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二十六章:夜袭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六章:夜袭上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3/28 3:44:59

  

  土鳖不土,战斗力为五,这是现代军迷广为吐槽的,但装备可以土,人却不能土。工业革命以来,随着人类工业化的程度越来越大,战争规模和武器威力也同样越来越大,但相对的对于士兵的文化素质要求也同样也在增加。

  还抱残守缺的想着如冷兵器时代一样抓来壮丁,然后发一把枪,可以依靠人海战术取胜的人注定是要被时代淘汰的。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

  “报告,紧急军情。”派去召回一连、二连的通信员骑快马刚走一天,前往王安镇侦察敌情的侦察员就大晚上的传回一个牛皮纸信封,上面沾了三个五角星,这是陈一鸣在侦查连实行的方式,军事情报分为三个等级,分别是一到三颗五角星,由低到高的对应。

  陈一鸣拆开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紫荆关驻军一个营今晚进驻王安镇,意图不明,其携带迫击炮两门,马克沁重机枪四挺,捷克式轻机枪十八挺,人数约500人不到。”

  陈一鸣不用想也知道,这就是章天赐的底牌无疑了。紫荆关作为河北平原进入太行山的交通要道,换防不可能如此草率,使农会在紫荆关驻军内发展的人员现在才发出消息来。

  “这要是再加上章天赐的民团、家丁、驻防保安队近两百多人,现在王安镇敌人总人数高达七百来人,队长!怎么办?”姚石急迫的问道。

  陈一鸣没有回答姚石的话,而是用圆规在地图上仔细量度,测量紫荆关到王安镇的距离。

  “一鸣,不用测了,从紫荆关到王安镇有八十里地,但全是大路,很是好走。”老王头这时走进来说道,看来他也是得到了消息。

  “八十里地,还携带了这么多重装备,就算是重装备有大车运输,但士兵还是要携带个人装备的,这一天八十里地走下来,是个人都疲惫不堪了,今晚肯定睡得跟死猪一样,而章天赐的民团也会因为增援大部队到来,防守更加松懈的。”听了老王头的话后,陈一鸣心里将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仔细分析了一下,然后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后,果断下令道:“王叔你先带民兵把我们通往万安镇的大路封锁住,不准一个过去,然后赶紧集中附近各村民兵,姚石你也立即把部队集合起来,今晚我们干一场大的。”

  “一鸣,你是想乘夜突袭王安镇?”老王头惊讶的说道。

  现在王家村的基干部队只有两个步兵排和一个教导排一百多号人,就算是加上民兵也不到三百号人。以这么点兵力去攻打数量多上一倍还多的正规军和民团,老王头有些怀疑陈一鸣是不是有些发疯。

  “王叔,我没疯,你想……”听了老王头的话后,陈一鸣赶紧将刚才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嗯,队长说得有道理,我们训练急行军,战士们一天80里地跑下来都觉得疲惫异常,前两天又下了雨,这个营这八十多里烂路走下来,肯定也是一样十分疲惫了。而我们距离王安镇只有二十里路,急行军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今晚正好打他个措手不及,再说我们就算是不能消灭掉这个营,只要能把他打痛,让他不敢轻易前来进攻我们,让我们可以等到一连、二连回来支援,也是极好的。”

  王平这时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让陈一鸣顿时有些刮目相看了,想不到这个小伙子近四个月来进步如此之大。

  “嗯,我也觉得这仗可以打,我们虽然人数只有敌人的一半不到,但士气高昂,补给充足,战士们营养供得上,再说就是到时突袭失败了,我们撤退也是十分容易的,这大晚上的敌人不追还好,到时一追,定要他吃不了兜着走。”一旁的姚石也是十分赞成按原定计划夜袭,看来这四个月来大家的进步都是十分迅速的。

  “那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今晚突袭,那就赶紧下去准备吧!弹药不足的赶快到后勤部领取。”陈一鸣说道。

  “王平,你去把姚姐叫来。”

  “是!”王平敬礼道。

  “一鸣哥,你找我?”姚春燕一路小跑进指挥室说道。

  “春燕,我们手榴弹和82迫击炮弹的库存现在有多少?”

  “一连、二连带走了一千枚手榴弹,这段时间训练消耗和战士装备,现在还剩下三千枚手榴弹,其中有两千枚是装填黑索金炸药的新造手榴弹,82迫击炮弹,李部长他们利用外购的灰铸铁制造了一千发出来,现在库存一千一百发。”姚春燕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笔记本,翻开后说道。

  “等下你准备几辆牛车,然后提四十箱手榴弹、五百发迫击炮弹出来装在车上,手榴弹要新造的。”陈一鸣听完姚妹妹的汇报后,思考一下后说道。

  “好的一鸣哥,我这就去,你要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说完这句话后,姚春燕红着脸就跑出了指挥室。

  夜,黑沉沉的,大地寂静无声,只有山里偶尔传来野兽一两声凄厉的嚎叫。三月的北方,夜晚气温还是比较低的,战士们穿着厚实的棉衣,以班为单位相互用绳子系着,以班长打头副班长最后的队形,在铺满碎石的沟壑里根据前面战友留下的标记,一个紧跟一个,像一支出弦的利箭,直向王安镇飞去。

  经过1个多小时的急行军,凌晨一点,陈一鸣带着因为夜晚看不清楚路而摔得浑身酸痛的战士们来到了王安镇西面的一个山沟里,战士们望着黑乎乎的王安镇,都忘掉了一路上的艰难,心情很是激动,一个个摩拳擦掌,真想一下子打进镇里,消灭这群匪军,救出农会的同志来。

  在抵达王安镇外围后,通过侦察发现这个来自紫荆关的营今晚入驻王安镇后,三个步兵连和重机枪连都住在靠近镇东北角的章家库房里,只有一个班的二十九军士兵在院门口站岗放哨巡逻,营部、迫击炮排则驻扎在相隔七八百米的章天赐的围子里。

  清楚敌兵力分布后,陈一鸣决定先打战斗力强的二十九军,吃掉敌人的主要兵力,然后再解决章家围子里的敌人。

  于是陈一鸣当即命令“王文德你带领一连一排和重机枪排从镇西北角向镇内突击,埋伏在章家围子到库房的路上,决不能让敌人冲过去增援库房敌人;姚石你带领二连三排、教导排、民兵连则绕道拒马河边,从镇东北突击进镇,晚上视线不好,尽量不要用枪,用手榴弹和刺刀,迅速解决掉库房内敌人,然后攻击章家围子;全有你则带着迫击炮排就在镇西布置炮兵阵地,到时库房这边战斗一打响,就都立即以最大射速向章家围子开炮,大家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众人整齐的底声答道。

  “好,现在对完表后,立即开始行动。”

  陈一鸣和三个攻击方向的指挥员对完表后,几人马上按照计划开始行动,陈一鸣身后的灌木丛中迅速钻出几批士兵,他们或扛着梯子,或抬着重机枪,迅速沿预定方向突击进镇,脚下沙沙的响成一片。陈一鸣的眉头不由得皱起来,夜间行动最忌讳发声,这帮子菜鸟动作太大了,敌人要是稍微警戒一些在镇中设置哨岗,都要被发现,看来回去还要好好操练。

  死都没想到会有人偷袭的二十九军士兵们,行军走了一天后,还被派来放哨巡逻的都是些平常就饱受欺负的倒霉蛋,你也就不要指望他有多么认真了,所以在懒洋洋的巡逻过几遍后,巡逻队干脆不在出来了,而放哨的在熬了半宿后也无精打采的靠着墙打起了盹,倒也有例外的。

  “大牛,你说今晚罗排长他们这些当炮兵的真是幸福啊!章区长居然从镇上的窑子里给每人找了一个女的,你说我们打下那些泥腿子的村子后,大伙是不是也可以放松放松啊!”放哨的一个士兵估计也是寂寞难耐了,不打盹不说还有话没话的对着旁边的一个同伴说道。

  “滚几把蛋,打下村子,你能见着个母的就不错了,还放松放松,还是好好站你的哨吧!。”被称作大牛的士兵睡眼朦胧的说道。并看了看依然没有一丝曙光的天边,有些埋怨咋天亮得这么慢,并没看到匍匐在阴暗处的突击队战士。

  “站什么岗,难道那些泥腿子还敢来偷袭我们,哈哈……唔!。”这个二愣子满不在乎的哈哈大笑着说道。

  看着被自己一刀割破喉咙的匪军,已经改名叫姚尚武的姚二娃并没有什么恶心的想法,公审大会时他已经用刺刀捅死好几个土匪了,也不在乎多这么几个,哪怕他们是官军。他们班因为在大比武中成绩出色,所以姚石特地让他们班担任突击队。

  虽然在山上野猪豺狼此起披伏的嚎叫中,几乎是熬了一夜,但跑出了一身汗的姚尚武反而更加精神,在观察到敌人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后,他正准备继续匍匐前进,却见在前面的班长张良工打出了停止的手语。

  张良工皱着眉头望着门口的点点篝火,这些篝火虽然让那些匪军暴露了目标,却同时也为匪军们提供了良好的照明,看来只有强攻了。

  张良工将手里的冲锋枪放下,这么多人,用枪是无济于事的,反而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引起敌人的反击,然后摸出一个手榴弹,迅速旋开盖子,紧随其后的姚尚武也从腰间摸出了一颗手榴弹。

  轰!轰!两声巨响后,后面的战士没有经验,瞬间眼睛被爆炸的强光刺得根本睁不开。但战士们虽然看不见,不代表这两枚手榴弹没效果,在爆炸那一瞬间,院门处的哨兵就躺倒一大片,剩下的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炸懵了,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趁着这个时候,张良工拿起了冲锋枪冲了上去。

  “杀……”跟随在他后的义勇军几乎是在爆炸声响起的同时,就发出震天的吼声朝院门扑去,枪声也随即响起。

  库房内的匪军一下就懵了,大冷天的睡觉肯定是脱了衣服的,这慌乱间黑灯瞎火的,谁能找到谁的衣服啊!这一忙乱间,义勇军战士已经冲进来了,战士们本想逼这些人投降的,不料突然从库房二楼传来几声枪响,显然是敌人想要反扑。

  一直冲在最前面的张良工火冒三丈,叫:“叫这些匪军尝尝我们的手榴弹的厉害,扔啊!”带头拿出一枚装填黑索金炸药的木柄手榴弹拉火往窗户、门口里扔,其他义勇军战士们也纷纷效仿,每个房间里都扔上几枚手榴弹,再打上几排排枪后,才喊“缴械投降,义勇军优待俘虏。”

  又是手榴弹,又是排枪的,每一次随着“扔”的喊声,一间库房里便响起一连串猛烈的爆炸轰鸣,灼热的气浪冲腾而起,弹片呼啸飞溅,撕裂肉体,放出大股鲜血,被弹片击中的二十九军士兵失声惨叫,甚至被爆炸气浪抛起几米高再撕成碎片扔得到处都是!随后还有几阵排枪,能侥幸没死可以走出来缴械投降的,真是人品逆天了。

  虽然义勇军现在使用的这种木柄手榴弹和边区造外观看起来没啥两样,都是傻大黑粗的,但装药的改变却让手榴弹的威力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边区造手榴弹基本上装填的都是黑火药,这玩意儿威力能大到哪里去?基本上都是当烟雾弹在用,抡出一排遮住敌人的视线然后白刃冲锋,日军只要不是特别倒霉的,一般都不会被炸死或者炸残。

  陈一鸣在现代时曾在网上看到这么一个关于边区造的段子。八路军组织人造手榴弹,用黑火药装填,把铁丝拉毛,包上铁叶子,里面灌上溶化的火柴。弹壳用铁铸,后来发现生产瓶颈在弹壳上,每天生产十个手榴弹,主要的产能瓶颈就是弹壳生产太慢,发动所有的门路搞破铜烂铁,一开始手榴弹扔出去,哑火率很高,有的战士舍不得,冒着危险把手榴弹捡回来,后来逐渐摸索,手榴弹个个能响了,产量提升到六十个每天,但仍然满足不了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扔手榴弹的需求,许多战士刚参战,没有刀枪,就揣着一两个手榴弹上战场,某人分到一颗手榴弹,非常爱惜,某次作战中扔到某个汉奸脚下,一声巨响,汉奸炸得满脸漆黑,但是身上没什么伤,只是衣服炸破不少。汉奸吓得大哭。

  可义勇军手里这种木柄手榴弹不一样,这玩意儿虽然有个边区造的外壳,但却有着50克黑索金装药的内里,要不是怕伤着投掷者本人,李云泉他们还敢装的更多,里面还装有铁渣。一枚最多可以产生一百二十枚破片,是正规边区造手榴弹的几倍,仿照边区造的几十倍,比俗称“四十八瓣儿”的日军九一式手榴弹威力还大,这么猛的玩意儿,还不要钱一样的往密闭空间内扔,顿时把里面的二十九军士兵给炸得血肉横飞!

  在这种一面倒的战斗中,这些士兵很快就崩溃了,或是被堵在房子里就喊投降,或是在手榴弹爆炸中被消灭,主要战斗仅仅持续不到二十分钟,除了二楼一些军官翻墙逃跑外,大部分被歼灭或俘虏,整个过程非常顺利。

  所以虽然有些感慨仗打得有些容易,但姚石并没有停留,而是在留下一个民兵排看守俘虏后,迅速向章家围子方向突击过去。

2

第二十六章:夜袭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