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十章:老炭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老炭口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3/13 17:43:21

涞源东南的老炭口,从名字上完全听不出来这是一座山,但它确实是一座海拔不高,地势也不是很险峻的山头。之所以有个名字,都是有人在这山上发现了煤炭后,逐渐有人前来开采,才有了现在这个名字。

  

  但这座以往是一座不太显眼的山头,自从三年前座山雕带着人来到这里,将这座山占为已有,老炭口便成为,涞源地区能止小二夜哭的地方。

  

  虽然老炭口产煤,但以前都是老百姓露天开采一些,作为生活取暖之用。偶尔遇上个别的打铁匠用煤炭,那都算是凤毛麟角了,所以座山雕要是想靠着开采煤炭发财,那是不可能的,至少山下那条,他就不敢修。

  

  不过从老炭口下山后,走上十来里地,就是沿着拒马河修建的易县通往涞源的公路,也是沟通晋东北和华北大平原的交通要道,抢劫起过往商旅来倒也方便。

  

  如此以来座山雕硬是在短短几年时间,将只有不到百人的队伍发展到了现在的五百多人,老炭口的恶名也响彻整个涞源。

  

  打从老炭口被座山雕占据后,因为座山雕是从关外流窜来的,没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讲就,以前在山下居住的百姓,都纷纷逃离家园,生怕当了土匪的枪下亡魂,而对于这种情况,老炭口的土匪却从来不以为意。

  

  前几年涞源县政府也组织了几次对座山雕的围剿,最厉害的一次甚至出动了二十九军一个营的正规部队,加上保安队、民团等足有上千人,还带有迫击炮、重机枪。但在都快要攻入山上时,被一顿突如其来的手榴弹雨给炸得七零八落的损失惨重,而山上的土匪趁势掩杀下来,顿时被打得溃不成军,大败而归,以后就再也未能组织起什么围剿了。

  

  眼揪着天色渐晚,马上就要关闭寨门了,负责守卫山道的土匪,却听到前方响起的马蹄之声。正好奇,是谁这么晚回山时,却看到马上的自家兄弟,神情似乎有些狼狈不堪。

  

  认出马上的来人,负责执勤的哨兵,也一脸困惑走出隐蔽的哨位喊道:“七哥,出什么事情了?看你一脸的狼狈样,不会在山外捅什么娄子了吧?你手下几个炮头呢?”

  

  对于哨兵土匪的询问,被叫着七哥的土匪却来不及回答,只是喘着粗气说道:“打得好跟宋九、朱三他们,在山外被人给插了(杀了)。大当家的现在可在寨子里?”

  

  一听下山的兄弟被人杀了,这位哨兵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小事。而且还是寨子里几个随着大当家一起从关外窜来的好手,这只怕又有哪个要倒霉了。

  

  不敢多问什么,哨兵立刻道:“在,瓢把子跟其它当家的,这会都在山寨呢!”

  

  听到哨兵的回答,老七也清楚,这次少不了又要挨顿收拾。可他更清楚,出了今天这样的事情,这段时间本就因为东区的章区长将寨子里订购的黄色炸药和拉火管、雷管扣在手里,叫座山雕帮他绑一个人的事情很窝火的大当家,肯定会雷霆大怒下山报复的。

  

  座山雕从关外撤退的时候,收拢了一些东北兵工厂的工人,有些人进关后就散掉了,但也有些技术扎实的被座山雕强留了下来,在老炭口扎下根后,座山雕就让这些人在山后面建起了兵工厂。开始只是修理些损坏的枪支,后来座山雕发现砸窖的时候,手榴弹这玩意比枪好使。于是就让几个在东北兵工厂里生产过手榴弹的技师和从山下抓来的几个铁匠,在山上建起了炼铁炉,开始自己制造起手榴弹来,随着座山雕在这儿站住了脚跟,手榴弹也从最先的黑火药、导火索点火的手榴弹,发展到了现在从外面购买猛炸药、拉火管、雷管,自行生产弹壳和木柄的仿晋造手榴弹。

  

  而座山雕的兵工厂能发展到这个地步,涞源的东区区长章天赐功不可没。说起来章天赐还曾是姚云山的同事,都曾在张作霖的奉系军阀里当过官,不过章天赐十分看得到风向,在28年时投入了阎锡山麾下,但好景不长,30年中原大战时阎锡山落败,他也就落了个丢官去职的下场。

  

  回到家乡的章天赐因为本身家里就是王安镇最大的地主,所以经过一番活动后,不久就被任命涞源的东区区长。因为章天赐在阎锡山的麾下的时候是在警察系统任职,很是熟悉一些贩卖大烟的客商,在当了涞源东区区长后,章天赐就把他们勾来王安镇,在其家中窝脏、销脏。在他的保护下,谁也没人敢去挖赃、抓赌。自然,这些贩卖烟土的客商,也必须向章天赐进贡,为此,章天赐发了大量横财,而座山雕兵工厂需要的猛炸药、导火索、雷管,就是章天赐通过这些客商从太原兵工厂里弄来的。

  

  章天赐虽然和姚云山年纪差不多大,但他几个儿子活得好好的,整天大烟抽起、东洋白面(海洛因)伺候着,日子过得悠哉美哉,家里六个姨太太不说,家里买来的丫鬟也几乎都被他给睡过。

  

  前一段时间姚春燕从北平回家过年路过王安镇,无意间被章天赐看见,顿时惊为天人,心痒难耐之下,就让手下一路跟着,得知是王家村的副村长姚云山的闺女后,章天赐知道自己想要取姚春燕为七姨太的想法是泡空了,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心痒难耐的章天赐想到了座山雕的秧子房掌柜时常在王安镇耍钱,于是就让柳大山给座山雕带了个话,说要让柳大山帮他帮个人,他才会把座山雕新订购的一批火工品交给他,于是这就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大哥,你可要为老兄弟报仇啊!”老七进了山寨后,为了避免被座山雕收拾,于是一步一个踉跄的跑进了议事大厅里,想着正和几个心腹商议事情的座山雕哭诉道,说着说着,也许是真的想起平日里几个兄弟耍钱的日子了,竟然伏地痛苦起来。

  

  “老七,我不是叫你下山去看看大山他们为啥还没有回来吗?你怎么这个样子?”坐在一张虎皮座椅上,披着一件大氅,戴着一顶土耳其式水獭绒帽的座山雕看样子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腰间左边斜插着一把自来得二十响手枪,右边别着一支俗称马牌撸子的柯尔特M1903式手枪,一脸不怒自威的样子。

  

  “大哥,大山估计是被人给插了,俺下山后便一路往着王安镇去,准备问下那个姓章的老小子是不是把人留下了,但半道上遇见了个穿毛叶子(皮大衣)的汉子带着个长随牵着四匹马,本以为是个阔少呢!但错过去的时候朱三说那汉子牵的是大山他们的马,俺于是就打算转回去确认下,如果不是就顺便带回来当个秧子。本以为是个点正兰头海(这个目标好钱多)的,但没想到这汉子是个硬茬子,转眼就拿出个手提喷子,一枪就把朱三给撂到了,俺们三人寻思不对,急忙下马翻到路边草丛里头,但没想到这茬子在路边还埋伏了人,一顿乱枪将宋九给撂倒了,我和打得好急忙逃到了公路上,准备骑上马开溜,但没想到那硬茬子一直盯着这边,打得好一跑出草丛就被一梭子给撂倒在地上,俺听见枪声也不敢停,急忙跳上马,趁着后面有马挡住了那硬茬子的视线,绕道溜了回来。”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听了老七的话,座山雕顿时惊讶得站了起来,两天死了两个得力干将还有几个好手,这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大哥,千真万确,难道在这事上俺还敢骗你不成。”老七哭着说道。

  

  “那你查清楚是什么人干的不?”座山雕仔细看了下老七的神色后,坐下来沉思道。

  

  “没有,但我估计和王家村那秧子脱不了关系。”老七这时才惊觉自己当时不应该只顾着逃命,应该去王家村查看一下情况的。

  

  “废物点心,这点事情都办不好,你等下点两个人,今晚就下山去王家村查看一下情况,看是不是王家村的人干的,一得到消息,立即回来,知道了吗?”座山雕想了想后说道,死了这么几个老兄弟,不报仇是不可能的,但对方既然敢如此行事,一定还是有所依仗的。联想到昨晚大山几个人,一个都没有逃出来,今天老七又遇到个身手这么好的,看来王家村卧虎藏龙啊!

  

  天全黑的时候,老七点了两个平日里信得过,身手也不错的崽子,骑着三匹快马就下了山,径直奔向王家村。而远在王家村的陈一鸣,在吃了晚饭,陪着姚春燕给民兵和一些自愿前来上课的成人们上完扫盲课后。同样无心睡眠,于是和老王头交代了一下后,在白天穿的那套皮衣皮裤外面套了一套今天发下去的军装后,戴上头盔和夜视仪,背着AK步枪,就带着王平走出了作为指挥部的姚家,打算去村里好好转转,同时查看一下在村内外各处警戒的民兵们有没有脱岗现象,毕竟这些民兵就上了一下午的枪械使用操作课程,组织纪律只是在讲解枪械时顺便讲解了一些,没法指望他们有什么严肃认真的革命积极性,到是那些时常在山里打猎的猎户,陈一鸣到是比较信赖他们。

  

  因为这年头,可不是野猪都成了保护动物的现代,山上虽然是如茵的青草,烂熳的山花,生长着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大森林。在这些遮天蔽日的林海之中,生长着木耳、蘑菇、名贵的猴头,还有许许多多珍贵的药材。

  

  但是这生机勃勃的大森林里同样群居着一群群恶狼、豹子、野猪,所以,这年头敢进山打猎,成为一个猎人,没有良好的心里和身体素质是不可能的。因此在每个警戒的哨岗陈一鸣都是按照一个猎户出身的民兵和一个农民出身的民兵搭配的,同时还让猎户把他们平时打猎的猎犬带上,这样就算是人熬不住打盹了,至少还有猎犬这一道保险,不至于让人摸了哨。

  

  而且还和那些猎户们一起,在各处哨岗外和村内布置了许多陷阱,现在就看今晚有没有猎物上门了。

  

  

3

第十章:老炭口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