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火>第五十七章:南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七章:南苑

小说:血火 作者:210大锤子 更新时间:2018/5/7 22:46:45

南苑,距北平永定门16公里。自1904年袁世凯做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时,南苑就开始驻兵。到了1913年,北洋政府又在南苑设立飞机场,开了中国使用飞机作战之先河。1922年冯玉祥调北京任陆军检阅使,也在南苑练兵,与此,南苑就成了西北军建军之始。

“总指挥,特务旅全员已经集结到距离兵营东南角的五公里的庄稼地待命,请您指示。”一身大汗的孙玉田从院外匆忙的跑进来汇报道。

“总指挥,我部请求参与今晚的进攻!”这时指挥部内,一个满脸硝烟的高大汉子站了起来说道。

“不行,傅鸿恩,你现在的任务是收容整理你们营溃散的士兵,不是想着怎么报仇,至于打仗,撤到保定后,有的是仗让你打。”对于傅鸿恩的要求,赵登禹想都没想就严词拒绝了。

傅鸿恩的营本来是驻守在通县的,但在27日凌晨三时,被日军集中兵力围攻,虽然在傅鸿恩的带领下,战斗打得异常激烈,但天明后,被日军以飞机大炮集火攻击,伤亡惨重之下,傅鸿恩只能率部冲出重围,撤抵南苑收容休整。

“舜臣(赵登禹字舜臣)你刚才说得很对,傅鸿恩现在的任务不是带领部下上阵杀敌,而是收容溃散的士兵,恢复其部的战斗力。你也是一样,军长任命你为前敌总指挥,你就应该坐镇后方,掌握全局,指挥部队有序撤离,今晚你就不要和我争了,就由我亲自带队给你开路吧!”佟麟阁微笑着,故作轻松的对赵登禹说道。

还没等赵登禹回答,这时执勤哨官疾步走进院中,在廊下大声喊着:

“报告。”

赵登禹看着佟麟阁一阵沉默后,才答应道:“进来。”

哨官推门进来后,立正站在两位将军身前,敬礼道:“报告副军长,总指挥,大门外一辆日军汽车送来4名日军军官,他们说是得到军长的同意,要求见您们,是否放他们进来。”

佟麟阁和赵登禹相互对视一眼后,都感到一阵后怕,赵登禹可是天黑了过后才到达南苑的。日军都这么快就知道了,要是刚才真的将作战计划上报给军部,估计今晚夜袭的这些将士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佟麟阁和赵登禹商议一番后,对着哨官说道:“我们并没有得到什么军部的命令,让他们回去!”

哨官转身走了。

等哨官来到大门外面时,两名日军少尉正拔出指挥刀,用指挥刀逼着哨兵退到一边,而执勤的二十九军哨兵也拿起步枪来阻挡着。

而其余两名日军上尉军官也挥舞着指挥刀向大门里面冲,幸好其他哨兵眼疾手快,把大铁门关了。

气得四名日军军官挥着刀乱砍乱叫,见值日军官出来,他们又围到哨官面前。

“几位,我们副军长说,他并没有得到军部的指示,所以请回吧!”

听了哨官的话,一个少尉用流利的中国话说:“我们是你们二十九军的顾问,为什么不可以进军营?”

说来既让人悲愤又让人无奈,就在这大战即将开始的前夜,二十九军内部仍然还有许多日军顾问,这既为日军收集二十九军的情报提供了便利,也让二十九军内部的许多保密工作,完全是成了无用功。

哨官义正言辞的回答道:“我们执行命令,并没有得到长官放行的命令。”

那个少尉立即反驳道:“怎么没有,我已经给你看了你们最高长官宋将军的命令,我知道你们支那军队是各行其是,命令是可以听也可以不听的,所以请行个方便。”

这时其中一个上尉,走到哨官身边,不着身迹的就掏出一叠日圆欲塞给哨官,被哨官拒绝后,又从车上拿来几条日本香烟和几瓶酒,往四周的哨兵怀里塞,在哨兵也严词拒绝后。

另一个上尉知道这为首的哨官才是第一目标,于是走到哨官身前说道:“你好,军官先生,鄙人岗下右上,我们是得到了宋将军的同意,来面见你们佟麟阁将军和赵登禹将军的,希望你可以代为通报一下。”说着岗下右上又掏出一大叠日圆,在中国呆了好几年的岗下知道中国有句古话,叫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相应的也有一句古话叫做‘重贿之下必有懦夫’,强塞给哨官后说道:“你只需要向你们佟麟阁将军和赵登禹将军通报一下,这些都是你的,你的可以在老家买地,让你的妻子儿女过上好日子,大大的富裕!”

旁边的刚才塞钱的上尉也说道:“我们知道你们很贫穷,需要钱,这些钞票分给弟兄们,小小的意思。”说着就一边将手里的烟酒强塞给周围的哨兵,一边说道:“弟兄们欢乐欢乐的!”然后又对哨官有些词不达意的说道:“钞票大大的有。”

这一番动作下来,让讲究伸手不打笑脸人的中国军队哨官的拒绝显得非常软弱无力,他总是搪塞说:“我们是执行命令的,没有办法做主。”但听了岗下的一番话后,他又转念一想,也许是宋军长同意了,而副军长和总指挥不知道,毕竟刚才他们也没有打电话请示,于是说道:“好吧!我再去请示!”

不过虽然身上揣了大把岗下强塞给他的日圆钞票,但哨官的心情却有些沉重,刚才副军长和总指挥明明白白的回答说,没有得到军部的命令,可是哪个岗下又有军长的手令,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想着走着,哨官已经到了指挥部前,于是又喊了一声“报告。”但相比之前,却有些软弱无力。

将哨官叫进去后,佟麟阁和赵登禹一听完哨官的汇报,就知道这几个日军军官名义上是来拜访,实则是探听南苑的军事情报,毕竟他们连赵登禹什么时候到的南苑都知道,那他带来的两个团的事情肯定也是清楚的,只不过与原时空相比,赵登禹在得到赵瑞阳提供给他的情报后,带着部队特意绕道了,没有让日军的伏击计划得逞,所以日军这就来探听消息了。

不过这哨官毕竟是佟麟阁的手下,赵登禹没有说话,而是望向了佟麟阁。佟麟阁紧盯着哨官说道:“你清楚明白的回答那四个日军军官,我没有接到任何有关日军顾问要来拜访的条文,现在军务繁忙,也没功夫接待他们,让他们从哪来回哪去,清楚了吗?”

“清楚了。”

“那好,林少校,哨官该做的事,你知道吗?”

“知道!”

“知道就好,他们不走,你的兵呢!别以为狼给你点好处,就成狗了,狼永远是狼,是要吃人的。”

“啊!是,卑职一定办好。”

听了佟麟阁的话,姓林的哨官一个激灵,顿时觉得荷包里面的钞票烫人得很,但也不敢辩解什么,敬了个礼后,快步走出了指挥部,才敢擦拭一下脑门上的汗水,然后将口袋里的钞票掏出来看了看后就一脸嫌弃的扔到了路边。此时得到了准确回复的林哨官几乎忘记了自己是正在执勤的军人,将本来挺括的军装胸前的扣子给解开后,撸起胳膊,挽起袖子,一口唾沫吐在手心上,摩擦着手掌,就步履急促的集合士兵去了,然后自己先来到了大门口。

“岗下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副军长和总指挥并没有接到军部说你们要来的条文,他们现在也已经休息了,所以你们请回吧?”

“不行,我们今晚一定要见到佟麟阁将军和赵登禹将军,不然引发的一切后果,将由你负责?”岗下也不再如先前那样塞钞票和礼物给林哨官了,而是如最开始一样,拿着指挥刀一脸凶相的对着林哨官吼道。

而另外三个日军军官也上来把林哨官围住,狂喊狂叫,毫无礼貌可言,见日军军官如此,林哨官也面容严肃起来,大吼一声道:“在客军上级军官前,如此没有军人仪容,连军礼都不敬!这就是你们日本军人的素质吗?”

这句话问得太突然,帽子也盖得太大了,事关日本军人的素质,容不得岗下几个不慎重,愣了一会儿后,回过神来的岗下几个才发现,原来这个林姓哨官军装上佩戴的是少校军衔。

但在气呼呼的向林少校行了一个军礼后,岗下一行人态度虽然有些收敛,但初衷未改,依然强硬的要求,面见佟麟阁将军和赵登禹将军或者进入军营。

面对岗下一行人的无理要求,林少校也不再客气,一挥手,一队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全副武装士兵就跑了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要知道我们可是大日本军人?”岗下见这些拿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的士兵紧逼过来,脸色有些慌张的说道。

“不干什么,我军决定在这里进行一场临时的军事演习,这种我们军队内部的事情,想必不需要得到贵军的同意吧?”林少校微笑着说道。

“哼!他们这是虚张声势,作为大日本皇军,我们要严正抗议。”一个少尉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但煮熟了的鸭子——嘴硬,面对紧逼过来的二十九将士雪亮的刺刀,却是一再后退,直到气焰下坠到连硬话都说不出口时。四个日军军官才发觉他们已经退到了大铁门对面,写着“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八个大字的影壁前面。

“八嘎!我们大日本帝国军人是坚决执行命令的,完成不了任务,就要切腹谢罪,你们要想清楚发生此事的后果?”最开始说着一口流利中国话的少尉高喊道。

说着那个少尉还真的举着指挥刀要切腹的样子,但抬头看到中国士兵一脸看热闹的戏谑表情,最后还是,没切!

古南苑四周有围墙120里,是一座广大的皇家园囿。元代称之为飞泊,明代称之为上林苑,育养珍禽异兽。到了清代则为皇帝阅武田狩之所,并修建行宫4座,以团河行宫最为豪华,距南苑约20里,团河之河出南苑墙称之为团河。行宫内有前殿、后殿、配殿、别宇亭台,及松柏花卉,宫堂之间有游廊,共有宫堂124间。不过如此辉煌的宫殿在历次战火之后,已是残垣断壁,满目荒凉。

自廊坊、广安门战事以后,日军就以酒井镐次独立混成第一旅团,经由古北口到顺义,又由顺义进一步占领沙河镇,从而切断北平至张家口的平绥铁路。铃木重康的独立混成第十一旅团濑良支队也由高丽营进一步占领清河镇,与驻北苑的二十九军独立三十九旅阮玄武部已经近在咫尺。

而今天驻守通县附近宝珠寺的二十九军独立三十九旅一营,也就是傅鸿恩营阵地也被日驻屯军步兵旅团第二联队步炮兵2000余人攻占。

直到现在,就川岸文治郎率领的第二十师团在团河伏击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率领增援南苑守卫的两个团的企图没有得逞,其余方面都进展顺利。

“报告师团长阁下,我们企图进入南苑兵营的打算失败了,佟麟阁和赵登禹并没有打算面见我们的任何意思。”灰溜溜的回到团河日军指挥部的岗上右下低着头向川岸文治郎汇报道。

“那支那军又没有任何异常表现?”坐在一个行军小凳上川岸文治郎谈谈的问道。

“他们似乎在营区边缘挖掘了临时堑壕,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岗下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司令官阁下,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小心一点,现在对面支那军的总指挥是赵登禹,其人最擅长夜袭,而其副军长佟麟阁则是个刺客。”

“刺客?有意思,难道此人做过忍者?”听了北平派来的情报参谋樱井如此说道,川岸文治郎好奇的问道。

“那倒不是,中国有句话‘齐鲁多鸿儒,燕赵饶壮士,盖风土之然呼!”这话在支那二十九军内也广为流传,因宋哲元是山东乐陵人,又是私塾先生出身,常引用四书五经治军,齐鲁鸿儒即是指宋,而佟麟阁的家乡则在易水河边,其人也非常钦佩荆轲,并经常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对我军非常敌视,因此很有可能发动对我军的偷袭。”

“现在几点了?”川岸文治郎问道。

樱井底下头看了看手表后说道:“已经凌晨两点了。”

“那就不用太担心了,岗下他们回来时,南苑还一切正常,现在就算是佟麟阁和赵登禹紧急动员,来到我们这里也已经天亮了,这时他们来也是我们嘴里的肉。”

“司令官高明!”一阵马屁声让川岸文治郎的睡意都减轻不少。

他却不知道,在岗下他们到南苑时,参与夜袭的主力已经隐秘潜伏到了距离兵营5公里的南海子一带,隐蔽待命,而且,他们的目标也不是将驻扎在团河的二十师团主力歼灭,而是……

0

第五十七章:南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