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十一章:队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队伍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3/13 17:45:03

月黑风高杀人夜,陈一鸣带着王平刚检查完了村南的哨岗,准备到临山的村西检查一下哪里的哨岗。毕竟村西是如果座山雕势大无法抵抗的时候,全村村民的退路,所以村南和村西是陈一鸣设防的重点。

  

  但刚走回村里,就听见了他刚检查完的南边村口的警戒哨位上传来了,砰!的一声枪响,陈一鸣一听就知道这是M1917堑壕枪的声音,正疑惑这是不是走火了呢!但紧接着就又传来一阵夹杂着M1917堑壕枪、水连珠步枪、驳壳枪的枪声和一连串的狗吠声,陈一鸣立马反应过来,这是出事了。于是让王平留在那儿,等村内增援的队伍,他则赶紧回头向南边的警戒岗位跑去。

  

  等陈一鸣跑到村南时,枪声已经停了下来,由于他带着夜视仪,所以向四周一看,陈一鸣就看清楚了是下午挖的几个地窝子警戒哨那儿出了事情,于是赶紧从预先规划好的通道,走了过去,同时喊着负责这几个警戒哨的姚石的名字。

  

  刚才哨兵们刚开了枪,精神肯定高度紧张,而现在大晚上的乌漆嘛黑,天又下着小雪,视线更是不好,他们也不清楚田野里还有没有敌人,陈一鸣这么走过去不提醒的话,难免被紧张的哨兵误伤,所以提前发出声音是最好的。

  

  “是队长,大家伙都把枪口朝上,保险关了。”听到陈一鸣的声音后,负责南边警戒哨位的姚石赶紧高声喊了起来,因为时间紧急,那几个可以形成交叉火力的地窝子还没有用交通壕连接起来,所以彼此之间的交通也就只有靠吼了。

  

  地处山区的涞源冬季气温还是十分让人感冻的,而今天到了下午又下起了小雪,所以下午在挖掘单兵坑的时候,陈一鸣听从了一个年轻时在口外混过的老把式的意见。将狭小的单兵坑改成一个两米乘两米,深一米五的大坑,然后把挖出来的土在四周围个一膝高的土墙,在坑里点一把火,让四周的泥土烘干后,再将陈一鸣紧急兑换出来的雨布给铺在上面,然后铺上一层麦草,最后再铺上一层土。一个既隐蔽,又保暖的屋子就这么快速简单的建成了,虽然矮小黑暗,但这时候的人也没有那些讲就,首先注重的是保暖。

  

  虽然在这大晚上,为了隐蔽性和避免一氧化碳中毒,这种两人驻守的地窝子不能使用火炉子,但地上铺上了厚厚的麦草,每人还有一件岗哨大衣和一床毛毯和从家里带来的棉被,倒也是是十分保暖的。

  

  “是怎么回事?驳壳枪声音是你打的吗?”陈一鸣走进了姚石驻守的地窝子里,看见这家伙的地窝子里正打开着手电筒,旁边放着驳壳枪枪机是打开状态,看来姚石是在为驳壳枪装填子弹。说实话驳壳枪用弹夹装填的型号,在打完弹药后,如果没有弹夹的话,对于使用这枪的新手来说,的确是一件麻烦事。

  

  “报告队长,俺是用驳壳枪开了火的,但那些驳壳枪枪声不完全是俺打的,确实是有敌人,俺正准备给驳壳枪装好子弹,和大锤出去看看情况呢!这不你就来了。”姚石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憨笑着说道,虽然下午陈一鸣教授过他们,晚上作战尽量不要使用驳壳枪和水连珠步枪。

  

  他们没啥作战经验,晚上又视线不好,用驳壳枪和水连珠完全是浪费弹药,就算是听到动静,用霰弹枪轰一枪过去就是了,但随着第一声霰弹枪声音响起后,就什么枪声都有了。对于这种情况陈一鸣也不好说什么,这些什么正规训练都没经历过的新兵蛋子,陈一鸣也只好当着是给他们实弹训练了。

  

  “大锤你和你们班长临时换下枪,石头你不要给驳壳枪装填子弹了,拿着霰弹枪和手电筒,带上猎犬,跟我出去查看一下情况,手电筒先不要打开,我叫你打开的时候才打开,明白了吗?”陈一鸣见村内的民兵大晚上打着火把就出来支援后,顿时有些着急了,于是赶紧对姚石说道。

  

  现在还不清楚是小股土匪骚扰侦查呢!还是大股土匪的前锋的情况下,也不知道村外这片田野里还有没有残余的土匪,要知道此时的土匪窝里面还是有很多神枪手的,特别是一些炮头,他们的枪法都是黑夜里打香头练出来的。这大晚上的打着火把前来支援,不真是厕所里面打灯笼—找死吗!

  

  同时也很是自责,因为现在村里就他和老王头懂军事指挥,所以两人是分配了工作的,他如果在村外,那老王头就算是村外打成一锅粥了,也不能上去增援,要留守指挥部调配人手和如果陈一鸣在村外阻击失败,组织撤退。所以他刚才应该给王平说,让增援的民兵出村后就不要打火把的,但今天陈一鸣都忙昏了头,一时就疏忽了提醒,现在只有靠自己有微光夜视仪这一超越时代的夜战利器的优势,先把村口这片地方清查一遍了。

  

  “刚才是哪个哨位先开的枪?”陈一鸣见姚石准备好了,于是问道。

  

  “是王文德哪个哨位,俺先听到他那的猎犬叫了,紧接着就听见他那开了火。”姚石回想了一下后,很快就回答道。

  

  “走,我们先去他那儿。”听了姚石的话,陈一鸣让他紧跟着自己后,就大步向王文德的哨位行去。

  

  “文德,刚才是不是你们这儿首先开的枪?”还没走进王文德的地窝子,陈一鸣就听见王文德猎犬的吼叫声和地窝子前面不远处传来的一阵若有若无的哀嚎声,由于不清楚里面的情况,而王文德又没有配备手电筒,于是陈一鸣就停了下来喊道。

  

  因为进村的道路是一条傍着山坡修建的土路,而因为乌龙河在村外拐了一个大弯,因此这条土路在村口外也是个成九十度的拐角。一边是山坡,一边几百米后就是河滩,所以陈一鸣就将第一道阻击阵地设置在这儿。而王文德因为是个三十多岁的老猎手,经验丰富不说还是个神枪手,于是陈一鸣在又给他配备了一个猎户出身的民兵后,让他作为第一个警戒点。

  

  “是的,队长,刚才虎子突然叫了起来,紧接着俺又听到布置在路上的陷阱有了动静,乌漆嘛黑的又看不清楚,于是就用喷子向那儿开了一枪,结果果真打着了,现在还在那儿哀嚎呢!但因为你说了你在路上布置了地雷,让俺们不要到路上去,俺们就没去查看,现在听声音是活不成了。而对面估计是三个人,用的都是盒子炮,一被发现后紧接着就开了枪,俺又用水连珠向有火光闪现的地方放了一枪,约莫听见有人哀嚎了一声,对面就影了,而俺们这边就停下来了。”一脸憨厚,虽然只是三十出头,却看着像四十岁的人的王文德走出了地窝子向陈一鸣报告道。

  

  “做的不错文德,路上我布置了诡雷的,你们千万不要下去,知道吗!猎犬也一样。”听了王文德的报告后,陈一鸣让他继续警戒留守,而他则带着姚石去查看一下王文德的战果。说道这里,陈一鸣就想狠狠的吐槽一下那坑爹的《苏维埃英雄》系统,这玩意居然要战斗结束,确定战果后才会发放积分,这让现在无人可用的陈一鸣想忙里偷闲一下都不行。

  

  看来还是需要尽快找到组织才行,不然这样下去,他陈一鸣不是成了山大王,底下全是些有组织无纪律的队伍,就是如诸葛亮一样累死。

  

  陈一鸣虽然出身自那支既是战斗员,又是工作队的军队,但他自认为连他们指导员的三分之一本事都没有学到,而现在这支队伍完全是他利用村民们对土匪的恐惧捏合起来的,如果土匪一旦被打败,陈一鸣也不知道这支完全是由王家村村民组成的队伍将走向何方。

  

  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这是大部分人的真实写照,那些喊出苟富贵,勿相忘的人。到了最后基本都背离了他们当初说过的话。

  

  民族国家的兴起是近代军队出现的基础,相比以往的封建或更早的奴隶国家,民族国家打破了君主与国家之间的等同关系。这一根本性的变革导致了国家军队的组织方式摆脱了人身依附关系而转变成为职业关系基础上的组织。职业关系的基础推动整个军队内部分工更为精密,使得基层士官得到发展,也为技术兵种的出现奠定基础。

  

  此时的西方列强的军队就都属于近代军队,但中国由于是被西方列强入侵而强行打破了封建统治秩序,而没有自然的发展出民族国家,于是到了清朝灭亡,民国建立都没有出现实际意义上的近代军队,直到孙中山先生建立黄埔军校后,中国才第一次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近代军队北伐军,可惜的是因为各种原因只是昙花一现后,便为另一支伟大的军队做了垫脚石。

  

  而国内其他军阀部队所体现的更多是封建军队的特点兵为将有,这种情况下,部队的战斗力全看将官的作战意志,军事主官一跑,那这支部队也就放了羊了。

  

  只有给这部组织严密的机器,武装上思想,具备了灵魂,让每一个士兵都知道为何而战,为谁而战。才能使得得整部机器的效率、纪律和个人主观能动性发生了巨大转变,迸发出惊天动地的力量。

  

  而一支装备良好,但没有灵魂的,不知道为什么而战,为谁而战的部队,九一八事变中的东北军就是前鉴。所以此时的陈一鸣深深的希望,能有一个万能的政委在他身旁为这支部队竖立灵魂,而不是让他自己来东挪西移的左搬一点,右搬一点来竖立起这支队伍的思想。

3

第十一章:队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