个我们整个学校年纪最大的学员。我和布鲁诺从刚一见面就很不对付,都想着弄死对方,不过这个愿望今天被我实现了。”

  “呃。。。。您刚才扔给那群蛮子骑兵的好像一面旗子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我看着有些眼熟?”

  “眼熟?那很正常,那是我们火枪团的团旗。”

  “天呐!那是象征着我们火枪团荣誉的旗帜啊!你回去怎么交代?”

  “没关系,那面团旗是我向咱们团长报到的时候偷的,也就是说上边其实并不知道团旗曾经在咱们手里,更不知道团旗是咱们交出去的。出了事我们死不承认就行了。”殷雀若无其事的说道,他很狡猾的把‘我’悄悄换成了‘咱们’和‘我们’意思很明确,团旗是我偷的,也是我交出去的,但是这个锅得我们大家一起背。

  年轻的士兵没有察觉的其中的陷阱,不止没有察觉反而主动跳了进去。他仔细想了一会,然后坚定地说道“连长,您是为了救我们的命才这样做的,如果上边真的追究下来,所有的责任我们连活着的弟兄一起承担,做人不能没有良心!”

  “嗯,做得好!我没有白救你们,孺子可教也!”殷雀再次笑抚杜自民狗头。。。。。。。

  当殷雀带着残缺不全的炮兵七连随着楚军大部队撤离平行高地的时候,太阳也缓缓落山,楚军今天最后的一次进攻宣告失败。战争间歇,双方的士兵面对战友袍泽的尸体,或呆怔的看着,或嚎啕大哭,就在前一天晚上,这些人还在和自己放声高歌,憧憬着建功立业,功成名就;转眼间,这些兄弟手足就已经和自己阴阳两隔,有些连尸体都已经拼不全。战争啊战争!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哥伦城是位于楚兰两国边境的一座小城,往北行进四十里就是兰斯帝国有名的关隘——平行高地,过了高地再往北就是一马平川的兰斯帝国龙兴之地——兰斯大平原。当奥克兰二世宣布组成联军干涉楚国革命的时候,楚军决定先发制人,督政府调集手头上三分之二的革命新军四十万人进攻平行高地,意图一举攻克天险进而威胁兰斯帝国腹地,逼迫联军在兰斯大平原进行决战,然后依靠楚军举世无双的野战能力,毕其功于一役,打垮甚至歼灭多国联军,保住新生的革命政权。位于北部边陲的哥伦城被选为楚军集结地和指挥部所在地,这座平日人烟稀少的小城一时间大军云集,人声鼎沸。

楚军最高指挥林逸飞站在参谋部外,抬头看着如血的残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盯着愁容满面的副官,问道:“今天又失败了,参与攻击的部队撤回来了吗?”“将军,攻击部队已经回城休整了,今天我们伤亡六千余人,平行高地依旧固若金汤,听说奥克兰二世已经亲率联军赶往高地,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副官拿着最新的战报,缓缓地念道,语气中流露出悲观的情绪。“是啊,如果我们不能在联军赶到前拿下平行高地,我们的作战计划就全被打乱了,联军就会反过来攻入我国境内。虽然我们楚军并不惧怕他们,也有信心把他们驱逐出去,但是那群强盗到时候肯定会大肆烧杀掳掠,苦的还是我们楚国的百姓!”林逸飞捂着额头苦笑道。副官不再说话,两人沉默以对。过了一会,林逸飞问道:“我让你关注的今天新来报到的那个叫殷雀的上尉军官表现怎么样啊?”“表现不错,今天在他赶到之前,分给他指挥的一旅炮兵七连已经参与对平行高地的进攻。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七连集体向王旅长请求参与进入第一波攻击梯队,王旅长觉得火炮对于高地攻坚作用不大,又看到七连士气可用,就同意了,拨给了七连一批火枪,让他们以火枪兵的身份参与了攻击。在今天最后一次攻击中,七连与大部队脱节,被兰斯皇家骑兵团包围,眼看全军覆没,殷雀赶到,干掉了颇受奥克兰二世青睐的团长布鲁诺,救下了七连。”副官回答道。“好小子,果然有两把刷子!”林逸飞眼睛一亮。“只是还有一件事,”副官看着他,欲言又止。“还有什么事?”林逸飞好奇的问道。“殷雀偷走了一旅火枪团的团旗,用这面旗帜换取骑兵团撤军”副官平静的说道,只是脸色怪异。林逸飞听完呆怔了片刻,苦笑道:“这个殷雀是原帝国皇家军校教育长李琦元帅的关门弟子,李元帅一直对其颇为器重。在这次出征前老帅专门找到我,跟我说此子有大才,关键时刻可堪大用,只是性子有些跳脱,常有惊人怪异之举。我听闻兰斯皇家骑兵团团长布鲁诺乃是兰斯军中数得着的悍勇之士,此子就这么将其击杀,至少在武学一道,造诣颇深。重要的是,他今年只有十七岁呀,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至于拿团旗换取一连士卒性命,我更不知该如何评价了,旗帜即为荣誉,寻常军官把荣誉看得比部下生命重要,而殷雀反其道而行之,此子,有性格!”副官听完,脸色更加怪异了,他很少听到将军这么评价一个人。“你去把殷雀叫过来,现在我倒想见见这个老帅眼中的少年英杰了”林逸飞对副官命令道。“是!将军!”副官领命转身离去。

  林逸飞站了一会,转身走进参谋部,刚坐下不久,就听见门外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道年轻但是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报告将军,一旅三团炮兵七连上尉连长殷雀奉命前来报到!”

  “进来。”“是!将军!”

  林逸飞看着眼前英气勃勃的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不得不说,虽然殷雀的人品我们有待评价,但是单从卖相上看,他确实很有市场,挺拔,英俊,帅气,具有男女老少通杀的魅力,初次见面的话,极易让人产生好感。

  “听说你今天单枪匹马,干掉了兰斯皇家骑兵团团长并且救下了七连,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老夫该给你记一功啊”

  “将军谬赞了,布鲁诺虽为兰斯军中勇士,但勇而无谋,下官视其为土鸡瓦狗,斩之不足挂齿;七连是下官的部下,救下他们实属分内之责。只是,下官今日用火枪团旗换取骑兵团退军,实属下官为救部属之无奈之举;如若将军认为下官有功,不若用下官今日之功抵今日之过如何?”

  “哈哈哈,油滑的小子,你出征前你的老师没有告诉你老夫治军以严苛功过分明著称吗?你的功老夫会上报,但是你的过老夫也会以军法处置之,在我这里,没有功过相抵的说法,你可听明白了?”

  殷雀听到这话,脸色迅速垮了下来,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林逸飞也不再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盯着眼勤的青年,只是目光深处,欣赏之色一闪而逝。过了一会儿,殷雀打破了沉默。

  “您看,我的老师和将军您是楚国军界有名的忘年交,我呢,作为老师的关门弟子,那也就是您的晚辈,叫您一声叔叔也是不为过的,都是自家人嘛。既然是自家晚辈,犯点错误小惩一下就可以了,小侄保证以后绝不再犯,叔叔您看怎么样?”殷雀抬头,对着林逸飞露出了贱兮兮的笑容。

  “闭嘴!你再出现这幅鬼样子,信不信老夫明日把你吊在旗杆上活活抽死!想想李老帅是何等的儒雅,真是我辈军人的楷模,只是他怎么教出了你这么一号不要脸的货色,见杆就爬的东西,还叫我叔叔,老夫与你很熟吗?好了,老夫不与你废话了,惩戒的事以后再说。你知道吗?你的老师对你的评价很高,说你有大才,可堪大用”

  “老师谬赞了!”殷雀眉开眼笑的说道,语气很谦虚,只是表情分明是一副很受用的样子,越看越欠抽。

  “老夫让你闭嘴!哎呀,我现在真的想抽死你了,我警告你,再多一句嘴,立马军法从事!”林逸飞脸色通红,冲着殷雀怒极咆哮,殷雀赶紧收起笑容,缩着脖子大气都不敢喘。

  “平行高地我们已经打了好几天,我楚国男儿不可谓不英勇,无奈天险难克,现在至少有三万袍泽兄弟埋骨沙场了,想想就令人痛心疾首,老夫现在问你,你对如何攻克高地有何想法?”

  殷雀听到这句话以后脸上的轻浮之色迅速被凝重代替,沉默了半晌,缓缓开口道,

  “将军,我听说我们楚军现在一共有将近六百多们火炮,但是这些火炮分散到每个团级部队中作为面对敌军冲锋时的干扰性火力出现,也就是火炮的作用现在仅限于在敌军在平原向我军发动进攻时,打两炮干扰一下敌军的进攻阵型而已,实际杀伤效果远不及同为火器的火枪,想到这里,我真为火炮感到悲哀。将军您想想,把一门火炮和一支火枪拉出来单独作比较,前者的威力应该是后者的几十倍几百倍吧,但是为什么两者在战场上的表现差距那么大呢?”

  “你接着往下说,到底是为什么!?”林逸飞不知不觉坐直了身体,露出颇为感兴趣的神色。

  “您如果看我的档案就会知道,我在军校里主修的是炮兵科,选修的才是骑兵科和火枪步兵科,事实上主修后两者才是现在那些士官生的主流,因为炮兵在战场上的地位实在是不如骑兵和火枪兵。但是我从来不这样想,我认为火炮本身没有错,错的是使用火炮的人,确切地说我认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军人从来都不会使用火炮。为什么人们从来不想把大量的火炮集中在一起使用呢?如果那样,我敢保证战场上百分十八十的有效杀伤都是火炮造成的,炮兵,应该成为战场的主宰!”

  “你是说我们应该把全军的火炮集中起来,然后在进攻的时候让火炮对高地上的敌军进行大规模的火力输出”林逸飞打断殷雀,在桌子后面探出半个身子,兴奋地吼道。

  “是火力覆盖,将军,那样我敢保证,平行高地我军必克!”殷雀自信的说道,接着他又叹了一口气,“叔叔,您知道,我的连队是炮兵连,我的部下都是炮兵,今天在撤退途中,我问了一下他们对于如何使用火炮的方法,我听了一下他们说的话,久久无语。最后我只对他们说了一句话。”

  “你说了什么?”林逸飞饶有兴致的问道,难题在这个少年身上找到了答案,这位中年将军一扫多日笼罩在心头的阴霾,同时对这位少年更感兴趣了,老帅的眼光果然没错,此子有大才!

  “我跟他们说,你们就是这样使用火炮的?真是和猪一样聪明!”

1

第二章 真是和猪一样聪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