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五十五章:王毛当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五章:王毛当兵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5/4 23:28:20

25日的战斗虽是中国方面在日军侵入军事禁区后,首先开火。但本质上来说,还是日军有预谋的故意挑衅,在五井淀之助中尉的第11中队在廊坊地区已与中国守军交战的报告后,敌天津驻屯军司令部即按照早已做好的作战预案下达命令:

(一)20师团77联队长鲤登行一,率部队前往廊坊。

(二)20师团驻天津、山海关的部队,向前移动至北平以南的黄村、团河村地区,向南苑接近。

(三)天明后,航空兵团对廊坊地区的中国驻军进行轰炸,以配合鲤登部队的攻击、占领。

(四)驻屯步兵旅团,从天津派出1个步兵大队进入北平,以保护城内日侨。

26日拂晓,天色微亮后,日军以飞机27架次轮番轰炸驻守廊坊的226团兵营,8时,紧紧经过几个小时的时间,鲤登的第77联队连同途径廊坊的驻屯军第二联队第二大队一起就到达了廊坊,如果这不是早有预谋,那真的只能说明,日本军队的战备素质超越世界。77联队和驻屯军第二联队第二大队到达廊坊后,立即在飞机的支援下向守军发起攻击。

虽然守卫廊坊的第226团第3营顽强抵抗,但重型武器在日军飞机的狂轰乱炸下,损失殆尽。仅存的作为火力支柱的轻重机枪,在日军的41式山炮和九二式步兵炮的轰击下,也很快丧失掉。没有火力支撑,兵力也不占优势,只能凭借残存下来的捷克式机枪和步兵手里的步枪防守的226团,再固守下去,显然只有死路一条,于是三营营长在请示了上级后,当机立断趁日军的两翼穿插的部队还没有到位时,集中火力,以局部火力、兵力优势,打开了突围通道,撤向通县地区。自此廊坊被日军完全占领,因而平津之间的交通被切断。

得到廊坊战斗的详细情况后,心知不使用武力占领平津已是绝不可能的香月清司于26日11时向日军参谋本部发电,称:“在廊坊附近遭到中国军队的不法射击,日军为自卫而行驶了武力,给该地中国军队以惩罚。以此为转折,不得已是事态可能扩大,以此恳乞批准可随时行使武力。”

接到电报后,日本陆军参谋总部也认为现在已到了决定性阶段。随后,参谋本部第一部长首先通知了驻屯军参谋长桥本群:“要坚决予以讨伐,上奏等一切责任,由参谋本部承担……”接着又指示:“中国驻屯军司令官应在必要时得以行使武力。”并命令临时航空兵团归“中国驻屯军”直辖。

自此26日下午,香月清司向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29军撤离平津地区,并表示倘若不按照日军的条件执行,日军不得已只好采取单独行动。

在廊坊激战的同时,7月26日晨1时,天津日本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下令驻屯军步兵第二联队第二大队(广部大队),由天津出发直趋北平,到平后受北平留守警备队长冈村的指挥,保护北平的日本侨民。广部大队于晨5时30分自天津出发,中途与鲤登部队一起攻占廊坊后,于午后2时到达丰台。

但因日军在上午轰炸了廊坊,并与守军交战,而且在下午又无理提出限于28日中国军队撤出平津地区的威胁性最后通牒,还想如同以往一样,顺利通过广安门,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对此,下午将香月清司的最后通牒面交给任北平政府市长兼第二十九军副军长秦德纯的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与冈村、今井武夫等日本在平的校尉们也心知肚明。为了让广部大队进入北平,松井想出了一个偷天换日的方式,决定利用驻扎在北平城内的日本使馆卫队的外交权力,让广部大队伪称为北平日本使馆卫队出城演习归来,由广安门入城。29军的日本顾问樱井负责与29军联络,企图蒙混过关。于是在丰台,广部大队换乘了26辆卡车,直奔广安门。

广安门守城部队为赵登禹部132师独立27旅679团一部,团长刘汝珍。刘汝珍是时任二十九军一四三师师长兼察哈尔主席的刘汝明的亲弟弟,曾随冯玉祥的大儿子冯洪国一起被送到苏联深造,就读于基辅步兵学校,在西北军这个大都是行伍出身的军队中,自然是拔尖的优秀人才,日军这点小伎俩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团长,小鬼子这是把兄弟们当瓜怂啊!他们的北平使馆卫队好好的呆在东郊民巷那边,但刚才日本顾问中岛、樱井,以及书记官佐藤茂等相继打电话给我,说他们使馆卫队出城演习归来,要求由广安门入城。”驻守广安门的营长李延赞电话打到团部,向刘汝珍述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详细说一遍。”看着门外已经有些微黑的天色,刘汝珍有些烦躁的换了个姿势对着李延赞大声说道,凌晨廊坊友军刚和日军发生了冲突,现在日军突然向北平增兵,且大量日侨撤离,这意味着什么,刘汝珍用屁股想到能想到。

“是的,是这样的,上午在师长的命令下,我将北平城里那些愿意出城的大学教授和学生护送出城后;下午三时许,日本顾问樱井打来电话,说晚些时候,北平日本使馆卫队出城演习归来,将由广安门入城,但我问有多少人时,他却以军事机密为由,搪塞了我,于是我就派人到东交民巷日本兵营去查探了情况,发现最近日本使馆卫队根本就没有出城过半步,而六时左右,我已准备关闭城门时,城门外传来大量的汽车声,这时我军的日本顾问中岛、樱井,以及书记官佐藤茂等相继与我联系,要求我放行,让使馆卫队进入城内。”

“你有查清城外的日军具体是那支部队没有?”听完李延赞的汇报,刘汝珍沉声道,看来战争是不可避免了。

“我派遣了一个懂日语的学生兵,混入了车队,探听到这支部队其实是驻屯军第二联队第二大队,听他们的吹嘘内容,似乎他们在乘坐火车到北平,途径廊坊时还参加了对226团的战斗。”

“行了,这些狗日的,我马上过来。”说完刘汝珍就挂了电话,拿起马鞭和帽子,带着警卫员直奔广安门。

“团长,樱井这个老鬼子又打来了几个电话,并表示如果不放行,我们将承担外交责任。”刘汝珍一到广安门,早就等待着的李延赞急忙上前说道。

“哼,狗屁的外交责任,他们怎么不说,他们的使馆卫队当得上其他使馆卫队的总和了。”下了马的刘汝珍轻哼了一声后说道。

“你去和门外的日军指挥官说,你请示上级后,答应他们入城了。”

“什么,团长!这可是七百多人的一个装备齐全的大队啊!如果到时我们和小鬼子干起来,这近千人抄了我们的后路,那还打个屁啊!”李延赞一张黝黑的脸上满是愤怒,也不管什么上下级的尊卑了,大声对着刘汝珍质问道。

“哼,就你懂得多,老子就是吃干饭的,看见没有,老子将团重机枪连和一营带来是看稀奇的吗?今天老子要让这些小鬼子知道中国人的地盘不是他们想来就可以来的,要来,就留下来做肥料吧!”刘汝珍用马鞭指了指身后正陆续赶到的部队,对李延赞说道。

“哈哈,我就知道团长要干就要干一场大的,我这就去准备。”李延赞一张黝黑的脸很是红了,但与先前的愤怒不同,这是羞愧来的,一边窘迫的搓着手,一边打算溜出去让那个与他交涉的日军书记官佐藤茂带着那个大队快点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

“你跑什么,我还没说完呢!”见李延赞都溜到门口了,刘汝珍连忙将其叫了回来,然后指着地图说道:“

等下,你先让部队开启城门,引诱日军进入,我会让一营和重机枪连布置在城门后面和城墙上,当日军的卡车一旦进入瓮城后,你立即带人将其后路断了,这样小鬼子就是瓮中的鳖了。”

“团长真是高见,卑职这就下去给你把这东洋鳖给引进来。”李延赞如同一个跑堂小二一般点头哈腰的说道,引得一营长个重机枪连的连长大笑不已,想不到这个陕西汉子还有今天。

“李桑,你们的长官同意让大日本皇军进城了?”见李延赞带着两个警卫员走出了城门口的防御工事后,一身昭五式军装的佐藤茂尽管热得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但依然保持着他那趾高气昂的模样,轻蔑的对着李延赞说道。

“哼,是的,我们团长请示了上峰后,同意你们进城了,带着你的队伍滚吧!”李延赞也昂着头,轻蔑的对着佐藤茂说道。

“八嘎!你敢侮辱大日本皇军?”佐藤茂旁边的一个少尉估计是来中国时间久了,已经听得懂中文,瞪着眼睛大喝一声,就要将腰间的九四式官佐刀拔出来。

“怎么?小鬼子,还想和爷爷耍耍,告诉你,玩刀,老子是你祖宗。”看到这个横眉瞪眼的少尉,李延赞从警卫员手里接过在喜峰口用过的大刀,轻蔑的笑着说道。

“抱歉,李桑,原野君有些失礼了,请你见谅。”剑拔弩张之下,原先趾高气昂的佐藤茂到是显得大度起来,走上前来,想李延赞鞠躬赔礼道。

“哼,佐藤先生,我可受不了你的大礼,快点滚吧!如果不想进城,就回吧!”李延赞显得既有些不情不愿又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麻烦李桑了。”佐藤茂看到李延赞的不情愿,反而放下心来,然后转头微笑着对原野少尉说道:“原野君你去告诉广部君,说中国方面已经同意我们入城了。”

“李君,听说陕西巷的上林仙馆来了一批新鲜货色,听说里面有一个叫云凤的姑娘,才十六岁,长得是花容月色,要不今晚鄙人做东,让她陪您,就当咱们交个朋友。”吩咐完原野,佐藤茂转回头,开始眉飞色舞的对着李延赞说道。

“不用麻烦佐藤先生了,我也交不起你这个朋友,后会无期吧!”听了佐藤茂的话,李延赞一脸厌恶的拱了拱手后,就转身回到了城门口的防御工事内。

“八嘎,我一定要砍下此人的头。”转身回来的原野少尉,望着李延赞的背影,一脸愤怒的说道。

“不,我反而觉得此人是个纯粹的军人。”佐藤茂轻松的说道。

“阁下,你的意思是?”原野有些不解的问道。

“原野君,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你应该多读一些中国的兵书。”佐藤茂也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望着城门口的防御工事,轻蔑的说道。

虽然今天上午,中日两军还在廊坊大战了一场,但广安门外的防御工事还是如同先前一样,只有一些简单的沙袋、拒马、铁丝网。士兵也只是散乱的在四周警戒着,佐藤茂觉得,如果他现在让广部大队长发动进攻的话,十多分钟就可以拿下广安门。

“佐藤阁下,请上车吧!这该死的天气,真够热的。”走在前头的田中有缘中尉,停下车来,对着佐藤茂叫道。

“好的,田中君。”听到田中有缘的呼叫,佐藤茂忙带着原野上了打头的汽车。

“罗叔,听说这东洋鬼子,都是随身带着一块染了女人那个东西的破布的,子弹都打不中他们,这是真的吗?”王毛紧紧的捏着一杆三八大盖式步枪,看着鱼贯而入的大汽车,心里紧张到不行,看着一旁还十分悠闲的抽着烟的老兵,很是羡慕,想起一个不知从哪里听来的传闻,好奇的问道这个据说当了十多年兵的老兵。

别人当兵是为了那几块大洋的安家费和能吃饱饭,王毛却不是,他虽然干爹抱养的,但干爹家是开酿酒作坊的,独生子又是一个傻子,是把他当亲儿子养的,平日里不缺那几块大洋,结实的身体也代表着他从小没有怎么挨过饿。

他来当兵是被强迫的,刚从少林寺学艺归来的他因为他无意间看到了村长睡了他那寡居的儿媳妇,村长为了避免他扒灰的事情被传扬出去,才让人把他抓去当兵的。,虽然他身手不错,但在部队这个论资排辈的团体里只服役了半年的王毛就是个新兵蛋子,每天只能吃个半饱不说,还要帮班里的老兵洗衣服、袜子。

枪发下来,就学会了拉枪栓和扣扳机,有关瞄准,就是枪口指着就行了,至于怎么测距,如何装订标尺,他没听说过,一向亲近他的老兵也不会,只能自己摸索。不过好在在少林寺跟着师傅学过几手的王毛,凭着自己的天赋,摸索出来一些经验,枪是打得越来越准了。

但枪是越打越准了,但知道现在他依然只有一条据说是东洋鬼子造的步枪和几粒子弹,就算是这几粒子弹,也不时的被班长以各种理由收去,以前他一直不明白原因,最近听那些老兵油子说得多了,他也开始知道,这子弹是能换钱的,于是他也开始力争多攒几粒子弹,好多换几张饼,作为逃跑路上的干粮,而不是傻乎乎的将子弹交给班长。自从前段时间东洋鬼子开始闹事,他又开始盼望着开仗,至少开仗后,他不用洗衣服、袜子了,晚上也不用躺着尿桶边睡觉,不会太臭了。

赶快开仗吧,开仗了,就到城外,找个村子去大抢一番,听说长官是不会在这时候责怪人的,到时抢个十几块大洋,趁乱自己就可以逃回家,然后建三间瓦房,娶二妞了,就算抢不到十几块大洋,抢到一只鸡,班长也会撕个鸡腿给我吃吧!

班长说的东洋鬼子怎么还不进攻呢?拿炮轰吖的啊!最好一炮把连长、排长、班长都轰死了,那样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逃跑了,如同罗老兵所说的那样,找个土财主把枪和子弹卖了换成粮食、大洋,这样我既得到了大洋,又可以回去娶二妞了,至于王老财这个村长,看在你让老子得了十几块大洋的份上,老子就不弄死你了,但老兵的一句话打破了王毛的幻想。

“滚犊子,这小鬼子还不是一个脑袋两个肩膀的,你以为那月经布就能起到作用了,要真是管用,那赵师长当年能砍下小鬼子的头?”姓罗的老兵的一番话,让指望鬼子一炮将连长和排长、班长干掉的王毛明白自己的希望是不可能的了。如果是这样,那就希望能多打几个鬼子吧!听说上官发出了打死一个鬼子给三块大洋的赏格。

“别想些有的没的,你不是说可以看见两里外的尼姑又没有穿衣服吗?等下干掉那个领头的车子里副驾驶上座的那个鬼子,你就发财了,不然你以为你逃得了回去,就能落得个好。”老兵敲了敲已经抽没的烟杆后,望着北方,有些伤感的说道。

听了老兵这么说,王毛顿时打起精神来,发财这个词,对于现在的王毛有莫大的吸引力,这不仅意味着他能不能发财,还意味着他能不能顺利的娶到二妞,“二妞”这个名词已经成了从小到大,他心中的执念。

不过等会有机会的话,搞一把老兵手里的东洋鬼子的铲子回来,这种铲子可比村里铁匠打的好多啦,拿回去也能换不少钱,干活也省事不少,王毛一边用手里的那长长的东洋造步枪瞄准着城墙下的汽车,一边想着。

不过团长咋还不下令开枪呢!这小鬼子都进城了啊!

0

第五十五章:王毛当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