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五十六章:广安门事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六章:广安门事件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5/6 22:27:59

王毛看着城墙下一排溜的大汽车,心里没有临战前的紧张,反而有些兴奋。大洋!有了大洋,我就可以回去娶杏儿了。

“团长有令,只要鬼子打头汽车,驶出城门,进入我阵地前100公尺内,立即以猛烈火力而消灭之,决不放走一个鬼子。”这时连长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

100公尺是多远?王毛并不知道,疑惑间,他望向了身边的同伴,如果说王毛是个新兵,那这个同伴就是个新兵蛋子,军龄还不到半个月,连打枪都还是班长来之前,临时教的。

十七八岁的年纪,单细的身材,下巴上还只有淡淡的绒毛,穿着肥大的粗布军服,正将头探出掩体张望着。

他叫张迅羽,说起来跟东北王张作霖还是老乡,不过也没啥亲戚关系。六年前,跟随着在东北军里当官的姐夫一起流浪进关后,他就对让他与亲人不能相聚的日本人恨之入骨。卢沟桥事变后他接到如今在二十九军军训团工作的姐夫通知,让他和姐姐、侄子、侄女一起出城,和他一安排好的人一起,搭乘火车前往南方避难。生性倔强的张迅羽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炸了毛。避难!避难!何时是个尽头,在陪同姐姐一同搭乘火车南下了一段距离后,他就给姐姐留了一封信,独自一人返回了北平,参了军,怕他姐夫把他遣送回去,所以就没去在南苑的军训团,而是到了驻防距离有些远的赵登禹师。作为全连仅有的一个知识分子,营长本来是要把他安排在一连连部的,但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于是就下放到了王毛的班里。

“迅羽,100公尺是多远?”

听了王毛的话,张迅羽也不知道这时该如何跟他解释,只好回答道:“等下,罗叔开枪,你跟着开枪就可以了。”

听了张迅羽的话,王毛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赶紧一脸感激的点了点头。

由于城墙的阻挡,直到此时,王毛才凭借着天色,确定西边的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只剩下城墙下面的燃着的火堆散发出一丝光亮,映照得日军的汽车亮堂堂的,空气中满是一股子木柴和汽油焚烧过后难闻的味道,钻进每个人因紧张而翕张的鼻孔里。

对于这种混合气味,从来没有闻过的全有,十分不适应,他虽然是和王毛一起当的兵,但他没有去少林寺练过武,也从小就不知道,饱!是什么滋味。既不知道该怎么打枪,也不想知道怎么打枪,他就想在军队里混口饱饭吃。因此直到现在才手忙脚乱地往枪膛里装着子弹,眼珠子却往四处撒摸,手里头没有桥夹便于装填的黄澄澄的子弹,在他的三心二意之下,顿时一个不注意就掉在了地上,传来与地上青砖碰撞时清脆的声音。

“你这伢子,慌什么!要是连长看到了,有你的苦头吃。”一旁老好人的罗叔给了他个爆栗后一把夺过了全有手里的步枪,将散落在地上的子弹一一捡拾了起来,细心的擦拭干净后,动作熟练的将子弹装填进枪膛,上了膛后,关上了保险,递还给了全有。

其实还是个孩子的全有接过罗叔手里的步枪,抬头看看罗叔,怯生生地挤出讨好的笑脸。

罗叔是个老兵,据说跟过的大帅比排里的兵都还多,十几年里,多次的死里逃生,让他一张脸又黑又瘦,三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足有四十多岁,是连里年纪最大的。不过相对于其他老兵,估计是看淡了生死,老罗的性子很是和气,只是有点好赌,于是资历不够的就叫他罗叔,资历高的就叫他老罗头,至于真名叫什么,则连老罗头自己都有些记不清了。因为上次和连长他们打牌时,赢了连长几十块大洋,打起牌来,亲爹老子都不认的老罗头没有在意连长那心痛得肝都疼的脸色,出了营房就潇洒了出去,气得连长找了个由头,直接将他由班长贬成了一个大头兵,班长的职务由副班长顶替了。

“得啦!”老罗头摇摇头:“你去后面多搬点手榴弹回来,今天怕是场硬仗。”说罢接过全有手里的步枪,检查了一番后,放在了身旁。

全有答应一声,转身跑开去,虽说当兵吃粮,可如今当了兵,却还是时不时和老罗头一起去城里干点外活,才能混个肚圆。而且老罗头也不像其他班长一样,怂恿班里的新兵去赌钱,将那些卖命钱搜刮过去。从此以后,全有就觉得罗叔是个好人。——至于那个连长新提拔上来的班长,则没有人愿意听他的指示。不比这个连仗都没有打过,纯粹是送钱给连长,才当上班长的瓜怂。老罗头可是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连跟东洋鬼子都干过仗,有人说他运气好,有人说他命硬,但全有觉得呆在老罗头身边,有一种安全感。

全有从蹲满了士兵的掩体边上挤出去,直接往设置在距离前线阵地足有半里地的连部跑去了,他知道这时候,连长是不会在计较他搬了多少手榴弹的,到了连部,招呼一声连部的书记官后,就直接扛着两箱手榴弹往回走。在全有满头大汗的扛着两箱三十枚装的木柄手榴弹回到老罗头身边时,鬼子打头的,也就是佐藤茂乘坐的汽车已经晃晃悠悠的开出了瓮城的城门口。

“砰!”不知是谁先开的第一火,但精神紧张之下,每个听到这声音的人都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在一阵爆豆般的步枪声中,还夹杂着连绵不绝的哒!哒!声,这是重机枪连的马克沁重机枪发出的怒吼。虽然相比MG42那只能听到撕裂布匹一般声音的射速,诞生于上个世纪的马克沁重机枪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但每分钟三四百发的战斗射速,依然不是完全鬼子那纯粹就是一个铁皮盒子的运输汽车能阻挡的。7.92重尖弹发射出的弹头扫过去,就是一阵残肢断臂,血肉横飞。

“我打中了,我打停下一辆鬼子汽车,我要发财了,我能娶杏儿了。”这时王毛的欢呼,在激烈的枪声中显得是那么微小。这就是战争,个人的力量再怎么强大,也是十分渺小的。

在激烈的枪声中,在王毛他们看不见的瓮城里不时传来一连串的爆炸,既有679团这边扔出的木柄手榴弹爆炸的声音,也有日军所携带的弹药被流弹击中后,引发的爆炸。整个瓮城里面,日军的运输卡车,瞬间成了被集火的对象,纷纷被打得燃烧起火,坐在车上的日军也被炸得四分五裂,各种五花八门的人体零件混合着血雨,给城墙上的二十九军战士表演了一场什么叫七月飞血。

不过广安门呈方形的瓮城,两外角为圆弧形,东西长34米,南北宽39米。显然不足以将总数三十多辆的日军汽车装进去的,在已经被王毛击毙的佐藤茂乘坐的汽车行驶出广安门内门时,还有十多辆卡车没有行驶进城,其中就有押后的大队长广部广少佐和两辆加强给广部大队的外号“小豆坦克”,正式名称94式骑兵装甲车装甲车。

“少佐阁下,我前锋遭到中国军队的突然袭击,现伤亡惨重,请求少佐阁下战术指导。”一个满脸硝烟,但幸运的没有一发流弹命中的通信兵,跑出了李延赞对城门的封锁,向广部广汇报道。

“八嘎!卑鄙的支那军,传我命令,三中队长,你立即率部打通与一、二中队的联络通道,骑兵中队和机枪中队负责掩护三中队。”

与我们从电影电视中得到的印象不同,日军也十分提倡夜战,在日军的分队战术教材中,第一章《攻击》中有一节《夜间、薄暮、黎明的行动》,在第二章《防御》中有一节《夜间战斗》。小队,中队、大队步兵战术教练中,夜间战斗成为除攻击与防御之外的专章。其中第一节攻击,包括攻击准备、障碍物破坏班、进路标示及诱导、突击、夺取地点的确保等项;第二节防御,包括阵地占领、昼夜间配备的变更、昼间阵地占领的准备以及战斗实施等项。

在遭到刘汝珍团的突然袭击后,全是由久经训练的老兵组成的广部大队,反应十分迅速,立即下车就地寻找掩体隐蔽起来,让黑暗中枪法不行的二十九军士兵的射击,作了无用功,只是打在车身上叮当作响。

与一个正常日军大队相比,广部大队为了在使馆卫队的身份掩护下,进入北平城,因而将上午进攻廊坊时损失颇大的四中队和九二式步兵炮小队,以及运输中队都留在了丰台,此时的全部兵力只有三个步兵中队和一个装备八挺九二式重机枪的机枪中队和两辆94式骑兵装甲车。

“别一个个跟木桩似的杵着,鬼子上来了!”看着轰鸣着,碾压过来的装甲车,李延赞大声喊道。

“营长,没法打啊!那铁王八根本就不怕子弹啊!”重机枪班长悲愤的回答道。

虽然那两辆正向着己方阵地喷吐着火焰的铁王八只有一挺重机枪,装甲防护也弱。但无奈时下的中国太落后了,重量只有3.4吨,装甲厚度最大也只有12毫米的豆战车就已经让没有反坦克炮的二十九军将士们束手无策了,更何况此时城外阵地上只有两挺重机枪,连一门迫击炮都没有。

其实不待李延赞命令,阵地上的士兵们就已经拿起手中的步枪向远方的鬼子瞄准射击,但除了溅起一团火星,什么用都没有。

而反观己方,却有人不断地被枪击中,或后仰或仆倒在战壕沿上,这些士兵并不知道,虽然他们手中使用的马四环这些从欧洲进口的步枪比鬼子所用的三八大盖丝毫不逊色,但经受过严苛训练的鬼子兵的步枪射击技术在世界也是一流的,虽然是夜间作战,这些日军老兵却几乎可以在两百多米的交战距离上做到枪枪咬肉。

在反应过来的日军训练有素的精锐步兵的反击下,李延赞设置在城门口的防御阵地上,不时有人倒下,而城外防御阵地上的兵力本就不多,这样一来,封锁城门的兵力显然不足起来。

随后在广部的指挥下,城外日军开始选拔小部队化整为零,分成若干组,趁着夜色,轻装潜伏到李延赞阵地前沿。在日军轻机枪三发重机枪五发跟着就是一发掷弹筒的火力节奏下,城外阵地上对于城门口的封锁很快就宣告失败,而李延赞也只能带着残余部队含泪撤退到城外关厢地带,伺机反攻。

打通了联络通道的城外日军,迅速开始对瓮城内的日军进行增援。而不再是四面围攻状态下的瓮城内日军残存部队,则主动发起了对内城门内守军阵地的进攻,企图在没有火炮支援的情况下,打开对城墙上的守军的进攻通道,进而消灭城墙上的守军,让后续部队得以顺利通过广安门。

在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的掩护下,潜伏到位的掷弹筒小组,很快将一连串由八九式重掷弹筒发射出来的八九式榴弹呼啸着打进了一营一连,也就是王毛连的防守阵地。八九式重掷弹筒口径虽然小,但威力上却是真的当得起重掷弹筒的称号,口径小,不代表着威力小。

论装药量,89式掷弹筒弹的装药为145克TNT。这时候苏德的装备的50毫米迫击炮装药量都在75-90g之间,而这时边区根据二战时美制M2型60毫米迫击炮制造出来的60毫米迫击炮,其高爆杀伤弹弹丸重1.13kg,装药量也仅为110克。如果考虑到这时边区还主要使用的是威力不足TNT的周氏炸药装填的话,89掷弹筒弹的装药优势还要更大。

论破片数量,43年美军实测89式掷弹筒榴弹,1941年产掷弹筒弹产生弹片403片,43年产的掷弹筒弹产生弹片657片。M2迫击炮炮弹弹体材料是铸铁,因此弹丸爆散性能比89掷弹筒弹差,产生弹片500-550片左右。民造民三一年式迫弹,因装药原因,弹片连片问题较为严重,弹片数量更少。60迫弹相比掷弹筒弹,弹片重量更大,但是弹片速度不如掷弹筒弹,实际杀伤半径均为10-11m,仅有迫弹落角较大时,实际弹片散布分布优于掷弹筒弹,因而抛出八九式榴弹生产的复杂性,八九式重掷弹筒真的是日军此时为其量身打造的一款步兵支援武器。

“咳!咳!”

爆炸掀起的烟雾,让王毛呛的有些难受,艰难的睁开眼一看,火堆被打没后,掀起的烟雾和夜色将所有人都淹没在了里面,只在火光和爆炸声中隐约听见一连串“杀鸡给给”的嚎叫声。

“哒哒哒!”这时排里的捷克式轻机枪又响了起来,打不打得中已经不是机枪手们在意的事情了,他们在刺目的硝烟中按照记忆中的方向,完全凭借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让阵地前方传来一阵惨叫声,这些王毛完全听不懂哀嚎,表明了捷克式机枪手丰富的经验。

“王毛哥,老刘他们打中了!”不知什么时候,溜到王毛身边的全有高兴的说道。

忽地,还没等全有从喜悦中回过神来,就惊讶地看见自己胸前和肚子上的绽开了两朵血花。

“全有,你怎么了嘞!”回过神来的王毛徒劳的试着拿衣服捂着全有身上的血洞,但鲜红刺眼的血却不断的从他的指缝间喷出。全有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含混的字眼合着饱含泡沫的鲜血从他嘴边漫出,却完全让人听不出来他想说什么,只能徒劳的看着王毛,虚弱地伸出手,但终究没有抓住什么,仰面软倒下去。

这时不知何处传来“砰!砰!”的破空之声,几个黑影瞬间就掉进了排里的机枪阵地,血光四溅,开始还怒吼着的捷克式机枪连同那个叫老刘的机枪手身体顿时消失在烈焰中。

王毛正抱着全有的尸体,望着机枪阵地方向发楞间,只觉一股大力将自己拽倒,待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摔倒在距离掩体不远的一堵厚墙下,老罗头的手掌像是铁环般紧扣着自己生痛的胳膊。

一发八九式榴弹在他俩滚进掩体后面的同时,炸响在先前的掩体里面,四射的弹片将周围的一切给打成了马蜂窝。

“救命啊!娘咧!救我!我不当兵了。”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像是被搬上了按桌上将要被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年猪。王毛不用看,也知道,这是他们那个靠拿钱买来的班长的声音,见仗后就不知跑哪儿去,没有放一枪的他此时正蜷缩在地上两手抱住脑袋,闭着眼睛只顾着嚎叫。而他旁边则是也吓得抱着那杆不知道打没打过的步枪,浑身发抖的张迅羽。

“过来!迅羽!过来!”王毛用尽最大的力气喊着,他下意识地想爬过去,将张迅羽拉到这个他认为安全的地方来,但刚一爬出厚墙,一发子弹便擦着他的头皮钻进地里,弹头的经过火药燃烧的高温,把王毛吓得一下子摊到在地上,要不是老罗头见机得快,紧接而来的子弹就将他紧钉在地上。

“你狗日的不要命了!”老罗头将王毛拉回来后,厉声喝道,一把把他拽得更近些。这堵厚墙的区域并不大,可已经是这个洒满鲜血的修罗场上,他俩唯一能够保命的地方。

轰!轰!轰!

就在这紧要关头,刘汝珍紧急调遣过来的团迫击炮连终于抵达了战场,一连串的炮弹落在了企图攻占城墙的日军头上。

而在城外的李延赞也派遣敢死队,将城门口的一辆日军卡车炸毁,形成一个路障,虽然不能阻挡日军的单兵增援,但却让城外的广部打通通道后,以九四式装甲车为前锋,驾车进入使馆区的意图破灭了。

随后得到增援兵力的679团随即将这两伙敌人予以包围。但此时,在丰台的河边正三,得知这一情况后也立即派遣部队前来增援,双方的增援部队几乎同时到达。经双方高层交涉后,达成协议:已入城的部队可以去使馆区,未入城的部队返回丰台。

但侵略者的野心岂是如此打击之后就烟消云散的,当夜22点20分,香月清司在驻屯军司令部就向其部队下达了进攻命令:

(一)明27日正午开始攻击。

(二)集结于团河村附近的20师团主力,与位于马驹桥(南苑东南约15公里)的一部协同进攻南苑。

(三)驻屯步兵旅团主力,从丰台向南苑兵营的西北一带进行攻击;其在通县的第2步兵联队,对南苑的东北方向进攻。但该联队必须在27日上午11时到达北平——马驹桥一线,听候指挥。

(四)北平警备队、保护北平侨民。

(五)独立混成第11旅团,从高丽营经卫窑附近进攻西苑,然后攻向永定河一线。

(六)独立混成第1旅团,从顺义经沙河镇,向永定河一线进攻。

(七)军预备队3个步兵大队(属20师团)位于天津。

(八)集成飞行团主力,于拂晓攻击西苑兵营。

(九)航空兵团一部位于承德,主力转至天津,协同地面部队进攻,并随时准备与中国空军作战。

不过敌这一命令,27日并未执行,因这时在北平的日本侨民尚未撤完;日军怕行动起来有所顾忌,于是将进攻推迟至28日执行。

南苑兵营——

“副军长、总指挥,过家芳团长已经带着军训团撤退到保定了,但空虚下来的东南角九营房一带阵地,该派那部防守?”二十九军特务旅旅长孙玉田看着站在窗前望着团河一带,沉思不语的佟麟阁和赵登禹说道。

“先不用派兵防守,你等下将特务旅以夜间训练的名义,紧急集合起来,今晚我们去干场大事。”吩咐完孙玉田的佟麟阁望着团河方向叹息一声后,对着赵登禹说道:“看来赤党提供的情报是确实无疑了。”

此时的佟麟阁虽然是副军长,但赵登禹却在27日被宋哲元任命为南苑所部前敌总指挥,并于同日将军部迁到北平城内**。

“是的,要不然我估计我这两个团就和川岸文治郎的第二十师团迎头碰上了。”

27日夜,赵登禹接到命令后,立即带着在任丘的两个团从任丘赶到南苑,见到副军长佟麟阁。不过相比于历史上所带的两个团被日军伏击在团河一带。这次,赵登禹却是绕道将所部两个团完整的带到了南苑,不仅如此,他还准备趁着日军打算在28日凌晨进攻的机会,打一个时间差。

1

第五十六章:广安门事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