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十三章:战前准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三章:战前准备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3/14 21:05:52

“怎么样?胡炮头,你这是打算死鸭子嘴硬呢!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姚家偏房里面,陈一鸣玩味的看着冷得满头大汗的胡炮头说道。

  

  “磕!磕!陈队长,我真的就是到区里送封信!”冷的全身发抖,牙齿直打磕的胡炮头看着一脸笑容的陈一鸣,直觉得眼前这不是人,是魔鬼。

  

  陈一鸣将胡炮头带到这个偏房里面后,什么也没说,直接让两个民兵用个大盆子取来一盆冰块,然后把胡炮头的鞋子给扒了,将脚强按进去。涞源的冬天,白天气温都在零下的,长时间坐在那儿泡冰水脚,不是是个人都能坚持住的。

  

  “我知道你是去送信,但如果你不说老实话,估计再过一会儿,这腿就废了吧!你说是王兴志的命重要,还是自己的腿重要啊!胡炮头?”面对胡二狗的死鸭子嘴硬的还在坚持着,陈一鸣慢悠悠的说道,反正他又不着急,留两个人在这儿看着加冰就可以了。

  

  “怎么,还不愿意说实话啊!那我就只有让这两个兄弟陪你慢慢玩了。”说着陈一鸣就要走出去。

  

  “陈队长,我说,我说,王兴志那个老小子是派我到老炭口给座山雕送信的。”见陈一鸣已经快走出门了,胡炮头在也坚持不住了,他要真的是有那股韧劲,早就不在王兴志那儿干,直接投奔座山雕去了。说起来他和四世三公的袁绍到是一路人。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这就对了嘛!你说你早说了不就不用这样了嘛!平子,快给你胡二哥拿块干毛巾来擦擦脚,然后再准备五十块大洋,给胡炮头压压惊。”见胡炮头终于说出了实话,陈一鸣立马转回身来,笑眯眯的对着胡炮头说道。

  

  “谢谢,谢谢陈队长赏赐。”王平拿来了干毛巾和大洋后,本以冻得全身发抖的胡炮头瞬间眼睛一亮,然后兴奋的对着陈一鸣说道。

  

  “小意思,只要你愿意和我们继续合作下去,这点就是个茶水钱,不知道胡炮头愿不愿意将王兴志的计划和盘托出呢?”陈一鸣一边紧盯着胡炮头,一边用脚随意的提着那个木盆说道。

  

  “愿意,愿意,小的愿为陈队长效犬马之劳。”还被绑在椅子上的胡炮头点头哈腰的对着陈一鸣说道,这种人只要吐出了一句,接下来就好办了。

  

  “那行,你把王兴志的计划和座山雕有什么反应,详详细细的说出吧!”

  

  “好的!好的!”

  

  听了胡炮头将王兴志希望和座山雕联合起来消灭民兵队,然后在将被座山雕杀死的民兵队员按上土匪的名头报上去,这样既可以得到剿匪有功的名头,又可以将村内的大部分土地房屋兼并过来的实惠后。陈一鸣还好,有这个心里准备,但一旁的两个民兵队员和王平就气愤得怒不可遏,咬牙切齿了,估计要不是陈一鸣还在这儿,他们几个人能现在就去把王兴志的院子给端了。

  

  “你说座山雕要王兴志把他那个独生子去作为质子才跟王兴志合作,而且要王兴志在我们与座山雕作战时从背后偷袭我们?”陈一鸣听完胡炮头的讲述后,开始挑一些他认为的重点问题询问胡炮头。

  

  “是的,就是这样,当时座山雕就是这么说的。”

  

  “嗯!这样,胡炮头你还想不想发财?”陈一鸣沉思了一会儿后,对着胡炮头说道。

  

  “陈队长这话说的,这年头爹亲娘亲不如这银子亲,谁不想发财啊!”胡炮头听了陈一鸣的话后,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那行,等会我就放了你,然后你就当什么事都没有过,直接回王兴志那将座山雕的话传给王兴志,然后王兴志如果答应了座山雕的条件,你就直接出村就是了,如果没有,那你就呆在王家,知道了吗?”陈一鸣没管王平和那两个战士一脸疑惑的表情,直接对着胡炮头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胡炮头赶紧点头道。

  

  “嗯,清楚了就好,但现在你得把这药吃了,事成之后,我会连带给你五百大洋和解药的。”说着陈一鸣掏出了一包橙红色的药丸来,颜色很是鲜艳,然后对着王平说道:“平子再给你胡二哥拿杯水来,让你胡二哥服药。”

  

  “陈队长我没病啊!不需要服用这什么药。”胡二炮一脸慌乱的摇头说道。

  

  “胡炮头这可由不得你,你说你不服用这含笑七日颠,我们的合作还能继续下去吗?”陈一鸣摇了摇头后,十分坚定的说道:“如果你不吃这药的话,那兄弟只能请你吃枪子了,胡炮头你可要想清楚啊!”

  

  “那好,这药我吃。”

  

  将吃下了那颜色十分鲜艳的药丸后,陈一鸣就让胡炮头悄悄的当着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回到了王家院子,而他则将审问出来的情况向姚云山和老王头做了说明。

  

  “王兴志这吃里爬外,狼心狗肺的东西,老夫要去县上告他。”听了陈一鸣的叙说后,姚云山怒气冲冲的说道。

  

  “伯父,没有真凭实据的,我们那里告得了他,我倒是想了一个办法,可以惩治他。”陈一鸣说完之后,就将自己刚才想出的办法说给了两人。

  

  “那行,我们就这么办吧!”姚云山听了陈一鸣的想法后,点了点后说道。

  

  “队长、老爷、爹,胡炮头出村了!”这时王平出来说道。

  

  “行,知道了,平子你把握一下时间,等会的时候去把姚石叫过来,我有任务分配给他,然后我们去端炮楼。”陈一鸣听了王平的汇报后,笑着说完后,接着对王平吩咐道:“现在去叫几个不是很忙的人过来,记着多拿一些不用的竹竿之类的东西。”

  

  “队长,拿竹竿这些东西干嘛?”听了陈一鸣的话后,王平不解的问道。

  

  “你昨晚不是想和我学**吗?这**可和打枪不一样,炮兵训练和我昨天说的步兵有射击、投弹、刺杀、爆破和土工作业共五项技能一样,也有五大战术技能,即射击指挥、测地、观测、通讯、炮操,现在我教你如何测地和观测,明天做我的观测手。”陈一鸣笑着解释道。

  

  等王平叫来了几个一人抱着一捆竹竿的汉子后,陈一鸣就带着这些人,在村里人好奇的眼光中向村外走去,刚才他从胡炮头哪里得知座山雕团伙里确实有门从东北军里带过来的迫击炮后。知道如果不测地和设置观察员进行间接射击,以及修筑机枪、炮兵防御工事的话,作为对方大杀器的迫击炮对于己方重火力威胁是很大的,所以他现在需要将在姚云山的教育下,差不多有初中文化水平的王平教授成一个初级的观察员,这样才能在明天没能尽快摧毁敌方迫击炮的情况下,最大程度保存己方重火力。

  

  花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陈一鸣总算是把一副简易的重机枪和迫击炮射击指挥地图绘制了出来,而那几个汉子抱着的几十根竹竿也插在了路边和田地里,如星罗密布的梅花桩一般。

  

  “瓶子,现在你就不用跟着我了,叫姚石来那事你也不要管了,我等会自己去叫,接下来的时间里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拿着这张图和望远镜,在我刚才选定的重机枪射击阵地和迫击炮阵地上,将那些竹竿和图上标注的区域重合起来,使自己一看见那个竹竿,就能迅速准确的报出那根竹竿在地图上的方位区域来,知道了吗?这可是关系到我们明天的成败哦!”陈一鸣一脸严肃的对着王平说道,其实如果有别的选择的话,陈一鸣真的不想把这么沉重的担子压在这个十五岁的少年肩上,但可惜的是现在的王家村没有。

  

  “是!队长,保证完成任务。”说完王平还郑重的向陈一鸣行了一个他昨天学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礼,虽然不标准,但陈一鸣也郑而重之的回了礼。

  

  陈一鸣将王平留在村外的阵地上后,回到村内没有回设置在姚家的临时指挥部,而是来到了姚石的家外面,但并没有进他家。因为昨天陈一鸣了解到他家虽然是猎户,但因为没有自己的田地,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小弟,所以日子过得也很是艰难,陈一鸣怕出现昨天王继山说的一家人八口人只有一条裤子的情况,于是便在屋外喊的他。

  

  “队长你找我?”听见陈一鸣在屋外喊他,姚石很快走了出来,也敬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后,向陈一鸣问道。

  

  “昨天发你的望远镜会用了吗?”陈一鸣问道。

  

  “嗯,会用了,也知道怎么调焦距了。”姚石说道。

  

  “那好!等下你挑选六个人,要枪法好的,把枪交回来,我给你发新枪,和我那枪一样有望远镜的枪,前往老炭口的方向,监视骚扰敌人,记住,开枪距离越远越好,不用命中,让他们不能前进就可以了,能办到吗?”陈一鸣面带严肃的说道。

  

  “能办到,死也能办到!”姚石眼中已经有了决绝之色。

  

  等姚石去挑选队员后,陈一鸣回到了临时指挥部自己的房间内,兑换了八支安装了PU瞄准镜的莫辛纳甘M1891/30狙击步枪出来。然后趁着天还没黑,带着姚石他们来到是村后的简易射击场,简单的教授了几名姚石挑选出来的神枪手如何使用瞄准镜,再实际试射一个弹夹后,就让他们去准备行囊出发。

  

  不知怎么的,陈一鸣看着他们出发的背影,虽然觉得不吉利,但总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背着众人,陈一鸣悄悄摸了一下湿润的眼角后,然后回过头来对着身旁的王继山几人说道:“走,我们去王村长家里拜访一下他老人家吧!免得他总是记挂着我们。”

  

  王家院子里,王兴志在痛下决心答应了座山雕的条件,总是觉得心神不宁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但冥冥之中他用一种不祥的预感。上一次有这预感还是在民国十九年,奉军一部过境到山西平型关攻打晋军的时候,将他那不到十岁的小儿子给绑了,叫他拿五千大洋前去赎人。他平日里吝啬惯了,就算是唯二的亲儿子,也心疼得要了亲命,心想这做买卖怎么得也要讨价还价一番嘛!于是找人前去商量了一番,最后到是降下来了些许。但王兴志还是心疼,又拖了几天,但没想到,这支军队只是过境的,王兴志这么一拖,人家干脆不做这买卖,直接撕票了。王夫人痛失爱子之下,自此埋怨上了王兴志,回了娘家后不久就抑郁成疾,跟随幼子而去了。

  

  “老爷,那个姓陈的小子带着人在外面说要拜访老爷,您是见还是不见?”王兴志正坐在正房的太师椅上睹物思旧呢!胡管家进来后对着他说道。

  

  “姓陈那个小子?他不在村外挖他的墓坑,跑来老子这儿来干嘛?晦气,不见。”王兴志被打断了思绪后,情绪不佳的说道。

  

  “可他坚持一定要见你啊!后面十多人还人人都带着枪,一个个的紧瞪着我,像狼崽子一样。”胡管家哭丧着脸说道。

  

  “放肆,老夫再怎么说也是堂堂王家村村长,岂是什么阿猫阿狗想见就能见的,关门,以后别有事没事都来烦我。”王兴志看见胡管家一脸哭丧相,顿时气不打一出来,站起来杵着拐杖厉声说道。

  

  “王村长好大的官威啊!知道的晓得王老爷是村长,不知道的还以为王老爷官比蒋委员长还大呢!”这时只见陈一鸣带着王继山十多人大步走进厅堂,想王兴志拱手戏谑的说道。

  

  “你放肆,竟敢不经允许私闯进来,刘炮头给我把他们赶出去。”看见陈一鸣竟然不告而入,本就气愤不已的王兴志顿时气得浑身发抖起来。

  

  “哈哈,王老爷,这就放肆了,那你窜通座山雕,意图屠灭王家村就不放肆了?”听完王兴志的话后,陈一鸣想起正是有这种自顾个人利益,不顾人民死活的渣滓,日后的抗日战争才会有那么的汉奸败类,一双眸子紧盯着王兴志,厉声说道。

  

  “你!你!你这是污蔑!”王兴志一听陈一鸣这么一说,虽然还是声色俱厉,但明显有些害怕起来。

  

  “污蔑,那你听听你家的胡炮头是怎么说的。”说着陈一鸣将裤子口袋里的智能手机拿了出来,点出审讯胡炮头时拍摄的视频,展示在王兴志的面前。

  

  看着胡炮头在视频里将王兴志的计划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出来,本还声色俱厉的王兴志顿时面如死灰瘫坐在地上,他怎么也想不到陈一鸣是穿越而来的,手里有智能手机这么一超越时代的玩意。

  

3

第十三章:战前准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