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二十章:公审大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公审大会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3/21 23:28:48

  虽然忙得恨不得会孙悟空的分身术,但陈一鸣明白军事训练只能锻造民兵们的身体,一支有自己思维的队伍才是一支拖不垮、打不烂,能打硬仗、打胜仗的英雄部队。而要让队伍有自己的思维,加强思想教化是唯一方式。

  训练大纲制定后,陈一鸣在对民兵们进行了严格的队列训练后,民兵队终于开始有了一丝军人的气息。虽然现在看来军队战术早已过了排队枪毙的时代,没必要对于队列训练这种都是些花架子,华而不实的东西太过于重视。说实话,再先进的战术随着科技的发展,总有过时的一天,但队列训练不会。

  军队的队列训练不仅能够塑造军人特有的气质,树立威武文明的军人形象,养成良好的军人姿态,也是由一个普通老百姓向合格的军人转变的必有途径。同时队列训练的大强度、高标准和严要求还能够培养军人不畏艰苦不怕牺牲的精神,形成威武、坚定、英勇顽强的军人气质,提高军人的服从意识,增强组织纪律观念。一支顽强的军队也一定是一支有着高度组织性和纪律性的部队,自由散漫的队伍是打不了胜仗的,因此只要军人这个职业还存在一天,队列训练永不过时。

  队列训练完成后,虽然陈一鸣因地制宜制定了训练大纲,但这一切全是陈一鸣按照自己对于历史的了解而自行制定的,说开了就是闭门造车,完全不知道实不实用,一切都需要从这支六十人的队伍身上去摸索、探寻。

  不过有了队列训练的高标准、严要求,民兵队现在起码的组织纪律性是具备了,不会在出现最初那样散散漫漫的样子。于是接下来陈一鸣除了按照训练大纲对民兵们进行体能和战术训练外,开始在队伍里推广如篮球、拔河之类的体育活动,以此来培养队员们的团队意识,让他们能在以后的战斗中心有灵犀一点通。

  而对于猫冬时,除了睡觉、打牌、吃饭,就基本没有啥其他事干的村民们,民兵队的新鲜活动,吸引力不亚于现在的好莱坞大片,很快民兵一要举办什么活动,村民们就自发拿着小板凳来或是积极参与,或是当个吃瓜群众。

  比军事训练更加重要的是思想训练。为了加强队伍的思想性,陈一鸣除了教授队伍一些爱国革命歌曲外,还每天抽出一定时间亲自授课,给民兵们灌输革命道理,让他们深刻的意识到,命苦要怪政府,点背要怨社会。

  “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每个人的情况大致都清楚,我现在问问你们,咱们生活苦不苦?”

  陈一鸣这样一发问,四下里面面相觑,所有人小声嘀咕起来,这世道能有口饱饭吃都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这日子哪能不苦。

  “五个班长,你们是队伍里面的基层指挥员,先站起来说一说吧!你们这辈子过的苦不苦?”看见所有人都议论纷纷,陈一鸣于是让王继山、姚南飞、姚石、刘四喜、刘全有五个班长带头说。

  五个人虽然觉得生活是苦,但除了地主老财外大家伙都是这样,站起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一会后,还是见识过世面的刘四喜开始说道:“俺是前清宣统元年出生的,俺爹原本是沧州的,但家里人多又穷,既吃不上饭又娶不上媳妇,后来就跟着全有哥他爹一起闯了关东,才娶上媳妇,虽然东北物产丰富,但土匪多如牛毛不说,苛捐杂税也是一样,只能说是勉强吃饱吧!”

  刘全有摇摇头说:“俺还有还几个弟弟妹妹,从小就没吃饱过,还是在张大帅的队伍里当了炮兵班长后才吃过几顿饱饭,日子肯定和有钱人没法比。”

  “苦!当然苦,俺爹娘就是因为过路的兵匪抢走了粮食后,冬天没东西吃……”王继山还没有说几句,就有些哽咽了,下面的民兵都知道他要说的话,毕竟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谁家有个啥情况都是一清二楚的。

  “俺小的时候还吃过几顿饱饭,但自从为了给俺娘治病,将地卖给王扒皮后,全家只能靠佃租王扒皮的田过活,连一顿白面都没有吃过……。”说着说着姚南飞也有些哽咽了。

  “俺家也是靠佃租王扒皮的田过活……”

  ……

  “坐下吧”陈一鸣听完五个班长的回答后,挥手示意他们坐下,然后说道:“大家都知道我们的日子苦,可是我们老百姓为什么这么苦?你们想过吗?”

  所有民兵都摇摇头,大家只是觉得日子苦,却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苦,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陈一鸣这时候干脆让民兵们围成一个圆圈,自己坐到中间说了起来。

  “大家觉得这日子苦,不是因为我们谁是懒汉,我想如果谁是懒汉的早就因为受不了先前的训练跑了,我们之所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一年却连一口饱饭都无法吃到,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们身上压了三座大山,这三座大山不推翻,我们中国人就要世世代代的苦下去!”

  “三座大山?”

  “这大山压在身上谁还受的了。”

  ……

  听了陈一鸣的话,四下的队员们再一次热闹的争论了起来。

  “这三座大山就是帝国主义、官僚主义和封建主义”陈一鸣竖起了三个手指开始解释起这三座大山具体是什么:

  “帝国主义就是英、法、美、日这些长期压榨我们国家的外国人,官僚主义就是那些昏庸腐败的军阀政府和各级官僚,封建主义就是农村的一些地主、官僚,我们只有把这三座大山推翻,才能够实现真正的复兴,推翻这三座大山要靠什么?靠嘴巴不行,就要靠我们手里的枪杆子!”

  “你们想过没有?为什么东北三省和台湾是中国的土地,而现在被小日本占领了,世代居住在这些地方的同胞们只能做亡国奴,吃顿白面和大米饭都是犯罪;为什么我们每天都种地,却还是吃不饱?而那些不事生产的地主老财却绫罗绸缎、粮食满屋;为什么工人们那么辛苦的劳作,生活却还是那么艰辛?而那些官僚却可以贪污腐败,潇洒自由;这一切的根源都是这三座大山,只有推翻这三座大山,我们才能够实现真正的自由和繁荣!”

  一番激情的演讲,让围坐在陈一鸣周围的民兵们感到非常特别,虽然他们之前确实没有思考过这样的问题,也确实没有想过此类的问题,现在听了陈一鸣的话,也不是很理解。

  但这种想法就如同一颗种子,会时刻在他们的脑海里生根发芽,最终成长为一颗参天大树。

  给民兵们灌输了“命苦要怪政府,点背要怨社会,造反有理。”的思想后,陈一鸣趁热打铁,趁着李云泉他们把王扒皮的土地全部清理出来后,当众宣布召开对座山雕土匪团伙和与其相互勾结的欺压群众的劣绅王兴志团伙的公审大会,到时打土豪!分田地!

  不过陈一鸣在查看王扒皮名下的土地位置时发现,王兴志的拥有的土地可不仅仅只包括王家村,附近十里八乡好几个村里都有他的土地,这可把陈一鸣乐坏了,王兴志在邻里几个村的土地,完全可以作为他在邻村的革命活动中的敲门砖,于是他派出了民兵去邻村一一前去把这些在邻村佃租王兴志田地的佃农请来,参加对于土匪座山雕和劣绅王扒皮这一狼狈为奸,相互勾结的恶劣犯罪团伙的公审大会。

  这些可能终身连县城都没有去过一次的农民们,虽然普遍都有些胆小怕事,但他们同时又有一个优良传统,那就是痛打落水狗,座山雕一伙土匪再是凶残,但现在除了座山雕逃之夭夭、了无音讯外,其他人几乎都在王兴志修建关押欠租佃农们的私牢里捆着,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于是民兵们一前去宣传,王家村顿时就如同赶集一样,好多距离几十公里的百姓都前来参加对于恶贯满盈的座山雕一伙土匪的公审大会。

  到了公审大会这一天上午,王家村外当真是人山人海,挥汗如雨,陈一鸣站在公审台上估计至少也有三千多人,看来座山雕一伙真的是民怨沸腾啊!

  首先押上来的是座山雕一伙里面抓到的一些头领人物,像出动两百多号人进攻王家村这种事情,土匪一般情况下都是不会这样干的,一方面是因为这样造成的动静太大,容易引起政府的注意围剿,二是万一怕遇到王家村这种情况,阴沟里翻了船,自此只能浪迹天涯。所以座山雕匪帮的犯罪行为大都是这些小头目做出来的,而这些人除了基本都是座山雕收编的本地身成名就小股土匪外,其他人为了闯出名头,在作案之后还一般会留下绰号,以恐吓下一个目标,因此陈一鸣首先就将这些人拉上来,让公审大会迅速提温起来。

  果不其然,这些小头领一押上来,台下顿时哭声一片,不用人带头,就纷纷开始上台诉说起这些匪首的罪恶来,其中最恶劣的当属匪首刘老四和钟八。

  刘老四刚下水(开始当土匪)时仅有一支小手土炮(土造手枪),竟连杀10余人(包括仇人和无辜农民),一些人见他有胆量,纷纷来投,遂聚起近百人,全拿着鸟铳、砍刀、土炮,装备如此简陋却也能镇住百姓。

  民国二十年冬,刘老四突袭乌龙沟,将当地富户岳长生的爷爷拉了肉票,随后半月内,陆续勒索岳家12头黄牛和一群羊(数量不详),但还不放人,直到岳家把20亩耕地全部典当,交了赎金,人才被放回。

  随后在一次砸窖过程中损失惨重,就投靠了已闯出名头的座山雕,而后更是丧心病狂,一次绑票时因为被村民围攻,折损了手下,刘老四逃回后即率匪众攻入该村,除洗劫一切财物外,并将全村老幼100余人杀尽,抛尸村边池塘,塘水尽赤。

  钟八则是个色中饿鬼,独自为匪时一次就抓了10名青年妇女,令其脱光衣裤,分别蹲在10张独凳上,让匪徒一一观看。而后又抓来10多个男性,用铁丝穿透鼻子,系上一条草绳,让匪徒们拉着游玩。

  对于掳来的青年女性,钟八别出心裁的称之为“参”,在虏来妇女后,钟八则令其脱光衣裤,裸体让匪众观看,然后再定出底价,让匪徒投标,谁标的价高,便可将该女“参”领去作临时夫妻。当该女“参”被蹂躏几日后,匪首再写信通知其家属持款来赎,到回赎时,钟八仍将当日的投标价款酌退给标得的匪徒,以此笼络手下为其卖命。一次就因为一农民在施肥时不小心洒到了点到过路的他身上,就一夜之间带人将其全家杀死,美其名曰“斩草除根”。

  ……

  听完这些罪大恶极的匪首们犯下的五花八门的罪行,在场众人无不是凄然泪下,不少村民诉说自己的悲惨经历,竟悲伤的得坐地大哭起来。

  见没有人在上台控诉这些灭绝人性、无恶不作的匪首罪行后,陈一鸣摸干了眼角的泪水后,亲自宣读了判决书,判决这十一人死刑!现立即执行!

  随着荷枪实弹的民兵队员们上台将这些吓得屎尿齐流,瘫软在地的匪首抬到台下,用刺刀一个个的结束了这些禽兽的罪恶一生后。全场民众无不是相拥而泣。

  这些匪首处理完后,接上来上场的是王家村的败类王兴志!王扒皮!作为一个心狠手黑的村长,王兴志能干出勾结座山雕屠害村民的事情,屁股哪里能是干净的,以前没人说,只是害怕其权势吧了,现在有了痛打落水狗的时候,难能不将王兴志这些破烂事全部都给抖落出来。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王兴志一上台,他的陈年旧事就被心里时刻记着的村民们一一揭发出来。

  这一揭发,陈一鸣才知道王兴志这老家伙敢情还不是第一回干勾结土匪的事,人家已经驾轻就熟了。四年前他为了霸占邻村一农民与他的田地相连的几亩水浇地,就勾结土匪,绑票农民儿子,逼得对方父母卖地卖房,最后充当好人将这几亩地买下,然后又增加赎钱,最后是钱没出,人死了,地到手了。

  而之后一次更直接,为了得到几亩地,直接在春荒的时候,半夜派人潜入将这户人家的粮食给烧了,不知情又没办法的这户农民只好向这走狗借了三斗粮,准备秋收后还,但就这短短几个月时间,三斗粮变成了三石粮,加上利息更是要还十石,没办法的这户农民只好将自家仅有的这几亩土地抵给这个走狗。

  最后这次公审大会近一百双手沾满血腥的土匪劣绅们,在群情激愤的老百姓的控诉下被判处了死刑,被民兵们毫不手软的用刺刀捅死在这片他们犯下了累累罪行的土地上,剩下的也被判处时间不等的劳役。

  陈一鸣看着喜极而泣,抱头痛哭的老百姓们,心里也很不是滋味,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革命是要流血的,不管是敌人的血还是千千万万烈士的血,终究是要流的,只有血才能让人知道,中国人民不是任人欺压的,他们一样能堂堂正正做人,而不是他人眼中两条腿走路的牲口。

  

2

第二十章:公审大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