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五十一章:成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一章:成果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4/29 11:42:44

安塞县茶坊杏子河河畔的一条小山沟里,陈一鸣正陪着同样是学习化学的聂福骈视察新建立的火工品厂。这原本计划给郝希英的西北机械制造厂的场地,但后面考虑到交通运输不方便和设备来源由原来的陈一鸣从系统兑换改为由从德国引进后,就将西北机械制造厂迁移到延安到姚店镇一线的延河边。在这片地形比较平坦的区域内建设一个可以基本内部供给的工业区。

而茶坊这边的已经完成了初步的厂房建设,如果弃之不用,就将造成极大的浪费。后来刘明阳建议到火工品的生产十分危险,而此地位于杏子河河畔,河中溪水终年常流,又偏僻荒凉,周边也没有什么人家,是生产火工品之类危险品的理想地方。

所以军工部在研究后决定,由刘明阳和曾在南京应用化学研究所和太原理化研究所工作,研究过毒气和防毒面具的钱志道一起负责组建代号404的化工厂建设。

就这样一片孤零零的厂房很快就坐落在这片河滩地上,只有一条修筑得还算平坦的碎石路将它与外界连接到一起。除了一些防爆土墙,厂房也是因简就陋,完全就是一些四面通风的土墙棚子。之所以要这么做完全是因为防止出现意外事故而造成二次伤害。

而且火工品这种东西,成品一般来说虽然还是很安全的,很多炸*药你就是用火烧都点不着。但成品在怎么安全,火炸药这东西也是一种危险品,何况这东西在制造过程中,很多工序都是处于不稳定状态,必须要靠严格的工艺规范和熟练的技术工人才能保持安全生产。所以建立在这个傍近河流的偏远地方,一是为了生产需要,因为许多工序要较低的温度;二是最起码可以在发生意外情况时,不至于扩大危害范围。

“明阳、志道,辛苦!辛苦!多亏了你们能这么迅速的将火*药和发*射药给生产出来,不然啊!我们复装子弹和生产迫击炮弹还是要高价从阎老西那儿买这些原料。”

看着简易厂区内井然有序的安装着酒精分馏塔、乙醚和硝酸的制造设备、蒸汽锅、脱脂锅、蒸煮设备、离心脱水机、打浆机、压片机、胶化机、以及石墨滚筒、切药机等设备,聂福骈高兴的说道。

虽然这段时间因为部队的训练强度很高,战斗力提升很大,但相应的也挥霍出大量弹药。虽然相对于发射各种子弹、炮弹带来的发射药使用量大增,因为训练时炮弹里装填的都是同重量的沙子,火炸药的使用量不大。但是部队即将出征华北,生产储备大量的迫击炮弹,对于现在装备了大量各种口径迫击炮的红军来说,是件事关战斗能否胜利的大事。但采用了压铸设备的炮弹厂生产出来的炮弹弹体再多,没有底火、引信、火炸药,那就是个铁疙瘩。所以炮弹产量这一根本性问题,除了外购原材料外,就是取决于火炸药厂现在的主要产品,以硝酸钾这一黑火药的主要组成部分混合了硝化*油的周氏炸药和单基发射药的产量。

“都是为革命工作,虽然现在厂房比较简陋,工人也还有些生疏,但至少我们生产设备是世界一流,原材料也是有着统一标准的,比那些前辈们说的中央苏区时的生产条件那是强多了……”刘明阳松开了聂福骈握着的手后,有些勉强的笑了笑后说道,他与聂福骈握完手后插在白大褂口袋里的右手已经不再完整,只有三根半了--这是在摸索硝化*油批量生产工艺的时候失去的,而旁边钱志道手臂上一道长长的伤口则是在制造雷汞时发出意外,被炸碎的玻璃片给划伤的。

“这东西虽然危险,但只要设备没问题,原材料符合标准,工人严格按照工艺流程来,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要不然,我俩估计就没法完整的站着和你说话了。”看到陈一鸣投过来的视线,钱志道到是看得开,伤疤就是男人的勋章,再说就是如刘明阳这样残疾了又怎么样,反倒是抱得个美人归。当时发生事故后,大伙是紧张得不行的,毕竟边区化工方面的专家实在是少得可怜。但在新成立的中央医院经过他手术后,住了十来天院的他到是和中央医院一位北京协和医学院毕业的女医生给勾搭上了,把钱志道给气得不行。

“安全方面的要求,大家尽管提,不要怕麻烦,怕影响生产,人才是最宝贵的。只要能满足的,我们一定想办法办到。”聂福骈郑重的说道,“安全才是第一位,我可不想大家真的缺胳膊少腿,或者上烈士纪念碑。

陈一鸣笑着对刘明阳说道:“特别是你,明阳,你是不知道边区现在是狼多肉少,你那未过门的媳妇可是有好多人眼馋这呢!”

经过三个多月的建设摸索,虽然厂子规模连个现代黑化工厂都不如,墙是土墙,上面盖了层铁皮和茅草。但由于军工方面对于火炸药的需求极其迫切。刘明阳和钱志道两人和三十来名从太原火药厂挖来的工人,在摸索制定出生产工艺流程后,火炸药厂就在“边施工边生产”,“努力生产,支援前线”的口号中投入了试生产。现在已经能达到日产起*药1公斤、发*药10公斤、火*药200公斤的规模,可以有效补充兵工生产的需要。

“一鸣,你确定了要回涞源?”看到已经粗具规模的火工品生产,聂福骈很是高兴,但对于陈一鸣有这样的想法却很是不解,而对主席和总司令居然批准了陈一鸣的请求更是不理解,陈一鸣虽然来延安的时间很短,但这段时间的工作成就却是有目共睹的,这种人才不留在延安而居然派遣到华北前线,这是聂福骈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

“是的,我已经决定下来了,前天也给主席打了报告,主席和总司令也同意了。”听了聂福骈的话,陈一鸣心里含着泪,脸上却笑着说道。他总不能告诉聂福骈实情说是哪个坑爹的系统发布的任务让他不得不回涞源吧!在上前天陈一鸣将规划中最重要也是那一万吨物资中最后的份额,一个小型齿轮、轴承厂的设备兑换完成后,系统在额外奖励了陈一鸣一个下设飞机、发动机、钣金钳工、武器、无线电、设备、电镀车间,整个车间可装进22节车皮到处跑的移动飞机修理工厂和150台现代徐工生产的挖掘机、推土机、起重机外,还发布了一个任务,如果在相应时间内不完成,就将对陈一鸣对这个时空的改变全部拨回正轨。而这个任务是阻止侵华日军对涞源的侵占,所以此时陈一鸣必须要返回涞源,不过好在现在已经不是他一个人在奋斗了,而是有着无数已经觉醒的斗士站在他的背后为他支撑,所以这个任务还算是比较轻松的,只不过需要他回涞源一趟而已。

“其实你留在延安,能发挥更大的作用的。”不清楚实际情况的聂福骈凝视着陈一鸣说道。

“聂叔,你就不用劝我了,我这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不然我也不会回涞源,但原则上我又不能跟你说,你懂的。”因为来到延安后,聂福骈一直如同一个长者一样关照陈一鸣,让他少患了许多错误,而且他还是陈一鸣冒名顶替的那个身世中那个本时空的据说真名叫陈耕的叔叔的同学,所以陈一鸣就干脆叫他聂叔了。

听了陈一鸣这么说,聂福骈顿时有些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是关乎原则的事情,那你就什么人都不要说,包括我,我也不会再问了。”

“嗯!谢谢聂叔理解,不过我想您已经猜到些什么吧!哈哈。”陈一鸣笑着说道,此去虽有强敌在前,前途渺茫,但陈一鸣相信未来一定是光明的,只要去奋斗,就总能看到希望。

“那这边的工作已经安排好了吗?”聂福骈神秘的笑了笑后,没有回答,而是问起了工作方面的事情。

“德国方面效率确实没得说,在我们的催促下,这才两个月就已经连带家属送来了一万多名德籍犹太人,现在由招募来的流民组建成的建设兵团主要工作就是给这些人建设住房。而设备和武器也基本运到,但因为运输方面的问题,许多重型设备还停留在连云港和西安,还没有运输回来,我们在陇海铁路上的同志正在紧急安排车皮运输,争取在日军发起进攻前运输完成。美国方面由于是我们和他们私下里的交易,没有给果党许多干预的机会,所以我们和那些犹太人交易的主要是工业设备,比如现在我们正在延安工业区内建设的可以制造手枪、步枪、冲锋枪、机枪、火炮、弹药的兵工厂设备和延长石油开采冶炼设备这些都是乔赛亚搞来的,现在边区既拉货又耕地,还给部队拉炮运弹药的那些轮式拖拉机也是。武器方面我让乔赛亚抄底搞来的十万支美国一战时制造的莫辛纳甘步枪,由于没有报备给果党方面,只夹杂在设备里面运到边区一万支,不过子弹到是运到了一千万发,兵工生产的原材料也运来不少,剩下九万支步枪,军委决定暂时秘密储存在上海,等副主席那边和果党达成江南红军的改编后,逐步移交给他们使用。”陈一鸣对于这短短三个多月的成就还是深感自豪的,只要这些设备一安装到位,调试生产起来,赤党的力量绝对将有一个跨越似的提升。

“嗯那些拖拉机确实不错,比那些大卡车强多了,许多不能走的路都能走,所以部队都把划拨下来的卡车交给钢铁厂那边运送经过精选后的矿石了,部队现在拉炮的都是那些拖拉机了,战士们都说这砰砰车好伺候,拉得还多。”聂福骈想起部队的装备变化,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为了在应对进军山西后的战斗,现在虽然部队武器装备还算充足,但主力部队并没有大肆扩充,而只是小规模的补充进了一些地方部队,用于填补编制,现在八路军实行的是每班十二人,士兵装备步枪,正副班长装备从德国进口的快慢机,每人标配四枚木柄手榴弹。

每排由三个步兵班、一个火力班组成,火力班装备2挺轻机枪和一门主要是以简易状态发射的60迫击炮,以及一匹驮载弹药的骡马,(轻机枪主要是由德国方面代为进口的捷克ZB26和比利时FN公司生产的FND型轻机枪)加排长、通信员,全排五十人整。

每连三个排,连部设一个火力排,包括一个两门正常状态的60毫米迫击炮的炮兵班,以及一个6匹骡马的运输班;再加上炊事班、一个卫生班,加上连长、指导员、四个司号员、八个通信员,一个全员装备自动武器的突击排,全连共计260人,以现在老红军的素质,基本可以和日军一个中队对攻,但各级指挥员只要不是傻的,基本是不会这样干的,这些可都是种子啊!而且参谋部准备等生产数量上来后,再在连火力排增添一个装备三挺PTRD-41反坦克步枪的反坦克班,这东西打碉堡、装甲车,和日军的薄皮坦克是轻轻松松的事。

每营下辖三个步兵连、一个装备六挺MG34机枪重机枪连、一个警卫排,考虑到以后的实际作战情况,以后部队也是以连为主要作战单位,所以营部只是一个战时加强突击连队作战火力的装备支援火力和运输队的单位,全营820人。

在军委的规划中八路军的一个步兵团是需要能独立歼灭日军一个大队,要有独立作战能力的。所以一个步兵团下辖三个步兵营2460人,一个六门制82毫米迫击炮连90人,包括指挥、观测、弹药运输单位,一个50人的通讯排,一个50人的野战救护所,一个50人的团部,一个轻装侦查连120人,一个工兵连,一个运输大队,总计3100人左右,后续还将填补防空和直射火力单位。

而旅级只是根据果党的编制虚设的一个单位,并不配备任何重火力,相比于原本历史,这个时空每个师则配备了一个装备12门山炮、12门即可对空又可对地的德制20毫米高射炮的炮兵团。

“嗯,等以后我们的拖拉机厂建设起来后,我们就可以自己生产这种拖拉机了。”陈一鸣也开心的说道。

“拖拉机虽然是个好东西,但有没有我们都可以打仗,不过你在军委提出部队改为使用哪种中间威力弹,弹药可以供应得上吗?”虽然一直以来赤党的部队都受困于武器不足,在中央苏区时甚至需要大量的使用冷兵器作为补充,但最影响战斗力的却还是弹药问题,这一制约一直存在于整个抗战期间,因而有了三枪土八路的称号。因而在建设之初,陈一鸣就极为重视弹药生产,在与德美达成交易后,陈一鸣首先要他们运来的就是子弹生产线。围绕着子弹生产厂的配套建设是自始至终的排在兵工建设第一位的。

“我们从美国引进三条7.62*54R的全威力步枪子弹生产线,从德国引进了三条7.63*25毫米手枪弹生产线,后续还将从苏联引进几条子弹生产线,这些生产线的生产模式都是单机和组合机床联线组成的生产线,生产效率十分高,如果建设完毕,工人技术成熟的话,采取人歇机不歇的方式,我们每年可以生产一亿发子弹,基本可以满足部队的战斗需要和后续的扩军。”

亲手制定引进计划的陈一鸣对于这些就如同印在了脑子里一样,想都不想就可以回答出来,毕竟弹药是否充足是影响部队战斗力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你不是说部队以后主要使用7.62*39毫米中间威力步枪弹吗?怎么没有这种弹药的生产线呢?”聂福骈疑惑的说道。

“是这样的,因为这是一种新式弹药,如今并没有可以生产这种弹药的现成生产线,所以我们只有进口德国的7.63*25毫米手枪弹生产线,然后自己改造成7.62*39毫米中间威力步枪弹生产线。”

“那需要改动的大吗?”聂福骈停住脚步问道。

“不大,两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只要改动模具就好。”

“那就好,明阳,你们的新厂区什么时候可以建好?”聂福骈听了陈一鸣说的后,放心下来,转头向刘明阳问道。

聂福骈说的新厂区不同于现在刘明阳他们使用的是陈一鸣从系统里兑换出来的小型设备,而是全套从德国引进的发射药和炸药生产设备,一旦投入批量生产,可以为边区提供5000吨发射药和5万吨炸药。发射药是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性能优良的双基发射药,炸药也主要是TNT和黑索金。

不过虽然现在边区涌进了一万多犹太人和来自德美的技术人员,但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能发挥的作用暂时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所以对于现在的边区来说,还处于萌芽起步状态的工业不是要生产什么,而是能生产什么,虽然现在可以通过系统搞来各种工业设备,但设备可以买来,技术工人却是买不来的。

要么如现在火炸药厂子里面的一百多个普通工人一样,或是向往革命,经过地下党员的动员而来,要么是地下党员高薪聘请而来,但这些在这个时代已经是可以养活一家人的高级蓝领的技术工人,在穿越众看来也就勉强算个合格的半熟练工吧了,之所以说合格是因为,在陈一鸣看来这些人确实很快就能加工出勉强符合生产要求的零部件出来,而说是半熟练工的原因是无论是陈一鸣从系统里兑换出来还是从德美两国进口来的机床都是自带动力的机电结合机床,而这些聘请来的工人许多都还是只操作过由横穿厂房顶部的天轴通过皮带传动的无动力机床。这些都需要经过培训过后才能熟练起来,至于说这些人不是技术工人,则是因为这些人里面基本不知道啥叫工艺流程,脑子里没有一点理论知识,一个零件的加工流程是搞得五花八门,只能是由技术人员拿着图纸讲细,弄清楚过后,这些人才能加工出图纸要求的合格零件来。

对于技术工人缺乏的现实情况,除了继续从外引进以外,最根本的方法就是自己培养,但要培养一个能看懂机械图纸,懂工艺规程的技术工人,如果这个人没有任何工业生产经验的话,那这个人最好是要有初中级别以上的知识文化水平,接受过这种级别教育的人,可以直接跳过前期教育,直接从机械制图、工艺流程这些课程开始教学,在经过短则几个月,长则半年的培训过后,基本都能胜任他们需要担任的工作。

但这种现阶段培养技术工人的最好人力来源,却又是中国这个现在80%都是大字不识几个的文盲组成的农业国家所缺乏的,要知道在十几年后的新中国建国时统计,全国受过中学教育的人口也才六百万不到,可想而是这时的一个中学生,也是比后世毕业既失业,混的不如狗的大学生值钱了,虽然知识越来越不值钱这事,对于个人来说是一件残酷的事情,这为了让自己保值就必须不断的学习新知识。但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说,对于一个只认识几百个字的半文盲不算,都有80%还要往上数一些的人口是全文盲,这是一件何其悲哀的事情。

不过后来一次陈一鸣和刘贵福交谈过后,陈一鸣想到了一个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边区工人缺乏情况的想法。旧中国受过专业培训的技术工人那是少得可怜,但并不代表从事手工艺的人很少,恰恰相反的是,因为生产工具的缺乏,这时候许多手工艺人都掌握着一手扎实的钳工技术,那些手工制造枪械的枪匠就是代表。他们虽然没有啥标准化的质量生产慨念和标准化的量具,用手工造出来的枪,尺寸不规则,许多零件不能互换,甚至造出来的枪型号、规格都不尽相同不说,连同一个人造出来的枪性能都不能保证一致,基本上来说只是能打响而已。

但这些靠手上功夫吃饭的手工艺者们,手上技艺也确实不错,在连个合格的量具都没有的简陋条件下凭着虎台钳、锉刀等一些简陋的工具就可以造出枪来,技艺高超的甚至可以直接用这些手工加工出手提式冲锋枪来,连陈一鸣这个穿越者,对于机加行业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看到后都是十分佩服,这培训一下,绝对是一个高级钳工啊!

所以既然连城市大工厂的产业工人都为数不多,全国也就几万人而已,边区就算是想招募也招募不到多少,那为什么不把注意力转移到农村里来呢!农村虽然生产力和经济都十分落后,但中国千百年来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造就了农村中存在着大把的手工业者,虽然把这些铁匠、银匠、铜匠、木匠、锡匠等游动手工工人和农民,从手工作坊式的单件生产方式转变为使用机器生产的工业化批量生产方式,有很长一段路走,但相比将一个没有任何生产概念的农民培养成一个产业工人来说,这些又是不足为道了。

虽然这些没有工业化制造概念的手工业者,他们很不习惯,有的甚至反对,但经过政治动员,教育这些手工业者认知工业化生产的重要性和先进性,并要求大家严守工艺纪律,严格执行生产过程中的检验制度,同时组织工人学文化,从识字开始,逐步学会看图,英制公制换算,使用量具,公差配合,机床操作,掌握了各种基础技术知识、经过大家的刻苦努力,终于算是把一大批来自乡间的匠人和有一定知识文化水平的青年农民,逐步培养成边区的第一代产业工人,和那些陈一鸣千方百计弄来的洋专家一起奠定了边区的工业基础。

0

第五十一章:成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