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二十一章:招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一章:招兵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3/22 23:40:50

开完了公审大会,接下来本该是分配王兴志的田地,但因为一个意外情况,让陈一鸣暂缓了对王兴志田地的分配。

这个意外情况不是别的,而是因为王兴志近一半的田地里此时种植的不是农户赖以生存糊口的冬小麦,而是已经种植了两三个月的罂粟。

陈一鸣本还以为是王兴志为了牟取巨额利益而强迫佃农种植的,但没想到他将这些佃农召集起来一询问,才知道种植罂粟完全是这些佃农的自发行为,这就有些让陈一鸣头痛了,铲除这害人玩意也不是,不铲除也不是。

铲除了这些罂粟,佃农们就没有了一年的生计来源,而如果不铲除的话,这上千亩的罂粟在成熟后,可以制造出上万斤的鸦片,佃农获利虽然比种植冬小麦更多,但其危害甚大。

而通过走访这些佃农,陈一鸣才深刻的了解到,毒品在本地种植之广,已经造成了本应是暴利行业的毒品种植都不过只能让一家人勉强糊口的地步,罂粟的廉价同样也造就了鸦片的廉价化,而这时候农村医疗卫生的不发达,许多愚昧的人将其当做万金药使用,于是很快就成了家家有瘾客,户户绕烟云了。

就陈一鸣走访的十多户王家村村民家里,就有七家人家里有瘾君子,许多原来还是略有家产的中农、富农,但自从贪图种植罂粟的高额利润,开始种植起罂粟后,就一步步逐渐走上了吸食大烟的道路,没钱了就卖地,没地了就卖老婆,基本上都由王兴志用毒品买走,然后卖到平津地区的窑子里面,卖完田地和老婆后,最后就开始走上卖儿卖女的道路,直到家破人亡。这七人只能说还没有走到这一步而已,但如果不戒掉毒品的话,家破人亡就是这些人的下场。

在经过调查走访后,陈一鸣坚决了要铲掉这一千多亩罂粟的决心。规定虽然王兴志的田地是要平均分配给王家村和邻村佃租其土地的无地贫农和少地中农的,但分配名单上不包括吸食大烟者,种植罂粟者也必须在限定时间前铲除罂粟才具有分配土地资格。

同时规定因为民兵保卫了村庄免受土匪侵害,所以服役期间,在平均分配标准上,每人上调两亩地,如果家里缺乏男劳动力,现役士兵还必须帮助军属耕种。军人如果立有战功或伤残以及阵亡,土地永久保留,否则在退役后收回。

这个分法一公布就受到了民兵们的欢迎,虽然陈一鸣在战后制定了每人每月两块大洋的高薪,但大洋哪里有土地来得实在,何况在歼灭座山雕时,这些民兵们基本都立有战功,所以那个退役后收回的规定,大家基本就当没有看见了。

这一土地分配草案,和紧随其后的民兵队招收条例公布出来后,十里八乡那些四处本就因为民兵队包吃包住,还一下子就从里到外发上两套十分漂亮保暖的军服,还有厚实的被毯,涂着绿漆的水壶和脸盆、饭盒,第一次见到的牙膏牙刷、肥皂,洁白的毛巾,结实耐磨的胶鞋,而羡慕不已的青壮们,得知民兵队还有招收兵员的打算后全都跑了过来。

人数之多足可以与上次的公审大会相媲美,但陈一鸣无语的发现,那些头发都花白的大爷、大叔,和人都还没有枪高的小屁孩你跑过来干什么,难道来之前都不看招收条例吗?陈一鸣为了照顾大多数前来应招的青壮都是文盲,所以是专门安排了人宣读条例的,虽然写得是比较详细,但总的方面也不多,大致就是对于身高、年龄、身体健康状况、个人品行几方面的要求。

陈一鸣考虑到需要一些性格尚未定型的少年作为未来的军官种子,所以特地将招收年龄规定在16-24岁的。但陈一鸣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一脸沧桑,满头白发都可以做陈一鸣爷爷的汉子居然跑来说自己才十八岁,只是长得有些老相;而人还没枪高,时不时还含着大拇指的小屁孩,也说自己只是个子有点矮,但实际已经十八了,陈一鸣就无语了,这两个十八岁差别有这么大吗?

无语之下的陈一鸣只要把那些老太爷劝走,而那些小屁孩则转送进姚云山的学校免费就读,至于以后的造化,就看他们自己了。

虽然陈一鸣贴出了民兵队招收条例,但其实他也就打算招收个100人的样子,将民兵队建立成一支脱产正规军的,但面对乡亲们这种你不招收俺就跟你急的情况,无奈之下也就只有扩大招收规模。不得不说来的这些村民,大部分素质还是不错的,以陈一鸣最后本着鸡蛋里挑骨头的原则,都还是有近两百人合格。于是陈一鸣也就没有再刷人下去了,只等实际训练时,在看情况淘汰一些人了。

陈一鸣在王家村大张旗鼓的招兵买马的时候,在距离王家村六十多里地的涞源城里村,一户人家的偏房里,一场关于他的秘密会议正在召开着。

“志铭,你回去住了好几天,应该是了解清楚了情况,现在向大家介绍一下吧!”中共涞源支部的党书记梁振中向以探亲为名义回到王家村打探情况的王志铭说道。

“我这次回家后,发现王家村现在简直就是变了一个样,以往乡亲们冬天没事干,为了节省体力和保暖,基本都是不出门的,但我这次回去,大家伙简直是热火朝天,村里成立了农会,建立起了农会铁匠铺,为乡亲们提供铁质农具;村里小学姚先生也把那点很少的学费取消了,晚上还对乡亲们进行扫盲教育;还建立起了卫生所,为乡亲们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尽管需要收费,但费用极低,甚至对于及其贫苦的老百姓免收药费,据说那个女医生还是村里民兵队从座山雕哪里解救出来的;村里那些瘾君子也被关起来强制戒掉毒品,而那个陈队长听说我在县里简易师范学校就读,还专门到我家来和我进行了一番谈话,最后还向我宣传了不做亡国奴,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汉奸卖国贼的抗日救亡道理。”王志铭一口气说完后,急忙端起茶杯咕哝咕哝的喝了半茶杯水。

“对了,我跟我爹还学会了一首歌,名字叫《谁养活谁呀!》,他说也是陈队长教的,我唱给大伙听听。”

“谁养活谁呀?大家来看一看,没有咱劳动,粮食不会往外钻,耕种锄割全是咱们下力干。五更起,半夜眠,一粒粮食一滴汗,地主不劳动,粮食堆成山。

谁养活谁呀?大家来瞧一瞧,没有咱劳动,棉花不会结成桃,纺线织布没有咱做不了,新衣裤大棉袄,全是咱们血汗造,地主不劳动,新衣穿成套。

谁养活谁呀?大家来谈一谈,没有咱劳动,那里会有瓦和砖,打墙盖房全是咱们出力干,自己房两三间,还有一半露着天,地主不劳动,房子高又宽。

谁养活谁呀?大家来想一想,创造世界全是咱们的力量,吃穿用住生活不能少一样,不是咱送上粮,地主早已饿断肠,到底谁养活谁,不用仔细想。”

啪!啪!啪!

随着王志铭动情的唱完这首《谁养活谁呀!》,其余几人顿时鼓起了热烈的掌声。

“志鸣同志,你唱的真好。”梁振中的表妹,才十六岁的魏秀文一边摸着眼泪,一边说道。

“没有,没有,村里唱得比我好的,还有许多呢!”也还是个青葱少年的王志铭看着可爱的女孩这样夸奖自己,顿时不好意思的说道。

“志鸣,你有打探到这陈队长是什么来历吗?”稳重的梁振中听了王志铭的歌后,虽然也十分激动,但是并没有没有忘记这次开会的主要目的。

“我听我四叔说,那陈队长是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听了梁振中的话,王志铭将打探到的关于陈一鸣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

“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他不是要去绥远参军吗?为啥现在又留在王家村不走了呢!而且这么久了,他那个回北平修车的同伴为啥还没有来找他呢?”梁振中疑惑的说道。

“我觉得至少就留过洋这件事情,八九不离十是真的,其他的我也不好说,振中哥你说我回去后要不和他公开身份谈一下吗?”王志铭问道。

“我觉得虽然这个来路不明的陈队长做了许多我们想做的事情,但我们现在与省委失去了联系,县里的国民党党部的人又一直盯着我们,为了保存革命火种,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些为好。”坐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另一名党员贾梦月开口说道。

“可是我们不应该派人去接近他,了解他的具体情况吗?”五人党小组之一的龙宪开口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投票表决吧!”见有不同意见,作为党支部的负责人梁振中开口说道。

听了梁振中的话后,全场五个正式党员和两个预备党员开始发表就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然后统一归纳最后表决。

“我认为暂时不要公开我们的身份,但应该派人打入民兵队或者农会内部,详细了解这个革命队伍的一举一动,同时发展同志。”龙宪说道。

“我同意龙宪哥的看法。”

“我同意。”

“我同意。”

……

“既然大家都同意派人打入民兵队或者农会内部,那谁愿意去?”梁振中见大家有了决定,于是开始了下一个议题。

“振中哥,我去吧!反正我是王家村本地人,他们不会怀疑我的。”王志铭站起来说道。

“不行,你简易师范还没毕业,突然这么回去,才是最让人怀疑的,你爹娘也不会同意的,你刚才不是说农会在办夜校扫盲吗!他们一定缺教师,你回去后向农会推荐我,就说我是你学长,然后毕业后想找一份糊口的差事,看看他们怎么办。然后我们在想办法。”龙宪站起来说道。

听了龙宪的话后,其他人都默默的点了点头,以教书先生的名义,打入敌人内部发展党的力量,这已经是公开的方式了。

“同时我们还应该派人与省委联系上,看这个陈队长是不是省委派来的人,毕竟省委找个留洋的学生还是不难的。”龙宪接着说道。

“对!这叫双管齐下,日本帝国主义在华北步步紧逼,我们必须要时刻行动起来,争取尽快发展壮大我们的力量。”

1

第二十一章:招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