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三十四章:工业建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四章:工业建设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4/6 22:54:19

当天下午虽然召开了中央主席团扩大会议,但作为此时中国大地上最深刻认识到落后就要挨打的一群人,学识自然是没得说,但这时不像抗战爆发后,大批系统学习过理工科的技术人才前往延安,为革命跟据地的军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人力基础,此时以工农为主体的赤共党内懂得现代化大工业生产的人才还真没有几个,于是商量来商量去,系统的学习过机械制造的陈一鸣就被抓了壮丁,让他和他的老校长,被誉为中国军工泰斗的刘定负责带人制定出一个详细的物资兑换清单,而特科的同志则负责搞钱。

  

  “自从人类进入第二次工业革命以来,电力的应用逐渐发展壮大,列宁同志就说过社会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而我们可以得到的这些机床基本都是由电动机单独驱动的,所以这一万吨物资里面必需要有一个小型的发电站,但考虑到陕北地区煤多水少的特点,小型水力发电站就不用考虑了,而蒸汽轮机发电机组在国内还应用得比较少,所以我们可以先选择一台2000KW的往复蒸汽机发电机组和五台75KW的移动式锅驼机发电机组作为边区的电力工业基础,等我们的机械制造业发展起来后,我们就可以自产发电机组。”

  

  凤凰山下,距离太祖住处不远的一间窑洞里,陈一鸣一边翻看着系统可以提供的物资,一边和刘定、江舒明、刘明阳商议着到底该兑换些什么东西。这里是陈一鸣在以周翔宇领导下的中央特科海外工作部负责人的身份参加了中央主席团扩大会议后,周翔宇特意安排给他和跟随他一起前来延安的姚妹妹和江舒明、刘明阳他们居住的院子。这时陈一鸣十分怀恋现代本科多如狗,硕士满街走,只有博士还能抖一抖的情况了,现在一切都要如他刚到王家村时那样白手起家的要他和刘定这么几个人制定出一个相当于边区工业发展规划的计划书出来,真是要搞死人。

  

  在延安以东约8公里的一个山沟里,有个柳树店村,这里柳树成荫,一条小溪从山沟流入延河。红军现在唯一的兵工厂就设立在此,兵工厂的厂部设在后沟的一座破庙里,而工厂设置在附近地主家的几个窑洞里。但说是个兵工厂,其实这里只有一部5马力的柴油机,带动着两部车床;另有1台立铣和1台钻床,靠人力摇的大轮子带动。大量的工作以手工操作为主,许多工具还得靠工人自己制作,完全就是一个手工作坊,主要工作也是复装步枪子弹、小炮弹、制造手榴弹和火药,承修步枪和机枪。

  

  虽然设施简陋,人员也只有不到两百人,但即便是这些工人、机器和材料,也是来之不易啊!

  

  1935年10月长征出发时,中央红军的拥有兵工技术骨干108人,长征到达陕北,只剩下了7人,设备只有老虎钳2台,锉刀4把,风箱1只,红25军的兵工厂,原有七、八十人,到达陕北时仅仅剩下了1人。中央红军在吴起镇的十里铺与陕北红军会合后,组成新的红军兵工厂,郝希英任厂长领导的几十名工人,基本都是来自老红军,1936年底,兵工厂从吴起镇搬迁到柳树店。这些机器和器材,都是战士们冲锋陷阵,经过浴血搏斗,从各路围剿敌人手上夺取过来,然后又靠着人拉肩扛和骡马驮运,翻山越岭,过黄河,费尽千辛万苦,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运到延安的。当时,在这千百年来一向封闭的黄土高原上,能够听到机器的运转声,已是亘古罕见的奇迹。所以,工人们对于机器和材料,都像对待自己的生命一样珍惜,哪怕一点废铜烂铁,都要捡起来储存备用。

  

  这些出身老红军工人工作刻苦,学习认真,条件虽然十分艰苦,文体活动却搞得有声有色,业余时间,还经常在河滩边、山坡上组织热火朝天的比赛和演出。在生产上,他们也自有一套因陋就简、土法上马的特殊办法。他们做活儿没有量具,形象地用韭菜叶、火柴杆比划尺寸的大小。技术术语也很特别,例如:把刺刀柄称为“靴子”、螺帽称“相公帽”、挡机称“压马子”、板机座称“轿车子”等等。新来的工人给编了个顺口溜:

  

  穿上我的“靴子”,

  

  戴上我的“帽子”,

  

  拉上我的“压马子”,

  

  套上我的“轿车子”。

  

  说实在话,在那种艰苦简陋的条件下,没有这种顽强地战胜困难的土办法,还真不行。新来的钳工进厂第一件事,就是要制作一副“通天老虎钳”(土造虎钳)。先发给一米来长的木桩,一根铁棍,一个没有孔的螺母和两件虎钳毛坯。没有经历过这种艰苦生活的工人直纳闷儿,不知该怎样下手,老红军就耐心地指导:首先在铁棍上用粉笔画上螺旋线,依照画线剔成螺杆,锉光;然后将螺母在红炉上烧红,冲孔,套到螺杆上锻成螺母;再将虎钳装配,固定到在木桩上;最后,把木桩的下半截埋入地下,一副“通天老虎钳”就做好了。几副通天老虎钳排列起来,搭上木板就组成了钳工案子。这样的通天老虎钳,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当初在刘定的陪同下,陈一鸣看着在这么简陋的环境下坚持兵工生产的前辈们,心悦诚服地赞叹老红军的智慧,敬佩他们战胜困难的拚搏精神。

  

  经过这段时间的走访了解后,陈一鸣才深深的体会到了这时候西北地区的贫穷落后,真的是交通基本靠走,通信基本靠吼,取暖基本靠抖,治安基本靠狗,看来发展陕甘边区的工业,这个任务任重而道远。

  

  “老郝,你现在可是事业感情双丰收啊!”看着兴奋得满脸红光的郝希英,早在九一八之前在辽宁迫击炮厂工作时就相识,毕业于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化学系时任东北兵工厂火药分厂技师的刘明阳笑着打趣道。

  

  “对头,老郝你准备啥时让我们打下土豪呢?我可告诉你哦,想要娶我们四川妹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这嫁妆你是拿到手了,但你这彩礼什么时候可以让我们看到呢?”

  

  安塞县茶坊村,陈一鸣指着还处于建设初期阶段的新厂房对着新任命为西北机械制造厂的党委书记、厂长郝希英郝希英说道。

  

  “请组织放心,我们一定加紧培训技术工人,做到尽快投入生产。”35岁的郝希英红着脸立下了军令状。

  

  “怎么样,我就说老郝是急着娶新媳妇呢!”江舒明笑着对刘明阳说道。

  

  “哈哈!老刘和老江你们也不要羡慕,哪天我也给你们找个情投意合的妹娃。”听到郝希英这么说,陈一鸣点了点头后对着一旁微笑着的刘明阳和江舒明说道。

  

  两个出洋留过学的理工男也不像郝希英那么内敛,笑着说道:“你就吹吧!小心把人家老乡的牛都给吹上了天,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搞定,就想给我们当媒人。”

  

  要将简陋的兵工厂建设成一家可以制造机器的机械工厂,柳树店的厂子就显得太小了,发展严重空间不足,于是经过商议后大家决定新工厂设立在位于延安西北约30多公里的安塞县茶坊村。

  

  尽管进入了五月后,延安的天气很是炎热,但工人们个个情绪高昂,干劲冲天。视察完工厂建设情况后,郝希英走到参与建设的红军战士中大声喊道:“同志们!咱们大家一起唱个歌:大家一起流血汗,……”

  

  大家立即应声响应:

  

  “嗬嗬咳!

  

  为了活命,哪管日晒筋骨酸,

  

  嗬咳……。”

  

  在中央的全力支持下,虽然延安电厂、西北机械制造厂、西北钢铁厂、西北化学厂处于紧张的动工状态,但最先投入生产的还是位于延安北部贯屯一带的煤矿和水泥厂。

  

  其实出现如此情况,除了煤矿和水泥厂建设较快外,也有建设工厂必需要用到水泥的原因,虽然国共关系缓和后,延安可以从边区外购买到一些物质,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少量购买一些还可以,如果想一直依靠外购大量购入这些,那既不现实又不可能,不说抗战一旦爆发,还能不能买到,就是能买到,而水泥属于重货,光运输就得不偿失。

  

  这份边区工业发展规划现代人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陈一鸣从我国七十年代大力发展的五小工业得来的灵感,

  

  这种小型的工业系统,用官方语言来说,叫作地方五小工业,也就是小煤矿、小钢铁厂、小化肥厂、小水泥厂和小机械厂。有了这五个小型的工业项目,基本上能够满足一个地区基本的生产需要。当然除此之外,还需要建设小发电厂、小纺织厂、小印刷厂,小食品厂,满足生活需要的。

  

  在一九七零年的四五计划中,中央政府要求各省区发展小煤矿、小钢铁厂、小化肥厂、小水泥厂和小机械厂,并决定中央财政拨出专项资金八十亿元用于发展地方五小工业,这就是地方五小工业的来历。

  

  地方五小工业的发展改变了我国工业经济的结构,扩大中小企业在工业企业中的比重,使中小企业能按照专业化和分工协作的原则,进行合理分工。

  

  中小企业可以为大企业起到补充作用;更重要的是小企业能更好的利用当地资源,不仅增强了地方经济实力,使县域经济面貌得以改善,从单一的农业经济转向农业生产为主,兼顾工业,适度提高农业外收入水平。

  

  所以这个地方五小工业,是完全适用于没有工业基础的地方快速发展工业的。

  

3

第三十四章:工业建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