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二十七章:夜袭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夜袭下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3/29 1:01:37

  姚石他们路途远,需要迂回一大截,而阻击敌增援部队的王文德则就不需要那么麻烦了,都不用进镇多远,直接在镇口处的章家围子前门潜伏起来,守株待兔即可。

  正是上弦月的夜晚,借着月光很清楚就看见了镇口两个人背着枪在晃荡,看模样是在戒备,但明显心不在焉。王文德招呼了两个身手好的战士蹑手蹑脚地接近,突然从草丛中跃起发难,两个倒霉蛋只来得及发出“唔!”的低沉惨叫声,胸口就已经多了个血窟窿。得手后,后续人马飞快地冲进了镇,除引来几声狗吠外,没有惊动任何人,神不知鬼不觉之间就在章家前门潜伏起来。

  部署到位后,王文德就没有在继续行动,而是开始构筑简易的防御工事,单兵构筑单兵坑,两挺SG43重机枪则布置阵地两侧,形成交叉火力。

  夜,依然寂静而黑暗,弯月在时而在云中沉浮,银光淡淡的。

  镇外的义勇军炮兵阵地上,炮排装备的两门82迫,被刘全有带人熟练的架设起来,一箱箱以往只用来看看的炮弹,也被整齐的码放在炮筒旁边。所有炮兵,都等着库房那边的枪声,这就是战斗开始的号角。

  尽管炮兵训练的时间不长,可有关82迫的性能,还有如何瞄准射击的要素,这些姚云山的学生都学习的很用心。只是没经历过实战,他们也不清楚,训练的效果如何。

  陈一鸣看着炮兵架设火炮的熟练度,略显满意的道:“不错,看来这段时间,你们训练还是花了心思的。

  今天我给你们准备了五百枚炮弹。我希望,这些打出去的炮弹,都能收到效果。你们要清楚,这种火炮只是轻型迫击炮,只适合这种小型的阵地攻击。

  等你们能够熟练使用这种轻型迫击炮后,我一定会给你们装备,真正震荡山河的大口径火炮。那种火炮,你们想使用上,一定要努力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知识,明白吗?”

  听了陈一鸣的话后,炮排的所有人,都显得很兴奋的道:“是,队长,我们保证努力训练。争取早日可以做到你说的隔山打牛。我们一定有机会,用上你所说的大口径火炮的。”

  “好,你们开始准备吧!”

  为了这次夜袭成功,陈一鸣是不打算过了,准备直接用炮弹将章家围子给轰塌的,但想到章家还有许多无辜的佣人丫鬟和章氏家族的普通百姓,如果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通炮弹下去,和土匪有何区别,于是改为炮击前门女墙和支援王文德阻击敌增援兵力,不在覆盖章家围子。

  而这时东北方突然传来两声惊天动地的响声,陈一鸣知道这是库房那边战斗打响了。

  于是立即走到刘全有身边对他说道:“准备好没有?”

  “报告队长,已经准备完毕,就等你的命令了。”刘全有回答道。

  “好,先给敌前门角楼来几发炮弹,试射一下,顺便给敌人醒醒瞌睡。”

  “是!”随后刘全有转身来到两门迫击炮前,解算火炮射击所需的各项参数,得到射程和角度以后,又开始查弹道表,决定最终的炮口仰角和装药号,角度值通常是用密位制的,装药号就表示附加药包的数量。

  这一切陈一鸣都没有在亲自动手,而是看着刘全有自己按照规程做。迫击炮虽然看起来十分简单,但却是一种高射速依赖后勤和射手经验的武器,新兵蛋子光是射击前调个水平,都要耗费半天功夫,如果水平偏移,就说明炮管没放平,一旦炮弹射出去是会偏。不是野战炮那种有把子力气就成吃的开的苦活!而且迫击炮是曲射武器,你必须计算弹道,而野战炮在近距离完全可以用直射解决掉目标。

  测算完弹道诸元后,刘全有开始下达口令:“各炮注意!目标,前方敌前门角楼;射角***,二号装药,两发试射!”

  “是,目标,前方敌前门角楼;射角***,二号装药,两发试射!”

  这时候一炮手就开始转动瞄具的高低手轮,大表尺调到整数度再过来一点点,然后再用小表尺调到到精确射角。装定好表尺后,就要让炮管指向正确的高低射角。

  另一名一炮手随即操纵脚架上的高低机手柄,同时观察瞄准镜底部的倾斜水准管,一直调整到水准管的气泡居中,这时候就说明,炮管也正好也对准相应射角。

  接下来就该装订方向角了,首先把瞄具的方向手轮刻度调到0,这时瞄准镜是与炮管平行的,也就是指向正前方,然后通过顶部的瞄准镜观察目标炮手通过瞄准窗观察目标,看瞄准标记是否对准目标,同时操纵脚架上的方向机,让炮管左右转动,直到瞄准标记精确的对准目标,这时候瞄准完成了。

  如果这时候弹道上有横风,还需要修正风偏,假设,经过测算需要修正的风偏是15密位,就转动瞄准镜的方向手轮,让方向分划指向15,这样瞄准窗口就会朝侧面偏移15密位,然后再操作脚架上的方向机,让瞄准标记对准目标,这样风偏修正也完成了。

  一炮手在准备的同时,三炮手按照口令的要求,安装引信,添加附加药包,准备妥当后,递给二炮手;二炮手接过炮弹,右手掌心向上,握住弹体,把弹翼部分插入炮管,用手掌卡在炮口处成准备姿势,等候炮长口令。

  这些听见爆炸声后就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的菜鸟炮兵们,这么一通忙活下来已经是微微见汗了。经过一段时间的催肥后,这些撸起袖子露出结实胳膊的少年们,身子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单薄,但细看之下已经明显有着肌肉。

  见两组炮兵已经准备完成,刘全有举起右手,开始下达口令:“预备——放!”同时右手落下。

  二炮手得到口令后,双手松开,炮弹靠自身重力滑落弹膛,最终击发。

  发射后,三炮手向二炮手传递第二发炮弹,二炮手成准备姿势,等待刘全有命令;

  刘全有回答道:“放!”

  两发发射完,二炮手报告:“两发完毕!”

  刘全有回答道:“明白!”

  两门82迫击炮的炮手几乎转眼间就将四发炮弹打了出去。此时在章家围子前门角楼上民团哨兵正被库房那边传来的爆炸声惊醒,跑出视野不良的角楼,观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两枚炮弹就呼啸着落了下来,虽然一发都没有命中角楼,但剧烈的爆炸声和横飞的弹片依然将这些说白了就是混饭吃的民团兵给吓得够呛。还没等这些民团兵回过神来,又是两发炮弹落了下来,其中一发估计是误差原因,阴差阳错的直接落女墙上,这些毫无防备的民团兵瞬间就被座了土飞机,然后被炸得四分五裂的落下来。

  库房这边接连不断的枪声、爆炸声,和前门的炮击顿时让整个章家围子沸腾了起来,但章天赐和二十九军营长李玉明昨晚的欢迎宴上都喝高了,根本无人指挥章家围子里的士兵、民团兵反击,等到手下人想尽各种办法把两人弄醒后,姚石他们已经解决掉库房那边的敌人,直奔前门而来,在汇合了王文德后,直接在两翼重机枪的掩护下,派遣爆破组上前对大门进行爆破。

  随着一声轰响,结实厚重的木质大门瞬间化为碎片,还没等着笼罩着的硝烟散尽,被近距离爆炸震的头晕目眩、五脏翻腾的爆破组上去查看爆破情况,看是否需要二次爆破,紧跟在后面,早就等得焦急的姚石在爆炸掀起的杂物噼里啪啦的掉完过后就立即大手一挥:“吹冲锋号,全军出击。”

  接着就在司号员的冲锋号中,带着300来号鱼龙混杂的战士突入大门,也不管那些比较幸运还没死掉的震得七孔流血,满身褴褛的敌守门士兵,而是留给还晕乎着的爆破队处理,直插围子内的章家大院而去。

  夜间作战,敌我不辩,人的恐惧被极度放大,只有意志最坚强的部队才能夜战,也才敢于夜战。义勇军的这些战士大部来自涞源北部的贫苦山区,在这片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完全按照黑暗法则生存的地方,村民们或是为匪,或是不到四十岁便要积劳成疾悲惨死去。当农会的工作队来到这里,给他们粮食,天天帮他们干活,给他们讲为什么同样是人,那些恶霸、土匪就该予取予夺,我们则祖祖辈辈受穷受苦的时候,这些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义勇军,由于常年躲债,逃跑,这些原本怕鬼的农民竟然都有一手走夜路的本事,就是靠了这个本事,陈一鸣才敢胆大包天的打这场夜间突袭。

  夜战,其实核心并不复杂,就三大绝招:静谧迅疾,刺刀突击,手榴弹开路。在夜间作战,除非必要情况,是严禁开枪的,这个时代枪械身上基本是没有什么消焰器、消音器的,开枪时巨大的火焰就等于明明白白的告诉敌人,我在这里快来打我,成了茅坑里面打灯笼-找死了。

  但随之发生的事情证明了经过专业夜间作战的训练的高效了,义勇军在火把影影绰绰的背景中,碰见敌人后,一律卧倒隐蔽后直接三七二十一的先扔一阵手榴弹过去,最后直接挺着打开刺刀后一米七几长的步枪冲上去,将被手榴弹炸懵了的敌军给捅的透心凉,心飞扬。

  一时间整个章家围子是爆炸声不绝,惨叫声雷动,闹得里面的敌人糊里糊涂,东碰西闯,死的死,伤的伤,哭的哭,叫的叫,找不到一条活路可逃,就算是有负隅顽抗的,在义勇军战士们的手榴弹加冲锋枪的攻势下,也如热刀子下的黄油,不堪一击。

  此时的义勇军可以说是自动火力配置在全国都属于顶尖水平了,这得益于一连、二连组成的两个武装工作队,在涞源北部山区的剿匪行动和义勇军势力扩张,使陈一鸣最近得到了大量积分,所以陈一鸣才可以给部队兑换出一批波波沙冲锋枪出来,每个班装备三支。

  就这样勇敢的义勇军战士们,在陈一鸣的指挥下,分成若干个攻击小分队,从四面八方包围压缩过去,一下子就将章家院子给包围了起来。

  这时已经清醒过来的章天赐听见院外的枪声、爆炸声、喊叫声,一把抓住身边的民团团总问答:“这TM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名民团团总完全被打懵了,前前后后就没见着敌人长啥样,就被打得退进章家院子里固守来了,他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只得根据先前的侦察和猜测说道:“报!报告区长,我们遭到了赤匪的大规模袭击,战斗最先是从库房那边打起的,然后我们这边就遭到了赤匪的大口径火炮轰击,现在院子外已经被赤匪攻占了。”

  “什么,那我们还有多少人?李营长呢?”章天赐被这个消息惊得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坐下稍微喘了口气后再次询问道。

  “具体数目我也不知道,加上李营长的人,大概还有一百多号人吧!李营长还迷糊着呢!”团总再次回答道。

  “走,我们去前面看看!”章天赐这时站起身来说道。

  就在章天赐准备到前院观察情况的时候,战士们在梯子的帮助下,一只十几多人组成的突击队已经悄声无息的翻越进了后院,而院门处,爆破组在抵近射击的迫击炮掩护下,也已经抵近了院门,几乎在同时,院门处和院内想起了爆炸声。

  大部队突击进院内,战斗就已经可以宣告结束。虽然还有不甘心失败的死忠分子利用院内房间众多,躲藏在内里袭击义勇军战士,但已经有过库房战斗经验的战士们,只要一有人开火,就几颗手榴弹飞进了窗户,家丁们在绝望的哀嚎中被手榴弹的碎片炸得支离破碎。而后院突击队这边则前面冲锋枪掩护,后面手榴弹跟进,逢敌便炸,见人就射,把章家杀的鸡飞狗跳。

  前后夹击之下,章家院子内的残余分子迅速崩溃,或是被堵在房子里,或是在溃逃时被消灭,除了将整个章家院子炸得不成样子外,整个过程非常顺利。

  到了第二天早上,陈一鸣打着哈欠看到被追击部队逮回来,腿上中了一枪萎靡不振的章天赐和早上清醒过来后一直嚣张的大声叫嚷着要陈一鸣赶紧放了他的李玉明,也就放下心来了,不然他又不知要少多少积分。

  俘虏的甄别方法姚石他们已经通过这段时间的剿匪,已经很是熟练了,等甄别完毕,差不多就可以把首恶分子关起来等待公审判决了,剩下的该劳动改造的劳动改造,该教育后发展进义勇军,发展进义勇军。至于说我党优待俘虏的教育后发放路费回家,这是不要想了,陈一鸣不把这些人榨干榨尽是不会放这些人走的,特别是机枪手、迫击炮手这些技术兵种,就算是老油条义勇军不要,你都得给我带几批学生出来再说,不然陈一鸣有的是办法收拾这些老油条。

1

第二十七章:夜袭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